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陷落,拜登当选,但更大的危机已经出现了

2021-01-08 11:21:08 校长开蒋

最震撼的美丽风景线,在华盛顿上演了。

图源环球网

1月6日,是确定美国总统人选的最后一步。

参议院议长、现任副总统彭斯组织两院联席会议,清点选举人票,最终确定总统人选。

特朗普也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所以他早在三天前就号召支持者进京勤王,制止拜登“偷窃”选举结果。

总攻发起前几个小时,特朗普还在拱火,他激情四射的演讲鼓舞大家:我们永远不会放弃,我们永远不会退让。这个国家受够了,我们不会再容忍。

军心大振,示威者战斗力惊人。

图源环球网

彭斯在主持会议的时候,总共538张选举人票,刚刚清点完第12张时,警卫跑过来中止了会议:

“老爷们快撤,我们顶不住了!”

示威者翻墙攻入国会/图源:观察者网

议员们被迫紧急疏散撤离,来不及撤离的工作人员,只能蜷缩着钻到座椅下方;

抗议者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彭斯的椅子上,仿佛他们才是国会里面的主人;

他们闯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悠闲惬意的把腿翘到桌面上;

抗议者坐上佩洛西的椅子 图源环球网

在距离国会山不远的共和党总部,还发现了爆炸装置......

华盛顿已经宣布启动宵禁,严格限制人员外出流动。

推特为了防止特朗普再煽动支持者,紧急封禁了特朗普账号12小时,并且警告:如果未来继续发布煽动信息,将进行永久封禁。

滑稽的是,美国宪法修正案原文:国会不得制定有关法律剥夺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推特此举,何尝不是为了维护民主党的利益去封杀特朗普的言论自由。

特朗普的支持者,攻陷了代表美国最高立法权力机关,而民主党的支持者,又违背最高宪法剥夺了特朗普的言论自由。

两党一方面以捍卫宪法为理由,另一方面也在践踏宪法。

但最终还是拜登取得了胜利。彭斯在国会的联席会议上确定,拜登获得306张选取人票,最终当选美国总统。

大选结果盖棺定论,示威游行得到有效控制,特朗普也同意在1月20日移交权力。

但风波和危机却远远还未结束。

这是一场严重的宪政危机,是比冲突游行攻陷国会更可怕的一场风暴。

美国立国的宪法和政治制度,已经不能适应今日国内政治环境的需要。

总统选举搞成了这个样子,酿成了百年未有,世界耻笑的丑剧,全国八千万人反对大选结果,百万人决定以武力的方式否定合法选出的总统。

他们否定的不只是拜登和哈里斯,而是在否定美国的选举制度和政治制度。

这是比民主党共和党两党分歧、全球化逆全球化两方博弈、华尔街黑叔叔红脖子阶级撕裂更严重的问题。

美国的这套政治体制,不实用了不好用了,这动摇的是美国的国本。

美国曾经最引以为傲的制度,就是他的三权分立制。小布什认为三权分立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发明,真正实现了“把权力装进笼子”。

而美国这套相较于其他西方国家最先进的民主制度,是开国元勋们根据美国的实际情况摸索出来的。

在美国的开国者中,除了汉密尔顿亲英,华盛顿、杰斐逊、麦迪逊都是亲法反英的。他们厌恶英国的精英政治和贵族对平民的剥削,所以他们更加推崇法兰西式的民主,对法国的政治制度充满向往。

但法国革命党砍掉了国王路易十六的脑袋,虐杀了几万法国贵族,民主可能沦为多数人的暴政,这把美国的开国者们下了一跳。

他们开始独立摸索建立属于美国的全新政治制度。

三权分立政治制度之于初生的美国而言,是一套近乎于完美的政治制度,国会负责立法,总统负责执行,最高法院做裁判。

三方都没有政治根基和明显的利益倾向,每一方都会追求本方权力最大化以做好对另外两方的制衡,从而让这个三角以一种稳定的状态延续下去。

这也是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出的自利即公利,即每个人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的时候也实现了公共利益最大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套制度暴露出了诸多问题。

