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奇的私生子生母曝光,原来是著名捞女包曼

2021-01-18 04:49:12 娱乐很干净

今天,游族CEO林奇去世后疑似非婚生子争遗产的后续来了。有粉丝爆料,那个非婚生子的妈妈就是网红包曼,她和林奇认识一两个月就怀孕了,现在还在网上胡说八道抹黑前妻,其实身边人家里人根本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女人。

包曼,重庆人,英文名mandy,著名的网红+捞女,曾经获得中国新丝路模特大赛重庆赛区十佳模特

据重庆的粉丝爆料——包曼在重庆挺出名的,以前跟重庆一个做外围的女的争风吃醋,那女孩整容挺漂亮,赚得比她多,包曼气得天天去她微博底下骂人,大半个重庆都知道这事。

捞女现在改名了,叫祝婕,小红书叫鸡xx妈妈。她是1989年出生的,去年31岁,刚刚好和林奇私生子的出生证明上母亲的年龄一模一样。

除了年龄是对的,医院名称的字数(嘉会国际医院)也对得上,而且在徐汇区,真的是十分的巧合。外围女现在把小红书的这条删掉了,估计就不想让人知道她什么时候生的,但是她发了一个坐月子的视频是在10月份。由此推断,林奇的私生子出生应该是在2020年9月末或者10月份。看来出生证明一定是后来补办的,到底是不是林奇在医院的时候办的就不知道了。

包曼一个前夫赵浩男,温哥华富二代,因为太败家欠了很多债。包曼发现赵不是土豪,就不想跟他过了。她在离婚前,利用婚内强奸的方法设局,陷害赵浩男,亲手把自己加拿大的丈夫送进了警局,最后男方妈妈出面花钱摆平。

包曼已经不是第一次靠生孩子致富,给富二代蓝柏林生了孩子,说蓝是自己的老公,孩子的爸爸,同时ins撕逼潘南奎。结果蓝柏林出面说mandy想靠孩子上位没成功,潘南奎也不是小三。蓝柏林给包曼打钱,仅其中的某一次,就一次性打款一百万。

在蓝柏林之后,林奇之前,居然还给一个上海姓张的接盘侠生了个孩子。二十来岁前靠打胎致富,二十岁后靠生私生子致富。

生完孩子才三个月,又开始备孕。

强行碰瓷蓝柏林的父母,这个脸皮真的也是厚的可以。

京圈富二代蓝柏林,就是那个包曼mandy、潘南奎争夺的富二代,认识不少明星,王思聪点评他“傻憨憨”,YY豪神(YY上消费了一千万以上),有多个直播女友,还曾在直播中被当场带走过的。

他家企业是新英才控股集团,他爹叫蓝春,祖籍福建,清华大学毕业的,做房地产起家,现在集团做教育、生物医药、房地产、投资、矿业,集团社会捐赠慈善达到2亿元,旗下地产公司净资产就有10亿。

因为要和王中磊吃饭,激动的控制不住发朋友圈炫耀。

12月11号还在自己的小红书上晒奢侈品,没有想到16号林奇就中毒住院,然后脑死亡挂了。估计巨额的信用卡账单没人还了,大手大脚惯了,怎么能过普通人的日子呢,所以狗急跳墙,才有了开头那一出争夺遗产的大戏开始

如果私生子确权成功,在目前的情况下,那个孩子可分得游族网络约5492.5501万股(占总股本6%),市值约7.26亿元

靠生私生子发家致富,真的是毁三观。

来源:行走吃瓜圈 吃瓜箘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这句话,据说是柴静说的,无从考证,但说得好

相关阅读:

董事长被毒死前曾邀嫌犯去家吃饭 员工透露惊人细节

在三体恢弘而美丽的世界观下,一出人间惨剧不幸酿出。

2020年12月25日,圣诞节当晚,上海游族大厦楼下堆满了花束和蜡烛。这天晚间,A股上市公司游族网络发布称,公司董事长林奇因病救治无效逝世。此前两天,“游戏大佬林奇遭高管投毒入院”的消息已经传遍网络。

除了上海本地的游族员工,也有一些老员工从全国各地飞回来,“送送林奇”。“大家许久未见,却很难话旧。”一位参加当晚追悼活动的人士称,“很意外,之前也看到了消息,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植物人。”

