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工党领袖“割席”:莫里森政府要为中澳关系破裂负责

2020-12-02 20:30: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澳大利亚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12月2日把“炮火”对准莫里森,抨击这届澳大利亚政府要为中澳关系“破裂”负责。

而就在两天前,他还宣称澳大利亚对讽刺漫画的谴责“超越政治”,颇有种“一致对外”的样子。

综合《每日邮报》、《澳大利亚人报》等报道,阿尔巴尼斯12月2日接受2SM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这届政府似乎导致了(中澳)关系的彻底破裂。”

“事实就是,部长们不能互相打电话,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阿尔巴尼斯说。

他还回忆起过往的中澳关系:“我在当部长的时候,中国的部长们访问澳大利亚,我们也去过那里(中国),这都是为了我们国家的利益,为了促进澳大利亚的就业。”

阿尔巴尼斯指出,前几届澳大利亚政府都能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我们能够做到、霍华德政府也能做到的,就是(与中国)建立经济互动关系,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阿尔巴尼斯说。

他提到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曾在中国发表演讲,还在那场演讲中提及中国“人权问题”。阿尔巴尼斯替陆克文辩解称,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阐明我们的价值观,而不是为了冒犯”。

阿尔巴尼斯

11月30日上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引用了中国青年画家@乌合麒麟的讽刺漫画,谴责澳大利亚士兵对阿富汗平民、儿童的暴行。这幅犀利的作品令莫里森恼羞成怒,澳大利亚舆论也一齐“跳脚”。

阿尔巴尼斯当天也帮腔支持莫里森,声称有关推特“具有煽动性”,“澳大利亚对这张图片的谴责超越了政治”。

对于阿尔巴尼斯12月2日的新言论,有澳大利亚政府消息人士称,他们对其在仅仅两天后就放弃两党合作转而批评政府感到失望,但并不感到意外。

《澳大利亚人报》政治编辑丹尼斯·沙纳汉(Dennis Shanahan)也批评阿尔巴尼斯胳膊肘往外拐,声称他此时发表这种言论,会“鼓励北京”。

连日来,工党成员一直在批评莫里森政府的对华政策。曾担任澳国防部长的乔尔·菲茨吉本(Joel Fitzgibbon)11月30日表示,莫里森政府频频挑起对华争端,就是莫里森为“收割选票”,搞迎合特定群体的“狗哨政治”。

12月2日,工党影子助理财长斯蒂芬·琼斯(Stephen Jones)接受英国天空新闻采访时,抨击具有影响力的“后座议员”们加剧了中澳紧张关系,“很多政府官员不只是在今天、这个星期,而是在过去几个月里都在火上浇油。”

被称为“中国通”的澳大利亚前总理、前外交部长陆克文也喊话莫里森政府,在处理中澳关系上,“学学日本的外交手段,收起扩音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SPPFOK505504DP0.html

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一个有关中澳“漫画事件”的问题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提到了补壹刀昨天一篇文章:莫里森先生:你们士兵做的事比我的画残忍多了!

而且,就是这个标题,一个字没变。刀哥立即给操作这篇文章的小编加了两个鸡腿。

今天,刀哥继续说说澳大利亚,因为听说在澳大利亚,有人要抵制圣诞节的中国产品了!

你没听错,这是自昨天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要求中国道歉之后,上演的又一个戏码。

先是假装自己无辜、受欺负,想博取西方“队友”的同情,希望西方“队友”与自己一起对中国施加压力;然后又意图通过“抵制中国产品”,展示自己“不屈服于中国的威逼”。

也许是担心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或者是这种操作很难对中国有效,莫里森最新的表态又说不想让漫画事件的影响进一步放大,要努力保持与中国的工作关系。

看来,澳大利亚的“戏”还真多啊。

01

呼吁澳大利亚人在圣诞节期间抵制中国产品的,是澳大利亚右翼政党“一国党”领导人保琳·汉森(Pauline Hanson),她给出的理由是“中国此举是对澳大利亚的冒犯,中国的产品破坏了澳大利亚的制造业”。

看看保琳·汉森过去的言行,你就知道“反华”在她那里是家常便饭。

两年前,她宣称“澳大利亚正在被亚裔、穆斯林淹没”,同时指责澳大利亚的“反白人主义”正在上升,对西方文明的攻击在增加。但是她又坚称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

