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当了俘虏还不老实,上千鬼子密谋暴动,逃出去才知什么叫绝望

2020-11-29 14:21:14 鲁盼易爱乐

众所周知,日本军队因为长期受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洗脑,认为被俘是军人的奇耻大辱,因此往往会在战况不利的时候选择自杀或者是向优势的盟军绝望地发起自杀式的冲锋。因此在二战初期,盟军很少能俘虏大批日军,当然这一情况随着战局逐渐转向对日本不利,被俘甚至投降的日军也越来越多。但这些日俘中有部分人并不甘心就此束手就擒,仍然试图在战俘营中寻找机会逃脱。

▲被盟军包围在绝望中自杀的日军

1944年8月5日,在澳大利亚本土的一座战俘营就发生了日军战俘的暴狱事件,理论上说这是一次成功的暴狱,1000多名日俘逃出了500多人,但接下来这些侥幸逃出生天的的战俘才发现,在战俘营外的日子简直就是噩梦。

二战中,澳大利亚在新南威尔士州的考兰建立了一座大型战俘营。主要用于关押日军战俘,当然也有少量在太平洋地区被俘的德国和意大利的战俘。战俘营根据俘虏的不同国籍和属性,分为ABCD四个区域。B区主要关押日本海军战俘,数量大约有1000人。

应该说盟军对日军战俘相当优待,管理也很宽松,战俘日常可以进行一些体育活动,有大把自由活动的时间,而且饮食也尽量照顾日本人的传统习惯,提供大米和鱼类等,但这种优待并未换来日本战俘的悔过,部分日俘竟然饱暖思越狱,开始秘密计划逃跑。但越狱在大部分日俘,甚至部分军官中不是最优选项,毕竟多数人还是希望生活得到保障,因此这部分想越狱的日俘只得暂时隐忍。直到1944年8月初,机会终于来了!

▲盟军用卡车将日俘送往战俘营

由于此时盟军已经转入反攻,日军俘虏人数越来越多,考兰战俘营人满为患,澳大利亚当局因此打算新建一个战俘营,将部分日俘押送到400公里外的新营地。计划押运到新战俘营的都是士兵,而军官则继续留在当地,但澳方将搬迁计划通知日俘后,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居然发生了一场暴狱。

由于日本人有森严的等级制度,即使在成为战俘后,这套制度仍然存在,还有就是日本人的抱团意识很强,这2个因素加起来,使得日俘中的军官认为到了发动暴狱的时候了,而士兵们对军官们强力推动的命令几乎没有能力反抗,暴狱的计划很快就被通过。

整个暴狱行动计划的发起人是丰岛一,他也是考兰战俘营的第一个日军战俘,日本海军的战斗机飞行员,1942年2月24日,他的座机中弹,迫降在澳大利亚附近的一个小岛上,被盟军俘虏。由于他最早来到战俘营,对情况比其他人熟悉,因此他成了不折不扣的领导人。

▲发起暴狱的日军主谋丰岛一,此人在暴狱中被击毙

1944年8月5日凌晨2时,考兰战俘营的1000多名日俘开始暴狱,由于参加的人数多,而且时间紧迫,来不及也不可能挖地道逃跑,没办法只能以餐刀,汤匙和“威力巨大”的棒球棍作为武器,直扑澳军士兵的岗哨,企图夺取武器,然后冲出营地。

▲事后收缴的暴狱的日俘使用的“武器”

澳军在考兰战俘营的看守有几挺机枪,日俘们分为3组,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分别向几个不同方向逃跑。澳军看守立即使用机枪猛烈扫射人群,冲在最前的日俘纷纷倒地毙命,但后面的日俘仍然前赴后继地冲出营房。由于警卫事先毫无防备,而且暴狱的人数太多,机枪火力无法压倒他们,几个机枪火力点很快就被日俘攻占。

日俘们占领机枪火力点后,立即用被子铺在铁丝网上,并且用棒球手套拉扯铁丝网,随后大批日俘消失在黑暗中。应该说这次暴狱组织的非常成功,1000多日俘有545人成功脱逃,许多人被击毙,丰岛一本人也被击毙。逃出生天的日本人原来以为可以重获自由,但事实证明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考兰战俘营位于澳大利亚的荒漠之中,周边全部都是一望无际的戈壁,白天酷热难耐,晚上寒冷无比,而且食物和淡水,这些对当地一无所知的日俘根本无法生存。第二天白天,盟军赶来增援的部队很快就将这些在荒漠里无处可逃的日俘轻松击毙或重新俘虏,545人中有231人被击毙,108被打伤,个别战俘不愿重新被俘自杀身亡。至此这场日俘发动的暴狱宣告失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