最大的问题就是总统权力的无序扩张。

这是随着政治经济不断发展,总统行政管辖范围扩大的必然结果,也是美国深入介入国际事务中的必然结果。

单方面撕毁布雷顿森林体系,悍然发动海湾战争,以安全为名围剿他国企业.....美国总统在动用最高权力时几乎毫无限制。

行政权力的持续膨胀,让美国总统在诸多重大事项上都可以独断决定,国会和最高法院成为了摆设。

三权分立开始走向失衡。

换言之,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在制定这套三权分立体制时,只考虑到了美国国内的政治环境与需求,而当美国不断走向国际舞台时,新增加的全球事务决策权被默认归属于总统。

美国总统在国际问题上几乎可以不受管制的任用手中权力,同时也会付出被反噬的代价。

说回到这次总统大选。

这次大选的本质,是特朗普与“反特朗普”之间的斗争,更细化来讲,是全球化既得利益者对美国至上主义者的反攻,四年前,是特朗普干掉了全球化主义者,而四年后,全球化主义者又一次干掉了他。

全球化既得利益者中的华尔街精英和少数族裔,全球化失意者中美国本土白人劳工,两边都是七八千万人,谁也不服谁,互相之间的利益根本不可能得到调和。

华盛顿的示威者或许高达上百万

双方之间博弈拉锯决定着总统的归属,也决定着美国在全球化和逆全球化之间反复摇摆。

美国今天两大最大的危机,债务和产业空心化。

前者源于美元霸权的持续扩张,后者源于全球化过程中的产业转移。

这都是尼克松、里根、克林顿、小布什这几位总统埋下的隐忧,是他们带领美国在全球化中一路狂飙,最终形成今两边8000万选民不可调和的局面。

而在美国总统持续向国际事务插手并扩张权力的时候,国会和最高法院几乎是屁事都没干。

这也实际上也是杰斐逊、麦迪逊这帮开国元老们的初衷,他们就想在新大陆上种地发财关门过自己的小日子,压根不想涉及太多的国际事务,所以三权分立对踏踏实实过日子的美国而言是绝对的好用。

但两次世界大战发了两次横财之后,膨胀的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美国当上了全球的霸主,白宫的意志就成为了左右全球局势的最高权力。

美国总统们一边窃喜着在全球到处乱用自己的权力,一边盛赞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把权力装到了笼子里。这就是典型的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只不过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二战后留下的家底实在太过于丰厚,所以掩盖了总统权力扩张带来三权分立失衡这一本质性问题。

而当危机刚刚回到到国内时,美国马上就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洗劫世界,从而为自己在续一波命,导致国内的问题越拖越大,越来越严重。

过去三十多年里,美国真的太安逸了。除了最近三四年里的中国,他们甚至都没有一个正眼能瞧一下的对手。

他们俯视着所有国家,不断的强化自己的灯塔属性,不断的重复着“美国政治制度”这一神话,搞出来“历史终结论”这些盲目自大而可笑的理论。

以至于重复几十年之后,在美元宽松和全球化霸权上躺赢的他们,自己都被催眠麻痹,相信美国的制度是完美而不需要进行修改的终极制度。

全球化中权力扩张带来的对本国利益的损害,这一最关键的问题他们根本不考虑如何解决,只愿意寄希望于制度本身能够化解,即通过总统大选以矫正周期内的偏差错误,希望于多数人的选择可以让这个国家可以永远行驶在既有的正确航线上。

美国开国者的智慧在于,他们在危机感的驱使之下,知道什么是正确道路,并且愿意以不断修正磨合的方式去走向正确道路。

1787年费城制宪会议

而现在的美国人呢,抱着祖宗留下来的宪法奉为圭臬,不完善不改革毫无危机意识,一方面喊着“祖宗之法不可动”,另一方面借着全球化为幌子肆意攫取利益。

居安,从不思危,反而是想着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或许,美国只有遇到了真正的大危机之后,才能从“三权分立天下第一”的美梦中醒来,真正思考自己在政体制度上的改革,从而修复宪政危机。

只不过,国内两方打得你死我活的人,谁愿意放弃自己的利益帮助这个国家来一场伤及筋骨的大改革呢?

美国,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么?

抱着二百多年前开国元勋们留下的“祖宗遗训”的美国人们,又可曾听过我们两千多年前的一句话呢?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

- END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