市委书记“掌掴事件”追踪:“第二举报人”称“违规间接牵涉命案”

2021-01-20 17:52:45 法人杂志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李夏

1月16日,自称是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妻子的微博博主“济源市尚娟”发帖,实名公开举报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自己丈夫济源市政府秘书长、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翟伟栋,很快该事件在网络引发热议。

▲中共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18日下午,一则名为《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动用公权强行逼罪》的网帖再度刷爆网络。发帖者自称为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他举报称,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谎将研学实践基地济源市泊心山居上报成违建别墅,动用多部门将济源泊心山居强拆,并在强拆过程中致被害人李平贵死亡。事发后,张战伟违规提拔了杜中联。

▲济源市人民政府秘书长翟伟栋

事件持续发酵,目前河南省相关部门正在深入调查。1月20日,《法人》记者联系到了李安林。李安林认为,市委书记除了违规提拔、还涉嫌包庇。他说,自己与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并无任何交集,发帖就是想维权。

市委书记扬言“我要有枪当时就毙了你”

“掌掴事件”中,翟伟栋妻子“济源市尚娟”发出的实名举报信共有1500字,描述了事发经过。

据披露,事件发生在2020年11月11日早晨,翟伟栋与其他市领导在机关单位餐厅角落吃早餐。大约7点45分,市委书记张战伟在服务员带领下走进餐厅,翟伟栋“欠身”向张战伟“点头致意”。

张战伟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后,突然又站起,用手指着远处的翟伟栋,大声问:“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翟伟栋大惊,立即起身,解释说:“书记,大家都在这儿吃饭,我一直在这里吃饭呀。”

张战伟立马质问:“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张战伟随即大手一挥,指挥道:“服务员,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翟伟栋担心,书记在公众场合大声叫嚷的行为一旦传出去,定会给市委市政府带来不良影响。于是,他赶紧放下手中尚未吃完的半碗饭,跑至书记身旁,继续向书记解释。

令翟伟栋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张战伟书记根本没有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突然举起右手,狠狠地打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翟伟栋顿时眼冒金星,双耳齐鸣,脸上一片火辣,呆在了原地。据他事后回忆,当时整个大脑都是“抱死”的状态。

受此羞辱,翟伟栋心脏病再次诱发,脸色惨白,气喘无力,只好服用硝酸甘油进行缓解。晕晕乎乎回到办公室后,翟伟栋仍感身体严重不适,无法坚持工作,便向领导提出请假。

次日,张战伟到翟伟栋所在的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进行调研。在会上,张战伟重点对掌掴翟伟栋一事进行了辩解。张战伟在会上再次强调,下级要对上级有从意识。他说:“打牌还知道有大小王”、“良心大大地坏了”、“我要有枪当时就毙了你”。

11月13日,在家休养的翟伟栋突发心绞痛上不来气,被紧急送入济源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住院治疗。两周后,情况不见好转,又转入郑州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直到12月20日出院。在翟伟栋住院期间,张战伟没有任何关心与慰问。

尚娟还称,自己曾为此前往辖区派出所报案。公安部门没有给出任何说法,相反,纪委的人经常找到翟伟栋,要求他“配合调查”。

1月17日,多家媒体陆续联系到翟伟栋本人及济源市政府工作人员,证实“确实发生了过激行为”。

失联的举报人

该实名举报帖发出后不久,原文被尚娟删除,微博账号所有信息被清空,唯一留存下来的信息是一条“济源市尚娟”的微博简介,写着“一名正直的党员”。

1月18日,据媒体报道,翟伟栋回应称:“(网帖)是我妻子发的,我不知道,都叫她全部删除了,删除干净。”

1月19日,一张豫港(济源)焦化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对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同志处理意见”的文件在网上流传,文件显示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因为在网络上发布有关济源示范区主要领导负面影响的言论,目前已被停职处理。根据文件显示,尚娟与尚小娟疑似为同一人。

文件内容为:针对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同志在相关部门已经接到其有关情况反映后,近期仍以检举控告为由在网络上发布有关济源示范区主要领导负面影响的言论,公司党委认为其行为造成极大的不良影响,损坏了济源示范区整体对外形象,经公司党委研究,决定对尚小娟同志作如下处理:

停止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同志党内外所有职务,停职期间所有工资、补助暂停发放,待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并作出明确结论后再作进一步处理。

19日晚些时候,豫港焦化就网传图片发表严正声明:尚小娟,女,现任我公司工会主席。网传“关于对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同志的处理意见”文件截图,系不实信息,特声明。

1月20日,《法人》记者拨打尚娟电话,显示关机状态。事发后,多家媒体都试图联系举报人尚娟,但她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在举报信中,尚娟提到,自己作为翟伟栋的妻子,倍感痛苦与煎熬,因此实名公开举报张战伟,“希望还我丈夫一个公道,不能让老实人受欺负。”

