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界常青树——贺石云孙先生《小字录校注 小字录续补》出版

2021-01-04 15:37:59 网易安徽

去年九月九日,我在合肥接到石云孙老先生的来电,他说有本书送给我。先生没有多余的话,却让我莫名的感动。记得在我从部队转业来学校三十年里,先生对我厚爱有加,他每次出版新著,都要送我一本。这些年,我把先生的书收藏在书柜里,有空就拿出来看一看,应该说收获不少,更多的是鞭策和激励。

先生今年出版的《小字录校注 小字录续补》,是一本专门研究小字的书,所谓小字,是指人的小名、也称乳名、古称幼名,通俗的说,该书是专门研究人的小名的专著。

先生自2000年就倾心于对小字的研究,从起心动念,到查阅古籍、搜集资料、撰写初稿,再到反复修改、定搞出版,前后达二十年之久,可见先生对该书的重视程度。据先生所言:“小字之义不小,小名有大学问,可以寄长辈期望,寓时代风情,存社会习俗,留历史记忆,真实的反映华夏生活、传统文化、宗教信仰、民间习俗的方方面面,是考察传统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宝贵资源”。

按中国传统礼俗,自古人人有小名,只是远古无文字,已无所考。文字产生以后,史籍或缺失,或未标明,故小名湮没无闻。观后世经史方志记载,孩子出生,先起个乳名,长大入学取一个大名,到了冠丁再取一个表字,所以自今视古,人有小名,不言而喻。周公命子曰禽,孔子命儿曰鲤,曹操小名曰阿瞒,朱元璋小名曰重八,孙中山小名曰帝象,蒋介石小名曰瑞元等等。日前,我在与先生一起散步时,先生告诉我,小字之由来多种多样,如有取贱名以盼易养的,如狗娃、小侉子、毛毛等;有因出生时之地点、征兆、体魄等取小名的,如海生、细伢、胖胖等;有取美名以寄托长辈美好愿望的,如玥玥、招弟、龙儿等;还有因崇尚宗教因素而起小名的,如和尚,佛生、灵宝等等,凡此种种,各有千秋,不尽相同。这些小名叫起来上口,听起来亲切。正所谓:小名喊到老,一生无烦恼。

汉魏之前,罕见史料有小名的记载。到了唐宋时期,才有学者注意到小字的学术价值。有代表性的学者是宋代陈思,他辑录了一本《小字录》,内收汉魏至赵宋小名215个。此次石云孙先生出版的《小字录校注 小字录续补》,所续补小字,计夏商周时期7个,春秋战国时期70个,汉魏时期88个,两晋南北朝时期320个,唐宋时期819个,辽金时期98个,元明清时期286个,共录得1688个小字,与宋代陈思《小字录》收215个相比,多了近7倍。先生所有续补小字,大多来自正史及相关文献,并按朝代顺序分章罗列。该书填补了魏汉之前和唐宋之后的小字空白,是迄今唯一一部系统研究小名的著作,这是一份宝贵的小字资源,是汉字与名字文化的遗存,也是父母给孩儿起小名的参考书,其价值不可估量。

先生于1931年农历十月初六出生,1957年在安徽师范学院毕业后,一直在大学从事语言文字的教学和研究,主攻方向为文字训诂、修辞及语义。先后出版《词语的选择》、《考字说文论》等学术著作十余部,发表《修辞的辩证法》、《魏晋南北朝大小名》等学术论文90余篇。是中国语言学会、中国训诂学会、中国修辞学会会员。1992年,先生在安庆师范学院文学院主任、学报主编的位置上退休后,仍潜心治学,笔耕不息。2000年之后,先生年届古稀,而研究成果更呈雨后春笋般勃发兴起,《修辞纵横》、《训诂得义论》、《朱雅》、《释小》、《小尔雅义证》、《小字录校注 小字录续补》等六部学术专著相继面世。

先生今年已九十高寿,仍坚守在文坛高地,不断探求文字奥秘,达到忘我境界。生命不息,求索不止,他把生命注入并融化在文化传扬上,其精神怎不令人敬仰!

文坛有位不老松

结缘文字自从容

米寿续补小字录

期盼茶寿立新功

上面四句话是我对先生的祝愿。

(作者朱守良,安庆师范大学原党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

(责任编辑:胡泓炜_hf122)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