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基金年内无缘爆款新品 基金经理缺乏从业经验或为主因

2020-11-29 17:22:38 证券市场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万家基金年内无缘爆款基金产品,除了部分新品存在限售的客观因素,也与公司权益类基金经理团队人员配置不合理有关,负责主动权益产品投资的11位基金经理中,部分人员岗位任职时间仅在两年以内。

Wind数据显示,万家基金今年迄今虽然已经发行了大约10只的主动权益产品,但若按照通常规模50亿的爆款标准来看,其没有一只产品能够达标,背后原因既有部分新品存在限售的客观因素,如在一季度时,部分科技主题新品启动了比例配售且最后的配售比例极低,也与该公司权益类基金经理团队人员配置不合理有关,其负责主动权益产品投资的11位基金经理中,部分人员岗位任职时间不足两年,比如黄海和尹航的任职时间仅为62天和126天。

对此,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基金分析师表示:“万家基金公司今年没有爆款产品,很可能与其口碑相对一般有关,以今年6月富国、大成、中欧和万家4家基金公司获批创业板2年定开产品来看,仅有万家募集的规模不到20亿,而这还是建立在基金经理黄兴亮过去亮眼的业绩表现之上。”

执着重仓地产股

万家精选年内业绩同类排名几近垫底

查阅万家基金的主动权益类产品,《红周刊》记者发现其成立于2010年之前的权益类基金有四只,分别为万家行业优选、万家和谐增长、万家双引擎和万家精选,而其他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则成立于2015年之后。

Wind资讯显示,截至11月25日收盘,“四老”基金中的万家精选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54%,排在987只同类基金的第984位,究其原因,应与其重仓股年内表现惨淡有关。从最近四期基金季报来看,基金前十大重仓股过度重仓了年内表现平平的地产股。在2019年四季报,有七只地产股进入了基金前十大重仓股行列,分别为万科、金地集团、中南建设、保利地产、荣盛发展、绿地控股、华夏幸福;今年一季报,绿地控股被阳光城替代;二季报时,金科股份新进入选前十大重仓股,此时重仓的地产股达到了8只;在三季报中,地产股又变成了7只。需要注意的是,地产股今年整体表现不佳,不仅Wind地产指数从开年迄今下跌了大约4.64%,且基金产品的第一大重仓股万科A(三季度末持仓占比为9.42%,业绩贡献约为8.81%)年初至今也呈现下跌状态。

与万家精选问题如出一辙的还有万家瑞兴,同样是因单一重仓地产股而导致业绩状况不佳。Wind资讯显示,截至11月25日收盘,万家瑞兴年内的净值增长率仅为4.69%,在同类1898只产品中排名第1810位。有意思的是,近日两只基金均变更了基金经理,原来产品双基金经理之一的孙远慧离职,由今年9月才上任的黄海独自管理该基金。天天基金网显示,黄海当前在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时间仅60天左右。

万家双引擎规模迷你清盘警报长鸣

基金经理风格多变收效不佳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四老”基金产品中的万家双引擎今年的净值表现同样不让人满意。截至11月25日收盘, 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6.96%,在同类的1898只基金中仅排名第1334位,其已连续三年在同类产品表现上位于中游位置。

与万家精选痴恋地产股不同,万家双引擎业绩不佳,某种程度是受到了规模的羁绊。Wind资讯显示,该基金在2010年至2014年期间,产品规模一直在1亿元以下徘徊,虽然于2015年牛市中快速冲至10亿元规模,但随后又逐年滑落,最新三季报显示,季度末的份额仅约为0.186亿份,已连续66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在过往基金季报,公司曾多次提示过当季连续多个工作日出现清盘警报情况。

或许正是长期行走在悬崖边缘,让基金经理的平稳心态略显失衡,所选重仓股从行业特点上看基本上是逐季大幅转变。在去年四季报时,基金重仓了多只新能源车概念股,如宁德时代、璞泰来、华友轱业、寒锐轱业、赣锋锂业等,而到了今年一季报,上述标的全部换成了建材、生物医药、可选消费类公司;二季报时,除了医药生物类的股票继续加码外,包括兆易创新等科技类的股票也在十大重仓股中占据一定的比重。到了三季报时,基金经理又从此前偏重于小盘成长股向核心资产蓝筹风格转变,中国平安、平安银行、五粮液、招商银行等沪深300蓝筹类的股票进入前十大重仓股行列。基金经理在季报总结中指出,“四季度看好价值蓝筹的相对价值洼地。”然而让人遗憾的是,该基金近三个月表现依然平平,在同类产品排名中处在后三分之一位置。

