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孕妇指南”震碎三观,终于明白韩国生育率为啥低了

2021-01-15 20:21:48 世界华人周刊

生孩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对于每一个年轻女性来说,只是听一听都已十分具有杀伤力。

孕妇的辛苦不言而喻,既要忍受身体上的折磨,还要面对心理上的压力。

这时候如果有来自丈夫的宠溺呵护,想必大多数女性都会卸下所谓的坚强。

可在生育率全球最低的韩国,事实并不会如此。

昨天,“韩国首尔发布孕妇指南”上了热搜。

据报道,怀孕分娩信息中心是首尔市于2019年6月开设的网站,“孕妇指南”就是其中一些产前注意事项,由此引发韩国网友热议和声讨。

▲ 首尔怀孕分娩信息中心

韩国的这一波颠覆了三观的操作,直接遭到民众抵制。

总之,在拉低国家生育率这件事儿上,没人比韩国更懂。

这份“韩国首尔孕妇指南”到底说了什么?

指南中并不是嘱咐孕妇分娩前需要哪些注意事项,而是一份赤裸裸的“保姆指南”。

在孕妇怀孕前期时,严苛程度已跃然纸上。

“不要拖延家务,这样即便你不做啥运动,也能进行体重管理。”

“把结婚前穿的或是产后想穿的小号衣服挂在显眼的地方,这样当你想多吃东西或翘掉体操时它们就会起到一个刺激督促的作用。”

这还没完,到了怀孕后期,对那些即将临盆的孕妇来说,更是过分的可怕。

“记得去医院之前检查一下生活必需品的用量,不要让家人感到不便”;

“把冰箱里的剩菜扔掉,准备一些小菜和速食,因为他肯定“不擅长做饭”。

准备好住院期间丈夫和孩子们换洗的内衣、袜子、衬衫等,确认生活必需品剩余量。

本该享受关怀的孕妇,在如今却要做着正常人都不一定能做的完美的家务事。

仿佛生个孩子都得需要提前打点安排好家中一切,才能被允许生产。

如此有违人性道德的指南竟是从官方发出,韩国女人的处境可见一斑。

尽管指南中最令人反感的部分已被删除,但在韩国文化里,女性水深火热的处境却一直没有改变。

事实证明,韩国女性不仅在工作中受到挤压,在政治领域的参与也是困难重重。

“不生小孩是一种罪过。”

即使身处政府机关的事业女性也不能幸免于此。

55岁的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候选人赵成旭就曾遭到这样的指责。

质疑他的男性议员郑甲润称:“女性不生育是韩国最严重的问题。”

他还说,“你没有尽到对国家应尽的责任,没为国家发展作贡献,不是满分候选人。”

要知道,她是首位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韩国女性,在韩国经济学界素有名望,可这么被莫名其骂一通,显然不知所云。

事实上,这位女“学霸”至今未婚,自然谈不上生儿育女。

毫无疑问,韩国对国民生育的渴望已经到了恨铁不成钢的地步了。

“少子老龄化”一直是我们对日本的印象。

但在韩国,低出生率也一直备受诟病。

去年末,韩国居民登记人口比2019年减少了2万838名,仅有5182万9023名。

这是韩国历史上首次人口减少,也是受出生率下降和死亡率增加等人口自然减少的影响。

除此之外,韩国在去年还拿了一个“世界之最”——全球生育率最低。

数据显示,韩国生育率已经低至0.98,成为有史以来唯一跌破“1”的国家。

按照正常生育率,大部分发达国家都维持在1.5上下。

也就是说,韩国所有的育龄女性里,每个人生育不到一个小孩,而且还在持续下降中。

近几年来,韩国为了提高本国的生育率,可谓是毫不吝啬。

上个月,韩国政府出台了一项政策:

韩国每月30万韩元重奖生孩子。

在我们纷纷感叹韩国政府的真金白银时,事实却并没能如韩国政府所愿。

生孩子,越来越变得难不可攀,她们不是真的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她们只是不能在这样处境中结婚生子。

此前韩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韩国有超过309万女性独自居住,更多女性较少考虑婚姻。

