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婴坠楼,其父以重男轻女为由拒绝治疗

2020-12-13 13:39:05 海底青年

本文系网易·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海底青年】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快递员杨艳峰平常负责的区域在河北石家庄市桥西区附近,对于12天前的那次救人行为,他仍然心有余悸。

11月30日,杨艳峰照常来到地处桥西区的康泰园小区送快递,刚到小区院门口,他就听到一个重物砸到防护网上的声音,砰!紧跟着有人惊呼:

是个婴儿!

部队退役的杨艳峰一刻也没多想,放下手中的快递就直奔声音的来源。

等杨艳峰来到8栋3单元的门口,四周已围了不少人。顺着大家所指的方向,杨艳峰看到单元门上的铁网里好像有一个婴儿。虽然铁网并不高,但由于边缘有大量防贼的铁丝,想爬上去非常困难。

杨艳峰还发现,婴儿的皮肤已经冻得发紫。零下3度的天气里,杨艳峰裹着羽绒服都冷得不行,婴儿的身上只有一张

尿不湿。

情况刻不容缓,整整20分钟后,杨艳峰才在小区居民的帮助下,艰难地爬上铁网并将婴儿救了下来,最后交给了赶到的120。

此事很快被新华社等国内各大媒体报道,杨艳峰所在的快递公司也为他申请了荣誉称号和奖金。

原本故事到这里就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谁曾想事情才刚刚开始。

那天,当杨艳峰和小区居民费了老劲救下婴儿时,和120一起赶到的还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婴儿的亲生父亲:

郑利平。

郑利平告诉现场的警察,自己就住在事发地的5楼,而且那个被杨艳峰救下的婴儿正是他4个月大的女儿。对于事情发生的原因,他没有多说,只是一再向警察和围观的居民讲,女儿从5楼掉到下面的铁网上,其实就相当于从3楼掉到1楼,

摔不死。

不仅如此,郑利平说什么都不愿意带着孩子去医院。磨蹭了很久,郑利平才在警察和医务人员强制要求下,将孩子送去了医院。

但是第二天,郑利平便去医院把孩子抱回了家。他的解释是,医院细菌太多,想自己养,而且

受伤就该在家睡觉。

郑利平一家居住的康泰园小区属于当地的一个老旧小区,根据前来探访的公益机构志愿者描述,郑利平家中异常脏乱,地面上布满油迹和瓜子皮,床发霉了,奶粉里面还有虫。

当志愿看到受伤的女婴时,大家发现女婴仍然和出事那天一样,仅穿着一张尿不湿。而且郑利平拒绝了志愿者给女婴穿衣服的请求,他的理由是:孩子光着有助于自行痊愈,因为可以

吸收天地精华。

除了拒绝给女儿穿衣服,郑利平还拒收了志愿者带来的奶粉和营养品,因为他家里有的是龙牡壮骨颗粒、薏米粉和核桃粉等补药。他还称自己有学过中医学,学过按摩,可以给孩子按摩吸收。

从这个小区的居民口中,小野了解到,这其实是女婴第二次坠楼。女婴第一次坠楼时,

仅仅出生六七天。

居民们还表示,那时楼下还没有安装防护网,女婴是直接掉到一楼的小院里的。一位当时在现场的住户说,孩子当时什么也没穿,眼睛睁着,却没有哭,他一摸发现孩子还在喘气,赶紧拨打了120、110,随后找了床被子把孩子裹了起来。

等女婴的父亲郑利平买菜回来,大家让他赶紧把孩子送去医院看看,没想郑利平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要送你送。

居民们还说,女婴的母亲魏某疑似患有精神疾病。在魏某怀上第一胎后,就出现疑似产后抑郁的症状,隔三岔五就往楼下扔东西。

书、辣椒酱、洗衣液、户口本,什么都扔,包括自己的孩子。

魏某发病时,歇斯底里,不分昼夜,甚至到处打人。相关部门多次劝说郑利平将魏某送医,但都被拒绝了。有时候,社区工作人员好不容易才将魏某送去医院监护后,隔天就会被郑利平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带回家。

相关医院方面也证实,郑利平一直不让妻子吃治疗精神病的药物,甚至不惜让妻子怀孕。至于原因,郑利平的解释为

劳动抑郁。

今年8月,当魏某在家中产下这个小女婴时,还是郑利平助产的。

大家从郑利平口中了解到,这个被扔下的女婴其实是他第三个孩子。他第一个孩子也是女儿,而且已8岁,因为嫌烦,已经被他赶走了,现在和姑姑住。

郑利平的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多次被魏某扔到门外,最后被魏某丢进水塘溺死了,只活了6个月。

对于这件事,郑利平罕见地流露出一丝悲伤。旋即,便直白告诉大家:

我就是重男轻女。

郑利平至今无业无收入,全家的生活来源只有妻子魏某每月4000元的病退补助

对于魏某之前在哪上班、是做什么的,郑利平只说是正经工作,至于更详细的信息,他总避而不谈。

女婴坠楼5天后,被当地未成年人保护中心和社区的工作人员再次送至河北省儿童医院,最终诊断结果为:脑出血、肾积水、肺挫伤、顶骨骨折,医生建议住院治疗。

不排除有生命危险。

当大家还在商定治疗方案时,郑利平再次赶到了医院。在众人注视下,他一句话不说就直接冲进病房内,把昏迷的小女婴抱出。面对医生护士的提醒,周围人的劝解,他说:人最悲哀的就是把自己的命交给医生,世上最好的医生

就是我!

尽管医院表示可以先医治,不考虑费用。郑利平还是签署了《放弃治疗协议书》,并连夜将孩子带回了家。

这已是他第3次把小女婴从医院带出,除了事发当天去医院,相关人员曾于12月2日将女婴送往医院,但都被郑利平接回家中。

12月7日,即坠楼第7天,女婴第4次被社区工作人员送进医院。随即,当地政府发公告,公安已立案,小女婴将得到河北省儿童医院的全力救助。

医院这次检查后表示,不及时的治疗以及来回的挪动,女婴属于重度颅脑损伤,很可能留下后遗症。与此同时,郑利平表示答应住院只是迫于舆论,其实自己的女儿根本不值得。

面对镜头,郑利平侃侃而谈,他说自己最爱看武侠小说,而且特别欣赏那些看似疯疯癫癫实则有大智慧的角色,因为那些人和自己很像,比如

周伯通

估计,郑利平早已忘记了当初是怎么和妻子在一起的,他也一定不记得故事里周伯通和瑛姑相爱时,二人反复诵读的那首词: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

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