记者注意到,该基金自成立迄今已经有过8位基金经理,而现任的基金经理叶勇是从2018年8月的相对股市低点接手的,可惜迄今最新的任职回报仅约为39.16%。天天基金网显示,叶勇迄今的基金经理岗位任职仅为2年零94天,万家双引擎是其在管的惟一产品。

对于黄海和叶勇两人来说,共同的问题就在于经验的短缺。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分析万家基金权益类产品问题时表示,“万家主题投资基金如果要想做成长期的明星基金,就需要基金经理的能力更全面、投资分散度更高、持股稳定性更好,也就是要成为其他同行难以复制的主动权益类基金”。

万家基金权益团队资历“两极分化”

主打基金经理疑似甩掉绩差包袱

黄、叶两人的情况只是公司权益类团队的一个缩影,《红周刊》记者发现, 或许是人手不够加之人员流失的缘故,万家基金存在多位新秀基金经理,经验欠丰是他们面临的共同问题。

Wind资讯显示,公司目前主要管理主动权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大约有11人,其中有4人的目前岗位补任职时间尚不满1年,如黄海的63天最短,其次是尹航的127天和耿嘉洲的195天,而束金伟的任职时间也不过334天。此外,叶勇、刘洋和章恒3人迄今的岗位任职时间也不满3年。对于万家权益团队来说,目前最为缺乏的就是经验。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万家基金有多只权益类产品在11月17日发出了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基金经理孙远慧一举卸任了其管理的万家瑞兴、新利灵活配置、宏观择时多策略、万家精选混合等所有产品,由此他不再管理万家任何的公募基金产品。截至卸任,他管理上述四只产品均为1年左右的时间,但是所取得的任职回报均不到30%。此外,去年离开万家的基金经理郭成东,今年的11月23日已经正式在新东家德邦基金管理基金产品。再往前的2018年,卞勇和高翰昆也曾经是万家基金的主力基金经理和部门总监级的人物。

在公司任职时间较长的核心4位权益基金经理中,记者发现涉及他们四人所管产品的变更调换也存在玄机。首先看女将高源,作为“一拖五”的基金经理,目前其在管5只产品的合计规模仅为44.14亿元。高源在今年3月卸任了万家新机遇龙头企业,接任者恰好是新秀基金经理束金伟。截至高源离开,她所管理万家新机遇龙头企业将近两年时间所取得的任职回报仅为31.86%。

在莫海波身上,万同样存在卸掉“绩差包袱”嫌疑。天天基金网显示,仅就2020年的情况来看,莫海波分别在今年的2月、3月和11月卸任了万家瑞兴、万家新利灵活和万家精选,他管理的这三只产品业绩成绩单也均较为惨淡。

“莫海波过去对地产股情有独钟,很长一段时间内重仓股中都有一些地产龙头,但他应该是一名自上而下的选手,每年会挑2~3个看好的行业重配,2017年是新能源汽车,2018年地产、军工,2019年又回归到新能源汽车、半导体和电子。虽然在2018年因看错市场方向而净值大幅调整,但2019年以来已经开始逐步走向正轨。”前述基金分析师如是点评莫海波的投资风格。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在爆款权益时代,基金公司通常会让主打的基金经理修饰美化业绩,去掉绩差的产品会有利于公司宣传。不过,如果将接力棒传递给初出茅庐的新人,这很可能会对相关产品中的投资者有失公允。

事实上,这种担心已经在万家基金发生,如万家颐和灵活配置因转型的原因,原固收老将苏谋东于去年底不再管理该产品,接任者为章恒和束金伟。《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两人的岗位任职时间均有限,同时该基金在三季度末的规模也仅为0.66亿元,或许是有清盘的压力,两位基金经理大幅转换基金风格,三季度集中持股影视传媒娱乐板块,前三大重仓股万达电影、北京文化和完美世界彼时的持股比例分别高达8.31%、8.29%和8.10%,可遗憾的是,这三只标的年内涨幅均不尽如人意,甚至有两只还大幅下跌。游戏类股票三七互娱和掌趣科技虽然也一并进入十大重仓的行列,但三季度以来的表现也非常不乐观,明显拖累基金组合上行脚步。

综上所述,面对主动权益市场愈演愈烈的爆款竞争,2021年万家基金又该如何亮剑?“黄兴亮恐怕很难再发权益新品了,毕竟目前他管理的基金规模已经有270亿元,同时他是2018年才来万家的,资历尚浅。”庄正如是判断。

(文章发表于11月28日《红周刊》

(文中提及个股、产品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