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乐坛之死

2021-01-18 12:08:18 猫眼电影

最受欢迎男女歌星是:胡鸿钧、周柏豪(并列)、菊梓乔。

2020 年度TVB劲歌金曲颁奖典礼

得奖名单

劲歌金曲奖

01 不能放手 / 菊梓乔

02 我未能忘掉你 / 菊梓乔

03 没身份妒忌 / 胡鸿钧

04 爱情事 / 连诗雅

05 小谎言 / 连诗雅

06 爱没怀疑 / 吴浩康

07 梦飞翔 / 戴祖仪、谢东闵

08 哭牆 / 谷娅溦

09 原来有爱 / 谭嘉仪

10 血泪的磨练 / 郑俊弘

11 对手戏 / 何雁诗

12 找到一个人 / 曾乐彤

13 我们都想旅行 / 洪卓立

14 一千零一页 / 李靖筠

15 轻熟女 / JW

16 我输不起 / 菊梓乔

17 凡人不懂爱 / 胡鸿钧

18 沟渠畅泳 / 泳儿

19 劫后馀生 / 周柏豪

20 呼吸有害 / 莫文蔚

劲歌金曲金奖呼吸有害 / 莫文蔚

最佳原创歌曲金奖一人之境 / 林家谦

最佳改编歌曲金奖甘心替代你 / 王浩信

华语金曲奖

01 Casada / 王君馨

02 该如何放弃爱 / 谷娅溦

最佳合唱歌曲奖

金奖 逆流直上 / 罗天宇、龚嘉欣 & 谢东闵、戴祖仪

银奖 低谷天堂 / 林峯、菊梓乔

铜奬 二次缘 / 海俊杰、李施嬅

最受欢迎新人奖

01 谢东闵

02 袁伟豪

03 艾妮

唱作新人奖应智越

最佳舞台演绎奖BOP天堂鸟

最佳唱作歌手金奖

01 胡鸿钧

02 吴浩康

03 林家谦

最杰出表现奖

金奬 林颖彤

银奖 糖妹

铜奬 伍富桥

年度最佳进步奖

金奬 赵慧珊

银奖 谢文欣

铜奬 施匡翘

人气王大奖王浩信

年度优秀歌星 泳儿

最受欢迎网络歌星

男歌手 胡鸿钧

女歌手 菊梓乔

最佳演绎男歌星周柏豪

最佳演绎女歌星谭嘉仪

最受欢迎男歌星

01 周柏豪

02 胡鸿钧

最受欢迎女歌星菊梓乔

我和你一样懵逼,这些都是谁?

2020最受欢迎男歌星,周柏豪、胡鸿钧

有谁和我一样,有多少年没关注过这个节目了?

除了周柏豪,你认识其他两位「最受欢迎」吗?

小时候,「四台联颁」可是以一年一度的盛大节目。

所谓「四台」,是指香港四个最大最主要的电子媒介,从元旦开始的商业电台叱咤乐坛颁奖典礼、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新城电台劲爆颁奖典礼,最后以TVB的十大劲歌金曲作结。

可以说,看完歌星泪洒舞台的TVB劲歌金曲颁奖典礼,这才算过了一年。

而这四个颁奖典礼,从在港乐迷心目中的权威性来说,元旦率先抢跑的「叱咤」最有分量,也最有情怀。

前几天看卢觅雪的网台节目「mean倾」,请来曾带过杨千嬅、陈奕迅的「华星冰室」老板民迪,他说,当年自己带小歌星打榜,都要吩咐他们千方百计要跟商台的DJ打好关系,只有这样,对方才会播你的歌。

