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太会蹭热度了,怪不得被全网嘲

2021-01-13 17:05:11 VOGUE中国

Dr. V今天刷到一条热搜——郑爽向金晨道歉。今天早些时候,#郑爽回归《追光吧哥哥》因为没协调下来#的消息也在全网刷屏了。

起因是上个月她在微博宣布“会协调不再参与节目录制等事宜”,昨天呢,又再度回复“但没协调下来”。

一来一回,节目的热度倒是上得很快。

这也让Dr. V想起上周《乘风破浪的姐姐2》的更大的争议。

网传节目组请来了那英、张柏芝这样的话题阵容,但比去年张雨绮、宁静等赚足视线,开播前全网刷屏“姐姐梗”的盛况。

不过这一次,明显要冷清得多。

因为与节目有关的热度,早就从姐姐本身,延伸到了场外。

最重磅的新闻,是黄晓明在录制两期后,正式宣布退出。

网友的反应,从开头的懵懂吃瓜,到可惜,最后到逐渐淡然。

可惜的是,他的确用心陪伴过《浪姐》,并给这个女性节目注入了难得的男性视角。

淡然的是,观众们似乎都没准备好迎接第二批“姐姐”。

换言之,对这个节目,大家好像已经找不回当初的期待了。

《浪姐》成全了谁,

规训了谁

黄晓明的退出几乎占据了整整一天热搜第一的位置,足见他对这个节目的重要性。

有意思的是,去过《浪姐》串场的明星不在少数,但都因为“水土不服”遭到观众非议。

只有黄晓明是例外。

他从第一期陪伴姐姐走到成团夜,成为节目的核心之一。

甚至可以说,他是这个节目中受益最多的艺人。

黄晓明加入《浪姐》时,他的路人缘并不算太好。

《中餐厅》中强势的老板形象让他的口碑跌到谷底,金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更成了年度热梗。

但遇到比他更无所畏惧的姐姐们,《浪姐》成了《晓明历险记》。

那个盛气凌人的“黄老板”,现在“低三下四”地开玩笑道:“我是来伺候大家的。”他也确实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帮姐姐拎裙子,练舞时给她们送外卖,甚至在专属群里天天发红包。

一开始导师团打分严格,他看到后直接瞳孔地震。

不停在旁边提醒姐姐们都不是专业歌手舞者,应该对她们宽容些。

姐姐们的初舞台紧张准备,他一圈下来逐个安抚:“你已经很厉害了,这是个加分项。”

透过这个节目,人们看到了性格温和的“端水达人”,在个性四溢的姐姐群中,黄晓明的角色很自洽。

放低自己,将真正的舞台留给姐姐,也由此抬高了自己在大众心中的位置,成功去“油”。

也因此,黄晓明融入这个女性群体,成了独例。

高情商有分寸,也会玩梗,自然成为节目的宣传点之一。

其实,在黄晓明宣布退出之前,他与Angelababy的热搜,已经挂了整整三天。

而在《浪姐2》跟黄晓明有互动的前任李菲儿,也屡屡被传将退赛。

这些变数,对节目本身,对熟悉的观众,都造成一定影响,因为声称不再看节目的网友不在少数。

一开始,因为节目中每个人都致力于展示自己丰满的个性,才让她如此“好看”。

后来,私事与八卦争议不断充斥荧屏,从场内蔓延到场外。

姐姐与嘉宾们的八卦被热议越多,节目的热度也随之水涨船高,反之亦然,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法则。

黄晓明的退出是第二季的开始,但也是某种“初衷”的结束。

《浪姐》,确确实实地变味了。

是观众太难讨好吗?

可以说,《浪姐2》注定难讨好观众。

黄晓明不是撼动节目的主因,根本原因在于,它倡导的女性价值在悄然改变。

一来,它给人的感觉很快餐化。

这么说吧,好像集齐了30位姐姐,竞赛就能随时开启。

所以不少人的反应是:“第一季不是刚结束吗,这么快就第二季了?”

二来,尝到了话题甜头后,节目的审美倾向和幕强情绪越发明显。

还记得姐姐们出场时的霸气宣言吗?

各种无所畏惧。

想红,就大大方方说,不想跳舞就去唱歌。过了30+,依然那么明艳动人,因为放得开,才显得那么可爱。

墨守成规的选秀太多,打破常规才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态度。

但随着节目的不断进行,“少女感”这样的词再次涌现。

姐姐的冻龄话题成为高热词汇,被渲染到极致,让很多说着“我不怕变老”的女孩们开始焦虑。

但节目组忘了,我们要有多少努力和运气,乃至天赋,才能像伊能静、钟丽缇一样,50+在荧幕前跟30岁无差?

