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inion员工:底特律投票机都被连上互联网

2020-12-01 21:21:20 明天电影汇

2020年11月27日,Dominion的合同工梅丽莎卡罗内(Melissa Carone)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接受采访。

一位在密歇根州TCF中心从事IT工作的“Dominion投票系统”公司的合同工,以及一位在投票站担任投票观察员的前州参议员都作证称,在11月3日选举中所使用的投票机都被连接到了互联网上。

梅丽莎卡罗内(Melissa carone)是一名自由IT工作者,她在11月10日提交了一份宣誓证词,详细描述了她在投票中心期间所亲身经历的一系列的、被她称之为是欺诈的行为。她说,11月2日,她被叫到艾伦公园(Allen Park)的一家酒店,当时整个Dominion团队都住在那里,目的是参加某种培训。

在酒店的会议室里,有一台制表机和一台(选票)裁定机(Adjudication Machine),工作人员被要求在房间里走一走,看一看。卡罗内说,一名Dominion的经理(最初为这个工作联系她的人)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告诉团队,他们将被分配到哪里参加选举计票工作。

她告诉记者:“他们给了我们一个活页夹,让我们了解一下。这个活页夹对我和很多律师来说非常有用,因为它提供了很多关于他们的软件和图像投递以及机器是如何连接到Wi-Fi的。是的,里面就是这样写着的。(投票机)当然是连接互联网的。”

卡罗内说,在用于制表和裁定选票的计算机的右下角,有一个Wi-Fi信号的标志,但它并不显示这些机器是否被连接到了全球网络,或者它们是否只是连接到一个网络链上,除非把鼠标悬停在标志上面。她说,她被禁止动它。

卡罗内补充说:“在他们提供给我的手册上说,要确保每个制表机都通过以太网电缆相互连接。”

卡罗内的宣誓证词是作为一个密歇根诉讼案的补充材料被提交的。这起诉讼是在11月初由五大湖司法中心(Great Lakes Justice Center)代表谢丽尔科斯坦蒂诺(Cheryl Costantino)和爱德华麦考尔(Edward McCall)提起的。原告称,由于多重违规行为,韦恩县的选举应该被判无效作废。

卡罗内的主要任务是协助Dominion系统的电脑信息技术工作:包括检查制表机器或裁决机器,以及帮助任何需要使用这些机器的人。她经常打开制表机来解决卡纸的问题或机器的其它问题。

前州参议员、航空航天工程师、底特律TCF中心投票观察员帕特里克科尔贝克(Patrick Colbeck)在一份宣誓证词中说,这些机器都与互联网相连接。科尔贝克说,该区域有无线路由器,并在该区域建立了名为“CPSStaff”和“AV Counter”的网络连接。

要确认Windows电脑的网络连接状态,“只需将光标移动到显示器右下角的LAN连接图标上。在没有互联网连接的时候,会有一个显示着划叉的灰暗地球的独特图标。我接着检查了制表机和计算机的终端屏幕,并观察到每个终端上都显示了它们已经被连接到互联网上的图标。”

科尔贝克告诉记者:“所有的制表机都通过以太网电缆连接到一个网络路由器,而这个路由器又连接到另一个路由器,这个路由器又连接到选票裁决机器。这一切再被连接到另一个路由器/防火墙,这个路由器/防火墙被连接到互联网,而互联网又被连接到本地数据中心。”

他补充道:“任何懂得IT的人都知道,如果一台计算机通过网络连接到互联网,那么该网络上的所有计算机都会连接到互联网。据我所知,本地选票数据中心已经连接到其它网络。”

科尔贝克说,他后来找到了中心的一些选举官员,告诉他们只要把鼠标移到那个图标上,就会出现一个弹出窗口,就能看到所显示的电脑是否已联网。

科尔贝克说,官员们甚至没有为他去移动一下鼠标,他们告诉他,要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科尔贝克说,已经有许多不同的宣誓证词被提交,详细说明了“网络上发生的一些奇怪事情。”他说,有中断和错误信息。

