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睡女助理,活在工作与性的双重剥削中

2020-12-01 17:52:00 橙雨伞公益

前段时间,新京报记者进行了暗访,发现部分企业利用招聘平台,发布“生活助理”“董事长助理”等招聘信息,实则要求应聘者提供性服务。

暗访结果显示,这些公司打着招聘的旗号,却在从事非法性交易。

据我身边的知情人士透露,“陪睡助理”在金融等一些行业并不罕见,助理通常获得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薪资,但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为雇佣方提供性服务。

这种形式有别于普通的性服务,也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金屋藏娇”和“出轨”,性工作更像是合约中“工作职责”的一部分,尽管这一部分不会出现在合约上。

一些“总裁”,本身可能并没有家庭,只是太忙没有时间谈恋爱,所以在招聘员工时,“顺便”找一个合适的性伙伴,受雇者也多是出于“自愿”。

看起来,虽然这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地带,但也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被雇佣的女助理获得了高出自己能力水平的薪资,而男性雇佣方的性需求则得到了满足。

但事实往往是,性别与阶级的双重剥削下,赢家往往只有一个。

在领英平台收到的“助理”招聘信息

图由作者提供

“陪睡助理”:

一份不被尊重的007工作

在中国的一线城市,普通总裁助理一职的平均到手年薪,在15万上下,而“陪睡助理”的薪资可能达到百万,单纯从价格上考虑,“陪睡女助理”的“待遇”并不低。

然而这对于雇佣方来说,仍旧是一个无比划算的交易:年轻漂亮的女孩操持种种事务,除此之外,还要成为金丝雀。

而在非法性交易市场,一个有着本科学历、身材面容姣好的“外围女”,一夜的价格往往超过万元。

相比之下,找一个对工作能力、相貌、身材都有着不同要求的“陪睡助理”,显然是更“实惠”的交易。

这种“陪睡助理”的模式无疑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这让本该在8小时内完成的工作,变成了007,让女孩们“自愿”选择了工作与性的双重剥削。

在本该属于自己的闲暇时间,她们需要为自己的老板提供性服务,这是工作的一部分,却永远不会呈现在合同上,而在完成这项服务之后,她们往往还需要按照老板的要求,处理真正意义上的工作。

曾经担任过这类助理的小花表示:自己的老板不老,甚至还有点帅,单身,也并不油腻,给她提供的待遇也看上去“很美”。

但是在一年后,她还是决定离开:

“真正让人纠结的不是性本身,毕竟这个是我自己选的,而是‘随叫随到’这件事。这让我很难有自己的生活,总裁助理本身就是一个事无巨细的工作,如果再把它和性混到一起,这基本上就意味着和个人时间说再见了。

而且,这无疑模糊了“知情同意”的边界。

不管是no means no还是更进一步的yes means yes,性同意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在“此时此刻此地”,同意进行性行为,而“陪睡助理”在这一点上则毫无保障,因为这是一份“工作”,性服务成了一种义务。

图/Getty Images

在目前的环境下,性工作很难称得上是真正的工作,“工作”中的一切都不能得到保障,这也为(陪睡)关系内的强奸提供了土壤。

而把性工作与其他工作混为一谈,则让双方的权利地位有了更加悬殊的差异。

这样一来,受雇者完全陷入了不平等的地位:

精神、肉体等方面都付出了劳动,却因为被支付了看上去“很美”的薪资,而被认为是“赚了便宜”、“出卖了肉体”,作为助理的本职工作,也根本不会得到应有的尊重;所遭受的性与工作的双重剥削,更容易被漠视。

“陪睡助理”背后,

被助长的潜规则

此外,这无疑会助长职场性骚扰。

在越来越多的雇主寻找“陪睡助理”之后,“助理陪睡”将逐渐滑坡成一种潜规则,而这种潜规则,是一种性别剥削:

不接受潜规则的女性,将很难得到工作。

图/《北京女子图鉴》

从事教育行业的小文表示,自己公司的唯二女高管,都和男老板有着长期的性关系。

“这在教育行业已经很常见了。拥有资本的老板多为男性,而负责业务的员工多为女性。在提拔时,能力差不多的情况下,老板显然愿意提拔自己的‘心腹’,也就是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性。可能这对彼此来讲是一种制衡。”

