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国突现七种变异病毒,全人类或许到了最凶险的时候

2020-12-28 11:57:52 校长开蒋

全球的疫情形势还在愈发严峻。

最近,全球多国都出现了变异病毒,英国接连出现了两种感染能力加强的变异病毒,还有南非、尼日利亚、葡萄牙、厄瓜多尔、智利等国,都出现了全新的变异病毒。

英国又出现了一种全新的变异病毒,比此前的变异程度更高、传染性更强

和英国一样,这些变异病毒早就出现了,只不过在最近才被发现并引起重视。

突变量取决于样本数量*突变概率,病例的数量越多,突变量也就越大。

也就是说,在漂亮国里的变异病毒很可能已经泛滥了,只不过是还没有被发现而已。

进入12月以后,美国单日新增确诊在20万基本上“稳住了”,到年底冲绩效的时候了

目前,英国的变异病毒已经扩散到了全世界,欧洲、澳大利亚、智利都发现了这种变异病毒,即便多国已经宣布和英国“断航”,但以他们的防疫水平来说,英国亚型变成世界亚型,只是时间问题。

而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疫苗对变异病毒起效么?

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的看法是:从理论上看,应该很有效,但实际情况如何,还得再一步研究。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只要疫情得不到控制,全球将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病毒培养皿,病毒不断变异,不断有新的亚型诞生。

就像流感病毒一样,变异出不同的亚型,需要对疫苗进行不同程度的调整。

从长远来看,新冠疫苗很可能像流感疫苗一样,需要每年接种。

而曾经被视为人类希望的辉瑞疫苗,进展并不顺利。

这款拔苗助长紧急上马的疫苗,在投入使用后负面新闻频发。严重的副作用包括发烧、过敏、疼痛,甚至面瘫。

资本市场不会说谎,从9号曝出首例接种不良反应后,辉瑞的市值跌去了300亿美元

人类从1990年就开始研究mRNA疫苗了,但一直到2020年,除了辉瑞这款,三十年的时间里没有一款mRNA疫苗可以获批上市。倒不一定是技术不行,而是要保证绝对的安全。

所以,辉瑞这款9个月时间就搞出来的mRNA疫苗,潜在的未知风险可能有多大,大家可以自己想一下。

而这样严重的副作用似乎早在辉瑞的预料之中,由于三期临床试验周期和样本量都过于简陋,辉瑞早就声明:不对疫苗的副作用负责任。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炮也轰辉瑞,只管生产,不管副作用,他坚持表示,不会接种疫苗,因为自己已经感染过新冠。

可问题是,就算感染新冠后并康复,也不见得就是绝对安全。

成都的一个确诊病例,就是康复后的二次感染者。

她8月份在英国确诊,经过隔离治疗康复后,10月回国,核酸检测为阴性。

按规定完成集中隔离和居家隔离之后,11月17日解除隔离。

结果……12月8号的时候去医院一查,又是阳性。

究竟是她体内的病毒一直未痊愈,还是又一次暴露感染了,谁也说不清。

在美国,在欧洲范围内,还有多少这样的二次感染者甚至是N次感染者?

自8月香港出现首个二次感染者后,全球多个国家也发现了二次感染者

全世界彻底被疫情被逼到了悬崖上。

群体免疫论彻底破产,就算整个国家愿意承受3-5%的全民死亡率,但康复之后很可能还会二次感染,群体免疫就是条绝路。

疫苗也遥遥无期,辉瑞的疫苗目前来看只能算是半成品,全球一款合格的疫苗都没出来,又靠什么来调整优化疫苗应对不断出现的变异病毒呢?

新冠病毒与人类长期共存,几乎就是一个不可改变的定局。

这是一个历史性事件。

不是Covid-19,Covid-20,而是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里,人类的命运因为新冠病毒的出现而走上不同的道路。

简言之,这一次的全球新冠疫情,是在以国家和文明为单位,进行一次自然选择。

这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也是国与国之间的“物择天竞适者生存”。

我们都知道,自然界中存在残酷的淘汰规则,只有适应环境的物种才能活下去。但在整个历史上,环境其实并不稳定。

比如猛犸象,在寒冷的冰河纪,它的巨大体型能积蓄能量,长毛能减少散热,这是它的优势。但全球转暖之后,大体型意味着大的能量消耗,长毛意味着散热不好体能衰竭。他们适应不了,所以整个物种就全都死翘翘了。而体型相对较小,毛发也少的亚洲象非洲象活下来了。

在某个时期内你安身立命的优势,可能随着环境变化变成你最大的劣势。

人类历史其实也是这样。

比如欧洲,狭小的地缘空间,相对贫瘠的自然资源,使得整个欧洲被划分成破碎的国家,小国寡民生产力长时间停滞。但这样复杂环境孕育出欧洲人的贸易意识和探险精神,打开了大航海的宝藏之后,欧洲人直接就冲向了世界,变成了全世界的主宰者。

而我们呢?

