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图有真相!澳军拿遇害塔利班士兵假肢当酒杯“实锤”了

2020-12-01 17:34:29 观察者网

今天,英国《卫报》发布了独家获取的照片,显示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时,用遇害塔利班士兵的假肢当酒杯,在部队内部酒吧内饮酒、开派对。有澳媒早在去年就报道过有关事件,这次照片公开,无疑“实锤”了澳军的这一丑行。

这些照片发布之前,一份澳法院发布的调查报告,揭露了澳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期间,残忍杀害39名平民、囚犯等罪行,包括割喉两名阿富汗孩童等残忍行径。

据《卫报》12月11日报道,澳洲分社记者独家获取的照片显示,澳特种部队某高级士兵于2009年,在阿富汗中部塔林克特市澳特种兵基地的一个名为“Fat Lady's Arms”的内部酒吧内,拿遇害塔利班士兵假肢作酒杯,与同伴一起饮用啤酒。

报道称,这名士兵目前仍在服役。

图源:卫报,下同

另一张照片显示,两名士兵正在使用这只假肢作为道具跳舞。

实际上,此前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等媒体,就报道过“澳军士兵用假肢当酒器”的新闻,但一直没有证据。这几张《卫报》最新获取的照片,无疑“实锤”了澳军这一丑行。

据ABC 去年12月11日的报道,澳特种空勤部队(SASR)士兵本·罗伯特-史密斯(Ben Roberts-Smith)被指控杀害一名没有武装的阿富汗平民。在对他的指控中,提到他将遇害阿富汗军人的一只假肢带回澳大利亚,“作为新奇的战利品啤酒杯”。当时,罗伯特-史密斯的律师矢口否认称,“我的委托人确实射杀了一名佩戴假肢的塔利班士兵,但并没有将假肢作为战利品。”

ABC 2019年报道截图

据《卫报》消息,这一行为得到军方高层普遍容忍,某些高层甚至也有参与。而且,这只假肢可能被士兵们视为战利品——根据有关规定,澳士兵不允许在战场上拿取、甚至是私藏敌方物品。

报道称,这只假肢应该属于在一场袭击中阵亡的某塔利班士兵。这场袭击由澳大利亚特种空勤部队(SASR)第二中队,于2009年4月在乌鲁兹甘省卡卡拉克(Kakarak)发起。SASR也是最近被世界关注的澳大利亚罪行报告中,残杀39名阿富汗平民、囚犯的部队。

士兵在战场上拿走死亡士兵的假肢后,就把它放在基地内部的“Fat Lady's Arms”酒吧,来喝酒的人偶尔会用这只假肢当作酒杯。

这只假肢被放在(酒吧内)一块木板上,它的上面就是一个纳粹德国使用的装饰——铁十字勋章。

2007年8月,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执行任务时,被拍到军车上高挂纳粹德国的旗帜。

一位退伍士兵对《卫报》表示,后来澳大利亚特种部队不管行军到哪儿,都会带着这只假肢。“Fat Lady's Arms”酒吧只要一开起来,就会摆出这只假腿,有时候士兵们会拿来喝酒,”他说。

他还透露,某些澳高级军官偶尔也会来这家酒吧喝上几杯,特别是澳新军团纪念日(ANZAC Day)那天。他们应该能看到士兵们的行为。

据说在特种部队内部,流传着几名高级军官用那只假肢畅饮的照片。

由新南威尔士州最高上诉法院法官保罗·布里列顿发布的澳军罪行报告中,并没有直接提到假肢,或是士兵偷拿战利品,但是“Fat Lady's Arms”酒吧出现在了报告中,并且作为军队领导道德败坏的一个例子。

报告称,在这家未经认证的酒吧内,军官们“容忍、接受、参与普遍存在的破坏行为规范的事,例如在执行任务期间喝酒、着装不规范、不注意个人卫生——这些行为不仅在执行任务时发生,而且在整个澳军都是不能容忍的。”

前军事律师格伦·科洛梅兹(Glenn Kolomeitz)说,根据英联邦《刑法》第268.81条的规定,未经所有人同意而拿去战利品,可被视为战争掠夺罪,可判处20年监禁。

布里列顿的报告还发现,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对几十起违法谋杀负有责任,被杀的大多是俘虏,犯罪证据会被故意掩盖;总共有25名士兵被确定为主犯或帮凶,有些人仍在澳大利亚国防军(ADF)服役。

当地时间11月19日,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坎贝尔承认了军队在阿富汗犯下的罪行,并为此道歉。他表示:“一些巡逻士兵自行执法、破坏规则,编造故事,编造谎言,杀害囚犯。”

昨日(1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今天上午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引用一幅讽刺漫画,谴责澳大利亚士兵对阿富汗平民、儿童的暴行。仅2小时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仪态尽失,亲自下场拍视频要求中方道歉并删除推文。