都说婚姻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赌注,赢了就是幸福一生,输了那便是输了全部,甚至还会把自己伤得遍体鳞伤。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多韩国女性被很多的条条框框限制。

生活无望的女性轻则抑郁,重则选择自杀。

根据韩国卫生和福利部的统计,韩国女性产生自杀念头的比例是男性的1.5倍。

2019年,在自杀后被送进急诊室的人中,约有60%都是女性。

一名首尔市政府官员告诉《韩国先驱报》,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的头六个月里,二十多岁的首尔妇女自杀的数量是其他群体的近五倍。

身为女性的她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似乎并不再由她们自己决定。

这个社会上的规定更多地倾向于女性身上,却从来不会附加到男性身上。

很多男性因此感到迷惑,女性生来就该这样吗?

然而在韩国,这种现状成了普遍,甚至理所当然。

大多数人经历的那种,无论是在社会或是家庭,所扮演的角色应该大抵相同,对于韩国女性而言,成了奢望。

去年那部大火的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的余热还没有散去。

韩国电影往往最能折射现实,《82年生的金智英》就是当代韩国女性的真实生活写照。

▲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

生于1982年的金智英循规蹈矩地以一名普通女性的身份活着。

从工作,到结婚,从结婚到生孩子,她是父母所期待的好女儿,是职场上温顺隐忍的好女人,更是以家庭为重的好妻子。

同样的家务,丈夫做一次就被一次次夸奖,但于妻子仿佛就是天经地义;

优秀的工作机会比起女性,往往都会毫无缘由地优先考虑男性;

然后在之后变得抑郁,绝望,也开始变得神经兮兮,她经常以自己母亲和外婆的身份说一些奇怪的话。

她觉得自己仿佛被囚禁在某个地方,想努力越过这面墙壁就能找到出口,却发现依然还是处处碰壁。

到后来才发现,原来金智英所处的社会环境从一开始就如此糟糕。

而金智英的困境,就是韩国当下大多数女性走不出的困境。

她们是一群在社会生活中失去名字的人,没有自己的生活,更没有独立空间。

有的只是相同的身份,亦或某个孩子的妈妈,某位男士的妻子。

到头来,无论怎样努力,韩国女性的命运似乎都是殊途同归。

有意思的是,电影公映后,男性用户仅仅给出2.85分,但女性用户却给了超高的9.50分。

男性用户更是破口大骂道,“《82年生的金智英》就是一群被害妄想症的狂欢,情节虚构程度堪比科幻电影。”

电影魔不魔幻不知道,现实魔幻却是真正的事实。

关于这部电影,韩国总统文在寅曾说:

“希望10年后的今天,我们可以不再让1992年生的金智英陷于绝望”。

韩国文化里的性别歧视为何如此根深蒂固?

其实匪夷所思的背后,依然是“男人即王道”的性别歧视。

在韩国男权社会里,就好像有一种“共识”,因为你是女的,所以被强迫、被无视。

放眼整个韩国一直有一种盛行的偷拍文化。

仅2017年,韩国有6000余起报案与偷拍有关,但逮捕和行政拘留的比例却不超过2%。

而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听到有韩国女星被家暴,被偷拍,甚至自杀,就不足为怪了。

韩国男性作为权力的主体由来已久,如今它已逐渐成为了一种主流思想。

名流尚且如此,何况平民百姓。

随着社会的开放和包容程度不断提高,女性地位有了提升可她们依然无法撼动根深蒂固的男权社会。

既然改变不了社会,那就改变自己。

而不愿意生孩子,就成了韩国女性对于男权社会的一种“报复”。

当越来越多的韩国女性拥有高学历和稳定工作,并实现经济独立,她们便放弃了结婚的意愿。

韩国女性的醒悟,在一定意义上来说,并不难理解。

如果“男性”如此糟糕,女性何必将自己送进牢笼中呢?

