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举报了我妈”,于是成了网红

2021-01-13 19:16:09 全现在APP

特朗普时代,秉持不同政见的美国家庭成员越走越远。

美国国会骚乱让18岁女孩海伦娜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网红。在骚乱次日,她在推特上公开举报了自己的母亲。

1月6日,美国国会骚乱事件当天,马塞诸塞州的18岁高中女孩海伦娜(Helena Duke)还不知道她妈妈也是闯入国会大厦的一员。

海伦娜·杜克本人

妈妈特蕾丝(Therese Duke)临走前含糊说陪姨妈做手术了,可妈妈为什么关闭了与她共享的手机定位跟踪应用。这让她感到奇怪。

海伦娜怀疑,妈妈或许秘密前往华盛顿特区,参加最后一次“阻止大选舞弊”(Stop the Steal)的集会。

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特区,在选举结果被提出异议后,参众两院分别举行辩论。不久,大批特朗普支持者来到国会进行抗议,其中有人冲进国会内部,使得计算选举人票的程序暂停。 图源:CFP

在这一天,特朗普支持者聚集在美国国会大厦,他们闯入国会山,推搡地冲进议会大厅。这场骚乱导致5人死亡,超120人被逮捕。

7日清晨,海伦娜收到了堂兄发来的视频,记录了国会大厦内暴力争执的片段。

视频里,人群拥挤的国会大厦走廊上,一名黑人妇女正拿着手机听歌摇晃,身旁的白人女性猛地抽走她的手机,黑人妇女“唰”给了白人女性一记拳头。

这位黑人女性阿莎缇(Ashanti)是国会的保安。她在推特上说,“这几个白人骚扰我很久,试图从我手上和口袋里拿走我的东西。”

看着视频的海伦娜不敢相信,被打的白人女性竟然是自己的妈妈特蕾丝。站在一群白人中的还有海伦娜的姑妈安妮·洛伦兹(Annie Lorenz)和叔叔理查德·洛伦兹(Richard Lorenz)。

海伦娜懵了,挣扎了片刻,她在推特上敲出了一段话,按下发送键:

“嗨,妈妈,还记得你不让我参加黑命攸关(BLM)抗议,因为暴力……但视频里这个是你吗?”

这条推文很快获得了7.3万转发和4.1万点赞,在推特上掀起了“举报国会暴力参与者”的小高潮。

海伦娜推文截图

大部分评论倒向一边,他们为海伦娜公开“举报”母亲参与国会暴乱的举动,欢呼鼓掌。

“天啊,这是你妈妈?你真是个宝藏!”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照顾好自己。”

海伦娜推特下的留言

有人担心海伦娜会无家可归,甚至为她开放住房,并欢迎她成为自己家庭的一员。

“举报母亲的直接原因是,母亲不允许我参加黑命攸关抗议,她说BLM是暴力组织,而事实上她自己却参加了国会暴力事件。”海伦娜在接受VOGUE采访时说。

海伦娜也收到了很多相同经历者的留言,她认为,自己的公开举报,会让他们觉得并不孤单。

全现在询问了几位美国人对海伦娜“举报母亲”的看法。

20出头的美国男青年杰伊(Jay)支持海伦娜公开羞辱她母亲的行为。他认为,“亲密的家庭成员之间也不能免于极端暴乱的批评。或许海伦娜的行为是一种家庭背叛,但与我无关。”

50多岁美国芝加哥市政庭工作人员、非裔美国人特伦斯(Terrance)感到很开心,海伦娜母亲是咎由自取,参与国会游行和暴乱,还不信任自己的女儿。如果自己是个偏执狂就必须承担后果吧。

40岁的美国华人、商业公司主管朱超伟(Rob Gee)认为,美国白人并没有太多的家庭观念,作为亚裔美国人他们可能永远不会这样做。这个女儿对政治的怨恨直接反映在她的父母身上了。

事后,海伦娜发起了为她的大学学费筹钱的筹款项目。 图源:gofundme

特朗普时代,秉持不同政见的美国家庭成员越走越远。

“在2016年特朗普上台前,我妈曾是民主党支持者,但不知道后来她的思想发生了什么变化,戏剧般地右倾。”海伦娜对Buzzfeed News说。

特朗普上台一年后,她妈妈特蕾丝成了“让美国再次伟大”运动(MAGA)的支持者。

美国年轻女子卢比(Robyn Sweet)的父亲道格拉斯(Douglas Sweet)也是国会暴力事件的参与者,她父亲目前已被警方逮捕。

“我完全为他感到羞耻和厌恶,”卢比谈到父亲参与国会事件时评论,她早就猜到他会参加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制止偷窃”集会。他热衷于参加这类活动,例如2017年夏洛茨维尔举行的“团结右翼”集会。

