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独进闺房做客,薛宝钗3次吩咐莺儿给倒茶,她为何没动身?

2020-11-30 07:00:13 微影悼红

《红楼梦》第八回,是作者第一次正面描写到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三人交集的一回,而在这里,薛宝钗和林黛玉就开始了“争夺宝玉”的角逐。不同的是,林黛玉是单枪匹马、孤军作战,而薛宝钗则多了母亲和丫环的加持,可谓全家总动员。

在第七回,周瑞家的给林黛玉送来宫花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消息:宝姑娘染恙。

当时,考虑到林妹妹的感受,贾宝玉也只是让周瑞家的代为问好,并特意嘱咐,是自己和林妹妹的问候。

过了两天,在从宁府看戏回来后, 无所事事的贾宝玉突然想起了养病多时的宝姐姐,想着近来未曾去看望过,便决定一人前往。

有意思的是,在前往梨香院时,贾宝玉选择了“宁可绕个远儿”,从二门出去,向东北绕过厅后。只因要避开他的父亲。

这段描写意味悠长,似乎在暗示贾宝玉未来与薛宝钗结合,贾政是被避开的,也说明贾政是不赞成这门亲事的。结合第二十二回贾政看完薛宝钗灯谜后的表现来看,这种猜想也不是空穴来风。

更有意思的是,在这段路上,贾宝玉迎头撞见了两个清客相公,詹光(沾光)、单聘仁(善骗人),好家伙,一上来就是抱着腰拉着手,口口声声“菩萨哥儿”,别提多亲密了。

再转个弯,又见几个管事头目,见着宝玉后是一顿吹捧。宝玉又应付一会,这才往梨香院来。

好笑的来了。

贾宝玉刚进薛姨妈屋里,便被其一把“拉住”,“抱入”怀中,口中称之“我的儿”,斯情斯景,真是之前两个清客相公巴结宝玉的现场回放。清朝著名红评家“太平闲人”读至此处,觉得丢人现眼,提笔批道:

薛姨妈写的不堪,竟有鸨母光景。

招呼过后,贾宝玉直奔主题,问起薛宝钗,薛姨妈听后却称,宝钗在房中,让贾宝玉先进去说话,自己忙一会就来。

薛姨妈的作派,真的是豁出去了,在那个时代,极其讲究男女大防,作为比贾宝玉大两岁的薛宝钗,绝对不同于自幼被当贾府姑娘养的林黛玉。

清人李渔所撰的《十二楼》中,就有描写一对表姐弟相见的场景,两人年纪与宝玉和宝钗相仿,那表弟到表姐家,只见表姐房门贴着“凡系内亲,勿入内室”之语,表弟望而却步,只得在外请表姐见面,仍被拒绝。

表姐弟疏离有别,这是当时的礼仪规矩,可是作为长辈,薛姨妈却主动让外甥进入自己女儿的闺房,这做法,实在实在是太大方了。

薛姨妈很自然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继而是宝钗和丫环登场。

贾宝玉一进房间,便见一副静好温馨的闺房画面,薛宝钗在炕上做针线。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病重,但这一次薛宝钗的衣着和妆容,与周瑞家的拜访时天差地别!

我们看看第七回周瑞家的眼中的薛宝钗:

穿着家常衣服,头上只散挽著纂儿。

再到贾宝玉来时,薛宝钗却换了个人儿:

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惟觉雅淡。

“漆黑油光”,那就是用头油精心梳理过的了,跟之前的随便散挽不一样。穿的衣服看似半新不旧,但细节处非常用心,绝非上一次可比。

所以,薛宝钗是为了贾宝玉,才费了这点心思。

贾宝玉一进门,薛宝钗便马上令丫环莺儿:

“倒茶来”

莺儿没动,宝钗也没再追问,而是将眼光扫向宝玉的身上,从头冠到衣服,最后目光落在了宝玉项上的通灵宝玉,就提出要看看。

贾宝玉听后大方地将其摘下来,放在了她的掌上。宝钗“托”着仔细打量,默念玉上的字。

反复念了两遍后,宝钗才回头跟莺儿笑道:

“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做什么?”

莺儿有没有发呆,我们不知道,但薛宝钗话音一落,那莺儿就异常清醒的接茬了:

“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

这是随口答的吗?不是的,因为在回目时,作者就很明白的告诉我们“比通灵金莺微露意”,莺儿微微点,露出意思,那就是有准备的嘛。所以呢,薛宝钗表面上是让莺儿倒茶,实则是提醒莺儿“你该说话了。”

说完这句话,莺儿竟然还没去倒茶,按道理,再糊涂的丫头,也不至于这样吧?再往下看,才明白,哦,莺儿的戏份还没演完。

贾宝玉听闻薛宝钗也有带字的金锁后,缠着也要看,念完上面的字后,贾宝玉还憨头憨脑笑说:“这八字倒和我的是一对”

莺儿一听再次接茬:

“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

薛宝钗没让她说完,便打断让她去倒茶了。这时的莺儿,应该是倒茶去了,因为后面没再见到她的插话,事实上她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

而在莺儿的话中,我们所得到的信息是:薛宝钗金锁上的字,是癞头和尚给的,要求她錾在金器上,可见和尚只是给了八个字。

然而后来,这故事变成了金锁是癞头和尚给的,第二十八回,文中就写道:

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

所以,事实究竟是什么?但这故事是真的,想来薛家人讲述时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区别,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是编的故事。所以,薛家人在布下一个大阵,最终网罗对象就是贾宝玉。

这一场“洗脑大戏”,最终在林黛玉独闯梨香院而终止。在一连串的妙语中,深刺薛家母女,两人只能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临走之前,黛玉还贴心温柔地为贾宝玉戴上了斗笠,同心同德,深情款款,这一回合,黛玉赢了。

此事过后,莺儿仍旧在薛宝钗的“夺玉之路”上多有贡献。薛宝钗笼络人心,刺探消息,莺儿不可或缺。譬如其与茗烟母亲互认干亲,无非为了宝钗而拉拢宝玉的贴身小厮;而只不过在给荣府的人送点礼物中,隔着门听到王熙凤说来几句话,便马上向宝钗汇报。更别说在贾宝玉面前对自家姑娘大夸特夸,恨不能连那些“旁人不知的好处”都拿出来说。

当然,莺儿如此为宝钗卖命,绝非单纯的主仆情谊,而是因为,古代小姐出嫁,不出意外的话,丫环是作为陪嫁的,再不出意外,这位丫环很容易成为姑爷的通房丫环乃至侍妾。譬如平儿和宝蟾。

相较其他贵族公子而言,贾宝玉是非常怜香惜玉的,加上贾府这等富贵,宝玉这等人才,是个姑娘都想往上蹭,莺儿如此卖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