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人口危机,是穆斯林人口演变的前兆

2020-11-30 10:45:08 嫣夕娱乐

在吃瓜群众的印象中,伊斯兰世界人口出生率一直都很高,不存在人口危机。

其实不是那么回事。

01 另类危机

前日写的那篇《穆斯林是否会淹没欧洲》引起诸多讨论,很多留言很激烈,在后台没有放出来。如果放出来,文章估计就被和谐了。那篇文章写得有点匆忙,还缺一些例证。

大部分留言都指向穆斯林的高生育率降不下来,不会受工业文明的影响。实际并非如此,至少伊朗和东亚与西欧国家一样,面临严重的人口危机。

2006年,伊朗人口平均年龄为27.9岁;

2016年,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显示,伊朗平均年龄为31.1岁。

——伊朗人口结构正在老化。伊朗强硬派警告,到2050年伊朗可能会成为中东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

伊朗卫生部警告称,在截至2020年3月底的过去12个月里,伊朗人口增长率首次降至1%以下,生育率为每个妇女1.7个孩子,低于确保人口更迭所需的每个妇女2.1个孩子,低于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平均每位妇女生2.8个孩子的水平。

——伊朗的生育率高于中、日、韩华夏文明圈,但仍然堪忧。

德黑兰大学人口统计学教授沙拉·卡泽米普尔表示,城市化、高识字率和高等教育的普及都是伊朗计划生育盛行的原因

——和欧洲、北美、东亚生育率下降的因素类似。

作为政教合一的伊朗,人口问题是怎么来的?很值得研究。

02 人口变迁

众所周知,伊朗也是文明古国。

古雅利安人从中亚入侵伊朗高原,创建以拜火教为意识形态核心的波斯文明。

1971年波斯帝国2500年庆典上,巴列维国王声称,“在伊朗这块雅利安民族的土地上,雅利安人将缔造新的世界神话。

波斯帝国巅峰时代,范围从印度到巴尔干半岛,也是一个地跨亚非欧的大帝国。

后来波斯帝国被亚历山大击溃,随后和罗马帝国(包括东罗马)斗了千余年。再后来被阿拉伯人征服,波斯人抛弃拜火教,改信伊斯兰教;但伊朗人选择了伊斯兰什叶派,和波斯湾南岸信奉逊尼派的沙特分庭抗礼。

亚历山大帝国崩溃之后,伊朗高原又经历了安息帝国(时间大致对应秦汉)、萨珊王朝(时间大致对应魏晋南北朝)、阿拉伯帝国(时间大致对应唐)、突厥王朝(时间大致对应宋)……直到最特殊的巴列维王朝,现在是伊斯兰共和国。

近代历史上,伊朗和奥斯曼一样被英国和俄国搞得很难过。

奥斯曼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站队德国失败,后凯末尔开启世俗化(土耳其靠近欧洲部分生育率也低)。

巴列维王朝开启世俗化的时间比土耳其稍晚。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站队德国失败,伊朗世俗化加速。

所谓世俗化,其实就是城市化建设,大致可以理解为伊朗版洋务运动或改革开放,就是搞教育、办工厂、开矿、修路等等,从而导致伊朗人口爆发。

巴列维王朝之前(1880-1920年间),伊朗人口长期徘徊于1千万左右的历史低位。再往前,人口更少。原因很简单,发展程度低、缺乏物资、婴儿死亡率低、成人寿命短。

巴列维王朝开启世俗化之后,伊朗人口出现历史性腾飞,见下图——

这个情况与中国建国之后的婴儿潮类似。

面对人口爆发的难题,巴列维王朝启动“家庭计划工作”,伊朗卫生部正式设立家庭计划生育委员会,口号是“增强人民体质,促进智力发展,塑造优秀雅利安民族”。

——其实就是伊朗版计划生育。

在计生委的努力下,1966至1973年,伊朗年人口增长率降到2.7%。与此同时,伊朗人口受教育水平提高,一切似乎正按巴列维国王预期的发展。

从1973年开始,意图再造“波斯帝国”的巴列维国王,在优生优育的路上越走越远。在1973到1978年的发展计划中,提出要将人口增长率降低到1978年的2.0%。

但是在1979年,伊朗的计划生育终止了,因为“伊斯兰革命”爆发,巴列维王朝被推翻,取而代之的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由于要推翻巴列维王朝的政策,同时要应对两伊战争导致的人口危机,霍梅尼号召伊朗人生娃。随后7年,伊朗人口普查,发现人口已经达到5千万。

伊朗再次爆发人口危机!

