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期,德军进入一个乌克兰小村,接下来的事情只能用悲剧形容

2020-11-30 12:15:23 娱刺拌饭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犯下无数的罪行。在纽伦堡大审判中,一位来自奥勒渡村(音译,隶属于乌克兰地区)的小学教师奇卡洛夫(音译)指认了几个纳粹军人,并且对法官和旁听者讲述了一幕惨剧。

1944年6月10日,这一天是星期六,天似亮非亮之时,隆隆的汽车声和嘈杂的喊叫声将还在熟睡中的人们吵醒。早起的老人先是看到几辆摩托,而后是十几辆满载德军士兵的卡车以及荷枪实弹的德国人。他们迅速将整个村子包围,而后挨家挨户进行搜捕,接着将所有人都赶到广场上。

一名德国军官对村民说,他们得到了确切的情报,村里有游击队,并且藏匿着大量枪支和炸药,要求村民指认出谁是游击队员,并将枪支和炸药供出来,这样所有人都可以回去继续睡觉。

事实上,村里根本没有游击队员,更没有炸药。德军挨屋搜查,只找到一些用于狩猎的老式火枪以及少量炸药,那些炸药是修路时留下的,已经年代久远,发挥不了效用。但德国人仍以发现枪支和炸药为借口,对村民进行了屠杀。

德国人将男人和女人、儿童分开,他们将男人赶进谷仓,这个谷仓很大,草料和粮食全部储存其中,而女人和孩子则被赶进教堂。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留了下来,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德国人留下他们,是为了要他们为德军服务,进行宣传工作。

中午,德国人在广场上饱餐一顿,村民家中饲养的鸡、羊成了他们的食物,大部分德国人还喝了酒。酒足饭饱之后,一伙醉醺醺的德国士兵进入教堂,拖出几个年轻的姑娘,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了可耻的行为。

下午两点过后,已经满足了的德国人开始了“狂欢”,他们将谷仓的大门钉死,又将教堂的大门用铁链锁死。接着他们在谷仓和教堂外架起机枪,他们喊着、笑着,有人吹着口哨、有人唱着德国歌,好像某种“仪式”的前奏。

突然之间,一辆卡车的大喇叭响起了音乐,随着一声枪响,德国士兵疯狂起来,他们将手榴弹拉开,将提前准备好的燃烧瓶点燃,这些东西全部顺着谷仓的窗户丢到谷仓中。接着,谷仓里面传出哭喊声、叫骂声、惨叫声、撞门声,德国人哈哈大笑着不间断地往谷仓里面丢手榴弹和燃烧瓶。

谷仓很快被熊熊大火包围,浑身着火的人从窗口往外爬,谷仓门也被撞开,然后这些可怜的人迅速被德军射杀。接着,德国人对教堂里面的女人和孩子动了手,与对待谷仓里的男人如出一辙,先是将手榴弹和燃烧瓶丢进去,接着用机枪射杀那些从教堂中冲出来的人。

这场可怕的“狂欢”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德国人筋疲力尽后,才选择离开,同时带走了那些年轻的姑娘,还有那几个知识分子。

奇卡洛夫就在那几个知识分子之列,作为幸存者之一,他在被德军带走后的晚上,德军遭到了游击队的袭击,趁着混乱他逃了出来。回到村里后,发现附近村庄的村民在帮忙清理尸体,谷仓里的男人全部被烧死或被德国人射杀,教堂里面活下来一个女人和三个孩子,但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

昔日嚣张的德国人面对奇卡洛夫的指控,只能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他们承认犯下罪行的同时,却又在推脱罪行,扬言一切都是毒品作祟,在出发之前所有人都磕了药。当时德军已经出现败相,为了提升士气,不得不公开分配毒品。

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德国军部高层人员也在战后承认,从1941年起,就有大量毒品源源不断地送到前线,供德国士兵吸食,其目的就是为了提升他们的战斗力。这种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已经出现过,因此不是什么新鲜事。

将罪责完全归咎为毒品作祟纯属是为了保命,真正有罪的是人性,毒品只是其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