他说:“出现在电脑上的关于制表器和裁决机的一些错误,被称为备份溢出的东西,”“这不是一个标准的Windows错误信息。只有当您试图备份到SQL数据库时,您才会看到这个错误信息。这就说明,要么每一个制表机都在自己的机器中内置了自己的SQL数据库,要么它们会试图连接到某个不在本地的该工作站内的外部数据库。”

科尔贝克断言:“Dominion的许多特性被定性为故障,但实际上这些特性是为了帮助那些人操纵选举结果而设计的。”

连接到互联网的投票机尤其容易受到黑客的攻击。根据密歇根州选举局(Michigan Bureau of Elections)发布的2020年大选概述:“在选票制表过程中,投票机不能连接到互联网。”但该局表示,在选票统计完成并生成纸质记录之后,一些选区会“将机器连接到互联网上,以便将非认证计票结果发送给县办事员”。

卡罗内还透露说,在选举日和之后的第二天,她还亲眼目睹,有很多点票工人在TCF中心重复扫描成批的邮寄选票,而不是说,过滤这些(已被扫描过的)选票,导致有些选票甚至被计入了4到5次。

工人们每次都会收到大约50张邮寄来的选票,他们会通过制表机进行扫描记入选票,而制表机经常会卡住。

她在证词中说:“我亲眼目睹了无数工人重新扫描一批批的选票,却没有过滤这些(已被扫描过的)选票,这导致很多选票被记入了4到5次。”

当她向一位Dominion公司主管提出这些问题时,他告诉她:“梅丽莎,我不想听这些。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协助解决电脑信息技术问题,而不是为了帮助他们运行选举。”

卡罗内说,选票裁决通常要由一名共和党人和一名民主党人共同进行,但在一次夜班中,她无意中听到两名一起工作的女性在谈论她们的政党——原来她们都是民主党人,所以决定坐在一起。

她说:“没有任何监督,”“没有人去就此问她们任何问题。这就是一个完全自由放任的过程。”

卡罗内表示,她将很快提交第二份宣誓证词,其中包含的信息将“对了解这件事以及它是如何发生的有很大的帮助”。

此后,她曾两次与联邦调查局(FBI)取得联系,其中一次与一名女子交谈了一个多小时,但联邦调查局在收到她的信息后没有给她回电话,也没有继续联系她。

卡罗内说,Dominion系统的机器“绝对”有能力改变选票。在她的证词中,她提到Dominion的员工们互相谈论关于数据丢失的问题,他们“都拿起了手机,走到了一旁去(说的)。”

她说:“我不相信这说的实际上是数据丢失,这只是我的老板告诉我的。我相信就是在那时,Dominion发现川普以超过13万票的优势领先。”

混乱

根据卡罗内的说法,TCF中心当时有一种强烈的针对共和党投票观察员的恐吓气氛。许多共和党投票观察员被“挤到一边”。

她说:“Dominion公司的人告诉我,不要和他们交谈,不要回答任何问题,他们对他们非常非常粗鲁。”

在夜间的某一时刻,钢制的投票箱被放置在计票柜台后面。

她说:“他们试图在计票观察员和点票员之间设置障碍。”“随着夜幕降临,更多的选票被放进这些箱子里,他们开始把箱子堆起来,形成了更高的路障。”

卡罗内在她的证词中说,她是在底特律为Dominion公司工作的唯一一名共和党人。她形容该中心的气氛“非常紧张”。

她说:“Dominion的雇员和市政工作人员都在评论那些衣服上带有任何美国国旗标志的人,自动把他们视为是川普的支持者,”“他们自己就在那评论说,川普有多恶心。”

她补充说:“我开始表现得像个民主党人,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对此有任何怀疑,”“我只是感到紧张,你知道吗?”

卡罗内说,在她的第一个24小时轮班期间,她没有看到一张支持川普的选票。直到第二天,她才确实看到了一些。

卡罗内说,她对Dominion软件和选票制表过程的诚实性没有任何信心。Dominion公司没有就她的宣誓证词或指控的内容与她联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