查看大图

游族大厦门口 图源/受访者

悼念活动一直持续到26日凌晨一点,人们低声谈论着,话题除了围绕林奇,还有传闻中投毒杀人的犯罪嫌疑人,原游族网络旗下三体宇宙CEO许垚。

一位人士表示难以置信。“就在出事前几周,林奇还曾邀请许垚去家里做客吃饭。我一直觉得公司里他们的关系很好,我想林奇也这么认为。”

“林奇很少请员工去家里做客吃饭,只有他真正信任的人,才有这样的待遇。”一位前游族网络员工说,林奇去世的消息传开后,离职员工群里,大家都在努力回忆林奇与许垚的点点滴滴,试图给这件事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前员工们的描述中,林奇是一个强势的人。曾经在游族工作过的人,都认同林奇的志存高选和执行力,“他敢为人先,带着游族一路狂奔,30出头就建成一家市值200亿体量的游戏公司。”

在前员工王茵看来,林奇是一位完美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个人特质非常的鲜明。

查看大图

图为游族创始人林奇 图源/视觉中国

林奇对员工要求十分严格。“我们得做到120分才能满足老板要求。业内都知道他脾气不好,每个人都被他怼过。”王茵认为。

这种脾气不好,体现在很多场合。比如一杯水温度不对,他会马上泼到门外;下属汇报,听几十秒不认同就会马上打断,一着急也会掀翻桌子踹椅子。

这也许是个性使然,但也可能和游族的商业模式有关。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和腾讯网易这种拥有强势品牌的游戏公司不同,游族本身没有特别知名的游戏,公司品牌也不是很强,因此商业模式主要是靠投放广告换流量。”

一位游族内部人士称,这种高度依靠买量的商业模式,让游族很难找到业内顶级人才,而林奇又十分擅长将自己的理想主义灌输给下属,“让那些平平无奇的人,拥有强大的内心力量,去追求极致。”

“狼群强悍的战斗力不在于一声声的嘶吼,而是静静地等待机会,以团队的力量做到对要害的一击必中。”2015年年会上,林奇将之称为团队的力量。

林奇也很看重公司的文化培训,他曾带头做过很多次文化升级,带员工一起学习华为、稻盛和夫,与各部门的员工分享体验。“他写的那些东西一开始我们都不懂,他会告诉我们要怎么样去想,你就会觉得,原来我的精神世界是很狭隘的。”

许垚则是一个很理性的人。日常工作中,许垚很少暴露出“反常”的一面,自从进入游族之后,他的工作很出色。

“林奇很赏识许垚”,至少在2017-2019年左右,这在游族内部是一个共识。

在一次次的战略会议上,虽然每个人都免不了被林奇大骂,但许垚经常受到赞赏。后期,许垚从负责法务的执行总裁,直接被提拔成三体宇宙的CEO。

和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后来又攻读了长江商学院EMBA的林奇比起来,许垚的背景更加国际化。他本科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此后获得法国保罗塞尚大学的法学硕士学位,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本人也有着和公司内部大多数同事不同的“学院派”、“精英范儿”。进入游族时,许垚的年薪高达2000万。

在王茵看来,无论是林奇的狼群文化还是关于游戏帝国的理想主义,从来没能灌输给许垚。许垚理性的有些可怕。

许垚离开复星国际并不愉快,“大家都知道他是在复星的内斗中被架空,被迫寻找下家才来到游族。”

许垚并不讳言这段往事,在讲述自己经历时异常平静,“完全没有情感渗入,甚至没有音调的起伏,就像在讲另一个人的故事。”

祸起三体?

所有受访对象都对现在表示,无法理解许垚与林奇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双方的关系陡然生变。但许垚在游族三体IP开发中被迫出局,看起来是可能性最大的导火索。

入局三体,对很少接触过影视项目林奇来说,凭的是一腔孤勇。王茵回忆说,“每次听他说三体的时候,都能捕捉到那种激情,那就是理想吧。”

这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从游族买下《三体》电影改编权后,就一直遭遇挫折与质疑。经历了电影搁浅,影业CEO出走等风波。游族整体的名声也受到拖累。很多游族员工私下说,真的不如直接卖掉。

