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被你嫂子给她哥结婚用了,我们跟你住”“爸妈你们别来”

2021-01-18 18:22:35 禾田飞歌

禾田飞歌 |原创文章

前几年,我们单位有个小伙子,不在编制内,属于聘用人员。不过,因为在单位工作时间长了,对他的待遇和正式在编也没什么区别,除了身份一样,其他的福利待遇和正式在编员工都是一样的。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一要靠工作时间长,二要靠自己还有点水平、有价值。

但后来,他说辞就辞了,一点也不留恋。听人力资源的人说,人家家里发现“富矿”了,发大财了。

原来,他家在城郊的房子拆迁了,据说拿了两千多万的补偿款。他们家就他一个孩子,原先还在为他的工作发愁。现在好了,原始积累瞬间完成,哪怕换个工作,或者自己创业,或者什么也不做,随心而活,都会过得很舒心。

同事们都羡慕他的好运气:“要是我家也拆迁,我也不来上班了。哈哈!”笑过之后,该干嘛还是干嘛去了。

毕竟财富是人家的,即使再羡慕,别人也不会分一杯羹给你。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轨迹,贫穷与富裕也不是一直固化的,每个人都会为了自己的好生活而努力。

但如果是一家人被突如其来的财富砸倒,同为子女,却因为父母的偏心造成人为的分配不公,空手而回的孩子,心里多少都是会愤愤不平的。

如果还因为重男轻女,财富都给儿子,负担都给女儿,这让女儿如何能心平气和地面对如此偏心的父母?

黄婉弟(化名)与父母的决裂就是从她娘家拆迁后发生的。

黄婉弟说,亏得自己是老大,要是老二、老三,早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黄婉弟父母重男轻女,在生下黄婉弟后,一心想生儿子。所以后来的几胎,只要B超出是女孩,都被母亲狠心流掉了,一直到第四胎时,才有了弟弟。

本来就不受父母疼爱的黄婉弟,自弟弟出生后,就彻底成了一个边缘人物。在她的童年记忆里,印象深刻的都是她在挨打,弟弟在笑的画面。

弟弟被父母惯得有些无法无天,他的恶趣味就是向父母告姐姐的状,然后等父母来惩罚姐姐,自己就在一旁看笑话。

有一次,黄婉弟回家,远远地看着弟弟在用大门缝压核桃。还没等她走近,弟弟不小心被门夹住了手指,痛得嗷嗷大哭。

哭声把妈妈引了过来,弟弟指着黄婉弟说:“是姐姐推门把我的手夹住的。”

爸爸上来一脚把黄婉弟踢出两米远,正在发懵时,妈妈上来单手拖住黄婉弟的胳膊,关进了猪圈旁边的小黑屋里一天一夜。

还是奶奶过来发现黄婉弟不在家,一问才知她在哪里,是奶奶把她放了出来。

这件事,黄婉弟记了20多年,那个晚上,风吹过小黑屋的破窗发出的“沙沙”声,还有猪在隔壁的哼哼声,都让年仅7岁的黄婉弟怕得要死。

平时,弟弟也对黄婉弟有一下没一下地打来踢去。只要黄婉弟告诉父母,父母总是恶声恶气地吼她:你弟多大,你多大,他打你有多疼?让着他不就行了。

好不容易把帮奶奶买东西积攒下来的钱,买了一包自己喜欢吃的糖,结果被弟弟发现,给了他半包还不满足,非得全部拿走。黄婉弟不给,妈妈直接从她手里抢过,还一巴掌打在她的头上。

每年过春节,家里都会卤了很多肉菜。但凡整块的肉,还有鸡腿,黄婉弟从来吃不着,都被妈妈事先夹出来单独放好,只给弟弟吃。而每次弟弟吃的时候,都会故意在黄婉弟面前炫耀:好吃好吃,真好吃!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黄婉弟却是一天天地不想在家里呆了。因为她听得最多的,都是父母在说,还是养儿子好,养姑娘不如养头猪。

黄婉弟清晰地记得有一年生日,她对着门外的大树许的愿望是:不想再见到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因为父母的偏心让渐渐长大的黄婉弟很受伤。

