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坚推文令澳大利亚“不爽”,法国竟然也跳出来了

2020-12-01 15:38:28 环球时报新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境外社交媒体平台发布图文贴,谴责澳大利亚士兵屠杀阿富汗平民和战俘之后,法国外交部也跳出来,指责推文内容“带有偏见”,中国所使用的外交手段“不符合外界期望”。但是,法国外交部对澳大利亚军人在阿富汗犯下的令人发指的涉嫌战争罪的行为却绝口不提。另外,推特公司证实,不同意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的“移除推文”的要求。

赵立坚推文截图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法国外交部一位发言人说:“我们认为有关推文不符合人们对中国这样一个国家的外交手法的期望。(赵立坚在推特上)公开发表的图片尤其令人震惊,评论带有偏见,侮辱了近二十年来派遣武装部队在阿富汗作战的所有国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0日上午在境外社交媒体平台推特上发布了一条谴责澳大利亚士兵谋杀阿富汗平民和囚犯的推文,同时还配发了一张由中国艺术家@乌合麒麟创作的艺术插图。图中,一名澳大利亚士兵一边用刀抵住了一名阿富汗儿童的喉咙,还配有文字“不要害怕,我们是来给你们带来和平的”。在这篇推文发出后,立即招致澳大利亚方面的强烈反应,引发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到到整个在野党政客几乎整个政坛的强烈不满,他们纷纷对赵立坚推文中所配图片展开集火攻击,声称图片内容是“虚假的”和“令人不适的”,但却避谈赵立坚推文中所说的澳大利亚军人犯下战争罪行为的事实。澳大利亚军方日前公布的调查报告已经证实,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澳军人涉嫌战争罪,制造了多起杀害战俘和无辜平民的事件,包括残忍割喉阿富汗儿童。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

莫里森声称,正就赵立坚所发推文一事寻求中方道歉,并寻求从推特上移除这一推文。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则声称,已就此召见中国驻澳大使,寻求其就此向澳方道歉。另据澳媒报道,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秘书亚当森当天已就赵立坚发布的推文一事与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进行了对话。我驻澳大使馆也在12月1日证实,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秘书长30日打电话给中国大使,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有关推特事表达不满,中国大使坚决拒绝了其无理指责。此外,驻澳大使馆还强调,澳方某些政客和媒体的咆哮,完全是错误解读和过度反应,无非有两个目的:一是转移公众对澳军在阿富汗暴行的关注,二是将中澳双边关系恶化的责任诿过于中方。也许还有一个企图就是在澳煽动民族主义情绪。

新西兰总理阿登

同样在12月1日当天,新西兰总理阿登也就赵立坚所发推文一事表态,称新西兰政府已直接就赵立坚推文中所使用的图片向中方“表达关切”。 她还声称,赵立坚所发推文“不符合事实”, 因此新西兰才发出关切。但她与澳大利亚政客一样,绝口不提澳大利亚军人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的事实。

另外,推特公司一位发言人在1日也就赵立坚所发推文一事表态,称推特公司不会移除赵立坚的推文。这位发言人说,推文中所包含的图片已经标记为可能包含敏感内容。而根据推特公司的规定,政客的外交政策主张或者政府官方账户发出的“武力恫吓”一般不被推特视为违规行为。

推荐阅读:

就在澳总理对中国狂怒时,这个曝光澳军暴行的人却危险了

来源:环球时报新媒体

就在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因为一张讽刺澳军暴行的漫画狂怒之际,那个曝光澳军残杀阿富汗平民的“吹哨人”,却因“泄露国家机密”被澳大利亚有关部门检控,以至于他甚至不得不发帖向网友求助。

图源:请愿网站“change.org”

这位揭露澳军暴行的“吹哨人”名叫大卫·麦克布莱德,据《堪培拉时报》报道,作为“吹哨人”,麦克布莱德曾在揭露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士兵杀害阿富汗无辜平民的过程中,将“涉及国家机密”的文件泄露给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一位记者。为此,他正因涉嫌触犯5项罪名而面临澳大利亚司法部门的指控和审判。

由于澳军官兵的暴行已被查证,不少澳大利亚民众和政界人物都呼吁撤销对这位“吹哨人”的检控。但在今天,当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正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转发了一张讽刺漫画而要求中方道歉的同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却表示“不会对麦克布莱德一案进行干涉”。这实际上也意味着,澳大利亚政府并不会对仗义执言的麦克布莱德进行道义层面的支持。

图源:《堪培拉时报》

尽管大多数澳大利亚媒体最近的报道并没提到麦克布莱德的事迹,但笔者查阅各类资料发现,这位“吹哨人”此前的经历颇有一番传奇色彩。

出生于澳大利亚的麦克布莱德曾先后在悉尼大学、牛津大学攻读法律专业。可在毕业后,这位获得名校奖学金的“学霸”没有像同学那样当一个高薪的白领,反而选择投笔从戎,在英国报名参军,并多次随部队奔赴前线。

