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向内京东向外,关键时刻京东开启密集调整,意欲何为?

2021-01-18 08:11:37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郑亚红 唐煜

编辑 | 赵艳秋

2020年与2021年新旧交替之际,京东启动了一系列密集调整。1月11日,京东宣布将原先在京东集团的云与AI业务,与京东数科整合,成立京东科技子集团。新的子集团是除京东零售、京东物流以外,京东的第三驾马车。原京东数科CEO李娅云出任科技子集团CEO。

京东科技的调整并不是孤立的,2020年12月京东零售也经历了接连三次的密集调整。面对蚂蚁集团折戟IPO、拼多多市值暴涨,京东此番密集调整,意欲何为?

为何此时成立京东科技

京东科技宣告成立后,最先引起了一些云厂商的注意。在对外的宣传中,京东科技被描述为,将对政府和企业提供产品技术解决方案。比如,数字城市的治理、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企业数字营销和智能客服等技术方案。

“这太像阿里云和华为云做的事了。”一位云公司人士称。

整合消息宣布的当天,一家中国Top3云厂商内部员工就开会进行了小范围讨论,研究京东这次调整对市场格局的影响。

“实际上,我们之前并不是特别了解京东数科。”上述云厂商一位员工肖雨称,之前在市场上并没有跟京东数科进行过正面竞争,“虽然它也做了一些项目,但应该‘比较犄角旮旯’”。

图/视觉中国

相比于阿里、华为、腾讯多城市、多行业拿下的大单,肖雨他们讨论觉得,“这个新公司在短期内,还是没有办法跟我们这几家企业抗衡"。

不过,另一家Top3云企业人士吴东认为,刘强东嗅觉灵敏,且京东总部坐落在北京,相较于总部在杭州的阿里,以及总部在深圳的华为和腾讯,京东科技接下来在北方市场订单的争夺中会更有优势。

“尤其是阿里目前空出来一个机会窗口,京东应该是看到了这个机会,想占住这个市场。”吴东称。

实际上,只要稍微对京东数科和京东云的业务有所了解,就不会奇怪为何京东此时会做出整合的动作来。

产业数字化,当前是各大互联网厂商下半场争夺的一片蓝海阵地,头部厂商如阿里、华为、腾讯、百度都进行了各自的排兵布阵。而此前京东的做法是,京东云和京东数科兵分两路,前者做云计算的底层技术,提供底座,后者提供云底座之上的解决方案和应用。由于两个团队各属于不同部门,常常让人感到混乱,客户体验并不好。

吴东对AI财经社分析,此次整合可能在于,一方面京东云和京东数科都遇到了各自发展中的问题,需要战略调整;另一方面,两者合并让组织能更好地协同,还能提高新公司的科技含量,未来能一起打包上市。

此前京东数科曾谋求在科创板上市,并提交招股书。但随着国家对金融科技公司监管的加强、蚂蚁集团IPO折戟,京东数科的IPO之路也按下了暂停键。

京东数科的前身是京东金融。成立的7年间经历了三次调整,2013年是以京东白条等为代表的金融业务;2015年开始转型金融科技,向金融机构输出风控、资产管理等技术能力;2018年宣布升级为“京东数科”,向更多行业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

根据京东数科此前的招股文件,它的客户主要为三大类: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2020年上半年,三者收入占比分别为41.48%、52.37%以及5.57%。

如今,蚂蚁集团正在进行整改,京东数科也需要作出调整。京东数科被整合进京东科技,也意味着此前的IPO将“作废”,之后如果再上市身份或将变成京东科技。

而另一方京东云的发展也不算顺利,成立五年来,在市场上处于二线偏下的位置。一位京东云前员工王梓透露,早期京东云方向不明确,再加上新高管进入后,公司陷入了人员之间的内耗,让京东云贻误了战机。京东云此前主要靠京东自己撑起来,服务于自己的电商和物流业务。近两年来,京东云通过跟各地政府合作落地一些物流基地、智能云仓、园区,来推广自己的公有云,但"效果还不明显"。

2019年年初,业界传出雷军的金山云将收购京东云。一位接近该消息的人士对AI财经社称,这并非空穴来风。但收购最终没有达成,原因是京东云“技术和市场没有突出特色”。

"云业务是需要持续地烧钱,京东云投入一直不大。" 上述人士称,京东云的人数在1000多人左右,比金山云的人数还要少,这样的投入力度更难以与头部大厂去抢肉吃。目前的形势是,中国公有云市场的80%已经被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瓜分掉。

因此,在这个时间节点上,面对监管环境的变化、自身业务方向的转型,刘强东需要对京东云和京东数科进行一次新的调整和安排。这次调整是对以往战略的深化,也是一种动态整顿。

调整后,新的京东科技集团人数将达到1万多人,从某种角度来看,更有利于集中力量干大事。京东云并入京东科技,让原有的京东数科在云技术、人工智能、解决方案、运维、技术服务能力上获得提升。而与京东数科的结合,京东云也将有更明确的定位和落地目标。

在互联网金融科技泡沫被戳破,各家金融科技要在业务上进行全盘调整之际,人们关注的是,京东数科的调整是否为蚂蚁集团也做了一个“打样”。

市场骤变,京东零售密集调整

京东数科的调整并不是孤立的,2020年12月京东零售也经历了接连三次的密集调整。

12月7日,京喜事业部升级为京喜事业群,其前身是"拼购"App,升级后新任负责人为李亚龙,直接向刘强东汇报。2020年,下沉战略是京东强调要拿下的重点战略,而京喜是京东对下沉市场的重要布局。

一个星期后,2020年12月14日,京东零售再次开启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具体内容围绕着几个事业群的负责人,有意提拔新面孔,将老将安排在其他业务上。值得注意的是,京东老将、原京东零售3C家电零售事业群负责人闫小兵调任京东国际业务部负责人,有分析称,之前耽误的京东国际化重新开始加码。