市委书记再遭举报:涉嫌违规提拔和包庇

1月18日下午,一则名为《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动用公权强行逼罪》的网帖再度刷爆网络。

该帖子出现在天涯社区的“百姓声音”版块,发帖者自称为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李安林举报称,2019年11月30日,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谎将研学实践基地济源市泊心山居上报成违建别墅,动用二百余人(含国土、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违法将济源泊心山居强拆,并在强拆过程中致被害人李平贵死亡。事情发生后,张战伟违规提拔了涉嫌违法犯罪人杜中联。

1月20日,《法人》记者联系了李安林。李安林称,没想到帖子会带来这么大的轰动。“一下子好多媒体、网民都给我打电话,18日当天打到凌晨一点多,19日从早上6点到凌晨4点多,还一直有人给我打电话。检察院里领导也不断给我打电话,说要解决我的事情。”

他认为,市委书记张战伟除了违规提拔、还涉嫌包庇。“我与张战伟并无任何交集,发帖就是想维权。我就是个很普通的检察官,根本不可能见到市委书记。”

据了解,李安林系被害人李平贵的侄儿。他告诉《法人》,事发后自己多番维权,但苦于没有进展,生活也每况愈下。“我有心脏病,现在也离婚了,两个孩子都跟着母亲。”

谈及“掌掴事件”,李安林坦言,“1月18日,看到翟伟栋回应媒体称,‘(网帖)是他妻子发的,他不知道,都叫妻子全部删除了’,觉得特别泄气。”

谈及自己举报事件的进展,他说,“今天检察系统有领导给我打电话,说省里知道我的事情了,市检察院的检察长说了要见面跟我谈。”

作为一名检察官,他谈道,“假如我的牺牲,能推动中国法治的一点点进步,让更多的人看到黑暗,也是值得的。”

打脸“文明城市”,舆情一边倒

众所周知,济源市是全国的文明城市。中央文明办公布的第六届全国文明城市入选城市名单和复查确认保留荣誉称号的前五届全国文明城市名单,都有河南济源。

据河南省政府门户网显示:5个月前,张战伟还作为济源示范区党工委书记、市委书记,暗访检查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工作。

张战伟在调研中强调,文明城市创建,重在细节,成在全民参与。要凝聚共识、全民动员,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表率作用,形成人人参与创建的良好氛围和强大合力。

张战伟还称,要注重文明习惯养成,强化严管重罚,建立健全文明城市创建常态长效机制,让文明之花开遍济源。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5个月后就发生了“掌掴丑闻”。对此,央媒纷纷发声点评, “有权不可任性”、“与人们期待的领导干部形象相去甚远, 影响可谓恶劣 ”。

据了解,市委书记“掌掴事件”爆发于济源市两会期间。1月16日,尚娟公开举报信,此时,济源市召开党建工作会议,而后的17、18和19日,济源市领导都在郑州召开两会。从1月16日到1月19日,舆论一边发酵,市委书记的会议照开不误。

1月18日晚,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华视点发布微评《刷屏的“一记耳光”折射了什么?》表示:事件真相如何,亟待有关方面进行调查,给社会一个交代。在一些地方,个别领导干部官气十足、以权压人,“一把手”俨然成了“一霸手”,扭曲了一方政治生态。有权不可任性,妄为不得善果,为政者当警之!

1月19日,《新华每日视点》刊发评论《这一记“耳光”是反面“警醒”》,表示不管调查结果如何,身居重要岗位的领导干部,在公共场所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太“辣眼睛”,有辱斯文。

同日,央视新闻客户端发布《央视网评丨掌掴下属的市委书记想当“山大王”?》指出:对弱者施暴、泄愤,这种权力的快感,谈不上什么领导能力和水平,这大大拉低了领导的素质底线,严重损害了公职人员的形象,社会影响极坏。如果对这种错误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恐怕会产生崇拜权力、恃强凌弱的示范效应。

网友们也群情激愤,有网友称,这样的官威太大,损坏了济源示范区的对外形象。也有网友表示,这样的做法严重损害党的权威和形象。更有网友指出:公权力的野蛮是人祸,机关食堂不是法外之地!

