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文院士:面对世间浮华,他从不动心,只求每日能饮一斤二锅头

2021-01-19 13:54:53 青墨断笺文史

贪财、权欲和虚荣心,弄得人痛苦不堪,这是大众意识的三根台柱,无论何时何地,它们都支撑着毫不动摇的庸人世界。——(前苏联)艾特道托夫

人生总是充满无可奈何又似乎未来可期。你选择怎样过上帝便会为你打造一个相应的独特未来。有的人选择得过且过,不肯多付出一分一毫,亦不愿少享受一时一秒,所以他的未来一眼便看到了头,注定庸庸碌碌、无所作为;有的人选择将自己的所有有用之处都奉献给社会,却不求一丝的安逸享受,一生淡泊、两袖清风,所以他的余生不够奢靡却万分潇洒。

虽然第二种人生看起来更加令人向往,但是绝大多数人却还是活成了第一种的模样。因为人生中太多美好的东西需要付出十倍的努力和克制,所以,人生不过几十载,世人皆不愿为难自己。但是却有这样一个"扫地僧",他天资聪慧又不愿为了世间的浮华而低头畏缩,面对太多奢靡的享受他从不动心,只求每日能够畅饮一斤二锅头。

天资聪慧

李小文,一个出身普通、相貌平平却天资聪慧的孩子,因为从小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获得优异成绩,所以从小便成为了左邻右舍眼中的学霸。

1947年3月2日,李小文出生在了四川自贡的一个普通家庭里。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会计师,也许是从基因中带来的对于知识的敏锐感,同样的学习任务对于李小文而言似乎更加简单。每次遇到让其他小朋友皱起眉头的问题,李小文总能轻而易举地做出解答。

按理说,像李小文这样天赋异禀又生性乖巧的孩子,每逢期末考试都无疑应该是全班中的佼佼者,不得满分也应该是最高分之类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看似年纪尚小的李小文似乎从小便佛性十足,不愿在很多事情上争强好胜,凡事只要做到点到为止便可。

生性佛系

很多人因为一夜暴富、收入可观、甚至登上世界富豪榜而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但是他却因为成就颇高却一生布衣而成为众人皆知的"扫地僧"。

很多得道高僧都是历经世事繁华之后才得以顿悟、开始放下手中太多本不需要的东西,但是李小文却仿佛从出生起便开始修行,一生不争不抢、不愿深陷其中穷追不舍。每次考试,即使所有试题李小文都会,但他也只做体制需要的六十分。当自己做完差不多六十分的考题便会停下手中的笔,静待可以下考场的时间。就这样,他用自己独特的思维走过了小学、初中、高中并考上了位于成都的电讯工程大学。

在大学里,他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学校的图书馆,在那里,没有人情世故,没有利欲得失,只有他所热爱的知识海洋。后来机缘巧合,李小文赶上了考研政策的开放得到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在那里,他还是喜欢恰到好处,即使有能力做到第一,也不愿去白费力气,只要成绩达到学校要求的程度便转头去做别的事情。

一生两袖清风

从国外留学归来之后,李小文顺理成章地用自己的科研实力进入中国科学院并成为院士继续开展科研工作。在工作期间,李小文院士将自己的满腔热血都投注在了科研工作上,仿佛除了科研工作之外他没有其他任何爱好,包括让其他人疯狂的金钱。

功夫不负有心人,没过多久,李小文院士便在很多科研方面都做出了杰出成就。先是为研究制备创建的几何光学模型成功成为了国际光学工程的里程碑,为后来的对地定量遥感方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遥感技术领头人。并且,他还把在科研工作中所获得的工资、奖金一类,除去自己生活需要之外都捐给了母校——成都电讯工程大学作为学科奖学金来鼓励后辈努力学习。

在生活上,他从来都是节俭淡泊、不在不必要的事情上多浪费一分钱。按常理而言,作为一名国家科研殿堂——中科院的科研院士,不必穿戴得太过华丽也应该是西装革履的样子。但是,李小文院士却从不这样认为,他觉得穿衣吃饭等生活必需品,不必在意别人是否认同,只要自己感到舒适、满足便是最好的状态。

所以他一生基本上只吃家常便饭、不论出席多么盛大的场合他都只穿平日里最为常见的布衣布鞋。平时因为自己在科研方面成就巨大而有记者想来家里为他做个专访,李小文院士也总是婉言拒绝,他觉得他做的一切都只是自己想做、面对落后的国家应该做而已,而不是为了沽名钓誉去做,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拿这些琐事去大肆宣扬。

李小文简直把淡泊名利做到了极致,不屑于因为一点成就去接受吹捧,明明有实力又不屑于生活奢侈华丽。毫不夸张的讲,如果你没有提前做过"功课"便见到李小文院士的话,身居国家科研金字塔顶端的他也许会被我们当成是不知名的农村老汉。也正是由于李小文这一身朴素的装扮,周围人都为他起了一个十分贴切的名号——"扫地僧"。

人生繁华不屑一顾,独爱二锅头

那么,像李小文这样一生无欲无求,只想把一腔热血撒在科研事业上的人,是不是真的对任何事物都没有一丝兴趣呢?当然不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不论怎样自律都无法避免要沾染这平凡世界的尘埃。李小文穿衣服只穿舒适朴素的布衣布鞋,做科研得来的奖金都捐给社会造福社会,却有一个不太好的爱好任谁都劝不住。

我们都知道,"饮酒伤身",酒精对于人类的身体健康而言,无疑是一种慢性毒药,多少人因为爱喝酒而沾染上很多疾病甚至导致生命宣布终止,让家人泣不成声。但是李小文院士却喜欢每天喝一壶二锅头。

作为一名国家级别的科研人员,李小文院士当然知道爱喝酒不是一个好习惯,他的家人也多次劝他改掉喝酒或者是退而求其次少喝一点,但是李小文一生不争不抢、无欲无求,也许每天一斤二锅头是他人生中对自己唯一的放纵了,他又怎会轻易改掉呢。所以无奈之下也只能随他去了。

一壶烈酒,一身布衣,做自己所爱,过自己所想,李小文活出了自己喜欢的模样。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不拘于世间琐事,不碍于世俗目光,只按照自己心中的样子来过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