巨大的地理优势让我们形成农耕文明,所有政权都力争实现大一统王朝,不断的强化中华文明在世界上影响力,但这又导致了封建王朝到后期固步自封,满足于“天朝上国物产丰盈”,而被全球的大航海时代彻底落下。

这就是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优势和劣势的转换。

时至今日,全球化格局仍然是大航海时代权力版图的延续。那些在二三百年前殖民全球国家的发达国家,依然是世界上最富裕的那一批国家,财富的传袭有着巨大的惯性。

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和民族性格,比如限制政府权力,减少对贸易市场的干预,比如对自由民主的捍卫,比如天天挂在嘴边的人权,这也是大航海时代留到今天的遗产。

但不好意思,新冠病毒的出现,让你们这一套统统不好用了。

或者严谨的说,在没有绝对有效疫苗出现之前(这个进度可能是几十年),西方国家在被残酷的淘汰。

这就是在前文说的,新冠疫情是在全球范围内以国家和文明之间为单位进行一次自然选择。

想要全国整体遏制住疫情的快速传播,就是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大政府做绝对的强势管控,小政府国家就是没这个能力。

想要实现常态化的疫情管控,就是要整体国民对政府高度信任并且愿意服从并遵循政府管理,天天喊着自由人权的西方公民就是不服管要对着干。

伦敦封城后爆发警察和货车司机冲突,而他们,都没戴口罩.....

新冠疫情就是恶劣的自然环境,谁的自身条件更能扛得住他的进攻,谁就能活下去。不要命的西方人就是更容易没有命。

西方国家与海洋文明,他们千百年来形成的“基因特征”,就是决定了他们是这场自然选择中的绝对劣势。

之前有很多站西方自诩理中客的人抛出这样的观点:虽然西方在抗疫上做的不好,但不能一杆子全打死,对人家进行全盘否定。

这话当然没错。

但前提是,这次疫情是一次小考,比如今年三四月份那样,欧洲各国虽然表现实在拙劣,但还是涉险过关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才可以限定条件,说疫情考试天生踩在了西方国家的弱项我们的强项上。

可现在的形势是,疫情彻底失控了,成为了人类未来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最大威胁,并且情况还可能会更糟。

比如,病毒在今后变异出像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第二波爆发中的超级病毒,感染性和毒性都大大增强,到时该怎么办?

西班牙大流感第二波专杀年轻人,因此致死率曲线呈一个极不寻常的W形

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啊!

全球已经快速变暖了,猛犸象找不到生存环境,跑两步就晕倒了再也爬不起来了,都这时候猛犸象吹们还在强调,猛犸象们也有很多优点,比如体型更大能扛住肉食动物动物的捕杀,说这话的人难道不是缺心眼吗?

目前来看,中国必须要做好防境外输入,国内必须也要做好严格的常态化防控。

密集人流必须戴口罩,健康码查验严格落实,反弹地区按照风险做封闭,再严重了就做全市核酸检测。

无论有多难,无论成本有多大,我们都必须坚持下去。国外的疫情越严峻,就越证明我们必须死死的守着国内的防线。

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经常能听到基辛格的那句话: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什么样的秩序?被如何改变?

老蒋今天从自然选择这个所有物种都无法逃过的最原始规律做出了解释:能扛住新冠的国家,赢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扛不住新冠的国家,慢慢堕入黑暗。

假如我们每年GDP增长6%,而美国每年是-6%,10年之后,中国的GDP总量就是美国的2.3倍!

在新冠疫情这场全球大考中,我们的国家体制,我们的民族基因,天生就决定了我们是最适合这场大考的尖子生。

这是由我们几千年来的文化积淀和文明发展路径决定的,再翻译翻译:

什么是国运啊?这就是国运。

- END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