END

相关推荐

市委书记掌掴事件后 另一名举报人站出来了:领导一手遮天 我拼死也要举报 还牵出命案

借市委书记“掌掴事件”的热度,另一举报者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他说:“对于这种一手遮天的人,我觉得不拼上性命,是揭不开盖子的。”

1月16日,一位网名“济源市尚娟”的微博博主发布了一条帖子,实名举报河南省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在网上引起一片哗然。

举报的内容,不是经常见诸报端的官员贪腐和私生活问题,而是一记耳光——市委书记在机关餐厅里扇了市政府秘书长一个耳光,不仅导致后者犯了心脏病,也让其在事件发生一个多月后重返岗位仍然被孤立。

“掌掴举报事件”发生两天后,涉事市委书记再次被实名举报。举报者称该领导在当地“一手遮天”,自己已做好“拼上性命也要揭开盖子”的准备。

一个耳光引发两起举报,不论举报内容背后是否存在隐情,敢公开打人这种“粗暴的江湖作风”,已然让人心有余悸。无数网友发出灵魂疑问:他凭什么胆子这么大?这种从一把手变成“一霸手”的干部,到底还有多少?

一个耳光引发的举报

根据举报者的叙述,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20年11月11日早晨,济源市政府秘书长、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翟伟栋像往常一样,于机关餐厅的一个角落里吃早饭,周围还有其他的市领导。

7时45分左右,市委书记张战伟在服务员带领下走进餐厅,翟伟栋欠身向其点头致意。而张战伟坐下后突然站起来,指着翟伟栋大声问:“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

翟伟栋大惊,随即上前解释:“书记,大家都在这儿吃饭,我一直在这里吃饭呀。”

张战伟则反问:“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随后命令服务员:“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现场的人都惊愕不已。翟伟栋赶紧跑到张战伟身旁,试图继续解释,张战伟却突然举起右手,打了翟伟栋一记耳光。

在场干部反应过来后,将翟伟栋拉出了餐厅。

·打人者张战伟(左)和被打者翟伟栋。

即使是看举报者的描述,也能感受到当时餐厅里紧张的气氛。那么这些描述是不是真实、客观的呢?

这位举报者自称是翟伟栋的妻子,在帖子末尾还附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据媒体报道,济源当地多名官方人士证实,翟伟栋的妻子确实叫尚娟,其所留电话也是她本人的号码。

但截至发稿前,《环球人物》记者仍未联系到尚娟本人,她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网友“济源市尚娟”的举报帖。

1月18日,济源市委相关负责人对媒体作出回应,称张战伟与翟伟栋确实发生过冲突,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但冲突原因与举报帖中所述有不符之处。该负责人称,双方产生冲突不仅仅是因为吃饭,“肯定前期都有一些东西(矛盾)”,并认为涉事双方可能都存在过激行为。

据尚娟称,翟伟栋在冲突后的一个多月内,一直住院治疗,直到去年12月20日出院,之后带病上班,却在工作上受到孤立,感觉非常痛苦。

·尚娟的举报帖截图。

18日上午,翟伟栋向媒体证实,举报帖确实是妻子所发,但未经其同意,已经让她删除,对于文中内容的真实性也表示不便回应。

济源市宣传部门称,相关部门正在调查此事,将第一时间公布调查结果。

另一名举报人再次站出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8日下午,济源市检察院干警李安林在网上再次实名举报张战伟,称其“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动用公权强行逼罪”。

·李安林的举报帖中,直接贴出了自己的电话。

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李安林称,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将当地一处建筑“泊心山居”上报成违建别墅,于2019年11月30日动用200余人(含国土、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将该处建筑强拆,在此过程中引发李安林叔叔李平贵的强烈抵抗。

“我叔叔拿了一把砍柴刀,站到房顶上,口袋里还有一瓶敌敌畏。现场特警人员上房后,他扔下刀,拿出农药刚喝了一口就被按倒了。七八个特警队员把他抬下房,我们以为没事了。结果等了十来分钟人们才出来,他们非常焦急地叫来医生,弄了个床板把我叔叔往医院送,还没送到人就死了。”李安林对记者说。

·李安林工作证。

家属们怀疑死因,要求马上看遗体,被相关部门拒绝,直到十来天后才看到。李安林对《环球人物》记者描述:“我叔叔身上有很多伤痕,根本没法掩盖,头上还有一处致命伤,像花骨朵一样,露出一个拇指那么大的洞。”他认为人是被打死的,但济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则认定,李平贵死亡原因为有机磷中毒。

·济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图自《新时报》

之后,围绕尸检公正性、程序合法性等问题,李安林与济源市公安部门产生严重分歧,由此开始了一年多的上告、举报。

“我这次之所以举报张战伟,一是他明知道杜中联强拆导致我叔叔死亡的事情,不仅不调查处理,还公开提拔他担任留中镇党委书记,这是滥用职权,严重违反了中国共产党任用选拔条例;二是张战伟三番两次给济源市公安局下命令,原话是‘要严惩幕后黑手’,就是要把我抓进监狱,这些都是公开化的,济源市公安局因此控制、威胁我的亲属、朋友,最终导致妻子和我离了婚。”李安林说。