@乌合麒麟CG漫画作品《“正义之师”》

漫画的创作者青年画家@乌合麒麟11月30日对观察者网表示,希望莫里森好好面对现实,处理好本国问题,而不是把重点放在谴责别国作者基于事实的创作上。

今日(1日),@乌合麒麟发文称,他们(澳军)具体残杀了多少人,日后会对这件事负什么样的责任,澳大利亚需要给阿富汗人以及世界人民一个交代。我们关注的重点应该放在这个方向上。真实世界中发生的事,远远比我画面中呈现出来的更加残忍,更加血腥,更加的令人不寒而栗。

同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表示,有一些人,他们总是抱着“我可以、你不可以”的心态对待中国,这种心态其实说到底就是反映了一些人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可理喻的傲慢和虚伪,他们的真实目的也是要剥夺中国说出事实真相的权利,他们就是害怕有人大声说出来,“看!那个皇帝身上并没有衣服!”

相关阅读:

飞机坐不下杀掉?澳特种兵杀戮阿富汗平民细节曝光

触目惊心的滥杀罪行,和由此引发的“自杀潮”,将澳大利亚军方推向巨大的舆论漩涡。

7个阿富汗人,军机上只有6个空座位,怎么办?直接枪杀一个。“好了,我们现在只有6个罪犯了……”

年轻士兵第一次杀戮训练,要先壮胆,找谁练手?巡逻时随便拉一个手无寸铁的倒霉蛋,毙掉后往尸体旁放些武器,这下就名正言顺,而不是滥杀平民了。

两名只有14岁的阿富汗男孩,被士兵抓住割喉,然后尸体被抛入河中。

......

这可不是好莱坞战争大片的桥段,而是澳大利亚特种兵于2005至2016年间在阿富汗真实行径的报告。报告以美军提供的资料照片为依据,由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于近日发布。相关调查也随之启动。

紧接着的3周时间里,或是出于自责,或是惧怕受罚,9名澳大利亚士兵相继自杀。触目惊心的滥杀罪行,和由此引发的“自杀潮”,将澳大利亚军方推向巨大的舆论漩涡。

当然,澳大利亚特种部队肯定不是唯一犯下暴行的一方。牵头在阿富汗驻兵的美国军方,不论是将澳大利亚作为“顶雷者”,还是“马前卒”,在滔天的罪行面前,同样难以独善其身。

8男1女抛家弃子自杀

“杀人报告”揭露滔天罪行

地处亚洲“心脏”的阿富汗,战略价值独特,因此也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靶子,长期被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笼罩。

追随美国派兵驻扎此地的澳大利亚军队,打着“反恐”的幌子,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不惜大肆残杀平民,上演了一幕幕极为血腥的场面。

中东媒体半岛电视台中文网描述了关于澳大利亚军队杀害阿富汗平民的细节:有时是为了要让新兵进行首次杀人练手;有时只是纯粹为了杀人取乐,像打猎一样动用军犬扑咬平民,然后对其枪杀;更有甚者类似于一种精神变态,肆意抓捕阿富汗未成年儿童后,对其进行残忍至极的割喉抛尸;最触目惊心的是,有的部队还以杀人多寡来论功行赏,在军中形成了危险的“竞争氛围”。

澳军方近日主动公布的“杀人报告”显示,25名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官兵在阿富汗境内服役过程中,共计犯下了23起杀害无辜平民及战俘的罪行,导致多达39名人员遇难。

有媒体评论称,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驻军最多时达26000人,被澳大利亚人枉杀的阿富汗人,肯定远远不止这39人。这毕竟仅仅是澳大利亚军方自查的报告。

此前的10月30日,驻阿富汗的国际联军还发布了一份声明,其中显示,在2014年8月至2020年9月期间,联军在阿富汗境内发起了34917次空袭,约1410名平民遭袭身亡。同一天,俄罗斯专家彼得列夫在俄塔斯社发文指出,国际联军公布的关于阿富汗平民被误杀的数据大有水分,真实的被害人数应该超过数倍乃至数十倍。

而在澳大利亚自行披露的罪行报告中,被害者都是在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丧生的,并不是在战斗之中被打死的。

相关报告中,关于澳大利亚特种部队罪行的证人证言、图文证据等,主要来自于美军的陈述。比如,美国的直升机飞行员就主动向媒体爆料,当时其收到澳大利亚士兵的乘机请求,赶到现场接应时,发现澳大利亚士兵多带了一名战俘,直升机无法坐下。于是,他听到外面“砰”的一声枪响,然后澳大利亚士兵说:现在,咱们只抓了6个人。

对此,《澳大利亚人报》在头版文章指出,这是澳军事史上“最可耻的一页”。《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也发表题为《起诉军队是挽救他们的唯一办法》的评论文章,称报告披露了骇人听闻的行径,一些人已经给这个国家的军队、军事史乃至国家本身都蒙上了丑陋的阴影。

