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师横城围歼战:美韩联军鱼死网破,如何让豺狼举起手来?

2020-12-19 17:00:02 装甲解析

硝烟再起:第四次抗美援朝战役的爆发

在第三次抗美援朝战役之中,中朝军队将“联合国军”撵回了北纬37度线以内,美军和南韩军队甚至还狼狈地丢失了汉城,可谓是输得一塌糊涂。为此,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很是不甘心,因此在1951年1月25日,“联合国军”23万人由西向东发动了全面反击,这也正是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的开始。

志愿军司令部正在商讨战略方针

不过在第三次抗美援朝战役结束之后,尽管志愿军方面士气十分高涨,但是连续作战造成了部队减员不少,因此彭老总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在1月中旬,将部分志愿军部队拉回沈阳进行休息整训,顺带和39军的高级军官们开会,研究如何解决现代战争下志愿军陆空部队的协调问题,而39军117师师长张竭诚带领手下的三位团长薛复礼、赵先顺、王德雨有幸参加了这次集训活动。

然而这次集训活动却在2月3日被突然中断了。主持集训的志愿军总参谋长十分凝重地在大会上宣布:“同志们,敌人已经在前线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志愿军司令部指使,集训活动提前结束,所有集训人员立刻返回前线部队,指挥部队同敌人展开激烈交锋。”

和战士们亲切握手的117师师长张竭诚

接到志愿军司令部的紧急指示之后,39军117师师长张竭诚和三位团长立刻驱车赶往前线部队,经过3天3夜的狂奔指挥,张竭诚和三位团长终于在农历春节,也就是2月7日赶到了39军军部所在地都内里。上气不接下气的张竭诚进入军部准备接受任务的时候,39军军长吴信泉正在和军区参谋部研究作战计划,室内卷烟气味缭绕,散发着温暖而紧张的气氛。

“噢,老张回来了?你赶路速度很快嘛,路上辛苦了!”吴信泉军长看到自己的得力爱将这么快就赶了回来,不仅喜出望外,急忙拉着张竭诚坐在会议桌旁边。“李奇微还真会找时间啊,农历大年初一就让我们忙个不停,真会凑热闹啊!”听到军长的条款,会议全场顿时充满了轻松愉快的氛围。

39军军长吴信泉

随后在会议上,吴军长从身边参谋长手中接过志愿军总司令部的电报,开始向大家介绍战役情况:“自1月25日以来,敌军在全线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目前我机动防御部队正在依托有利地形节节抗击,为我军主力集结赢得时间。对此,志愿军司令部的决心是,消灭敌军突出冒进的右翼兵团,也就是位于横城地区的敌军主力,争取消灭对方一两个师,打一个大胜仗。”

然后吴军长语重心长的嘱咐117师师长张竭诚说:“你们117师的主要任务是迂回穿插,截断敌军退路,彻底围歼敌人,为了完成完成这次任务,你们师暂时配属42军。”随后,军参谋长沈启贤语重心长的交代说:“这次穿插任务是长途奔袭战斗,要深入敌军腹地,独立作战面对敌军重兵集团,要做好战士的思想准备工作,让他们有心理准备。为了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昨天晚上,韩曙副师长和李少元师政委已经带着117师的战士们扑了上去,并且打算在明天晚上度过北汉江,还要劳苦你赶上前沿部队!”

117师副师长韩曙

于是,接到命令的张竭诚一行甚至连口热水都没喝上,接受任务之后就急忙从都内里出发,终于在第二天清晨时分跟上了正在渡江的117师主力部队。经过商讨之后,张竭诚决定派遣韩曙副师长日夜兼程前往42军军部汇报117师的具体作战部署,而张竭诚则带着指挥部队进行了两昼夜的急行军,终于在2月10日清晨时分抵达了距离汉城不足50公里的龙头里前线。

断敌退路:117师的大胆穿插

11日拂晓,张竭诚对全师部队进行了战前部署工作,丢掉不必要的负重,让战士们轻装简行,普通步兵只携带了5天的干粮、武器以及必要的医药品,而炮兵也放弃大口径难以携带的榴弹炮,转而使用六零迫击炮、八二迫击炮以及野战山炮为步兵提供必要的火力支援。为了方便支援,117师的全体指挥序列都向前一级编入突击系列,117师的这种越级指挥,为充分预备意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1日下午17时整,到达预定穿插位置的117师全体官兵听到了远程传来的隆隆炮声,那是志愿军正面部队对横城敌军发动反击的开幕,一排排大口径榴弹炮如同闪电一般划过黄昏的天空,在敌方阵地上撕开几个大口子。趁着敌军无暇顾及背后的时候,张竭诚立即命令:“前卫部队,出发!”