·济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出具的《解剖尸体通知书》。图自《新时报》

李安林告诉记者,自己从未和张战伟见过面,这些信息是从各种渠道得知,或听相关人士转述的。“有同情我的人告诉我:‘现在市里面已经传来消息了,就是张战伟准备收拾你。’”至于张战伟这么做的原因,他只能根据自己的判断去推测。

“我一个小职员,根本不可能接触到那么高的领导,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大概他性格就是这样,觉得自己说什么是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只能这样推测。”

李安林对记者表示,在一年多的上告和举报无果后,自己有了一种绝望感,但尚娟的举报帖让他又产生了一丝希望。

“她已经把帖子删了。咋说呢,我就觉得好不容易引起了一些关注,有些人说几句话,事情又要没影了。但不管别人怎样,我坚持我的,所以我在网上发了帖,内容就是我之前去省里举报时写的信。对于这种一手遮天的人,我觉得不拼上性命,是揭不开盖子的。如果能推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哪怕只有一点儿,对我就足够了。”

官场上还有多少“张战伟”

“掌掴事件”作为导火索,一连牵出两份举报。事件中被打了一个耳光的翟伟栋犯了心脏病,那打人者张战伟在冲突之后又做了些什么呢?

根据当地政府网站的消息,11月12日,即掌掴翟伟栋的次日,张战伟到翟伟栋所在的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进行调研,强调要“做政治上成熟的党员干部”。

·张战伟掌掴翟伟栋的第二天,在调研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做政治上成熟的党员干部”。

而尚娟在举报帖中叙述,张战伟那天在调研会上对掌掴一事进行了辩解,称下级对上级要有服从意识。

·尚娟的举报帖截图。

1月17日,张战伟在主持党建工作会议时强调,要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1月18日,河南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在郑州召开,张战伟被推选为济源代表团团长。

“掌掴事件”由一封举报信开始,逐渐在网上发酵,引发社会关注,而类似的新闻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诸报端。

2020年9月,一段“乳山某干部扇打辱骂工作人员”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该干部在与工作人员对接工作时,向对方破口大骂,并甩出了一个响亮的巴掌,在场的其他人用手机偷偷录下了这一幕。

后经调查证实,打人者是山东省乳山市党史研究中心主任。乳山市党史办工作人员还向媒体透露,“打人的事发生了不是一次两次”。

该主任随即被停职检查,同时被行政拘留15日,并罚款1000元。乳山市委撤销了其党内职务,降为三级主任科员,并调离了现工作单位。

2021年1月9日,石家庄高邑县一名退休公安局副局长韩某某,在疫情防控形势严峻之时,强行要出入小区,防控执勤人员进行阻止时被其抢夺手机,并遭到其辱骂:“你算个什么东西!”

韩某某因此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要求向防疫人员道歉。

·韩某某现场辱骂工作人员。

类似事件一次次被曝光,让社会为之震惊,也让媒体发出疑问:在每一场“骂人”“打人”事件中,为什么这些下级工作人员在遭受侮辱时只能忍受?

在官场上,有多少“张战伟”,又有多少“翟伟栋”?

打人骂人是“等级思想”作祟

1月18日晚,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华视点”发布评论《刷屏的“一记耳光”折射了什么?》,文中写道:“人们高度关注这‘一记耳光’,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对干部耍官威、搞特权现象的深恶痛绝。在一些地方,个别领导干部官气十足、以权压人,‘一把手’俨然成了‘一霸手’,扭曲了一方政治生态。有权不可任性,妄为不得善果,为政者当警之!”

《环球人物》记者针对相关话题采访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

“这些事件的影响非常恶劣。作为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其道德修养、法律修养、人格修养都非常低下,离共产党的政治宗旨、思想道德要求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竹立家说,“我们一直说要以人民为中心,一直说要反对官僚主义,这些打人、骂人的现象就是典型的官僚主义,是等级思想、特权思想的直接体现。”

竹立家认为,这些现象的背后根源,主要是官本位思想在作怪,部分官员的潜意识里还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封建思想残留。

此外,一些领导干部的个人修养、党性修养不到位,不愿意接受批评,报复心很强。换句话说,他们所在的地方,党内、党外监督不到位,甚至党内政治生活不能正常开展。

竹立家表示,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继续推进党内民主生活正常化,让领导干部能接受监督、接受批评,绝不能一听反对意见就暴跳如雷,给提意见的人“穿小鞋”,打击报复。要从严治党,必须出台能真正监督领导干部作风和行为的措施,出现问题要严肃问责。

“过去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媒体也曝光过,但是都不了了之。”竹立家对记者说。他认为目前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还远远不够,导致领导干部可以逃避追责,一些地方、一些部门的权力运行过程不够公开透明,老百姓、媒体,甚至人大、纪委的监督都很难到位。

“要清除官本的思想、清除官僚主义,必须要让本单位的群众敢于监督,让社会舆论能够发现问题、能够监督得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