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司法调查就弹劾,民主党急于给特朗普定罪,其实出了个昏招

2021-01-17 00:00:02 志宏教授

1月13日,众议院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案,罪名是“煽动叛乱”。但笔者认为,民主党以“煽动叛乱”罪弹劾特朗普是一个昏招。

一、未经司法调查以“煽动叛乱”罪弹劾特朗普本身就是罪过

1月6日,美国国会认证各州选举人票,并宣布大选获胜者。本来,这只是个仪式,但特朗普却将之视为翻盘的最后机会。他在6日之前就号召支持者“进京勤王”,并对彭斯和共和党议员施压要求他们推翻选举结果。

特朗普还在1月6日对其支持者发表煽动性讲演,号召他们对国会施压。特朗普的支持者听完讲演后向国会进发,发生几百名支持者闯入国会的暴乱。

国会是美国民主与法制的象征,闯入国会是一种犯罪行为这一点没有人否认。但究竟应该给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定什么罪,应该由法院经司法程序决定。

民主党却在没有经过司法调查之前,就将闯入国会定罪为“叛乱”,并以此给特朗普定罪,显然操之过急了,是会造成严重后果的。

本来,在发生国会暴乱之后,民主共和两党应放下党派分歧,尽可能平息大选造成的撕裂。但民主党却趁国会暴乱,想在政治上清算特朗普,并打击共和党。

民主党这点小把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必将激起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反抗。如果因此引发美国各地发生暴乱,民主党罪责难逃。

二、将国会暴乱定为“叛乱”罪不一定合适

特朗普的支持者闯入国会是“暴乱”确切无疑,但是否“叛乱”就很难说了。

首先,他们是一些爱国的美国白人。

就拿此次暴乱被击毙的巴比特来说,她在个人推特账号上提到她对美国的爱。35岁女子巴比特曾效力美国空军长达14年,是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巴比特的言行无论多么极端,但她对美国的爱是真实的。

闯入美国国会的绝大多数特朗普的支持者与巴比特一样,尽管他们的言行触犯了法律,但他们对美国的爱似乎不亚于高高在上的民主党议员。

美国法庭的陪审团是由普通公民组成的,我们从普通美国公民的视角看,能将这些闯入国会的普通民众以“叛乱”定罪吗?陪审团很可能只会以“暴乱”而非“叛乱”给他们定罪。

其次,定“叛乱”罪未必符合美国的法律。

“暴乱”与“叛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性质。“叛乱”首要的含义是“背叛”、“叛国”。事实上,对于国会暴乱是否属于“叛乱”美国法律界是有争议的。

美国系统和平中心法典中对叛乱的定义是:“国家执政或政治精英中的异见者或反对派强行夺取行政权力和职务,导致行政领导层相较于前一政权在政策上发生重大变化(尽管不一定涉及政权的权威或其治理模式)。”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一直在试图阻挠大选的投票、计票和认证活动,特朗普甚至唆使副总统彭斯来钦定下一任总统,上述定义似乎可以将国会暴乱定罪为“叛乱”,或未遂“叛乱”。

但特朗普是否支持他的支持者冲击国会,本身还需要经司法调查才能确定。如果特朗普与冲击国会事件无关,则国会暴乱就很难定罪为“叛乱”了。

首先,这些闯入国会的人不是“国家执政或政治精英”,而是一些普通民众;

其次,这些民众也没有企图“强行夺取行政权力和职务”,他们不过是想对国会议员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推翻选举结果而已;

第三,这些民众根本就不可能抓住国会议员,强迫他们做出决定。这些民众没有携带武器,只要他们危及到议员的安全,必将被当场击毙。

说到底,闯入国会的民众大多数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起哄架秧子往国会闯,就连他们也没有料到能够闯入国会。将这样一帮无组织、无预谋、无计划的闯入者以“叛乱”定罪,显然是荒唐的,很难被陪审团接受的。

三、特朗普与国会暴乱并无直接关系

退一万步说,即便美国法庭将国会暴乱定为“叛乱”,特朗普也不一定会被定为“煽动叛乱”罪,因为他并没有鼓动支持者闯国会。

特朗普号召支持者给国会施压这一点不可否认,但要在法律上认定他煽动支持者闯入国会,就不一定成立了。从特朗普的言语中,并没有煽动支持者闯国会的直接证据。

特朗普12日现身德州时坚称,自己的发言“完全合适”。特朗普13日通过白宫推特发布视频谴责国会暴力事件,称暴力与他的与信仰背道而驰。”

四、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很多人有责任。

据民调显示,52%的共和党选民认为,拜登至少应在一定程度上对国会骚乱负责,其中35%的人认为他才是国会骚乱的罪魁祸首。

与之相较,只有26%的共和党选民将之归咎于特朗普,其中仅有13%的人认为他负有首要责任。还有26%的共和党选民认为,那些誓言阻挠国会认证拜登胜选的共和党议员至少应负有一定责任。当被问及是否支持1月6日的抗议活动时,45%的共和党选民表示支持,43%的人表示反对。

首先,拜登和民主党支持“黑命贵”暴乱是导致国会暴乱的原因之一。

在五六月的“黑命贵”运动中,发生了大规模的打砸抢事件,白宫还多次遭到围攻。特朗普提出的口号是“法律与秩序”,而拜登和民主党却非但没有对这些暴乱提出批评,反而向运动者下跪。拜登和民主党助长了“黑命贵”暴乱,也间接促使了国会暴乱。

“黑命贵”运动中,美国国父华盛顿以及林肯、罗斯福等历史名人的雕像被推翻、损毁或玷污,美国白人心里失去平衡。而此次大选鼓励“黑命贵”的拜登却获胜,他们心里能服气吗?因此,特朗普的支持者闯入国会,拜登和民主党是有一定责任的。

其次,美国大选存在问题,也是触发暴乱的原因之一。

尽管特朗普团队对民主党操控大选的指责遭到法院的驳回,但美国2020大选存在问题也是不可否认的。民调显示,有67%的共和党人和31%的无党派人士认为,此次大选存在问题。

美国前议长、共和党元老纽特·金里奇在2020年12月21日撰文《华盛顿时报》指出,“当我看见一条又一条选举舞弊的消息被曝出,却没有任何媒体尝试调查。”

他指出,在每一个摇摆州,官员们违反当地法律,向每一个注册选民寄出了选票。这一切行为被清晰地记录在得克萨斯诉讼中,却被最高法院驳回,理由是不符合程序,而不是因为诉讼本身。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同时,显然每一个摇摆州都没按正常流程验证邮寄选票。

第三,国会警务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几万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在5日就聚集到华盛顿了,国会负责警务的官员应该增派警力。但直到国会被攻破,他们才向外求援,显然对暴乱发生是有责任的。

此外,国会2000多名警察居然没有制止住没有携带武器的民众的冲击,不到一个小时国会就被攻破。警察显然是没有尽到职责,应被追责。

再次声明,笔者绝非同情特朗普,只做客观分析。民主党以“煽动叛乱”罪弹劾特朗普操之过急,必将加剧美国社会的撕裂,这只是客观事实罢了。对于中国来说,就是要抓住美国因混乱导致虚弱的战略机遇期,把双循环搞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