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岁老头嫖娼71岁老太,儿子:佩服父亲精力 很欣慰

2020-12-02 15:00:00 十点一分

台湾彰化县员林镇公安分局破获一处私人卖淫场所,警方在现场逮捕高龄84岁刚“完事”准备离去的嫖客,淡定被捕。

台湾彰化县员林镇公安分局今年8月破获一间私人卖淫场所,当时一名84岁阿公刚“快乐”完,就被警方逮捕,而服务阿公的则是71岁的阿嬷,警方调查后发现,该场所平均年龄约63岁,嫖客年纪也有71岁,阿嬷们每次收费400元,84岁阿公被逮捕后,儿子称赞父亲“雄风不减,感到光荣”。

警方接获线报,员林镇育英路旁某巷弄内一栋平房,时常有年长男子进出,怀疑暗藏春色,8月19日警方申请搜索令入内搜查,现场84岁陈姓阿公与71岁陈姓阿嬷、68岁的黄姓阿伯与56岁的廖妇,双双都已经办完事,衣著也穿戴整齐,警方查获卫生纸等证物;而另一名62岁游姓阿伯则正在房间准备与另一名妇人交易。警方将上述人等与谢姓老鸨全带回警局讯问。

而刚结束性交易的84岁陈姓阿公和71岁阿嬷,过程中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警方进入私人卖淫场所时,陈阿公看起来相当“神清气爽”。

私人卖淫场所才开设2个月,就被警方破获,陈阿公儿子抱怨“为什么要抄掉老人的快乐天堂”,表示父亲每次出门说要去“开400元”,不仅佩服父亲的精力,自己也觉得很欣慰又光荣。

房东将屋内用木板隔成多个房间,设备相当简陋

这间又被称为“疗养院式卖淫场所”,地点隐密,位于狭小巷弄中,房东将屋内用木板隔成多个房间,设备相当简陋。由于进出的都是高龄长辈,还一度被附近邻居误认可能是“长期疗养中心”,警方查获后邻居才知道真相,原来是“红灯区”。

此处小姐平均年龄约63岁,每次交易以300元到500元不等代价进行性交易,70岁谢姓老鸨抽成100元。

84岁的陈阿公,只要有空就会从社头骑乘机车到员林买春,算是该场所的常客,被捕时相当淡定。

检方起诉后,全案移由彰化地方法院审理,法官审酌谢阿嬷小学毕业,年事已高,2014年因妨害风化判处有期徒刑3月、缓刑2年,之后却又重操旧业,提供场所容留女子与他人性交、猥亵,实属不该;暨斟酌被告坦承犯行不讳,态度良好,予判刑5月,可用15万罚金换免囚。

事件经媒体报导后,当时有民众对高龄84岁的阿公会到私人卖淫场所解决性需求表示,认为阿公平日应该很孤单;甚至有网友希望政府应该修法,65岁以上嫖妓无罪;还有网友说,政府长照更应该多注重老人家身心灵的部分。

但事实上,早年当地就存在一些这样的私人卖淫场所存在,这些场所的阿嬷还会为熟悉的老顾客煮爱吃的点心,关心对方起居,俨然跳脱“性交易”框架,付个400元,也许不全然是交易费,也有网友议论,再多的桌游或互动,仍有不足缺口,现今的长照政策,更应关注的是老人家的陪伴与关怀。

疯狂的黄昏恋:62岁大爷1天4次,确诊艾滋病却坦言并不后悔

“谈恋爱的时候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一天四次。

今年62岁的胡大爷活得很真实,几年前妻子去世之后,胡大爷交往过好几个对象,在恋爱过程中,他同样体会到了真诚的爱情,甚至表示这是自己年轻时都不曾有过的心潮澎湃。

”你们最近有没有发生过关系?“

“就是上个月在大栅栏电影院,我们就,那什么了。”胡大爷毫不避讳地回答。

尽管被医生告知自己确诊了艾滋病,但此刻坐在医生对面的胡大爷却只是摆了摆手,告诉医生自己不在意那些。

“我不后悔,只要自己年轻过就好了。”胡大爷坦然地笑了笑。

很多人容易将老年人和“无性”挂钩,事实上X欲是人的天性,老年人在晚年期间也需要X爱。但随着老年性生活的增加,艾滋病的患病率也逐渐升高。老年人晚年生活过于寂寞和对艾滋病知晓程度不足是导致艾滋病的主要原因。

老年人患艾滋病的比例日渐升高

预期寿命变长,生活水平提高,死亡率降低,生育率下降……人们越活越老,老人越来越多。人口老龄化,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然而,与此同时,有一个不断壮大的群体却常常被忽略——老年艾滋病感染者。

在艾滋病患者中,年龄超过50岁的中老年患者的比例逐年增加。以贵州省为例,今年新报告艾滋病病例中,60岁以上老人占到了三分之一。

52岁男子通过跳广场舞 与50多名女性发生关系染艾滋

从老年人逐年升高的染艾率中,我们知道性传播成了主力军时,由此引发出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老年人的性需求?

