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脚底长了“菜花”

2020-12-03 19:28:55 果壳

晚上跟妈妈坐在床上聊天的时候,她突然注意到了我的脚底——一块粉红色的圆形疤,仿佛有人将我脚上的皮撕了下来。


“你这里怎么回事?”妈妈扳过我的脚问道,“是不是长了什么?”


我有些尴尬地缩回了脚:“没事的,已经长好了。”


妈妈依旧狐疑地看着我——她大概也没有想到,我瞒着她的原因竟然是莫名其妙的羞耻心。

别的女孩子都香香的

只有我老是一身汗味

2017年的一个中午,我盘腿坐在床上玩手机,隐约感觉到一丝气味从前方飘来。我环顾四周,发现宿舍里的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地看书或是玩手机,宿舍的门窗也是关好的。那么这个味道……


是从我的脚那飘来的。


那年的夏天,我正热衷于减肥,坚持每天在操场上跑6公里,再偶尔做些球类运动。


做运动自然要穿上全包脚的运动鞋。为了方便随时去操场上“撒欢”,我会一整天都穿着不透风的鞋子。然而当时的我没有意识到,每天捂着脚,竟会带来这么多麻烦。


我本就出汗多,运动更是会出很多汗,我在教室常备着大包的湿巾,用来擦汗和掩盖身上的味道。然而我的脚却没法享受这样的待遇——脱鞋既不方便又不雅观,只能委屈它们一直在鞋子里待着。因此,我每次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脚,害怕它们熏到我的室友。可是……


坐在床上的时候,我总会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汗脚味,混着沐浴露浓重的熏香飘散出来。虽然室友没说过什么,但我时常觉得自己是宿舍里面一个臭烘烘的异类,和香香的她们格格不入。


除了怎么也洗不掉的脚臭,我的脚还开始发痒,越来越痒。


一开始,我根本没太在意这件事情——脚上出汗多,痒也是正常的,多洗洗就好啦。不过,即使我把洗脚的频率从每天四五次调整到七八次,脚依旧很痒。而且,渐渐地,脚掌和趾缝等地方,开始出现了一个个小小软软的白色斑点。

连医生都说它大

每天中午,我都会坐在床上研究那些白色的小点。它们只有小米那么大,有些鼓鼓的,摸上去就像一层被水泡发后膨起的皮。不一样的是,它们周边奇痒无比,虽然算不上那种抓心挠肝的痒,但也会让我在半梦半醒的时候还忍不住去挠。


那时候,我仍然希望着这些小白点可以自己消退。


很不幸,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小白点不仅没有消退,还越长越多,然后慢慢融合,变硬。


我双脚掌跖关节下的皮肤分布着大小不一,摸上去硬硬的圆形白点,左脚掌上甚至长了一个一元硬币那么大的菜花状隆起。我每天都会花上十几分钟来挠脚,一边挠一边担心自己脚上的白点会不会继续融合下去,最后让整个脚都烂掉。


终于,我的左脚已经快要穿不进原本的运动鞋了。我找班主任开了张假条,去了对面的医院看病。


医生是个和蔼的女士。她一边跟我聊天,一边让我脱下鞋子给她看。我有些紧张——诊室开着空调,门窗紧闭,脚臭飘出来肯定会很尴尬的吧?


“平时出汗比较多是吗?”她问。


我有些心虚地点点头,又补了一句:“我有认真洗脚的。”

“没关系的,你们这种年纪是容易长这个。”她示意我穿回鞋子,“不过你这个真的挺大的。”


我乖巧地坐在凳子上,看着医生在电脑上打出“尖锐湿疣”的诊断。


“给你弄点液氮冻一冻,很快好的。”她说。

菜花变成了大水泡,

我像踩在浸过辣椒水的磨砂纸上。

治疗室里有两个护士姐姐在聊天。签完知情同意书后,她们热情地招呼我在床上坐下,露出脚底板。


“小姑娘没穿拖鞋来呀?”其中一个护士姐姐问道。她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大保温瓶。


我看着另外一个护士姐姐递来一袋棉签,问道:“为什么要穿拖鞋?”


保温瓶的盖子被打开了,上面冒出了几缕白雾。


“会有点疼啊。”她把棉签伸进保温瓶,然后取出来按在了我脚底的“菜花”上。


这种感觉特别奇妙,一开始是凉凉的,然后有些疼,就像被人拿冻过的铁棍捅脚底一样。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保温瓶里装的是液氮,用来冻掉我脚上的疣的


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5分钟。结束后,我坐在床上想等脚上的不适感消失再走,护士姐姐却开始催促我:“你还是快走吧,待会儿疼起来就不好走了。”


虽然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但我还是乖乖穿上鞋子走了。果然,在半路上,我开始觉得脚底火辣辣的疼,踩下去的每一步都像踩在浸过辣椒水的磨砂纸上。


一整个下午,我都蜷缩在课桌上,感受着左脚传来的撕裂般的痛。


终于到了下课时间,我一瘸一拐地回到宿舍,把我的脚从运动鞋里解放了出来。左脚底原来白色的小“菜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大的紫红色水泡。


“忍着吧,忍到水泡好了就行了。”我这样安慰自己,一边掏出手机搜索“尖锐湿疣”——没想到搜出来一堆长着白点的生殖器图片。


我关掉手机,再次研究起脚上的水泡。尖锐湿疣——我怎么会长这个呢,听起来就像很不讲卫生的样子……


终于,在单脚蹦跳了几天之后,水泡慢慢瘪了下去,最后变成了脚底上一块粉红色的圆形痕迹。


那块粉红色很久都没有消散,仿佛时时刻刻在提醒我——不要老是捂着脚呀,容易长小菜花的。

医生点评

徐宏俊 | 北京友谊医院皮肤科主治医生

看了这个女孩写的文章,不由得对诊断产生了怀疑


尖锐湿疣它是一种性传播疾病,主要是通过直接的性接触或者偶尔的间接性接触进行传播。既然是直接的性接触,所以主要是长在外阴、生殖器部位,由于男性同性性行为、有肛交的异性性行为,尖锐湿疣也可以长在肛周甚至肛管内。它的形态是菜花样,鸡冠样等等,但是长在外阴、生殖器部位的这种典型的尖锐湿疣只要是皮肤科医生基本上都可以明确诊断,通常可以借助醋酸白试验,HPV检查,甚至病理来明确诊断。


尖锐湿疣,偶尔也可以长在舌头上,主要见于有口交性行为的人,也可以长在脚趾缝或者手指缝,主要见于有特殊癖好的人。


但是像楼主这位小姑娘写的,长在脚底的尖锐湿疣一般是不会发生,我们从来也不会把长在脚底的这种所谓的菜花样的瘊子称为尖锐湿疣,而应该叫做跖疣

跖疣可以算是一种发生在脚底的瘊子,主要是通过共穿拖鞋传播,脚上出汗的人身上更容易发生。跖疣虽然也是因为HPV感染,但其HPV病毒类型和导致尖锐湿疣的HPV不是同一亚型,治疗也简单,也就是通过液氮冷冻,数次就可以治愈。


所以我想这位小姑娘长在脚底板的这种瘊子,不应该称之为尖锐湿疣,应该叫跖疣,正常就诊治疗就好。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粪溅溅

编辑:小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