汉森在11月30日晚上的Facebook视频中说:“当你购买家具、玩具、食物(无论购买什么)时,请仔细考虑一下它的来源,如果是中国,就把它放在架子上。”

汉森上周就提出了抵制行动,她宣称这是为了回应“中国最近对澳大利亚的经济袭击,包括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毁灭性的200%关税”。但其实,中国对澳大利亚红酒采取的措施是有理有据的。

在莫里森就“漫画事件”做出表态后,她就马上跳出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反华,这正是他们在做的事情。”

汉森背后其实代表的是澳大利亚右翼白人群体的利益。她抵制中国产品的目的,更多是想给澳大利亚带来制造业岗位。她说,“澳大利亚进口的产品中只有20%是从中国以外的地方来的,我们的货架上满是中国产品,因为我们已经停止了制造业。”

汉森还在视频中渲染称,澳大利亚人应该“尽一切可能”避免购买中国产品,这将“给澳大利亚政府施加压力”,以支持本地制造业。

对于汉森的说法,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30日在参议院被问及“政府是否支持呼吁抵制中国产品”时表示,这将由澳大利亚消费者自行决定。

伯明翰说:“我认为中国从最近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中,会面临一系列影响。毫无疑问,消费者会牢记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行动类型,这些可怕、令人震惊的图像,而且我相信他们在做出购买决定时会在他们的脑海中回荡。”

显然,虽说伯明翰没有明确表态,但是话里有话。

由于莫里森最初要求中国道歉的表态,以及澳大利亚政客和媒体已经将“漫画事件”炒作升级到事关“国家名誉”,所以澳大利亚国内其他政党对此事件也陆续发声。

比如,澳大利亚最大反对党工党领导人阿尔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称,漫画事件是“没来由的、煽动性的,而且具有严重侵犯性”。他表示,工党坚决支持联邦政府的做法。

11月30日,澳参议院工党领袖兼反对党领袖、影子内阁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华裔澳大利亚人)在参议院发表讲话,一句都不提该国士兵犯下的残暴罪行,反而宣称中国行为“极具煽动性,应受到国际社会谴责”。

与此同时,她还强调澳士兵“理应受到澳大利亚以及盟国的尊重”。正因为黄英贤为了政治正确,连逻辑都不要了,就连澳大利亚本国网友都看不下去了,纷纷在其推文下留言批评黄英贤的发言。

也许是担心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在对漫画事件做出强烈反应一天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2月1日却突然“灭火”说,不希望进一步放大此事。“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建立与中国的对话,使我们能够稳定地解决政府间的问题。”

02

有专家告诉刀哥,这其实只是澳大利亚的一个策略。在激起“西方盟友”的同情后,澳大利亚又想往后撤一撤,不想彻底搞僵与中国的关系,希望利用盟友的“群攻”,给中国施加压力。

显然,这种事情少不了美国人的插手,美国还想给中澳的贸易纷争添一把火。

据《澳大利亚人报》中文网站12月1日报道称,“美国国务院对那张漫画感到愤怒”,并正在就他们将如何回应“中国的挑衅”进行讨论。

同一天,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还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发文称,白宫将在本周的招待会上使用澳大利亚葡萄酒。

“澳大利亚葡萄酒将在本周的白宫假期招待会上亮相。由于北京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实行强制性关税,中国葡萄酒爱好者将错过好货。”该委员会在推特上这样写道。

瞧瞧,这时候美国政府袒护“小兄弟”表现得挺仗义,但是之前特朗普政府对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小兄弟”挥舞贸易关税大棒,可一点都不留情份啊。

美国的这种举动,在社交媒体上也得到一群西方习惯于戴意识形态“有色眼镜”的人的应和。他们早些时候在推特上发起了所谓的“买澳大利亚葡萄酒,抵抗专制”活动。

但是这种活动对澳大利亚的葡萄酒销售来说,看上去热闹,实际只是杯水车薪。

要知道,凭借对华出口的激增,澳大利亚在截至今年6月的12个月里取得了创纪录的贸易顺差。对华出口几乎占到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一半。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8月4日报道,今年6月,澳大利亚对华出口达到创纪录的146亿澳元。

除了美国之外,澳大利亚的邻居,新西兰总理阿德恩也跑出来表态。12月1日,她在新西兰国会对记者说:“新西兰已直接向中国当局表达我们对使用这张图片的关注。”

她还宣称,“这是一个没有事实依据的帖文”。难道,前几天澳大利亚媒体和国际媒体大篇幅报道的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滥杀无辜的罪恶行径,新西兰总理阿德恩是不看、不听吗?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文中说,对澳洲士兵在阿富汗屠杀平民和囚犯感到震惊,“我们强烈谴责这一行径,并呼吁追究当事者的责任。”这没有事实依据吗?