而与此同时,“靠睡上位”成为了男权社会给予位高权重女性的一致污名。

在很多情况下,这一流传甚广的污名,都只是毫无根据的单纯的荡妇羞辱。它将身处高位的女性置于一个被审视的境地,投以骚扰、鄙夷的目光,而忽视了她们在职场中的才识与努力。

现任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曾被媒体描述为“一路睡到现在的荡||妇”。

图/华尔街日报

另一方面,那些真实存在的靠睡上位的例子,其中也少不了男权社会的推力。

在职场中,当女性无法和男性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付出同等的努力,却难以享有同等的职位、晋升机会时,“性”便成为了一种为其所用的资源。

当很多人给接受潜规则的女性打上“自愿”“愿打愿挨”的烙印时,殊不知摆在她们面前的,是“和老板睡觉”与“失去这个岗位/这次晋升机会”两者之间的选择。

这两者都侵害了职场女性应有的权益,很难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选择”。

更何况,男性从来不需要这样“选择”。

因此,应该承担责任的,不该是“选择”成为陪睡助理、或者和老板睡觉获取晋升机会的女性,而是整个“吃女人”的社会结构。

图/payscale

在职场中的权力上位者主要是异性恋男性的情况下,建立长效的反性骚扰机制,才可能阻止“陪睡助理”到“陪睡晋升”再到“员工都要陪睡”的滑坡。

比如,欧盟就明确规定,职场性骚扰是严禁的歧视行为,雇主必须采取措施防范性骚扰,并要求成员国将其写进立法。

随着全面二胎政策的开放,女性的就业形势更加严峻,越来越多的女性勇敢地站出来,向“潜规则”说不。曝光这些潜规则相当重要,否则,压在女性头上的玻璃天花板,将会越来越低,甚至变成水泥墙。

但我们仍需要牢记,这层天花板并不是女性自己建成的。

几千年来的厌女文化,让我们很容易陷入互相指责,充满敌意,把问题的矛头指向被迫屈服于潜规则的女性。

女性需要团结起来,每一次对职场系统性厌女的反抗,每一次对潜规则的打破,都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而是为了千千万万奋斗在职场的姐妹。

文化是可以改变的,玻璃天花板也是可以被打破的。

打破之后,光就会透进来。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相关阅读

招聘网站的情色陷阱:家政公司介绍包养接客 招助理实为帮找性伴侣

“有没有胸啊,让我摸摸。”三元桥一家酒店附近的黑色商务车上,新京报记者正在被“面试”,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企图伸手触碰作为 应聘者 的暗访记者。

今年以来,包括北京、杭州、南京在内,有多个地区的网友反映,在BOSS 直聘 上遭遇“情色招聘”。此类招聘信息多打着“董事长助理”、“生活助理”的旗号,工作内容描述简单模糊、语焉不详,而实际要求应聘者提供性服务。

11月初,新京报记者在BOSS直聘上向20余家类似招聘企业发起求职申请,申请职位包括“助理”“秘书”等职位,有7家企业与记者取得进一步联系。但在面试过程中,新京报记者暗访发现,上述多家公司涉嫌情色招聘——既有专门为“客户”物色女子的“中介”,也有亲自在别墅里面试,并对应聘者动手动脚的老板,甚至有公司名为招聘助理实为替“客户”寻找性伴侣。

上述多个面试地点也并非正规公司办公场所,在新京报记者暗访中,招聘方要求的面试地点有酒店咖啡馆、私人别墅、甚至商务“保姆车”上。

名为招助理,实为替“客户”猎艳的掮客

11月上旬,一家名为“世界财富精英会”的机构在BOSS直聘上招聘“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特别助理”岗位,薪资待遇为每月1万元至1.5万元。新京报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发起了沟通。

BOSS直聘上的公司介绍显示,“世界财富精英会”是“中国高净值超富家族生活方式与家族事务管理的综合机构,始于英国家族式俱乐部,曾经为Rothschild Family家族及洛克菲勒家族提供服务而名声大作,在中国,仅服务人均1亿元净资产以上的家庭客户。”

页面显示“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招聘特别助理”工作内容为,“负责协助领导开展有关俱乐部资源与合作事务,处理公共关系,组织饭局与高端企业家聚会,社交管理与活动研发,安排与陪同出席会议活动,以及日常助理类相关工作,要求形象气质俱佳优先。”