据《悉尼先驱晨报》提到,麦克布莱德曾参加了英军著名特种部队“特别空勤团”的选拔,不过却因故落选,随后申请退役返回澳大利亚。不久后,麦克布莱德又应征了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军事律师一职,曾于2011年、2013年两次随军前往阿富汗。

图源:《悉尼先驱晨报》

两次跟随澳军前往战场的麦克布莱德,听闻澳军疑似在当地有杀害平民等暴行后,就开始暗中关注了此事。2017年,麦克布莱德因为患有创伤应激后遗症而不得不退役。就在同年,麦克布莱德将自己掌握的许多证据交给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记者丹·奥克斯。

麦克布莱德服役资料图,图源:《悉尼先驱晨报》

尽管麦克布莱德的这次“吹哨”在被媒体曝光后促使澳大利亚军方展开了调查,却也给他本人和这位记者惹上了麻烦。据多家媒体报道称,麦克布莱德用于揭露澳军士兵暴行的许多资料,是通过“窃取保密档案”的方式获得的,他因涉嫌违反5项法律被司法机关检控。

就在10月,澳大利亚司法机关决定不起诉和麦克布莱德一同披露有关资料的丹·奥克斯,但却并未对麦克布莱德做出同样的决定。11月23日,麦克布莱德还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转发了一则链接,希望网民能呼吁取消对他的所有检控。

不过,截至发稿前,麦克布莱德的这个几天前就发布的倡议页面仅获得了3万多个点赞,热度远比不上他所揭露的澳军暴行在网络上引起的反响。

更滑稽的是,就在今天攻击我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转发讽刺图片时,还有许多澳大利亚政客和媒体辩称“该事件是澳大利亚人自己揭露的”,以此指责我们“作为外人”不应对其进行批评。

但从麦克布莱德的遭遇看来,这些人是在玩弄这么一种把戏:在堵我们嘴时,他们就称麦克布莱德是“我们澳大利亚自己人”,转身却又对这个“自己人”可能面临的牢狱之灾视而不见。

图源:《悉尼先驱晨报》

笔者很好奇,这些认为“外人不该点评澳大利亚丑闻”的人,对于本国这位曾为国服役、功勋卓著,还在本事件中挺身而出的麦克布莱德,他们是否愿意把指责中国的精力,用在为麦克布莱德得到公正的审判奔走呼吁上?

华春莹强力回应外媒8连问 现场直击

作为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身担重任的华春莹如今较少主持例行记者会,上次看到她的身影已是一个多月前。而当她今天再次站在蓝厅主持记者会,迎接她的是中外媒体持续近50分钟的20多个提问。

其中,澳大利亚总理就赵立坚发表有关澳军暴行评论而要求中方道歉一事,以彭博社、BBC、路透社为首的多家西方媒体与华春莹展开了8个回合的问答交锋。

面对外媒的犀利“发难”,华司逐一回应,各个击破,在有礼有节中充分阐释了中方对澳军暴行的立场态度,以及中国外交逐渐发展的多元内涵与宏大愿景。

澳总理要求中方道歉,华春莹有力反诘

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下新闻事件原委。

日前,派驻在阿富汗的澳特种部队制造了多起杀害囚犯和平民的事件,该事被澳国内人士的调查报告证实,一时间国际舆论哗然,纷纷谴责澳军方的残暴行径。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0日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刊发了一张谴责澳军队在阿富汗暴行的相关漫画并呼吁对此彻底调查。此举随即引发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震怒”,他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要求中国政府就赵立坚有关推特道歉,称中国应该为此“感到羞愧(feel ashamed)”。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电视节目中表达不满

在今天的记者会上,坐在第一排的彭博社资深记者就首当其冲地向华春莹发问,询问中方对“道歉”的态度。

“报告披露的细节令人震惊和毛骨悚然,其中包括将成年男子和男孩集中起来枪杀或者蒙眼割喉;将2名14岁男孩割喉后装入口袋投入河流;而且还要求新兵枪杀战俘以“练手”等。澳方这些残暴罪行受到了国际社会一致的强烈谴责和声讨。”

华春莹一上来就先摆事实讲道理地论清是非曲直,随后反问道,“澳方对我同事个人推文反应如此强烈,是想说明,澳大利亚有些军人冷酷杀害阿富汗无辜平民有理,但有人谴责这种冷酷罪行反而无理吗?阿富汗人民的命也是命!”

彭博社记者

我恰好就坐在这位彭博社记者的右侧,能清楚地听到他在提问时有意地强调了“feel ashamed(感到羞愧)”一词,明显,华春莹也听到了这一重点词。于是她接着说,“你刚才提到澳方说中国政府应该feel ashamed。澳大利亚军人赴阿富汗是政府行为,澳大利亚有军人在阿犯下如此残暴罪行,澳政府是否应该feel ashamed?!”

我们能明显地从她的三连问中听出渐次升高的力量和强度,而这似乎也激发了西方媒体发力诘问的欲望。

澳政府应该怎么做,你来问中国?