相反,还没看到澳大利亚对屠杀阿富汗平民和囚犯的当事者追究什么责任,揭开澳大利亚士兵这一惊天恶行的“吹哨人”——大卫·麦克布莱德,却因“泄露国家机密”被澳大利亚有关部门检控,以至于他甚至不得不发帖向网友求助。

麦克布莱德曾在揭露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士兵杀害阿富汗无辜平民的过程中,将“涉及国家机密”的文件泄露给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一位记者。为此,他正因涉嫌触犯5项罪名而面临澳大利亚司法部门的指控和审判。

结合澳大利亚政府的言行,是不是觉得既无耻,又可笑呢?

03

明眼人都知道,像汉森这种人的蛊惑起不了什么作用。

让数据来说话。

过去十年,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铁矿石、煤炭和液化天然气等源源不断流入中国市场,它上哪儿再找一个像中国这么大的市场。

相较之下,澳大利亚只是中国一个相对较小的贸易伙伴,对澳出口仅占中国出口贸易总量的大约3%。

而且,中国出口澳大利亚的常以日常用品、电子等制造类产品为主,即使不卖给澳大利亚也很容易找到替代市场。

再说了,想想就知道,澳大利亚GDP近1.4万亿美元,还不及广东省。这样的经济体量和2500多万人口,它能买多少中国商品?

澳大利亚国内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呼吁抵制中国货的声音了。甚至有澳大利亚网站发起过抵制“中国制造”的投票,得到了89%的支持率。

然而,现实很让这样的投票结果打脸。

“中国制造”质量好,价钱又实惠,消费者怎么会听从某些政客的鼓噪就掏自己的腰包买更贵的东西呢。

举个例子。一台“中国制造”空气炸锅在澳平价卖场Kmart大约售价69澳元,飞利浦类似功能的空气炸锅折后都要卖到299澳元。可想而知,前者每每上架都被抢空,成了断货王。

再来说说旅游。我们都知道,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游客来源地。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2019年中旬发布的数字,过去一年有超过143万游客从中国到澳大利亚,占该国国际游客总数的15%。而这些中国游客在澳的消费超过120亿澳币,占全部消费的27%,是排第三位的英国游客的3倍。

还有留学。中国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

澳大利亚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澳大利亚有国际学生超过75万人,其中中国学生占37.3%。悉尼大学教授巴伯恩斯估计,如果中国学生不来澳大利亚留学,澳大利亚的大学在未来两年内可能会损失120亿澳元。

谁离不开谁,这笔账很好算。

难以预知的是,中澳关系下一步将会如何发展。

有人说,中澳紧张关系就像是一本地缘政治惊悚小说的高潮部分。没有人能确切知道故事将走向何处,也不知道将如何结束。

2017年是一个拐点。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当年警告称,中国正在越来越多地试图影响堪培拉决策。

2018年,澳大利亚通过反外国干预法案,被认为是剑指中国。同年8月,堪培拉以国家安全为由,成为首个公开禁止华为参与其5G网络建设的国家。

2019年,不断打压在澳孔子学院。

2020年,中澳关系继续下行,在美国率先发起的“遏制中国”的行动中,澳大利亚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

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一些政客还高调在香港、台湾、西藏和新疆等涉及中国内政的问题上表态。

在中印边境再起冲突时,澳大利亚和印度签署国防协议;澳大利亚还加入有日本、美国和印度参加的马拉巴尔军演,试图加强海上四方机制……

悉尼科技大学的一位教授说:“在政治方面,我们正处于1972年建交以来的最低谷。”

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一些学者表示,“底线在哪里还不清楚,这加剧了目前的紧张情绪”。

堪培拉,还是长点心吧。

且不说特朗普卸任在即,就是澳大利亚这么一门心思跟着美国跑,有没有好果子吃,蛮应该打个问号。

想必不少澳大利亚人没有忘记:上世纪70年代,尼克松突然访问中国。所以说,澳大利亚战略学者怀特与米尔斯海默对话时的这番话值得堪培拉仔细琢磨:如果澳大利亚下定决心在美国号召下和中国针锋相对,在需要后援时一转身,发现美国不见了,怎么办?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