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库什纳将访中东,为特朗普政府留下政治遗产还是“最后任性”?

2020-11-30 21:54:15 上观新闻

继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之后,美国白宫高级顾问、总统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本周也将率队前往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据媒体预测,库什纳可能就推动沙特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修复卡塔尔与沙特断交裂痕展开斡旋。明年1月,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就将宣誓就职,为何库什纳要在此时访问中东?分析人士认为,库什纳此行不仅是在最后时刻为特朗普取得外交成就,也是特朗普给新政府留下的“最后任性”。

两大目标

此前的11月13日至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开启为期10天的欧洲和中东之行,他同样到访了卡塔尔和沙特两国。在外媒看来,库什纳时隔两周再访中东,主要有两大目标。

库什纳此行的首要目标是推进沙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再为以色列扩大“朋友圈”。

今年8月以来,库什纳及其团队已促成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苏丹等国实现关系正常化。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希望在1月20日当选总统拜登就任之前推进更多此类协议。如果沙特与以色列达成协议,也将促使其他阿拉伯国家效仿。

此前,以色列或许已同沙特开展“秘密会谈”。据以色列媒体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于22日晚间飞抵沙特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会谈,蓬佩奥也参与其中。但随后,该消息遭沙特方面否认。以色列总理府没有回应上述报道。

此外,库什纳到访另一站卡塔尔,则意在修复沙特与卡塔尔间的裂痕,增强海湾地区局势稳定。美国新闻网站Axios称,美国希望说服两国领导人在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上取得和解,并达成协议。

2017年6月,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埃及等国以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和“破坏地区安全”为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卡塔尔实施海陆空封锁。随后又有多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风波至今尚未平息。

此后,特朗普政府几次试图让两国和解,都未成功。但最近几周,双方均表达了寻求共同进展的意愿。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沙特一位高级官员上月表示,沙特政府正“致力于寻找解决方案”。本月早些时候,卡塔尔副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萨尼也表示,海湾危机没有赢家,多哈希望危机“随时”结束。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此前也表示,解决海湾断交危机是美国政府的首要任务,有可能在明年1月特朗普离任前实现。

时机微妙

在分析人士看来,库什纳此次出访时机微妙。

27日,伊朗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遇袭身亡后,中东局势骤然紧张。伊方称以色列策划“国家恐怖行为”,并认为幕后有美国身影,称将在适当时候对科学家的殉难做出回应。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指出,库什纳访问中东和伊朗核科学家遇刺有一定关系,“伊朗核科学家遇袭后,伊朗已将目标指向以色列。此时库什纳访问中东,美国‘尼米兹’号航母作战群也已返回海湾地区,都有给伊朗震慑,为盟友以色列撑腰的含义。”

此外,在美国大选后,无论承认败选与否,特朗普都已是去日无多。眼下,距离拜登就职不到两个月,为何特朗普仍接连派高官出访中东?

外媒认为,这可能是为了在最后一刻为特朗普的政治遗产“贴金”。《海湾新闻》称,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解决海湾国家和卡塔尔之间的分歧,让沙特和以色列重返谈判桌,这将是特朗普在总统任期最后几天的一次外交胜利。

刘中民也认为,库什纳访问中东和美国大选结果密切关联。推动更多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建交也好,所谓“世纪协议”也罢,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还有很多事未完成,他正在抓住权力交接前的最后时刻。

另一方面,这次访问也体现出特朗普的“任性”一面。特朗普政府正在给拜登上台后对中东政策的调整制造更多麻烦。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认为,库什纳此行虽然有多个目标,但重点将落在借势推动沙特与以色列关系和解上。预计库什纳将协调沙特和以色列、美国之间的立场,维持打压伊朗政策不变,这是他此行的首要目标。在给美伊关系的变化和松动制造困难这一点上,库什纳此行目的预计将得逞。

难有斩获

《华尔街日报》称,库什纳此次中东之行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以白宫官员身份会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在特朗普掌权后,库什纳和王储之间建立私交,在对抗伊朗和阿以关系正常化方面达成共识。

但在微妙时机下,库什纳再会沙特王储能否有所斩获?对此,舆论并不乐观。

据《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沙特王储在很大程度上因为拜登的胜利而退缩”,他不愿马上采取行动。

《以色列时报》称,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让沙特加入阿联酋等国家行列,与以色列建交,似乎正变得越来越遥远。虽然此前内塔尼亚胡密会沙特王储,但这次会谈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有分析人士认为,除了特朗普政府的强力推动之外,沙特和以色列关系改善有其内在因素。在美国减少对中东投入的整体趋势下,中东地区国家谋求自保,呈现出沙特与伊朗对抗,与土耳其竞争,与以色列抱团的趋势,因此沙特与以色列和解已经水到渠成,只是时间问题。

但刘中民指出,除了美国总统换届因素外,沙特也面临其他艰难抉择。一方面,沙特希望和以色列建交对抗伊朗,但另一方面又忌惮穆斯林民众道义和舆论上的约束,不敢走得太快。近日,沙特在伊朗核科学家遇刺事件上非常低调,也是避免因为此事引火烧身。

此外,在化解卡塔尔与沙特等四国断交僵局方面,库什纳也面临着不小的阻碍。

刘中民表示,在特朗普大势已去的情况下,库什纳和特朗普政府很难让沙特和卡塔尔关系出现很大改观。从2017年两国断交至今,美国表面上喊话双方改善关系,但实际上扮演了“两头通吃”的角色,双方都从美国采购大量军火。随着时间推移,沙特采取的政策非但没有“驯服”卡塔尔,反而让卡塔尔获得土耳其支持。“虽然如今伊朗矛盾突出,沙特需要考虑达成内部团结对抗伊朗,但让两国关系全面缓和,预计是特朗普政府无法完成的任务。”

给拜登添堵

在分析人士看来,无论库什纳此行是否有所收获,特朗普“任性”四年后在中东留下的负面资产将给拜登政府带来一系列阻碍。

此前,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的外交团队已明确表示,如果德黑兰恢复严格遵守伊核协议,美国新政府将重回伊核协议的轨道。拜登不久前宣布的国务卿人选安东尼·布林肯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人选杰克·沙利文都曾参与伊核协议的谈判,也是该协议的坚定支持者。

但特朗普执政的四年内,在中东政策上留下了一大堆“烂摊子”:伊核协议被破坏,巴以问题严重倒退,地区进一步失序,政治博弈加大……

刘中民表示,中东形势已发生很大变化。拜登上台后预计将奉行奥巴马时期中东政策的“总路线”,但将面临两难。

一方面,伊核协议的生态已发生很大变化。虽然欧洲国家、俄罗斯和中国力保协议,但随着美国退出,伊朗也已不断突破伊核协议的限制。理想状态下,美国需要先和伊朗改善关系,才能再谈伊核协议。但另一方面,如果美国和伊朗关系缓和,又将面临地区盟友反对。此外,巴以问题也回不到从前,只能有限回摆。

李绍先则认为,虽然拜登表示要重返伊核协议,但在中东政策上,美国新政府和特朗普政府的差别可能不会很大。

从整体战略来看,美国从中东战略收缩的态势不会改变;在伊核协议问题上,虽然拜登上台后策略上可能有所变化,但打压伊朗的趋势不会发生改变,因此美伊关系改善可能性不大;在和平进程问题上,特朗普也“推得太远”,包括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容许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领土等。“在这些问题上,拜登就算想变,也将面临极大阻力,政策调整的幅度和限度都将受到很大制约。”李绍先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