到了12月底,京东再次传来一次调整,这次调整重点集中在京东平台化业务的整合上。在自营业务之外,平台业务是京东零售的重点之一。比如,京东将原京东零售—平台业务中心与用户体验设计部打通整合,升级为京东零售-平台业务中心;成立平台业务中心—平台产品部。

零售业从业人士林恩对AI财经社分析,京东零售之所以有上述这样的调整,是因为京东与所有零售、电商企业一样,都面临着这两年急速变化的创新模式和市场环境,一定会看数据进行动态调整。

“前置仓、社区团购、社交电商这些新模式出来后,你会发现各家都惊人一致地做出了架构和人员上的调整,因为他们面对着同样的行业变化。”上述人士称。

2020年,阿里、美团、拼多多、物美等都面临局部或整体的动荡。比如,在美团本地生活服务,除外卖核心业务外,冒出了出行、买菜、社区团购等模式。

压力之下,同是2020年12月,为了实现流量和数据新增,阿里以内部信形式宣布了对电商业务和本地生活业务的人事调整,几个重要的淘系高管都在变动之中,包括汤兴、杨光、刘博。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本地生活服务的调整中,蚂蚁集团的技术人才被引入,如蚂蚁智能引擎技术事业部负责人王志荣等,加入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外界分析,这是阿里有意推进本地生活服务与蚂蚁集团之间的融合。这对蚂蚁集团的调整也是一种探索。

在这些企业眼花缭乱的人事变动和组织调整当中,业内人士张凡认为,京东的调整反而是比较温和的。"京东是最早做零售体系的,他接触商品接触得早,也自建了仓库和物流,所以对零售业的变化能更敏锐地感受到。"

在张凡看来,京东在2020年底对零售业务的调整,以及对京东科技子集团的成立,实际上都是对2018年年底那次调整的延续。2018年年底,京东经历了自己最为剧烈的一次组织重构。

当时京东和刘强东本人都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创立不过3年,拼多多赴美上市,并且股价和市值一路飙涨,超过250亿美元,与电商老大阿里巴巴仍差距甚大,但与老二京东之间却只差了几十亿美元。后生咄咄逼人,这让刘强东的紧迫感提前。

2018年的架构调整中,京东开启了下沉、从自营到开放平台的转变。

也是从那次调整开始,徐雷走向台前,刘强东退居幕后。

京东的开放之惑

“京东的主业是零售,它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零售所需的仓储、配送、物流、服务去搭建的。5年前,刘强东进一步提出来京东要做零售基础设施服务商的大战略,这是没问题的。但京东如何从服务自己到服务他人,这是它需要去摸索的。”一位接近京东的人士称。

如何做对外开放?这是京东近年来战略调整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AI财经社称,京东与阿里最大的差别是,京东先做好了一体化,把物流、仓储的事都自己搭建起来,再开放给别人。而阿里则是有了用户和订单后,将仓储、配送等的建设交给其他社会资源构建,然后纳入到自己的体系当中。庄帅将这两者不同的模式定义为,前者是“一体化开放”,后者是“开放一体化”。

两者模式的差别导致,阿里获取社会资源的能力更大,盘子也更大。京东模式的困惑之处在于,想要开放给更多第三方服务商的时候,却囿于它本身也是一个服务商,这种天然自带的竞争属性,让它的开放更为困难。

"如果没有更多的第三方与京东合作,光靠自己它的效率可能不会差,但它的成本很难下降,在这两者之间京东需要找到一个平衡值,去优化成本和效率。"庄帅表示。

而互联网公司做开放平台,本质是以科技方式对外开放输出。但作为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相比亚马逊和阿里,京东的科技属性过去要淡一些。为此,在2017年开年大会上,刘强东称:"下一个12年,京东只有技术、技术、技术。"从那时起,京东提出技术转型的战略方向。

2019年11月15日,在京东2019 Q3财报电话会上,刘强东再次表示,"京东技术投入连续6年大大超出收入增幅,2019年是三位数增长。未来5年技术投入会远远超过收入增长,技术会是收入和利润的驱动力。"

而近几年,京东所做的重要调整也几乎都奔着对外输出技术方案的目的,虽然目前多数仍处于尝试阶段。

如2017年4月,京东集团宣布京东物流子集团正式组建。京东希望是能将其物流能力全面的社会化,成为一家第三方物流公司。然而自建物流的开放并不容易,竞争的关系使合作伙伴很难放心将自己的信息和数据交给京东。2020年京东物流换了一个角度。10月,京东物流科技品牌成立,将打造供应链物流科技产品和解决方案。

图/视觉中国

在这个过程中,京东物流从物流企业中跳出,将制造行业的供应链、消费品行业的数字化变革、电商县城的智能云仓,打造成为京东2020年京东物流讲的新开放故事。

之前的京东数科也进行了类似摸索。京东数科在2020年4月进行了一次架构调整,提出了产品层、开放平台层和行业层三大业务板块。“为的是能给客户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在2020年8月,京东数科介绍这次架构调整的目的。毕竟,技术在内部循环和对外输出,运转方式是不同的。比如,“开放平台层”是把一些标准化的服务向客户以接口形式开放。

2020年初,京东将自己的定位升级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和服务企业",战略点从零售延伸至其他相关行业。

此外京东健康,也在以平台的角色示人。庄帅认为,"京东科技子集团的成立可能也有这样的用意。接下来京东想做的是科技开放,但具体做的怎么样,还要继续观察。"

(吴东,王梓,张凡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原标题:刘强东向内京东向外,关键时刻京东开启密集调整,意欲何为?)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