03 人口危机

两伊战争,伊朗基础物资消耗很大,巴列维王朝积累的家底已经耗尽。

由于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既不要东方(苏联),也不要西方(欧美),只要伊斯兰,把世界大国得罪完,遭遇制裁。石油难以变现,经济基础遭遇巨大压力。

不仅如此,伊朗和波斯湾南岸的石油国关系也很紧张,伊朗陷入尴尬的孤独境地。

在人口压力下,卫生、健康、教育、就业问题集中爆发。当时的伊朗总统、神职人员出身的穆萨维头焦额烂。

伊朗的出路很明显,要恢复巴列维时代的计划生育政策,否则会造成更严重的粮食危机。

但伊斯兰世界的传统信仰是多子多福,如果控制人口的话,很容易引发信仰混乱。

传统信仰与人口控制之间的矛盾,穆萨维总统解决不了,只有霍梅尼才能解决。

霍梅尼是什叶派的大阿亚图拉,精神领域的权威。

什叶派现在实施教阶制度:分毛拉、阿訇、乌莱玛、穆智台希德、霍贾特伊斯兰、阿亚图拉、大阿亚图拉(马尔贾)这些等级。

等级越高,意味着对伊斯兰教法的理解越深刻,意味着德才越高。在什叶派中,大阿亚图拉相当于大宗师,非常稀有,类似于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扫地僧或张三丰。

现在伊朗的精神领袖哈梅内伊,虽然权势熏天,但在宗教领域的造诣与威望和霍梅尼还是没法比。当年的霍梅尼就是活着的权威,对伊斯兰各种经典烂熟于心。

霍梅尼既是宗教领袖,也是一位杀伐果断的政治家。他在经书中当然找不到控制人口的条文,实际上在任何古代经文中都很难找到控制人口的内容。不论是基督教经典,还是儒家经典,都不存在控制人口的内容。因为古代大家都在千方百计地增加人口。

但是霍梅尼灵机一动,告诉同志们,经书中也没有反对控制人口(禁止避孕)的内容。按现在的理解,就是法无禁止即可为。

于是伊朗决策层把生育控制看作是决定国家的“命运因素”,开始长达30年的计划生育。内容主要包括三条:

其一,鼓励妇女把生育间隔延长3到4年;

其二,劝阻不足18岁和35岁以上妇女生育;

其三,缩小家庭人口规模,使每个家庭减少到3个孩子。

相比同时期的中国,伊朗的计生政策稍微温和一些。尽管如此,伊朗依旧出现了人口危机。

伊朗的人口危机和中国类似,并非数量危机,而是人口结构性危机

虽然总人口在增加(得益于人均寿命增加),但女性生育率在降低、年轻人占比越来越少,老龄化逐步加深,人口结构失衡。

04 方案与趋势

早在2006年后,伊朗取消计划生育的呼声逐渐升高。有位学者出身的政府官员,不断向议会议员呼吁放开生育控制。

后来这位官员登上总统大位,并迅速取消伊朗的生育控制政策(2012年,伊朗取消计生政策)。

他就是伊朗前总统内贾德。

2014年5月,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公开表示鼓励生育

但伊朗并没有迎来人口反弹;和中国放开二胎并没有迎来人口反弹一样。

究其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伊朗在巴列维王朝时代已经初步完成工业化。以伊朗首都德黑兰为例——

1921年,巴列维王朝创始人礼萨汗掌大权,德黑兰的人口才21万。

巴列维王朝理论上开始于1925年,到1931,德黑兰人口变成31万。

到1956年,德黑兰人口已超过150万;又过了10年之后的1966年,德黑兰的人口又增至272万。

在巴列维国王推行“白色革命”旗帜下,伊朗进入快速工业化和大规模城镇化阶段,德黑兰每年增加20万人口。到1978年,伊斯兰革命前夜,德黑兰人口已经接近500万。

其实伊朗是观察伊斯兰教文明圈人口变化的一个绝佳窗口。

如今伊朗城镇人口占比六成以上,和中国类似。

城镇化意味着需要面对教育、就业、住房、医疗等压力,它们都是工业化时代的避孕药。

不论是基督文明圈的欧美人,还是华夏文明圈的中日韩,生育率都在城镇化的压力之下节节走低,信奉伊斯兰教的伊朗人也没有例外。

现在仍然有很多人把伊朗人口危机归咎于美国的制裁。

本质上如果美国解除制裁,伊朗的人口出生率估计会有一个小幅反弹,但最后还是会不可避免地走低。哈梅内伊鼓励生育未果,就是绝佳例证。

伊朗相当于伊斯兰世界工业化的先行者之一(土耳其也类似,靠近欧洲的埃迪尔内省经济较发达,生育率只有1.5,全国最低)。其他伊斯兰国家或地区,最终也会走上工业化与城镇化这条路,最终人口走势都会和伊朗类似。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