此前看到一则让人掉下巴的报道,浙江义乌有一位91岁老太竟然也染上了这种时髦的传染病,据悉,这位老太丧偶已有20年,平日里时不时会收留流浪汉,顺便收取点“住宿费”,据她供述前后稀里糊涂和3位六十多的老头发生过关系。

不过这并非个例,结合近年来的报道,像这种上了岁数的老人感染艾滋并非只是星星点点,随便一搜就能搜出不少报道,五十多岁的女保姆定期与3名独居老人发生性接触,结果最后也被查出患有艾滋病,这些耸人听闻的报道让人切身感受到:原来老年人患有艾滋的风险离我们如此之近。

武汉也曾此前被报道过有八旬老人因为经常存在不洁的性接触导致自己不幸感染上艾滋病的悲剧,同样给我们上了一课:原来老年人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心如止水。

这种报道令人深感不解和遗憾,其实在这些报道的背后,有一个我们社会大众忽视的话题:老人也有性需求,这并非是年轻人的专属。

我们似乎总喜欢站在道德的高度去看待老人的性需求,认为老人就应该安守本分,一天三顿有得吃喝就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并不是他们这个年纪应该要考虑的。

然而实际上却并非如此,美国杜克大学对66到71岁老人的调查发现,对性有兴趣的男性为90%,女性为50%;性学家金赛的研究指出,94%的男性和84%的女性过了60岁仍有性行为。
而我国著名的性学家潘绥铭在其著作《给“全性”留下历史证据》中更是写道:在中国55-61岁的老年人中,53%的人每月有一次性生活,有39%的老年人可以达到每月3次。

这些科学研究用铁的证据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老人也有生理需求,请正视和重视他们正当、合理的需求,这也是作为人类基本的权利之一。

造成这种我们常人眼中“令人不齿”乱象的背后,是老人们羞于面对此类话题,同时自己内心对性需求无法妥善地安置,为了自我解决,老人们招数尽出。

20019年万绍平和香港中文大学刘德辉教授做过一份调查报告,报告中显示我国内地存在四百万到一千万的性工作者,部分服务价格甚至低至20元到50元每次,而她们主要的服务对象则是老人和农民工。

福建一位76岁老伯在嫖娼时被警察抓个正着,警察反问这位老伯“老伯你这么老了,都不怕丢脸?”

老伯理直气壮地表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算老人也需要快乐,也需要性福”。

虽然这位老伯的做法违反了法律法规,但是却令我们不得不正视老人背后的需求问题,我们更应该疏导而非一味地指责其为老不尊,这与年龄真的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除了通过这种非法的交易来满足自己以外,去老年公园的相亲角也成了某些老年人寻找黄昏恋,满足自身需求的一种渠道,在一档叫做《和陌生人说话》的节目中,62岁的胡大爷老伴去世,儿女忙于生计,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他知道自己需要一个女人,所以他来到了北京的菖蒲河公园。

在这个相亲角,胡大爷除了想找一个老伴解决心灵上的空虚,还直言为了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在寻找所谓黄昏恋的过程中,他陆陆续续接触了若干名中老年女性,他们这样的老年人没有年轻人的羞涩,了解清楚对方的个人情况后就直奔主题,那种爱情看重的专一和浪漫在老年人寻偶的过程中似乎体现得并不是很明显。

如果说互联网是年轻人的“陌陌”,那么广场舞则是老年人的“陌陌”,一位52岁的老汉通过跳广场舞更是与多达50多名女性有过亲密接触,最后自己也中了招,让人看了非常触目惊心。

老人其实有时候并不是如我们想那般安静,老人疯狂起来也就没有年轻人什么事了,最近常有报道称广场舞拆散了某些家庭,尤以中老年家庭为甚,他们的社交欲望和能力令年轻人都难以望其项背,他们荒唐的背后实则是为了追求自己的性福而采取的自救行为,只是这种行为很多时候与我们的公序良俗相抵触,甚至与法律相违背。

当欲望冲昏了老年人的理智时,至于是采取何种方式满足自己,在他们的价值观中并不是那么重要,也没有那么羞于启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黎霞_NBJ1074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