查看大图

拿到《三体》电影版权后,林奇在2018年上海电影节,与电影大佬再一起 图源/视觉中国

“当时电影拍完了,但后期做不出来,卡在中间,有电影大佬给他出过主意,先上映给外界一个交代,口碑可以等上映后再道歉弥补。”王茵表示,“但是林奇放弃了,他认为不能对不起观众和《三体》的书迷。”

2019年,由游族授权开发的动画版《三体》在各大网站广受好评。2020年9月,Netflix宣布买下《三体》网剧的拍摄权,《三体》的IP开发步入正轨。

林奇对这个IP重视程度超出外界想象,他曾经向好莱坞六大学习IP开发经验,为《三体》规划了很多未来,包括游戏、电影、动漫、虚拟偶像和二次元。

2020年10月19日,林奇在湖畔大学做了自己的结业报告《中国IP全球化的机遇和挑战》。作为授课老师的陈龙教授印象非常深刻,“他是那天最出色的同学,也是我认识的唯一对IP有那么深的理解,并且已经靠自己的努力走了那么远的中国人。”

11月10日,曾经的游族品牌总监程峰跟林奇最后一次微信上的交流。当时,游族刚刚发布了一篇关于《三体》的文章,林奇与他探讨这篇文章的价值。他认为三体IP正在走上正轨,即将开启新的更好的开发旅程。

许垚则是《三体》项目另一个关键人物。仅在三个月前,2020年9月,在Netflix项目的发布会上,许垚以三体宇宙CEO的身份亮相。据业内人士透露,由于游族影业名声不佳,为了“重新出发”,游族特地注册了三体宇宙来运营这个IP。

许垚看起来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在入职游族前,他是复星集团的总裁助理、总法律顾问、法律事务部总经理。入职后,许垚的头衔是执行董事,主要负责游族集团的法律风控,和影视并无交集。

根据晚点报道,2017年,《三体》电影停摆期间,许垚被调到影业部门处理版权问题。据许垚自己描述,之前游族好几位高管都碰过这个项目,但 “碰完以后都没有再推进下去”。许垚想了很多办法去多方沟通,花了半年多,终于把电影及相关版权问题全都解决下来。他还为三体的IP开发招揽了很多资源,并负责政府关系和财务管理。

查看大图

许垚以“三体宇宙CEO”身份接受采访 图源/官网

据知情人士透露,三体宇宙在游族内部定位是一个总盘子在10亿元的项目,一直由许垚负责融资,也是他牵线B站和Netflix。在2019年的成都科幻大会上,也是许垚拿着三体宇宙的融资PPT 和几个投资人谈的投资。

解决版权问题,拉来重要IP合作开发方,是《三体》重新起飞的前提,这也许是许垚被委以重任的原因。

“从法律负责人到三体宇宙CEO,这是绝对的升职。林奇是器重他的。”一位游族内部人士表示。

该人士称,当《三体》发展进入快车道,许垚却有点“跟不上了”。许垚没有影视行业的经验,在后期项目的执行中,逐渐暴露出职业短板。投毒事件爆光后,有一种说法是,“由于工作不力,林奇要将许垚调离原职,许垚才会投毒报复”。尽管没有确实证据,但综合各方意见,这个理由有其合理性。

查看大图

图为《三体》电影概念图 图源/视觉中国

至于最终发展到投毒,多位受访对象表示,这也许是许垚性格使然。不乏前同事将许垚的性格形容为“阴郁”,且认为其世界观难以描述。

一个例证是,一次游族邀请北大研究宗教的教授讲课,在讨论环节,同事们发现许垚对于宗教极有研究,包括许多宗教的核心教义、发展史都非常清楚,“我听得一头雾水,但他甚至能就很多内容与教授展开辩论。”

“我感觉这和他的所学很不匹配,他的世界观已经超出科学范畴了。”这位游族前员工说。

而在晚点的报道中,有接近许垚的工作人员也提到,他曾说过喜欢读云南、贵州地区的巫医、毒师题材的小说。

但多位游族内部人士称,在事情爆光前,许垚从未表现出任何反常行为。

没有林奇的游族

许垚的能力和林奇寄望的《三体》未来,出现了严重偏差。在内部人看来,林奇很难容忍这种偏差存在。

“林奇一直追求极致。一张公司品牌的设计图,他如果觉得不满意,就要一直改到满意为止。”一位游族内部人士对全现在回忆林奇做事的风格,“有次活动,提过很多次方案他都不满意,后面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直到他给我发了私信,提示我们要怎么做。”

