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突然"加量"投放 3500亿流动性驰援 反常操作有何深意?

2020-11-30 17:55:40 金融界

来源:券商中国

央行“反常”投放“麻辣粉”的背后,是在向市场释放强烈的债市维稳信号。

11月30日,央行发布公告称,为维护月末流动性平稳,当天开展2000亿元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和15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均维持不变。由于当天并无逆回购或MLF到期,当天共实现流动性净投放3500亿元。

央行今日开展MLF操作超出市场预期。目前我国央行已逐步形成每月月中续作当月到期MLF的惯性操作,11月MLF共计到期量6000亿元,央行于11月16日续作8000亿。也就是说,今日的MLF是一反常态的额外操作。

为何央行会“反常”多投放MLF?这或与近期信用债市场动荡引发的市场信心脆弱与资金面偏紧有关。不少分析人士认为,11月信用违约事件突发,对资金面构成扰动,再叠加月末效应,央行在市场情绪敏感期间加大流动性投放,旨在向市场释放维稳信号,保障市场流动性的充裕。11月初的信用违约事件对央行原本的流动性调控节奏构成一定扰动,为助力中国经济长期平稳和可持续增长,货币政策将更加注重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2021年宽松力度将明显弱于2020年,既不会大幅宽松,也难有明显收紧,但信贷社融增速会逐渐回落。

“反常”操作旨在维稳债市和资金面

自LPR改革以来,央行形成了每月中旬续作一次MLF的惯例。8月以来,为缓解市场资金面,抑制市场资金利率过快上涨,央行连续四个月超额续作MLF,本月亦超额投放2000亿MLF。

然而,这一惯例的打破主要源于近期永煤债券违约引发的债市连锁反应。11月12日,以永煤违约事件为导火索,市场发生了多起高评级主体的违约事件,这引发一系列连锁效应,大量债券被恐慌性抛售,多家发行人纷纷暂停或取消债券发行,市场资金面持续紧张。恰逢月末,叠加近期信用债市场波动,市场担心会引发流动性紧张。

央行超预期反常操作MLF,便是在上述背景下向市场传递维稳信号。受此利好消息影响,今天上午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大幅下行,中短券下行幅度更大;国债期货涨幅亦持续扩大,11月30日,国债期货全线大幅收涨,10年期主力合约涨0.44%,创8月10日以来最大涨幅;5年期主力合约涨0.40%,创6月24日以来最大涨幅;2年期主力合约涨0.22%,创6月21日以来最大涨幅。

资金面方面,银行间存款类金融机构质押式回购利率7天期、14天期、1年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利率下降。

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前期一年期国债和同业存单等中期市场利率受到信用违约以及市场供需等因素的影响而有所上升,今日央行超预期地通过MLF向市场提供中期资金,有助于平抑上述利率的波动。此外,中期利率对于信用债收益率的传导更为直接和有效,有助于稳定信用主体的融资。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也表示,央行月末投放MLF一方面意在维稳跨月资金面。超储率过低意味着流动性压力持续加大,年底财政支出力度可能不足,进而央行增加主动调控;另一方面,11月信用违约事件突发,对资金面构成扰动,也为11月末央行流动性调控增加新的考量,使得央行在跨月时点增加流动性投放。

货币政策难大幅收紧,明年利率仍有下行空间

由于此次MLF操作属于反常操作,业内普遍认为,本次操作主要受短期跨月及信用违约事件的扰动,月中操作的常态化机制将延续,但不排除未来从维稳流动性的目的出发,央行在个别时点再次进行类似操作的可能性。

央行30日的公告还表示,人民银行将于12月15日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含对12月7日和16日两次MLF到期的一次性续做),具体操作金额将根据市场需求等情况确定。

张旭表示,人民银行在今日进行操作后,还会于12月15日进行操作,这样既避免了市场缺钱,又避免市场的钱溢出来。一方面,下月初有大量MLF和逆回购到期,今日的操作可有效对冲其形成的资金缺口,避免这段时间市场缺钱。另一方面,今日的投放对12月15日的操作量形成分流,避免了MLF资金与12月中下旬的大量的财政投放形成“撞车”以至于那时市场的钱溢出来。

展望未来的货币政策,近期超预期的信用债市场震荡,对央行原本的流动性调控节奏构成一定扰动,也让市场更加关注明年初多项疫情期间出台的刺激政策退出后可能引发的市场波动。为避免“政策悬崖”,业内普遍分析认为,货币政策大幅收紧的可能性并不大,利率水平也难有明显大幅上扬,但信贷社融增速仍会从今年的高点逐渐回落。

中国银行研究院30日发布的《2021年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下称“《报告》”)指出,当前,要高度重视违约风暴潮带来的连锁效应,防止风险扩大化和债市融资规模收缩等问题。为助力中国经济长期平稳和可持续增长,货币政策将更加注重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宽松力度将明显弱于2020年,既不会大幅宽松,也难有明显收紧。预计2021年社会融资存量增速、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将有望从2020年的13.5%和10.4%分别回归至12%和9%左右。

“展望2021年,受信用风险溢价上升等影响,尽管政策利率有进一步下调的可能,但货币市场利率难有明显下降,在坚持稳健货币政策基调背景下,政策利率出现连续、单向走势可能性较小。如果不出现‘二次疫情’,预计2021年政策利率不会出现连续下降,逆回购、MLF、LPR等利率至多阶段性下调1-2次或者不做调整。”《报告》称。

李超预计,从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来看,央行后续将更加侧重紧信用调控,随着经济修复,2021年一季度信贷需求旺盛,央行除了MPA考核压低各银行广义信贷增速,可能还会增加月度窗口指导。叠加广义赤字也会收缩,社融增速也将出现回落,这将是明年货币政策调控主基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