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医生半强迫与我发生关系,怎么结束?

2020-11-28 20:39:06 熙二公子

故事从去年年底开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查出患了某种疾病。

我慌不择路,四处求医,但都得不到肯定的答复。那段时间,我每天醒来,望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父母,同时感觉自己的生命不知还会有多长,整个人就恍恍惚惚恐惧万分,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

但不管怎么样,日子还得过下去。那时正是疫情期间,无法外出,我只能等着疫情结束再去求医。但我也没有停下天天在各处搜索打听。生病的人就是这样,只要有一点点希望,都会如救命稻草一般去抓住。

我就是这样,并且我抓到了。我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获救了!至少目前看来我是死不了了。

我对救我的医生,信任、崇拜、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他是治疗这个病的权威,在圈子里他是那么有威望,熠熠生辉,自带光环,而且他那么有医德,对每一个人都愿意帮助,亲切细致。每一个病友都对他感恩备至,赞不绝口,敬爱万分。

我的病暂时看来是没事了,但疾病仍然给我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心理创伤,才三十出头的我再也没了以往的那种自信,对未来也不敢再有过多的计划和希望,有种过一天赚一天的感觉。

而且我怎么也没想到,疾病这个劫难他为我解除了,却也给我带来了新的劫难。

一开始,我也像所有被他治愈的患者一样,那么纯粹地敬佩着他,爱戴着他,本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

然而他加了我的微信,并且天天发信息给我。从早到晚,一切时间间隙,事无巨细地和我聊,聊过去,聊思想,还天天说着爱我喜欢我。

说实话,若是没有生病,任何的婚外男人,无论他多么高高在上、多么闪闪发光、多么情真意切,我一定不予理会。我敢肯定这一点,绝对的肯定!我很保守,婚前守贞,婚后避免一切诱惑,权钱虚荣等等全都诱惑不了我。

我的欲求不多,我相信福气也需要自己有能力才能受得住。我从内心珍惜着我的家庭,爱我的老公、我的孩子、我的父母,我珍惜我拥有的一切。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我仍然觉得好幸福好幸福。每每想着以前我怀中抱着正在吃奶的我的孩子,看着老公做着饭,父母们收拾整理着,就希望时间静止,这一刻是多么多么幸福啊!

然而我恐惧死亡,而我的生命掌握在他手里。我明确地感知到了这是我的弱点,也是他攻克我的突破口。

他时时刻刻的甜言蜜语,就像是在告诉我,我还值得爱,至少我的身体还值得爱。随着对死亡恐惧程度的变化,我对待他的态度也反反复复,不那么恐惧死亡时,我就把他删除了;一旦恐惧袭来,我心里似乎又在跪着求他和我说话。

我清楚地知道,我利用他对我的渴求来换取我生命的行为,是在刀尖上跳舞。我虽然害怕,但我内心对医生医德的信任,让我始终觉得他是有底线、有良知的,他不至于对我做出那样的事,同时也是对他妻子做出不道德的事。

我是有错的。他送花送礼物,我虽心中忐忑,然而我却没有拒绝。决绝地拒绝我又怎么不会呢?从小到大拒绝过多少次呀!但这一次,我的心理防线真的被攻破了,溃不成军,我的内心在瓦解。

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我只有必须要到医院的时候才见他。单独的见面也就三次,三次而已。

然而可笑可悲的是,第一次我心无邪念纯粹地拥抱他,他却伸手摸我的腰部想吻我;第二次见面,他直接想要强暴我,我的腿上和手上都有他留下的抓痕,他没有得逞;第三次见面,是我最最害怕担心自己病情的时候,他给我提供了就医的便利,给了我无数的鼓励,还带我去看风景逛景区——我很累,身累心也累,满心的害怕恐惧担忧,带着这样的情绪,他终于得逞了。

我是多么的可悲!我又是多么的怯懦啊!我嘲笑自己是懦夫,我痛骂自己伤害了无辜的家人,不知道又要遭受什么报应。

我同时也同情当时的自己,因为我真的真的太害怕了!我恐惧死亡。我抓住的是能救我的救命稻草,是救了无数人的、众人崇拜的救命稻草。

我似乎无法抗拒这种命运。

我问他:“你怎么就能对自己的家人做出伤害的事呢?”

他说:“没有被发现就不算伤害。”

我的人生观价值观生命观通通在被刷新!

记得最开始,我问他为什么选择我,他说我特别。现在我问他,为什么不选择那么多向你投怀送抱的女人呢?他说她们不安全,一个是身体健康上面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另一个是事业上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怎么能被毁掉?

他的妻子年轻时条件比他好,结婚也没要他付出任何东西,房子什么的全部都没向他要求。他现在成功了,发达了,有权有钱,荫蔽着全家人,但他不能忘恩负义,这种事情他即便想做,也要最安全,所以他选择了我。

我感谢他的坦诚,但他的坦诚也让我掉进了深渊——我曾以为他的情话是发自内心的,却原来我只是他的猎物,他的情话不过是一个陷阱。后面的发展也证明了这点——之前说得那样信誓旦旦,说记得我的生日,结果当天却说因为喝酒忘记了!

得逞之后,他似乎对我有了防备,要求我删除微信对话,联系也很稀少。当然,我没有资格责备他。自作自受,千古不变。我只是感受到了人性的复杂和人性的可怕。

我好想好想回到过去那个单纯美好心无杂念的自己。可是我现在常常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空空的不完整的躯壳,像是已经死掉过一次然后回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以继续完成我孝敬父母、抚养幼儿的责任。

内心里我已走投无路。我按你的算法权衡自己的得失,我感觉自己是完完全全的血亏。但我有时也的确感激他在我最害怕的时候所给予的心理支撑。我的思想反反复复。

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删掉一切,及时止损,对他就像是对陌生人一样,别妄想着额外的医生咨询服务和便利,对吗?但我这样白白失去又心有不甘啊!下次去医院,我到底该怎么做啊?

请求救我,为我指出明路。

评论:

我这两天在新疆,一个一个地和需要帮助的学生聊天,实在没有时间来给故事写评论。今天我就取个巧,把这个故事登出来,直接把邮件里对女主的回复搬上来:

“如你所言,生命最宝贵,没有生命就没有一切。从这个角度说,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但是人活着,尊严最重要,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又夺去了你的尊严。为了重拾尊严,你得给自己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就是‘爱’。我猜,你在心里会对自己说,你是爱他的,所以你给了他。但是当你说自己爱他时,他又遁形了,你再次受到了伤害。

我想对你说的是:

第一,发生的事实,我们只能接受。我们不能改变事实,但是可以解释事实。

第二,给他身体,就当是为了生命、为了孩子、为了家人付出的代价。我想你现在可以告诉他,那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就当是你对他的感恩。

第三,我想应当还有可以治疗你病症的医生,不要停下去寻找。

第四,你是被迫的,耻辱的不是你,是他。”

我说你可以把问题抛给他,这么对他说:

“没有你,我活不了;而有这种关系,我活不好,这违背了我的价值观,这是没有尊严的活。我常常感到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去。我真的不知怎么走下去了。”

很快就有了好消息,医生说,那就暂停相见,无论女主何时有事咨询,都可以网上问他;需要做检测,可以找别的医生做,然后把检测结果告诉他,他会像以前一样诊断治疗。

女主说她释怀了,我也感到了一阵轻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