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需要马保国!

2020-12-16 17:14:25 海底青年

本文系网易·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海底青年】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2020年浙江省青少年足球U14组联赛的冠军赛在12月10日举行,对阵双方是杭州队和宁波队。在这场比赛进入补时阶段时,宁波队以1比0领先于杭州队。

此时,宁波队16号小球员在己方后场准备接球,同时杭州队的8号小球员正飞速冲来,并在二人相距两米位置突然起跳,并做出了一个非常凶狠的飞踹动作。

那位宁波队16号小球员直接被踹翻在地,并捂着下体痛苦地挣扎和惨叫。

这是一个明显,且极为恶劣的故意伤害动作,即使在WWE中都十分罕见,更别提其他专业运动项目。对于这一飞踹,江湖人称断子绝孙脚。

当炮哥回看录像时,不禁想问:

为什么要把对付日本忍者那套用在自己人身上?

更让人震惊的是,当那位杭州队8号小球员使出飞踹后,不仅没有对受伤倒地的宁波小球员做出任何表示,竟然还头也不回、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开了。

当有宁波队的小球员过来理论时,那位杭州队8号小球员就这么理直气壮地迎了上去。透过屏幕,大家都捏了一把汗,深怕他会控制不住再起一脚。幸好,球队工作人员赶紧上来阻止了事情的进一步恶化。

面对这样恶劣的犯规,当场的主裁判思考许久,仅仅掏出了一张

黄牌。

后来经过他人提醒,这位主裁判才发现杭州队8号小球员已经吃过一张黄牌,最终两黄并做一红把他罚下场。

赛后,杭州队以及涉事8号球员对此事既无任何表态,也没有任何处理结果。据悉,杭州队的领队、教练、球员均没有去看望过宁波队受伤球员,医疗赔偿更是无从谈起。

据宁波队透露,赛事主办方浙江省体育局在事后要求宁波队既然拿了冠军,就不要再把事情闹大,不然对谁都没有好处。

“赢都赢了,忍一忍”。

谁也没想到,这场本身没什么关注度的青少年足球比赛竟然迅速成为了中国体育界的热点事件。眼看舆论就快要控制不住,本周一浙江省足协才极不情愿地发布了一条处罚公告。

总结下来就三点:杭州队领队和教练通报批评,涉事球员停赛,取消杭州队评选道德风尚奖资格。

其实在国内,将足球和传统武术结合已经成为了一股时尚潮流。如果哪场比赛里没有球员之间的比武切磋,不仅观赏性会打折扣,主办方也会很丢面儿。

今年6月17日重庆涪陵龙腾和万州玉城的五人制足球比赛中,因为龙腾队的一个暴力滑铲放倒了玉城队球员,玉城队球员起身就是一记冲刺后手直拳,直击对方面门,这最终引起了两队数十人的群殴事件。

其实在冲突爆发前,一名裁判已经吹哨并打算对犯规球员作出处罚,但是在感受到了双方浓浓的战意后,这位机智的裁判就赶紧离开了冲突现场,并将场地留给了双方。

估计双方队员也发现了裁判的默许态度,一场大型比武就这么开始了。在比武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还出现了四人围殴一人的传统武侠桥段。

相信这两年足球和传统武术的有机结合与蓬勃发展,对于中国足协来说,也是始料未及的。往远说有08年奥运会暴力犯规的谭望嵩,往近说有上个月踢废日本球员的秦升,他们名字永远在中华武林流传。

遥想2017年年初时,中国足协在武汉召开的第十届中国足协第三次会员大会上,还制定过一部《中国足球协会2020行动计划》。

该计划中确定的未来六大目标:亚青赛前四、亚少赛前四、亚锦赛八强、亚洲杯四强、奥运会参赛、国际排名前70,在2020年即将结束之际,已经

部落空。

或许是实在不好向大家交代,本周一中国足协在上海举办了一个中国足协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会议由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亲自主持。

这个会议上,发布了两项通知,分别是《俱乐部财务约定指标的通知》和《关于各级职业联赛实行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变更的通知》。

陈主席在会议上表示,中超俱乐部的平均投入是日本J联赛的三倍多,更是韩国K联赛的10倍多。而巨大的投入其实并没有带来高收益,据内部报告显示,2018年中超俱乐部的平均年度亏损就达到了4.4亿人民币。

与巨大亏损相对应的是可怜的成绩和夸张的球员薪酬,2019年日本J联赛和韩国K联赛的平均年薪分别为241万人民币和119万人民币,而中超球员平均税前年薪为

1389万人民币。

这个数字仅排在欧洲五大联赛之后,位居世界第六位。测算下来,中超球员的平均年薪为当年国内居民收入的160倍,而J联赛和K联赛的球员平均年薪仅为当地居民平均收入的8倍和5.5倍。

足协主席陈戌源说到这,大声疾呼:“现在有些人还不觉醒,难道良心已经死了吗?”

炮哥听到这想问一句,哪天发现马保国有良心,

他能踢球吗?

中国足协可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前面提到的第一项通知中,严格规定了国内球员的赛季薪酬不得超过300万元。另外通知中还规定了球员或球员家属与俱乐部外的第三方签订合同,都必须向足协进行申报。

可以预见的是,不远的将来中超球员的财产透明度将超过国家公务员。

除了限薪,另一项通知则规定了在2021赛季前,所有联赛俱乐部的名称采用“行政区划+俱乐部名称”的方式,名称中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关联方或实控人的品牌名称。

意思是,类似“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恒大淘宝足球队”这样的名称将不复存在,江苏苏宁易购、广州富力、河南建业等15支中超球队中的大部分,都可能需要在短时间内更名。

换不换名字其实并无所谓,大家只关心将来究竟还能不能放肆地大喊:

国安傻逼。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