“世界财富精英会”在BOSS直聘上招聘“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特别助理”的页面。软件截图

11月8日,BOSS直聘上该企业显示头衔为总裁的“方先生”与记者取得联系,并要求提供出生年月及生活照。通过BOSS平台“交换微信”功能,记者将自己的微信号发送给了“方先生”,一名自称“ 东哥 ”的人添加记者微信,索要简历与照片。

东哥介绍,他是专门为客户物色女孩的“猎头”,助理这种岗位月薪10万到30万,要求是“能接受每个月不超过三次的暧昧关系。”紧接着他又补充,不需要应聘者颜值,只需要人品好即可,“面试过了签劳务合同,对你也有保证”,但这不是一份全职工作,“需要你会提前一天联系,最关键就是互相保密。”

东哥说,如果客户面试通过,应聘者拿到工资,需要给他发一个3000元至5000元的红包,“这是规矩,剩下的都是客户给我们佣金。”

东哥告诉记者,应聘者也可以发掘身边的漂亮女孩,介绍她们“做外围”,抽取佣金。

东哥安排新京报暗访记者在11月12日与招聘客户见面,让记者去朝阳区三元桥附近一家酒店的咖啡厅等候。据其介绍,这次的客户从事地产贸易,已经向东哥预付了一笔不菲的保证金,要东哥替他招聘“私人助理”。临行前,他向记者强调,“别给我掉链子。这是你人生中一次转折点,一定把握住,以后也许我还会靠着你呢。”

中午12点多,新京报暗访记者按照东哥提供的信息,来到该酒店的咖啡厅。等待片刻后,记者接到了东哥的电话,“酒店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车,上车去说。”这是一辆黑色商务车,司机坐在驾驶座上,第二排坐着一年龄在30岁左右的男子。

这名男子对记者上车速度慢表达不满,“我们这个工作,首先你得听话。这法治社会,我还能把你拐跑了啊?”他表示,“介绍人跟我一通推荐,说你听话,但是现在见到本人,怎么跟他说的不一样呢?你是紧张啊?”

随后,该男子仔细询问记者的收入水平、来京时长、感情经历与性经历,期间不允许记者插嘴或反问。“我们还是聊下工作吧,”他主动切入正题,“我们俩的频率就是一个月发生3次到5次的性关系。一个月的薪资,我让你自己说,你觉得自己值多少钱,10万、15万、还是20万?”司机在一旁表示,“董事长对钱没有概念”,说着拿出了一沓钱。

几番交谈过后,该男子表示满意,“我现在可以定了,就用你。”他让司机找一家医院带记者检查身体。“有没有胸啊?让我摸摸看。”一边说着,他一边企图伸手触碰记者胸部。记者表示拒绝,下车离开。

BOSS直聘页面显示,“世界财富精英会”全称为世界财富精英会(北京)国际商务俱乐部,办公地点位于北京朝阳区惠河南街,一处名为“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北京会所”的地方。新京报记者询问劳斯莱斯在北京地区的两家服务中心,对方均表示北京地区无官方背景的车友俱乐部,拨打“劳斯莱斯汽车之家”客服电话,接线人员则表示不清楚。

“世界财富精英会”在BOSS直聘上的页面。软件截图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世界财富精英会(北京)国际商务俱乐部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最大股东为毛某某。经营范围有:承办展览展示活动,会议服务,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销售飞机、游艇、汽车等。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原因,于2015年8月17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办理住所或经营场所变更登记后,于2018年7月13日被移出。

商标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了50多个包含“劳斯”在内的商标,如“劳斯名媛会”、“劳斯绅士会”、“劳斯天使”、“夏洛特女王舞会”等。

11月17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世界财富精英会”在天眼查上的注册电话。接电话人员表示,自己这边是“劳斯莱斯车友俱乐部”。记者询问,“世界财富精英会”在BOSS直聘上的“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招聘特别助理”一职是否开放招聘,对方给予肯定的答复,并邀请记者添加其微信进一步详聊。

记者添加该微信时显示对方微信名为“某某先生”,与“世界财富精英会”最大股东毛某某名字的后两个字相同,该微信所使用的头像与BOSS直聘上发布招聘信息的“方先生”头像一致。

