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等人不满彭德怀的战术,斯大林:彭是天才军事家,都听他的

2021-01-19 12:23:16 覃仕勇说史

话说,朝鲜战争爆发前,半岛南部的李承晚集团一天到晚叫嚷着“北伐”,说什么“王师一到,北虏称臣”。

但是,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朝鲜人民军即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南下,两个月不到,就占领了韩国90%的地区和92%的人口,把韩、美联军压缩到洛东江以东约一万平方公里的大丘、釜山间的狭小地区。

眼看李承晚集团就要被赶下海喂鱼了。

9月15日,麦克阿瑟突然指挥美军在仁川登陆,将朝鲜人民军拦腰斩断,形势急转直下。

之后,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美军不但帮助南韩收复了全部失地,还疯狂北上,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

为了保家卫家,我中国人民志愿军1950年10月19日跨江东征,于25日揭开抗美援朝战争序幕。

从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为期十天的战斗,我志愿军一举将位于西线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驱逐到清川江以南,歼敌15000多人,稳定了局势。

吃了大亏的“联合国军”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为了找回场子,其调整了兵力,汹涌北上。

我志愿军节节抵抗、节节退让,诱敌深入。

敌人不知之计,放胆追赶,尽情尾随。

等其进入了我军为之量身定做的预定战场后,我军猛然发起反击,“联合国军”轰然崩溃,仓皇败逃,弃平壤、弃元山,退回到了“三八线”以南。

该战,我军共歼敌36000多人,一下子就扭转了局势。

不过,我们没有空军、没有海军,后勤补给只能从陆路输送,却又时时遭到美国空军的投弹打击,供给困难,志愿军的粮食和弹药非常紧张,已难于再战。

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遭到了两次重大打击,很多部队被打残,即使不残,编制也已乱,也急需休整。

美国政府为了获得喘息时间,玩了一手“先停火,后谈判”的阴谋,企图争取时间重整旗鼓,卷土再来。

毛主席在北京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断定:我们困难,敌人比我们更困难。

他电促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尽快发起第三次战役,“宜将剩勇追穷寇”,占领韩国首都汉城,将敌击退至北纬37°线附近地区,粉碎敌人的“停战” 阴谋。

好一大彭大将军,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再奋神威,在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内,向依托“三八线”既设阵地进行防御的“联合国军”发起全线进攻,歼敌19000多人,如期完成了毛主席交给的战略任务。

不过,回思整个第三次战役过程,彭老总还是心有余悸的。

因为,这次战役,从军事角度来说,是不应该打的。

我军经过第一、第二次战役,不但粮弹接济不上,部队极其疲劳。并且,朝鲜是一个狭长的半岛,美国有强大的海军,随时可以在东西海岸登陆;而我军越过了三八线,又必须处处提防南韩的土匪散兵,可谓焦头烂额,难于兼顾。

但为了配合毛主席在政治上打败敌人,彭老总还是兵行险着,拿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神,把仅剩的弹药集中起来,争取在气势上压倒敌人,从而取得一战定乾坤的效果。

在我军将帅中,很多人都认为许世友将军是虎胆英雄,一身虎胆。

但是,许世友自己承认,和韩先楚比起来,他要逊色得多。

许世友说:“我是一身胆,老韩却是胆包天!”

但是,在朝鲜战场上,作为志愿军副司令员的韩先楚,饶是他胆色包天,看了彭老总的决策,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他问彭老总:“这是我们最后的弹药,如果拼光了仍达不到预期目的,该怎么办?”

彭老总眉头一扬,说:“两军相遇,勇者胜!就凭这些弹药,我们必胜。”

另一位副司令邓华问:“如果敌人死守汉城,我们这点弹药,恐怕拿不下来。”

彭老总坚定地说:“李奇微不敢在汉城硬扛。”

可以说,第三次战役是彭老总军事生涯中的又一次虎口拔牙。

第三次战役既是打得这样的勉强,那么到了1951年1月8日,彭老总马上发出命令:停止进攻,全军休整。

彭老总的意思是志愿军用两个月的时间休整,3月份再发动春季攻势。

他先发布了停战休整的命令,再上报中央军委。

老实说,毛主席也很希望彭老总能一鼓作气击溃美军主力,但他也深知“强弩之末,鲁缟犹不能穿也”的道理,欣然同意了彭老总的休整申请。

但是,朝鲜首相金日成很不满意。

他眼见志愿军入朝参战之后,只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把战线从鸭绿江畔推到了37线附近,从而认为志愿军是天兵神将,完全有能力在接下来一两个月内把美军驱逐出朝鲜半岛,那时,他就可以完成朝鲜的统一大业了。

当他看到彭老总下令停战休整,认为彭老总这是要保存实力,是在消极怠工。

他和苏联驻朝鲜大使拉祖瓦耶夫多次催促彭老总乘胜对敌发起追击。

两人一唱一和,一个说彭老总不知兵家之要,另一个更说彭老总是贪生怯战,而对彭老总所说的志愿军困难毫不以为然。

金日成说:“困难是有的,但只要下决心,一定能克服。”

苏联驻朝鲜大使拉祖瓦耶夫说:“想要获得胜利,就必须舍得牺牲。”

拉祖瓦耶夫甚至还拿出了苏联卫国战争的胜利经验来“教导”彭老总。

彭老总按耐不住,回敬他说:“胜利不要挂在嘴巴上,我们志愿军子弟流血流汗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拉祖瓦耶夫恼羞成怒,和金日成一起向斯大林告状,说彭老总“右倾保守”。

其实,自从1950年2月14日签订《中苏友好同盟协定》后,苏联答应归还我东北铁路和旅大港等特权后,斯大林就一直为苏联远东舰队在物色一个新的不动港,迫切想得到朝鲜半岛的港口,渴望朝鲜能早日完成统一。

但是,他认真地分析了彭老总在入朝后连接指挥的这三大战役后,认为中国志愿军的胜利是一个奇迹,也坚定地认为彭老总是一个当世罕见的军事天才,于是,他给拉祖瓦耶夫和金日成的答复是:“彭德怀是当代天才的军事家,真理在彭德怀一边,你们都得听他的。”

拉祖瓦耶夫和金日成羞惭满面,悻悻然地接受了志愿军休整的现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竞_NB17023)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