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人持械入室行凶遭反杀1死3伤,屋主却因“防卫过当”获刑八年?

2021-01-18 16:58:39 胖乎律师

近日,又一起正当防卫争议案件引发热议。

与宋立英在电话中争吵对骂后,凌晨时分,张某惠纠集8人,带着军刺、棍棒、砍刀来到宋立英家门口。门开后,多人冲入室内,与宋立英及其司机王晓波发生冲突。宋立英受轻伤;对方2人重伤,1人轻伤,1人抢救无效后死亡。
后冲突双方均以故意伤害罪获刑:宋立英、王晓波分别获刑8年、6年;冲突的另一方张某惠等4人,获刑2年6个月至2年9个月不等。(来源:红星新闻)

宋立英与张某惠因纠纷在电话中多次发生争吵。张某惠等人曾多次约宋立英见面,并在宋立英家门口拦截其司机王晓波。

2015年10月14晚凌晨,二人电话中再次发生争吵。于是张某惠酒后便纠集8人拿着棍棒、军刺,来到宋立英家门口。

开门后两方(宋立英及其司机王晓波2人和对方8人)发生冲突。冲突造成宋立英轻伤、对方8人中2人重伤、1人轻伤、1人死亡。

单从报道来看——这是一起入室行凶被反杀的案件,但是最终法院一审、二审均认为屋主反击行为属防卫过当,应负刑责。

同时,二审判决后,宋立英向烟台中院提出申诉,请求认定正当防卫,改判无罪。而烟台中院驳回了其申诉。

由于本案一审二审判决文书暂未公示,但从烟台中院的驳回申诉通知书中,以及相关报道中法院认定部分,我们分析两个问题(也是目前本案的争议点)——

1、是“约架斗殴”还是“防卫反击”?

2、屋主反击行为是否超过必要限度(防卫过当)?

宋立英家属到烟台中院递交申诉状,请求改判无罪(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本案在讨论是否成立正当防卫的问题之前,其实还有一个争议点在于:本案是“约架斗殴”还是“防卫反击”。

从报道中提到,张某惠在供述中称自己接到宋立英的电话,对方称“你不是来找我么?我现在在家,你来吧”:

张某惠的供述则提供了另一个版本:“我和宋立英在电话里对骂,听宋的意思是要‘收拾’我,我怕打起来吃亏,就回家拿了棍棒、军刺,并打电话叫人帮忙。一行人在烧烤摊吃饭、喝酒时,接到宋立英电话‘你不是来找我么?我现在在家,你来吧’。”

这里有人提到电话叫人上门、并主动开门的问题——这一点显然存在约架故意。

而如果是故意约架导致聚众斗殴,那么行为人后续行为就连防卫行为都算不上了,也就是既不是正当防卫也不是防卫过当。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关于这一点目前只是媒体报道中提到的“张某惠单方的供述”,而这个事实究竟是否被法院认定,这一点目前没有相关判决文书体现。

但是从判决结果来看——法院(一审、二审)均认定防卫过当,烟台中院的申诉驳回通知书中也认定了行为人的防卫意图,那么“单方供述的约架事实”应该是没有被法院认定的。

烟台中院申诉驳回通知书中截取

从法院认定本案行为人具有防卫行为和防卫意图来看,我们再来讨论其反击行为是否超过必要限度。

根据《刑法》第20条第3款规定: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也就是针对特定暴力性犯罪行为,法律赋予防卫人无限防卫权,这样意味着在特殊防卫中不存在防卫过当的争议。

从烟台中院的申诉驳回通知书中,可以看出法院认为本案不成立“特殊防卫”的理由有三点:

1. 宋、王二人对危险是事先明知的,并且做了相应的防御准备;同时明知危险仍开门的行为,对不法侵害的发生存在一定过失(不开门本可避免);

2. 张等人只伤害了宋、王二人,并未侵害其家人;

3. 在宋、王二人以夺下倒地的张的军刺后,王仍持刀连续砍击已无反抗能力的张;

从1、2两点来看,个人认为与“防卫限度”并无明确关联:

  • 首先第1点,事先准备武器做好防御准备、以及明知危险仍开门的行为,与不法侵害本身是否发生、如何发生并无直接因果关联。这里涉及的不是防卫限度的问题,而是防卫性质的认定问题(并且法院也已经认定了二人行为具有防卫性质);
  • 其次第2点,张等人只针对宋、王二人实施不法侵害,而未伤害其家人,但宋、王二人作为被侵害者当然可以采取防卫措施(也不能凭这一点来判断防卫限度是否过当);

所以目前看来,只有第3点——宋、王二人以夺下倒地的张的军刺后,王仍持刀连续砍击已无反抗能力的张——是在防卫限度范围内的认定讨论(而法院认为这一点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从这一点来看,本案宋、王二人是否防卫过当,应结合整个案件事实经过,从防卫力度、反击方式、强度等综合考量,来判断二人行为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发布关于《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在判断不法侵害的危害程度时,不仅要考虑已经造成的损害,还要考虑造成进一步损害的紧迫危险性和现实可能性。……不应当苛求防卫人必须采取与不法侵害基本相当的反击方式和强度。通过综合考量,对于防卫行为与不法侵害相差悬殊、明显过激的,应当认定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宋立英家中(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目前本案最大的争议点,其实并不是防卫是否过当的问题,而是本案究竟是“约架斗殴”还是“防卫反击”的问题。

尤其是相关媒体报道中所称:张某惠在供述中称自己接到宋立英的电话,对方称“你不是来找我么?我现在在家,你来吧”——这句话无疑是争议焦点。

而关于这一点,目前判决文书中如何体现,目前信息有限。(但从判决结果来看法院显然是认定了宋、王二人的防卫性质和防卫意图的。)

总体来说,基于目前信息量,笔者对本案持保留观点。不知道大家对此怎么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