“某某先生”最近的一条朋友圈发布于11月11日,定位在位于惠河南街的“北京市·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北京会所)”,他写道“劳斯会11-11高朋满座”,配图中有身穿旗袍的女子在写有“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字样的背景板前表演节目。

别墅区里办面试,“总裁”伸出咸猪手

BOSS直聘平台上,中族集团有限公司正在北京地区招聘“生活秘书”。该职位要求应聘者学历在高中以上,工作经验“1年以内”,工作内容描述为“普通话标准,上进心强,懂得礼节,诚实守信”,月薪5000-6000元。

11月8日,新京报记者在BOSS直聘上与招聘者“李先生”沟通该职位。对方很快回复,并称这是中族集团直招,自己非中介,邀请记者“交换微信”。

添加记者微信的李先生自称是公司人事,索要了记者的简历和近照。随后,李先生与记者约定三天后在位于朝阳区的北京CBD国际高尔夫俱乐部的别墅区进行面试,并表示面试岗位是“老板的助理”,由老板亲自面试。记者询问其助理工作的具体内容,李先生表示“你见面和他谈”,“我只是助理,没有决定权”。

记者提出对安全的担忧,要求在咖啡馆等公共场所面试,李先生直接拒绝,“老板不去咖啡馆”,并称“那有司机、助理,面试有啥不安全的。”随后李先生发过来老板“李总”的号码,让记者自行联系。

中族集团在BOSS直聘上招聘“生活秘书”的页面。软件截图

北京CBD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官网介绍,“本球场坐落于北京东部的黄金地段,从北京最繁华的商业中心王府井大街开车前往,仅需12分钟。”面试当天,“李总”在电话中要求记者直接前往他所在的别墅。别墅区位于俱乐部中心的湖心岛上,记者从大门进入一路未经任何阻拦。

记者进入一栋二层的独栋别墅,一楼墙上挂满巨大的字画,桌子上摆满各种佛像,有一名男性助理在办公。“面试”在二楼内厅茶室进行,里面摆着茶桌和沙发,周围还有几个实木大柜子。记者与“李总”斜对而坐在茶桌两边的沙发上。

“李总”40多岁,东北口音,留着光头,穿着花衬衣。他表示,自己招聘的是私人生活助理,工作内容是照顾他的吃喝玩乐衣食住行,需要陪着他去酒局,需要学会礼仪接待,不需要负责工作事务。

此后,“李总”又询问记者的身高、体重,以及籍贯、生活、此前工作经历等。在此过程中,“李总”面带微笑,不断上下打量着记者。

面试结束后,记者起身离开,“李总”突然走上前,将记者拉入怀中,抚摸头发和胳膊,持续约10秒。记者反抗后随即离开,“李总”笑着表示,之后会再联络。

新京报记者在BOSS直聘页面上对中族集团进行举报。软件截图

根据中族集团有限公司人事李先生微信所绑定的手机号,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该号码为中美华信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注册号码。该企业法人代表为李某。记者使用某支付软件查询“李总”的手机号码,结果显示该用户名与中美华信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李某的名字一致。

家政公司兼职“拉皮条”,可介绍包养和接客

新京报记者调查中发现,BOSS直聘上有招聘私人保姆的家政公司也涉足情色招聘,招聘者可介绍包养或短期陪侍工作。

一家北京市朝阳区家政公司的招聘页面显示,该公司正在招聘私人保姆,薪资待遇在1万元至1.5万元之间。11月5日,新京报暗访记者在BOSS直聘上与招聘人沟通职位,通过“交换微信号”功能,将自己的微信号发送给对方,一位自称是公司销售的“申某”添加记者微信,并提出与记者见面沟通职位需求。

某家政公司在BOSS直聘上招聘“私人保姆”的页面。软件截图

申某对记者表示,招聘的岗位为高端家政,需要应聘者会洗衣做饭,掌握家务技能,还要长得漂亮,原因是,客户身份为一家影视公司老总,家中经常宴请明星,希望家政为自己赢得面子,“能跟客户发展成什么样就看你们了。”

谈话间,申某要记者发多张自然的生活照,连带着记者的个人信息包括三围等,一起发给了影视公司老总。他告诉记者,该老板要求很高,此前看了几个都不满意,想要年轻漂亮的,但需要会做菜、会高端收纳整理等,需要记者考取家政资格证、营养师证。