林奇对自己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日常作息是每天3点之后睡觉,只有4、5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其他时间都在极度投入工作。

“他是那种带着下面的人一起向前狂奔的老板。”王茵说。

游族和其他同行甚至互联网巨头相比,组织建设并不差,例如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一般都是半年或一年,才进行一次“360环评”,而游族是每一季度都会有一次人员测评。

但大多数人都认为,“林奇走了,游族不会再是以前那个游族”,“灵魂人物离开了,对公司来说有致命打击”。

查看大图

游族网络公众号发表文章,告别林奇 图源/官网

事实上,在过去几天,林奇自己入院、离世一系列事件中,游族的公关和公告就引来外界一片哗然。就在宣布林奇离世前两日,游族网络对于林奇中毒传闻一开始坚决否认,还在微博发布了辟谣公告。直到12月23日晚间,上海警方通报了事件始末后,游族网络才在晚间公告中承认此事,但又声称林奇“经治疗目前身体状况稳定并在持续好转”,这让股东们很难接受48小时后林奇离世的消息。

一位游族内部人士称,游族离开林奇的确难以想象,因为公司日常事务都通过会议推动,“各种问题都是在会议上全盘托出,林奇会亲自跟大家说怎么做,哪里不好。”

一方面,这种创始人亲自亲为管理方式可以说十分奏效。游族在林奇的带领下,在2014年就成功上市,市值近200亿,并逐渐发展成一个布局多元的游戏上市公司。当时林奇只有33岁。

但上市后的5年,游族的发展却并不让人满意。2020年,游戏行业整体表现突出,游族却面临着业绩跳水、增长乏力和投资者质疑多重困境。

年初,游族交出了一份糟糕的2019年财报。根据财报,游族的净利润从预估的5.50亿元修正为2.57亿元。受此影响,游族网络股价当天跌停。今年以来,游族网络的股价从32元的高峰跌至13元。

查看大图

图为游族2019年报 图源/官网

实际上,作为页游公司的代表,进入手游时代后,游族此前积累的页游矩阵告急,虽然推出了《少年三国志》成功转型,但在后期缺乏有影响的新游戏。2019年之后,研发投入每季度都在同比下降。

2017年,游族重金拿下权游IP改编权,但2019年上线后,表现效果却不如人意。这也让游族元气大伤。“权游的受众范围太窄,无法下沉。用户体验也一般。”一位接近游族的游戏行业人士表示。

查看大图

图为游族研发投入对比。图源/官网财报

另一边,游族还面临着巨额债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14.61亿元,而短期借款高达19.01亿元。

在2020年开年,林奇曾表示,游族网络在2019年经历了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业务发展经历了一定的波折,公司管理层对一直关心游族网络的投资者和合作伙伴深表歉意。

但是,很快游族宣布财务总监鲁俊离职,随后董事、副总经理陈礼标也于8月离职,游族团队问题,也一度引来业内猜测。

业绩下滑情况下,林奇却大幅减持。2020年从1月到4月,3个月间,林奇减持了8次,套现约2.7亿元。此前,2019年7月到2020年10月,林奇持股比例从34.84%降至23.99%。自游族2014年上市,林奇合计套现已经超过7亿元。

查看大图

图为游族旗下的手游《权力的游戏》图源/官网

据媒体报道,2019年的部分减持用于建设游族大厦。同时,根据游族网络23日对股东的回应,林奇减持目的系偿还债券质押相关的债务本息,降低存量股票的质押规模,从而响应监管部门号召,进一步降低质押风险,并非对公司没有信心。

另一方面,林奇并不满足于一个200亿体量的游戏公司,而是在思考一个更加庞大的游族娱乐帝国。理想与现实间,总有一道难以穿过的墙。《三体》原本是游族穿墙而过的机会。

去世前3个月,林奇曾对媒体说,“很怕临死之前想的是:我怎么把《三体》给搞毁了?很怕死的时候,脑子最清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这么傻的一个傻 X。”

经过多年起伏,《三体》开发终于进入正轨,这个梦想却意外终结。林奇与许垚,原本的合作伙伴,同样出生于1981年,反差巨大的三观,犹如物质与反物质的碰撞,共同湮灭在在三体恢弘而美丽的世界观下。

(根据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茵、程峰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