志愿军在雪地之中急行军

全师部队在黄昏时分迅速出发。由于不熟悉当地地形,前方部队曾经差点走错方向,张竭诚立刻改变方案,寻找附近小路寻找捷径,奋力攀登眼前的高山,冒着零下20多度的寒冷天气,在次日拂晓时分,117师已经提前抢占了敌军背后的全部制高点,彻底切断了南韩八师的三个团和美陆战二师一个团向南的逃窜道路以及横城敌人企图迎接溃军的北进道路。此时,117师师长张竭诚站在高山之巅,俯视着正面已经打成一片的战场。“狂妄的美国佬,这下有你们好受的了!

尸横遍野:“联合国军”突围的疯狂与绝望

12日早晨7时左右,117师的三个团(349、350、351团)所面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由于从横城正面战场上败退的敌人越来越多,因此117师北至新村,南至大谷约6公里的防御阵地上,到处都挤满了溃逃的敌军士兵。而在防御配置方面,351团首当其冲,担任断敌退路的艰巨任务,因此他们所面对的战斗环境是极为恶劣的。

上午8时许,从新村方向,“联合国军”的榴弹炮隆隆作响,伴随着横城方向的美军轰炸机起飞,“联合国军”有组织的大规模突围行动与增员行动开始了。从态势上来看,被困在夏日的美二师第9营配合韩8师的2个营,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之下,企图沿着公路向横城方向逃窜,而同时横城方向的敌军2个月也在炮火支援之下准备迎接南逃敌人,如果两股势力在公路上对接成功的话,那么后果将会极其严重。发现这一情况之后,117师师长张竭诚立刻命令师指挥部将情况通报给三个团,要求部队坚守阵地,扼守公路制高点,坚决防止两股敌人相互靠近。

惨烈的战斗首先在351团阵地上爆发了!为了阻止美二师九团的2个营突围,351团2营利用有利地形,击退了美军的10余次冲锋。担任阻击的二营4连最后只剩下连指导员、通讯员、炊事员3个人,依然死战不休,最后终于守住了阵地。

掩护突围的敌军坦克

另一方面,负责阻击南韩两个营突围的351团1营也毫不示弱。尽管南韩军队在8辆坦克的掩护之下想要沿着公路向南突围,但1营凭借居高临下的优势,使用迫击炮和轻重火器大量杀伤敌军,而南韩军队的战斗意志又不如美军,因此在遭受火力压制的情况下,这两个营又只好灰溜溜的缩回了新村。

志愿军战士与敌军激战

下午13时,117师已经将“联合国军”南逃之敌数千人堵在了位于夏日与鹤谷里的狭窄地段之中。不过,美军和韩军是不甘心失败的,他们在航空兵和炮火的配合之下东奔西窜,企图逃避失败的命运。尽管张竭诚十分清楚,敌方只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但由于117师白天已经遭到了美军的疯狂轰炸,如果在白天不能保存好实力的话,那么就会平添无故的伤亡。因此张竭诚下令,各团继续坚守阵地、注意隐蔽防空,并且开始逐步压缩包围,准备在天黑之后与敌军决一死战。

被美军轰炸的志愿军阵地

下午14点,惶恐的敌军鱼死网破,派遣10余架敌机对351团阵地展开疯狂轰炸,顿时志愿军的几个阵地被夷为平地,351团战士承受了巨大的伤亡。尽管如此,351团剩余人员依然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组织敌人突围,其中4连二排战士作为敌人的突破口,几乎全排战士都壮烈牺牲,敌人甚至一度占领了阵地。这时,4连指导员冯书贤组织4连最后剩下的通讯员、文员、司号员等10余名文工人员组织了猛烈反突击,在6连的火力支援之下成功夺回了阵地。战后,冯书贤被志愿军记一等功。

