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企业运营中多次出借行为,不应轻易认定为“职业放贷”

2021-01-14 11:58:37 胖乎律师

本文导读: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53条规定,同一出借人在一定期间内多次、反复从事有偿民间借贷行为的,一般可以认定为是职业放贷人。

从刑事角度来看,在去年十月的两高两部联合发布关于非法放贷的意见说明中正式将非法放贷行为以【非法经营罪】入刑;

而从民事角度来看,出借资金来源是否涉及非法吸储、非法放贷、高利转贷等行为,将会影响借款合同的效力认定。

今天来给大家解读的这起借贷纠纷案件,案情非常复杂,一审二审庭审争议点也有很多,其一便是关于“企业运营中多次借贷行为,与职业放贷行为界限区分”的问题——

案件来源【(2019)最高法民终1777号判决文书】

(本案案情非常复杂,涉及多份借款合同有无实际履行、以及借款合同效力认定、偿还本息金额认定、一审有无程序违法问题等诸多方面,为方便理解阅读,本文仅对【借款合同效力认定】部分进行分析解读,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文书)

A公司因资金周转需要向B公司借款总计5亿元,双方签订《借款合同》,A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出具《连带保证承诺函》,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后因A公司以及保证人未能如约履行还款义务,B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其偿还剩余借款本金、利息以及违约责任金等。

经审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A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B公司借款本金、逾期利息等总计3亿多元,同时A公司法定代表人作为保证人对该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18沪民初56号民事判决)

A公司不服判决,遂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理由之一:认为原审判决对B公司出借资金的资金来源问题(是否涉及高利转贷、职业放贷)等重要事实没有查清——

鉴于B公司注册资本额远低于借贷资金且未出资到位、还款支付给多个自然人账户以及与案外人存在借贷纠纷等事实,A公司认为B公司明显不具备出借能力,且存在非法吸储及高利转贷行为,但原判决并未采纳也未对该重要事实进行查明。

最高法院审理后,维持了原审判决。

本案争议焦点之一,即B公司出借资金来源、放贷行为的合法性——由此导致的借款合同的效力认定问题。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的终审民事判决文书中,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说明,最终认定案涉借款合同系有效。其中关于职业放贷行为的认定问题:

——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B公司出借行为属于职业放贷行为。

(1)首先A公司的多次(庭审认定的有三次)放贷记录,不符合职业放贷人“反复性、经常性”特征。

虽然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53条规定:

同一出借人在一定期间内多次反复从事有偿民间借贷行为的,一般可以认定为是职业放贷人。

但是,这里的“多次”,应同时结合《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二款规定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次数认定:

指2年内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单位和个人)以借款或其他名义出借资金10次以上。

具体到本案中,即便A公司主张的B公司有3次放贷行为成立,也与上述10次以上标准差距甚远。

(2)其次,现实中民事主体间的借贷情形非常普遍,而相对自然人之间的借贷行为,企业发生借贷行为的可能性更高。

因此,企业运营中发生数次借贷行为,与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53条规定中“反复、多次”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所以如果轻易将之认定为职业放贷行为,势必会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经营。

本案案情非常复杂,本文仅对【借款合同效力认定】中“职业放贷”行为的认定部分进行分析了解读。

总的来说,从法律角度区分合法的民间借贷和职业非法放贷犯罪行为,通常要结合【金额】、【次数】、【营业性质】等多个方面综合考量。

尤其是对于行为主体为企业的民间借贷行为,除了结合次数、金额,更要对借贷行为的本质目的进行审查,以免误判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经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