至于佣金方面,申某表示,如果双方成功签约,记者要支付给申某第一个月收入的10%作为中介费,但如果报名参加该家政公司的培训班,则可以免去这一费用。

申某介绍,还有一种更容易的助理工作是“短期商务助理”,主要是跟着老板去到出差地,在老板出差期间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同时提供性陪侍。长的一两个月,短的一两周。“这个竞争很激烈。”他表示。

申某向记者提供的与另一陈姓中介的聊天记录显示,陈某愿意帮助申某牵线,为记者介绍上海的短期陪侍工作。“一般长得好看的,年纪小的90后、00后,都是一个月15万元。价格要看女孩子条件。”申某将这部分聊天记录转给记者,还索要泳装照片,从而向客户展示身材。

申某向记者提供的与另一陈姓中介的聊天记录。微信截图

“情色招聘”频发,BOSS直聘平台做冻结账号处理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以来,包括北京、杭州、南京在内,有多个地区的微博网友反映称在BOSS直聘上遭遇“情色招聘”。

网友川川反映,今年5月,大学毕业的她通过BOSS直聘投递了云南一家咨询公司的公关岗位。该公司的CEO亲自添加了她的微信,并索要了一张她的生活照。交谈中,这位CEO称“公关被客户性骚扰是难免的”,询问川川能否接受,并表示公关的实际工作内容就是陪客户喝酒,会面临“突破底线的行为”。

川川拒绝后,这位CEO又表示,如果不接受公关,可以应聘董事长秘书,“只服务董事长一人”。他表示,董秘需要像女佣一样照顾董事长,还需要陪在一个房间中睡觉,如果被董事长看上,是川川的福气,连引荐她的CEO本人也会得到奖励。

同在五月,广州网友艳艳在BOSS直聘上应聘秘书助理职位,直接被老板载去陪客户吃饭,“客户走了之后,他突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摸了一下我的头”。老板在路上对艳艳动手动脚,还开价每月8000元要求艳艳做他的女朋友兼秘书。

网友艳艳的经历。微博截图

今年6月,有知乎网友爆料称,某知名公司高级员工在BOSS直聘上公开招聘生活助理,要求应聘者提供性服务,开出每月1.6万元的包养费用。事件曝光后,该公司另一员工表示,涉事员工已被辞退。

对于BOSS直聘上存在的情色招聘及性骚扰现象,6月1日,BOSS直聘客服在一则应聘者自称遭遇性骚扰的微博下评论回复称,“平台坚决打击一切非正常求职招聘行为,如果您遇到非正常求职招聘者,可以在站内聊天页面进行举报,也可将相关信息反馈给小编,小编来为您反馈处理,保护您的合法权益。 ”

BOSS直聘页面中的举报功能。软件截图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BOSS直聘在其平台的安全求职指南中提示,“如果在面试中遇到骚扰或攻击,请在保护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保留证据,并向平台举报投诉。”记者还发现,平台的违规账号处理公告中滚动展示着被冻结的账号名,封禁原因中有“因发布夜场类职位”、“因发布兼职模特信息”等。

BOSS直聘上的违规账号处理公告。软件截图

记者就招聘方资质及面试过程中遇到的性骚扰问题致电BOSS直聘客服,对方称平台会对发布职位的公司及招聘人进行资质认证,审核通过方可发布招聘信息。若应聘者在面试过程中发现与发布职位不相符,可以进行投诉举报,平台审核后会进行相应处理。

11月1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对世界财富精英会、中族集团两家公司发布的相关岗位进行了举报。约30分钟后,记者接到了BOSS直聘客服来电,询问具体情况。BOSS直聘客服告诉记者,遇到性骚扰的行为,可以在平台上该职位发布页面选择举报,填写完举报信息后会有工作人员在1-3个工作日给到反馈。客服还提醒记者后续在求职过程中要提高警惕,视自身具体情况考虑是否报警。

客服来电后又半小时,记者在平台上收到回复称,中族集团的招聘账号经核实存在违规现象,已予以冻结处理。

新京报记者在BOSS直聘页面上对世界财富精英会进行举报。软件截图

截至发稿,“世界财富精英会”的“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招聘特别助理”岗位仍在开放招聘。

新京报调查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陈会洁_NB11608)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