志愿军战士反击夺回阵地

尽管351团阻击十分激烈,但敌军逃兵的先头部队还是在15点越过了夏日,顿时他们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一边叫嚣一边狂奔着向349团所扼守的鹤谷里阵地猛冲而去,此时349团陷入了前后夹击的危急处境之中。张竭诚用望远镜观察这股敌人,手心不捏出一把汗:“薛团长、康政委他们到底能不能顶得住?我相信他们能顶得住!他们都是多年的老指挥员了。”尽管如此,为了以防万一,他立刻调遣师炮兵营向敌军先头突击部队进行炮击,又将原本从349团抽调出来的预备队8连火速赶回阵地,坚决将敌人全部拦在鹤谷里桥头之北!

349团1营部分战士合影

下午16点,冬天的天色逐渐黑了下来,被困在鹤谷里桥北的敌军部队像是发了疯一样,向志愿军桥头阵地进行反复冲击。此时刚刚到达桥头阵地的8连在连长的指挥之下,将敌人放近了打,在志愿军的各种轻重火器的交叉火力之下,敌军就如同割韭菜一样成片倒下,而由于在近距离短兵相接,为了避免误伤,美军天上的飞机和地上的火炮只能全部哑火。战后经过计算,349团战士在这次战斗之中总计在桥头歼灭敌军400余名。

午夜凯旋:“联合国军”的末日

夜晚5点30分,眼见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张竭诚立刻向117师全师下达围歼指令。顿时,残余敌军的100多辆汽车以及数十门大炮在坦克的开路之下一股脑的向着公路以南冲去,企图冲破志愿军的包围圈,但是他们却殊不知自己的末日将临。117师的3个团在夜色之中截断残敌逃窜之头尾,随后将敌人整体逃窜长龙斩为数段,首尾不能相顾。

穷途末路的“联合国军”

战至午夜时分,117师对残敌的围歼战基本结束,经过一昼夜的激战,117师共消灭“联合国军”850余人,俘虏2500人(其中包括800名美军),同时还缴获敌军汽车、坦克等将近200辆,各种火炮约100门。战后,当志愿军士兵押着美军俘虏离开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奇怪的小插曲。

志愿军缴获的美军汽车

原来,就在117师押送800余名美军士兵离开战场的时候,忽然有数架美国轰炸机追过来,117师押送人员就地疏散隐蔽,但是美国俘虏抬头一看是自己国家的飞机,就不以为然的不注意防空,结果美军就向俘虏群俯冲而下,打得美军俘虏们哭爹喊娘、狼狈不堪。而经过事后统计,这次扫射竟然打死打伤美军俘虏100多人,或许美军飞机是在执行“毁灭证据”任务,但这种向自己俘虏开火的举动着实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第四次战役作战简图

结语:一个国家如何争取自己的尊严?

今天,我们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是在先辈们的血汗之上建立起来的,而抗美援朝战争便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士兵发现美国士兵有一个显著的特点:美军士兵善于打仗是不假,但他们也习惯见风使舵,喜欢投降,在志愿军这次著名的“横城反击战”之中,志愿军俘虏敌军士兵数量就高达2500余人,其中便有800名美军。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们的随身口袋之中往往装着的不是为祖国效忠的宣言或者自己的遗书,而是使用汉语或者各种文字所书写的投降书,并且美军军队也从来不歧视曾经当过战俘的人员,不过美军也并不是不重视军人气节,只不过是有别于东方战斗民族的另外一种生存方式罢了。

然而,举手投降的滋味毕竟是很难受的,凶残的美国侵略者有着比虎狼更为狠毒的蛇蝎心肠,欺软怕硬也是美国军人的本性,想要让这些“豺狼”举手投降又谈何容易?因此,无论是过去、现在亦或者未来,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岁月,一个国家要想获得自己的尊严,就必须依靠自己国家的强大实力来赢得属于自己的地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