那些不被期待,习惯牺牲,习惯失望的韩国女性,也可以华丽蜕变。

每一个女性都值得被看见,被尊重,这是一个文明社会本该有的样子。

而韩国男权社会框架下的束缚也终究会终结。

就像懵懂的人终将觉醒,平等终将到来一样。文/夏格

新闻推荐:

生育率全球最低,韩国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为了提高本国生育 率,韩国政府最近颁布了一项鼓励生育的措施: 从2022年起,政府对1岁以 下婴儿的家庭每月发放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0元)的补助,同时还推出了“3+3育儿假”制度,即父母双方都为未满12个月的子女申请3个月的育儿假,每人每月最高可获300万韩元的育儿津贴,以此鼓励“夫妻双方共同育儿”。

生育率低是韩国社会长期存在的问题。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统计的数据显示,2018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仅为0.98,成为全球唯一一个总和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从朝鲜战争结束后的婴儿潮到现在的婴儿荒,韩国是如何成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的呢?

“少子老龄化”一直是我们对日本的印象,但和韩国相比,日本“高达”1.4的生育率几乎是东亚之光。2019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延续了之前的下降趋势,仅为0.92,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意味着很多育龄女性都选择了不生小孩。

一般来说,为保持人口长期稳定,一个国家的生育率至少要达到2.1的更替水平。这也意味着韩国正走在一条“人口崩溃”的路上,如果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情况没有大幅度改变的话,5100万人口可能会减少三分之一。

和大多数国家一样,韩国也在战争结束以后迎来过一次长达十年的婴儿潮,总和生育率曾高达6.0。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韩国政府为了控制人口增长实行“家庭计划”政策,到了1980年,韩国生育率由60年代的6.0降到了2.8,到1983年就已经达到了政府预期的1988年人口更替下降目标。从90年代开始,韩国生育率跌破2,政府开始通过新政策来鼓励生育,然而这一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低生育率已经成为韩国政府现在需要解决的一大难题,那么韩国人到底为什么不愿意生娃呢?

韩国健康与社会事务研究所的研究员赵成镐将这一现象与两个因素联系在一起:单身人口越来越多以及更多的已婚夫妇选择丁克。有数据显示,在2018年,绝大部分20-44岁的韩国人保持未婚状态,而他们中仅有26%的男性和32%的女性处在恋爱关系之中。更糟糕的是,单身人群中有51%的男性和64%的女性都没有恋爱意愿,自愿保持单身状态。

《朝鲜日报》称,就业、房子和教育是韩国年轻人的三大压力来源,也是让他们远离约会、婚姻与生育的“幕后推手”。据CNN报道,在2018年,韩国20-29岁的年轻人失业率高达10.7%,这也意味着,在就业市场上挣扎的他们既没有时间、金钱,也没有精力来处理一段感情。就算是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韩国年轻人也更倾向于将时间和金钱投入到学习新技能、考取职业证书等事情上,以提高自己在职场的竞争力。

越来越高的约会成本也是阻止韩国年轻人谈恋爱的重要原因,在市场研究公司Embrain的一项调查中,有81%的受访者表示高昂的约会费用是导致情侣关系紧张的根源。有一半的受访者甚至表示,即使遇到喜欢的人,如果经济状况不好,他们也不会选择开始约会。

另一方面,作为高度城市化的国家,韩国大量人口都聚集在首尔、釜山这样的大城市。这也导致大城市人口密度过高,大量的家庭都居住在并不宽敞的公寓楼里。

有机构在研究各国生育率时发现,和住在联排别墅、独栋住房里的家庭相比,住在公寓楼里的家庭生育意愿会大大下降。这一结论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已经在西欧多个国家的数据中得到了印证。

图片来源:学经济家

韩国同样符合这一规律,在1990年,仅有23%的韩国家庭住在公寓楼里,到了2005年这一数据就变成了53%,而两个时段相对应的生育率分别是1.57和1.08。这一现象也并不难理解,中国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周承辉解释道:“如果只有一两个房间,你肯定是不想生孩子的;假如你住的是大宅子,外面有草地,房间空了一排,生育意愿很容易就上来了。”

当然,以上结论更多的还是推测与规律总结,真正扼住了韩国年轻人婚恋命门的是不断高涨的房价。今年5月,首尔公寓的平均售价从2017年5月的8.4亿韩元跃升至12.9亿韩元,涨幅高达53%,为近30年来最高。

在越来越多的韩国年轻人被求职、买房困住的时候,生孩子也就成为了一种奢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