后来,黄婉弟和弟弟都长大,各自成了家。黄婉弟与娘家走动也比较少,但每隔几个月,她都会回去看看父母,有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也会帮妈妈做一做。年轻时妈妈的身体受了亏,一直病恹恹的。而弟媳根本不问事儿,每天只顾自己那个小家,然后就是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如果没有拆迁这件事,黄婉弟可能会看着父母日益衰老,而原谅他们的偏心,原谅他们对自己的狠心,拆迁这件事一出,黄婉弟才彻底心凉,不管她做什么,对父母再好,父母也从来没有把她当一家人,小时候不受待见,大了以后就是泼出去的水。她觉得她跟这个家真的是缘分已尽。

那天,黄婉弟像往常一样,在间隔两个月后,又去了父母家。

年迈的父母对她的态度,看上去比以前要亲近许多,还能坐下来聊聊天。

她听爸爸说,家里这套房子很快要拆迁了,补偿也下来了,可以要钱,也可以要房子。爸爸说他要了三套房子,而且这三套房子的产权,全都记在弟弟的名下。

黄婉弟当时犹豫了一下,才大胆地问父亲:怎么不告诉我这件事?

父亲不在意地说:你都是嫁出去的闺女了,哪有你的份呀,告诉你做什么。

黄婉弟看到父亲的态度,把为自己争取一下房子的话全都咽进了肚子里。她知道,她争取也没有用,她就是家里的编外人员,没有什么权利的。

从那以后,黄婉弟不再去父母那里了。不给自己也没事,但自己也不想再为他们付出。

可事情并没有完,过了一年多,父母来找黄婉弟,说他们要住在黄婉弟家里。

那三套房子,父母全都过户给了弟弟,父母住一套,弟弟一家住一套,还有一套被弟媳租出去了。

但最近,弟媳的哥哥要结婚,弟媳提出来,让父母把他们住的那套暂时让出来,先让她哥哥结婚,要不然她娘家嫂子的肚子快遮不住了。

父母没有地方去,只能跑来找黄婉弟。

看着父母疲惫的神情,再想想自己的境遇,黄婉弟无法原谅父母的做法,她狠了狠心,掏出3000块钱递给父母:“我家小,你们以后也别再过来了。这是这个月的生活费,你们自己找地方住吧。”

黄婉弟无法忘记父母对她的伤害,想让她接纳父母住进自己的家,她无法越过心里的那道坎儿。

也许有人会说,那是自己的父母呀,怎么忍心让他们没地方住呢?

我只能说,你没有经历过别人经历过的苦,就别轻易劝人善良。“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人与人之间也无法做到彻底的感同身受。

时代已经发展到现在,重男轻女的思想依然存在。为什么都想生男孩儿?是家里的皇位要继承,还是生男孩可以圆一家人面子上的体面?

很多家庭希望生男孩的初衷是为了养老。但其实,真正从养老方面来考虑这个问题的话,女孩比男孩更贴心更细致。

作为女性,我说一点自己的感受:

父母和公婆从亲近度上来说,女人肯定在内心会更倾向于自己的父母,也更关心自己的父母。而男生,有一句俗语怎么说的,“娶了媳妇忘了娘”。

即使他没有忘了娘,但男生天生的不细致不体贴,也让他们会忽略掉父母的情感需求。男生也许可以给予父母很多物质方面的享受,但在情感方面,他们肯定不如女生细致。

就拿我办公室的女同事来说,她丈夫就跟长在她家里一样,甚至连节假日都是在岳父母家过的,倒是会忽略掉自己的父母。

如果是为了生男孩面子上好看,那就更没有必要,是面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不要等到自己晚年了才后悔,对自己的女儿太苛刻了!

而作为从小受重男轻女思想伤害过的女生,我想说的是,一定要试图放下心结,你可以亲近伤害过自己的父母,也可以远离他们,决定权在你自己,但你一定要向阳而生,内心不要再留有阴影,努力让自己开心快乐地生活一世,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图|《都挺好》剧照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