我们又要有多少资本,才能跟张雨绮、宁静持平?

这样的价值输出,仿佛意味着只有多金又漂亮的姐姐才可以不服就怼?

而那些物质条件不够优越、不够美的女性,就不配迎来人生的高光了吗?

姐姐们的美,是她们人生经历的加成与点缀,而不是宣扬大众审美的话题。

场外的争议永远要大于节目本身,这就是一个问题。

当然,很多争议无可厚非。但这些特质的营销与放大,盖过了姐姐们的努力,就是本末倒置。

最后,节目走向的转变更是致命一击。

一公《兰花草》那样大气自我的改编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类型化歌舞。

给姐姐们的选曲,有不断向网红、流量靠近的趋势。

姐姐们的才情没有发挥的余地,她们要做的,是照着编舞老师的动作一遍遍学。

宅舞、女团舞.....时代的快消产品,一个个被复制到这个舞台。

宁静曾说自己更爱唱歌,可以尝试跳舞。

但二公开始,每一次公演都在卖力练舞,一百多天的时间里,天天如此。

节目组好像忘了,我们爱的,正是她们不完美但无拘无束的姿态。

久而久之,一开始冲着性格各异的姐姐们去的观众,还如何与之共情?

他们大有一种“综艺而已,何必认真”的戏谑。

杨澜说的确实没错,以往给成熟女性的舞台还是太少了。

可当同质化的选秀模板一再出现,“舞台”还有意义吗?

不只是黄晓明,今年跨年夜姐姐们表演完毕,宁静在后台接受采访时突然宣布姐姐团解散。

只留下一句又酷又无奈的话:

“我没有精力,我不再想跟大家一起蹦蹦跳跳。”

所以,《浪姐2》如果换汤不换药,那乘风破浪,依然只是随波逐流。

被磨平棱角还能乘风破浪吗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去年9月初,全网共同见证姐姐们的成团夜。

观众呼吁了许久“能不能将控场的位置留给女性”,但当晚的表演嘉宾名单中,70%都是男明星,从当红男团到陈赫,一应俱全。

作为主角的30位姐姐集体沦为背景,当中几位姐姐更是一个镜头都没有。

于是,有人为没出道的姐姐不满,有人为离谱的赛制气愤,最直接的反应还是来自宁静。

C位出道的她怒吼一句:“我拿第一不想成团。”

在某种程度上,是公然叫板一成不变的行业选秀机制。

但所有吆喝都不再能挽回观众的热情。

这档前所未有的综艺豆瓣评分从最初的8.6分一路跌到7.7分,从“优秀”到“普通”。

只有三个月而已。

更耐人寻味的地方远不止于此。

姐姐们成团后“和不和睦”、“会不会解散”才是舆论的中心。

可事实上,姐姐们远比看客想象中的要强大坚定,在定制综艺《姐姐的爱乐之程》中,宁静也半开玩笑地表示,在《浪姐》时,姐姐们根本没有“独立”的机会:

“歌是我们挑的吗,舞是我们编的吗,舞台是我们演的吗,都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主好不好。”

如果认真了解过姐姐们的内心,会发现她们并没有亦步亦趋。相反,她们有太多天马行空的想法。

像张雨绮在感受传统的梨园戏曲时提到的:“从旧时代女性的保守,到新时代女性的独立自由,是不是都可以通过音乐展现出来?”

其他几位姐姐也附和,所谓的女团,应该是可以与本土文化相结合,与女性力量挂钩的。

这种力量,是初舞台时,阿朵傲娇地撩头发说的,“好久没被人打分了,以前我是给人打分的。”

是郑希怡说的,“被一群不知道是什么的人评审我自己。”

姐姐们早就看过大风大浪,经历过非凡的人生。

她们的征程,呼应了这几年女性意识崛起,而网络上,关于影视娱乐行业中女性占比的讨论也越发高涨,观众不执着于单一审美,开始追求多元成熟的魅力。

如果问还支不支持《浪姐》继续办下去,Dr. V完全支持。

但以艺人之间能擦出什么花火,撕出什么故事为目的做这档节目,是对所有女性的冒犯。

姐姐们参加这个节目,本应该是拿回话语权的表现之一。

我们也真心希望,节目可以透过姐姐们的微光,告诉我们30岁依然可以乘风破浪,拥有对世界,对生命提问的能力。

像张雨绮定义的“姐姐”:不是年龄感,而是自我或独立的状态。

那才是姐姐们,最初最原本的样子啊。

编辑:Christopher

撰文:Eudilav

美术:罗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