卢比的父亲道格拉斯。 图源:buzzfeed news

卢比早早就同父亲断绝了关系,最大的原因是,她与她父亲在政治选择上截然相反。

卢比支持去年6月的弗洛伊德抗议,她是一个名为“站起来反对种族主义”的本地组织者,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穿着黑色的生活T恤和戴着“我无法呼吸”的口罩。

父亲道格拉斯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但大部分时间都与极端主义团体呆在一起。

“他甚至不参加家庭的圣诞节聚会,而是和极端组织一起。”卢比回忆起为数不多的几次交谈,父亲都是在讨论阴谋论。

6日当天,暴乱者与执法人员产生冲突。 图源:CFP

父亲道格拉斯深信匿名者Q(QAnon)对民主党人的说辞。匿名者Q是一种极右翼的阴谋论,认为美国政府内部存在一个反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深层政府。

在道格拉斯的认知里,他深信2020年美国大选存在“大选舞弊”,深信新冠疫情是骗局。他是特朗普的强力支持者,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效忠”特朗普,参与反堕胎抗议示威、反对推倒奴隶制雕像。

道格拉斯的情况在美联社调查的120名暴乱参与者中并不鲜见。暴乱中的特朗普支持者来自美国各地,他们坚信存在大选舞弊,坚信特朗普仍是下一任美国总统。

6日骚乱现场 图源:AFP

美联社对涉嫌国会大厦暴动120人的社交媒体、选民登记册、法院档案等其他公共记录分析发现,这些人几乎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这120人包括共和党官员、共和党政治捐助者、极右翼武装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及相信阴谋论团体匿名者Q的人。

举报行为也成了暴乱后的集体现象,再次撕裂美国家庭。

美国《国会山报》报道,1月10日,62岁的亚利桑那州议员保罗·戈萨(Paul Gosar),被家人要求离开国会。

戈萨的3个兄弟姐妹一起写信给亚利桑那州民主党众议员写信,请求将戈萨赶出国会。这是三年来戈萨的家人第3次公开反对他。

戈萨姐姐詹妮弗在采访时说:“我们知道他是一个极端分子,我们非常认真对待这件事,我认为我弟弟一直在散布错误信息。到目前为止,我一直难以相信问责制,但我认为上周的暴力事件是我的底线。”

2018年,戈萨的6位兄弟姐妹曾公开支持戈萨的对手,并称戈萨“似乎越来越极端”,经常说“奇怪的事情”。

国会大厦一处被砸破的玻璃 图源:CFP

特朗普执政四年后,对一些家庭来说,政治分歧已经演变成为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对基本事实的理解,对美国未来的想法。

《纽约时报》指出,2020年大选之后,这种裂痕感觉更加难以修补,由于特朗普煽动阴谋论,特朗普支持者开始质疑拜登获胜的合法性。

无论是举报亲友参与暴乱成了集体现象,还是年轻一代开始公开反对上一代人的政治立场,国会暴乱无疑将美国家庭的撕裂推至顶峰。

美国华人朱超伟(Rob Gee)作为一名相对保守的共和党支持者,告诉全现在,或许海伦娜的家庭内部也有严重问题,但“举报”行为对家庭的分裂已经超过了“家庭背叛”。

作为一个普通的美国公民,朱超伟认为,美国社会已经严重分裂了,美国公民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表现过于偏激。

皮尤研究中心研究副主任乔斯林·基利(Jocelyn Kiley)告诉《纽约时报》,目前,美国社会的政治分化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强烈。

皮尤研究中心截图

据皮尤中心数据显示,近80%的美国人现在“只有几个”朋友,或者根本没有支持不同党派的朋友。

同样,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民意调查显示,80%的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已被社会主义者接管,而80%的民主党人则认为共和党已被种族主义者接管。

《超越你的泡沫:如何跨越政治鸿沟进行沟通》作者、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临床心理学教授塔妮娅(Tania Israel)在给不同党派人士举行的“跨越边界”对话中发现,随着双方“倾向于认为对方比实际情况更极端”,不同政见者之间的积怨在上升。

“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另一个共同点是,就自己一方的道德而言,他们所有人都遭受巨大的盲点之苦。他们倾向于将自己视为极为公平和正确的一方,而将另一方视为非理性。”塔妮娅指出,若想让美国民众消除彼此间的巨大鸿沟,那需要更多有效的对话,而不是更少的对话。首先第一步是,从社交媒体(的阴谋论中)脱身,亲自谈谈。

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地方执法机构仍在调查国会事件参与者,线索搜集方式包括现场照片视频、社交媒体言论以及民间举报等。

截至1月12日,FBI已经收到了10万余条“举报提示”,而部分举报来自国会骚乱参与者的家庭成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