起初,澳大利亚军方还试图掩盖在阿富汗的恶行,有的杀戮狂魔仍在澳大利亚军中服役,不少士兵还拿到了勋章,成为国民英雄。

然而,来自国际社会的舆论谴责迫使澳大利亚不得不对本国军队罪行进行调查,相关报告产生的影响持续发酵。

“杀人报告”发布后,由新南威尔士州高级法官保罗·布雷顿牵头组成的调查团,对具体的作案主体展开调查,囊括了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真实战场”外的55宗谋杀案,包括杀戮平民、残害俘虏等。

目前,对于这些犯罪士兵的指控材料越来越多,证据也在逐渐加码,在短期内,布雷顿就已经收到了超过20000份材料以及25000多张照片。

舆论压力之下,自杀事件开始接二连三地发生。

一名刚服役两年的士兵布拉登·罗素,10月30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此前他刚在新南威尔士州完成了一项训练。

澳大利亚空军士兵罗伯特·约翰·菲利普斯现年33岁,是一名军用机场的警卫人员,住在昆士兰州的安伯利,有两个年幼的孩子。11月初,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来自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老兵谢恩·霍尔2011年应征入伍,2015年被派往阿富汗执行保卫任务。“杀人报告”发布时,他已经退伍,但还是抛弃了妻子和3岁的儿子,选择自杀。

......

·谢恩·霍尔(右)生前和家人在一起。

目前,已经有8男1女共9位士兵在短时间内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在澳大利亚近代史上前所未有。

关于他们自杀的原因,有人认为压力过大是主要因素,也有专家分析称:不排除是在面临接受调查之际,他们为了逃避惩罚,从而选择畏罪自杀。

不过,也有报道称,9名自杀的士兵中,部分与报告中记录的禽兽不如的恶性案件并无直接关联,也许有的只是目睹而没有制止,或者被动配合其他同伴的行动,最终难以承受心理压力和愧疚感,选择自杀。

澳大利亚退伍军人、心理健康导师尼尔·沃利·华莱士说:“一些媒体对战争罪行的报道,用同样的笔触描绘每个人,这让无罪的人们也觉得自己不是清白的,从而徒增压力。”

带头大哥“先发制人”

为何国际舆论对于澳大利亚士兵的恶行如此关注?因为近几年国际法庭经常收到关于多国联军在中东战场犯下滔天罪行的举报,在深入调查中,逐渐揭开了类似恶行普遍存在的事实。

澳大利亚军方的残暴行径,绝不仅是孤立存在的。主导国际联军的美军,在阿富汗同样犯下累累罪行,正接受国际刑事法庭的调查。

但是在面临指控时,美国方面更懂得如何“先发制人”。

今年6月,美方发布了一项针对国际刑事法庭实施制裁的行政令,原因是国际刑事法庭正在对美军在阿富汗涉嫌的战争罪行进行调查。

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在一份声明中称:“尽管美国和盟友多次要求国际刑事法庭进行改革,但是法庭毫无动作,继续在政治动机的驱使下发动针对美国和美国盟友(包括以色列)的调查。”

凯莉在声明中还不忘倒打一耙,表示“有敌对国家在操纵国际刑事法庭,鼓励它发起针对美国的诉讼”,并且指责法庭高层存在腐败问题。

一张豪横的制裁令,加上一通混淆视听的发言,美国巧妙地将国际刑事法庭的调查挡在了国门外。转头,他们便反戈一击,成为揭露澳大利亚特种兵屠杀阿富汗平民的爆料人。

面对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只能忙不迭地道歉:“澳大利亚国防部必须承认调查报告中澳军人在阿富汗所犯下的罪行,并承诺做出改变,以保证这类残暴行为不再发生。我代表澳大利亚国防军为澳大利亚士兵的所有不当行为,向阿富汗人民表示诚挚的、毫无保留的歉意。”

他在媒体面前公开宣布,自己将承担责任,以确保这份“杀人报告”得到妥善处理。澳大利亚官方表示,正考虑将相关人员的“杰出服役奖章”收回,同时,对于阿富汗受害者,也会进行相应的国家赔偿。

·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坎贝尔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则主打“情感牌”。他打电话给阿富汗总统加尼,声音低沉地表达了最深切的悲痛。

只是,口头上的道歉弥补不了受害者及家属受到的巨大创伤。如何对案情进行更深入彻底的调查?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罪行需要被曝晒到阳光之下?如何对涉案者进行法律惩处?如何杜绝类似事情再次发生?受害者家属及国际社会都在迫切等待一个说法。

死者长已矣,生者常戚戚。希望打着反恐旗号制造新恐怖主义的勾当,永远不会再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康瑞鑫_NB167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