而用一年播放次数作为主要依据评选的「叱咤乐坛我最喜欢乜乜乜」,含金量自然就很高了。

在YT俞琤带领下的80、90年代商台,又标榜中产趣味和格调,能在叱咤台上拿奖,不说是光宗耀祖,最低也是「逼值」飙升,能让那些最吹毛求疵的人也写个服字。

是以,每年新年倒数过后,对于乐迷来说,第二天醒来,是必定要守着收音机来收听叱咤数榜的。

即使是在我已不怎么再听新港乐的2010年代,我也保持这个习惯多年,无它,因为叱咤乐坛颁奖典礼本身就很好看。

叱咤903、雷霆881的DJ人才辈出,远的林夕、黄伟文不说,从森美小仪,再到从「黑纸」到「100毛」的林日曦、阿bu、陈强,商台仿佛就是引领香港近代流行文化的制造机。

就不用说每年叱咤上,YT俞琤的压轴演讲了,俞铮引退之后,每年固定节目必然是林海峰的栋笃笑。

这位每天从晴朗出发、把商台当养老院的前软硬天师成员,是每年叱咤颁奖典礼最大的看点,他能用嬉笑怒骂的方式,把过去一年香港的时政热点、乐坛大小事串入其中,令人拍案叫绝。

林海峰2017年和陈奕迅合作的「栋笃笑」,常看常新

今年的叱咤我没有看直播,2号早上醒来,好家伙,被叱咤刷屏了。

今年叱咤出了大事,一位名叫姜涛的年轻人,居然在张国荣、陈奕迅、郑中基、麦浚龙手里,抢下了「我最喜爱的男歌手」大奖。

不独观众意外,就连姜涛自己获知得奖时,都一脸愕然。

21岁的姜涛,还成为了叱咤史上这个奖项最年轻的获奖者。

然而,姜涛是谁?

第二天的港娱圈社交网络,为此刷了一整天的屏。

很多人为此愤愤不平,为什么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歌手能拿下这个分量不轻的奖?是不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充大王,选不出谁了?

看来,继香港电影之后,香港乐坛已死的铁证,是板上钉钉了。

然而有个事实是,「我最喜爱的男歌手」,是由叱咤现场的乐迷和听众共同选出的。

当然,你可以拉票屠榜,你可以用尽一切方法去投你喜欢的歌手一票。

「我最喜爱的男歌手」第一轮候选名单:陈柏宇、陈健安、陈奕迅、陈卓贤、

林家谦、许廷铿、郑中基、姜涛、张国荣、柳应廷、麦浚龙、胡鸿钧。

因为张国荣去年也出了「新碟」,所以也被名列其中。

我知道姜涛这个名字,是在去年,抖音上突然莫名其妙出现了大量的垃圾留言,「姜涛不红,天理难容」。

这操作对于内地的网友来说,是不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过去三十四年,香港乐坛制造偶像的方程式是:

新歌打榜,让歌手出席各种歌唱节目、比赛,露面电视电台各种电子媒介混个脸熟,最终通过各种歌曲季选、年度总选新人奖出道,从而再扩大市场。

我们熟知的各种天王天后莫不如此。

香港这个地方,讲先来后到,讲辈分,姑且勿论你一出道有多红,你也得经过各种颁奖典礼的认证,你才算打过了少林寺木人巷,获得乐坛的登船证。

1992年,已然在台湾红透半边天、在香港已被封为「四大天王」的郭富城,他才在「叱咤」拿了个「乐坛生力军男歌手」银奖,输给了你可能都没听过名字的李国祥(《摘星的晚上》《余情未了》也是港乐经典,近年李国祥专注在内地发展,出了很多「发烧碟」)。

造次不得。

生于1999年的姜涛,曾参加过2017年内地的《快乐男声》,是港澳台区选拔赛四位代表之一,但最终只能晋身30强。

2018年,姜涛参加香港ViuTV办的偶像选秀节目,《Good Night Show 全民造星》,成为过塘鱼,在自己的地头大放异彩,是那年《全民造星》最红的选手之一。

最终,他以大热的姿态胜出成为当年《全民造星》冠军。

出道之后的姜涛,在其经理人操作之下,并没有因循过往港式造星的道路,他和这个节目其他的11位参赛者组成「MIRROR」出道,复刻了在香港还算新鲜事物的「应援」模式。