BBC记者又说,“根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有些涉事军人已经被解职,接下来还会有刑事调查,有些人会入狱接受惩罚。中方希望看到澳政府采取什么措施呢?”

BBC记者

坦白地说,在记者会现场的我听到这个问题后稍感诧异,一群澳大利亚军人对阿富汗人犯下罪行,一个英国记者跑来问中方“你觉得澳政府应该怎么办?”我想,无论中方怎么答,他们都会有“解读”的空间,因此这一问可以说是一个故意让中方当“教师爷”的设陷问题。

“澳大利亚政府应该是一个成熟的政府。他们应该知道该如何妥善处理这一可怕事件。”华春莹四两拨千斤地回应道。

其实在前面回答彭博社记者提问时,华春莹已经表明了中方的态度:澳政府应该做的是深刻反思并将凶手绳之以法,向阿富汗人民作出正式道歉,并向国际社会郑重承诺永远不再犯这种可怕罪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所长柳华文在与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谈及此事时,首先强调了“正式道歉”的重要性:“澳当局的道歉很重要,这是表明态度,表明承认事实的存在,承认澳军行为对受害人、对国际公众造成了不好的后果。”柳华文接着指出,在任何军事行动,尤其是国际军事行动中,各国部队都应受到国际法的约束,任何违反国际法、武装冲突法、禁止酷刑公约等行为,都要根据该国国内法和国际法进行追究。“澳当局有义务对澳军不法行为追究责任”。

借批评中国转移矛盾,迎合西方舆论场

华春莹在回答了其他几位记者的问题后,BBC记者再次举手,华春莹也非常欢迎地笑着对他说“你接着问”。

“关于澳大利亚军人推文配图,这是专门为有关推文制作的图片吗?澳方要求撤下这个推文,请问推特公司是否会撤下这条推文?”

华春莹告诉他说只注意到是网络流传的图片,并不了解作者何人,随后又回复他删除与否“是澳大利亚政府和推特公司之间的事情”。

面对西方媒体拐弯抹角地追问,华春莹接着说:

“我觉得澳大利亚政府必须直面一个现实:澳大利亚一些军人到底有没有在阿富汗犯下如此凶残的罪行?他们以割喉这样凶残的手法去残杀阿富汗儿童,这是不是事实?我认为澳大利亚政府目前要做的是直面这一事实,深刻反思,并采取切实行动杜绝此类不人道的犯罪行为再次发生。如果他们对澳一些军人在阿富汗残杀无辜可以不觉得ashamed,但如果有人谴责这种行为,他们就接受不了,还口不择言,我认为这不是一种成熟和理智的做法。”

华春莹的这番言论一针见血地道破了澳大利亚当局的心理活动。“澳总理就是在转移矛盾,他本来就正愁没话说,这下刚好把舆论热点转移到批评中国政府上,而批评中国又在西方很有舆论市场。”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院大国关系室主任钟飞腾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说。

这是人权问题,与内政有关吗?

随后,BBC记者又举手追问,暗指中方此次表态是“干涉别国内政”,他委婉地说“我们可否认为中方今后也会在其他不直接涉及中国的问题上发表看法?”

在大篇幅的论述后,华司问他“这个问题跟人权有关,但它跟内政有任何关系吗?”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就“干涉别国内政”这个点向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所长柳华文请教,柳华文表示,“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基本原则是‘不干涉纯属内政的事项’那什么是‘纯属内政’?很明显澳军在阿富汗的暴行不算是其内政,而大家对于这样的事情给予关注和评论是很正常的。”

相较于赵立坚的发图关注,澳大利亚此前在中国涉港、涉疆、涉藏等问题上的种种言行,则是实打实的“干涉别国内政”,因为那是一个国家主权国家范围内的事。

中国外交背后的宏大与多元

华春莹就“干预人权”问题与BBC进行了几轮交锋,她说“你这个提问可不像BBC的一贯风格。你如此关心这个问题是因为你是澳大利亚籍的吗?”BBC记者当即发出否认的声音,并立即澄清道:“我只是作为一个记者提问,并不暗含批评中方的意思。”

然而我们在现场能明显感受到,西方几家主流媒体的设问是明显戴着“有色眼镜”的,他们对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谴责反应很强烈。

谈及这一现象,钟飞腾说:“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白人至上主义,感觉就他们做得好,别人都是污点。他们认为就算是犯了错也只能是他们内部人批评我,哪里轮得到一个发展中国家来指手画脚。但是公道自在人心啊,中国就是站出来说了这种话,所以他们就非常不适应。”

事实上,我们可以从赵立坚、华春莹等多位发言人近年来的表现看出,中国外交官越来越主动地在掌握话语权,越来越积极地对外阐明中国立场,发出中国声音。

“以前我们的外交偏重为经济发展服务,为经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但随着中国国力的强大,我们的外交目标变得越来越宏大与多元,更加地有内涵。我们不仅关心经济,我们还关心全球正义、地区安全、环境保护等等,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应有之义。”钟飞腾说。

(来源:直新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