换句话来说,姜涛可能是香港第一个仿照韩式偶像乐坛模式打造的明星。

他们的主阵地是各种社交网络,广告媒体,与过去传统的造星模式大相径庭。

而在韩国、内地早已经把这套模式玩得滚瓜烂熟的时候,香港,总算有一个这样的「应援」偶像。

换而言之,你有多惊讶鹿晗吴亦凡、肖战的「破坏力」,还沉浸在过去80、90年代港乐光辉时期金黄光泽之下的港人,这份吃惊得乘以百倍。

无怪乎很多港人惊呼,「乐坛已死」。

这两天,曾为Mr.写《如果我是陈奕迅》、陈奕迅红爆抖音的新歌《是但求其爱》的填词人小克写了首新歌,就叫《乐坛已死》,计划在本周发表。

望著 YouTube開汽水

用力噴在留言區

一句定了罪

望著今天這廢墟

借喻樂壇已死去

甚有根據

「喷子」们在YouTube开喷,说乐坛已死。

對著作曲填詞罵句

這乜水怎麼可唱出

垃圾金句

这是谁?姜涛是谁?

香港歌手經已死Woo

甩嘴走音兼無氣企在原地

所有青春嘴臉 邊個邊個都沒有星味

歎口氣 往昔金曲的歲月 哪可媲美

別再開收音機 沾污這大氣

再美,也都比不上,上世纪。

与其说,小克这是「哀歌」,不如说,这是现实主义的现状。

上周,以「敛财」「掠钱」著称的香港环球唱片公司公布了其2021年的第一大计——港乐唱片卡带计划。

去年适逢是环球收购的宝丽金唱片公司50周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环球出了定价不菲的24K金唱片作为「纪念」。

出了24K唱片不止,还出了定价上万元的玻璃CD。

宝丽金50周年纪念已过了,今年,他们还继续顶着这个名头出卡带,为了防止你没有Walkman不买,他们还随带附送一台播放机。

一日有情怀,被大家戏称「咸球」的「环球」,就一日有生意。

然而,当你走进唱片铺,满目都是这些一再复刻的旧唱片时,不知你是当何感想?

固然,我们很喜欢这些旧港乐,刷抖音的时候,视频博主精心剪辑的上世纪那些美好的港乐时代旧视频,也很吸引人。

但如若我们只躺在这些旧时美好上,那么,港乐就真的要死了。

没有了新的歌手,新的事物,新的模式,没有新的听众,港乐,必死无疑。

20世纪80、90年代的港乐,是一种模式。

在那个模式里,聪明勤劳、又富有创造力的香港创作人,通过向日本、欧美的音乐学习,又在那个充分自由的时空里,和港产片一样,创造了奇迹。

然而时移世易,那片土地被恢复了出厂设置,留给他们自己的,绝不应该是恋旧,因为那时光,再不复在。

那就只能抛开包袱,向前看。

听众、观众,也不是那时的观众了。

当姜涛获得「我最喜爱的男歌手」的那一刻,也许,这已经宣布了新的一个年代的到来。

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

十年前,已经很久不再关注港乐新人的我,收获了麦浚龙。

麦浚龙在当年,同样也是一个不易让人理解的「破坏者」。

他的歌,不在打榜,每一张碟,还限量发行居为奇货。

然而在今天看来,他已经成为那个年代最后一个传奇。

新的传奇,也许正在静静书写。

也许,在许多年后,姜涛、菊梓乔,也会成为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这是个丰俭由人的自助餐年代。

你喜欢上世纪的老港乐,我喜欢新一代的应援新人。

流行文化,首先是「流行」,其后才沉淀成「文化」。

那些骂姜涛的人,其实可以宽容些,因为很多人,也是从骂声中走过来的。

「港片」「港乐」也一样。

在那个特定年代而生的,在特定年代没落。

而新的、我们所不理解的,正在悄悄四处滋长。

一个年代有一个年代的文化。

无所谓生,无所谓死。

死,才是生之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