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只记得卡廷森林的枯骨,却忘了4万苏军官兵再也没能离开波兰

2020-11-28 14:05:26 爱说故事的李老师

提起世界近代史,人们总会想起俄国;无论是沙俄还是后来的苏联,它们都或多或少地同波兰纠缠在一起,而提到波兰,约瑟夫·毕苏斯基是永远绕不过去的一个历史人物。毕苏斯基被认为是实现国家独立的两个最伟大的近代波兰政治家之一,他身上有着说不完的话题。波兰的敌人是俄德,朋友是英法,然而,正是为了所谓的“大波兰”梦,毕苏斯基交了许多不该交的朋友,也结了许多不该结的仇;在诸多“朋友”中,最危险的当属日本,而在诸多仇人里,最不该惹的毫无疑问是苏联。

正所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苏联人于1940年炮制的“卡廷森林事件”备受诟病,然而这件事却有更险恶的另一面——大多数人只看到了波兰军官和部分精英阶层被处决,却看不到数以万计的苏俄战俘“失踪”背后的真相。

一战结束后,波兰才在协约国集团的支持下勉强复国,21年后,波兰又沦为了纳粹的附庸。客观地说,那段时期波兰的历史并没有太多值得细说的地方,它不像英法苏德美那样具有大国兴衰更替的史诗感,虽然从地盘上看,波兰仍算得上是“欧洲大户”,但其表现充其量算是一个落魄贵族为了尊严的苦苦挣扎罢了。那会儿,波兰领导层为“大国梦”而做出的一系列左右逢源甚至是出尔反尔的决策着实为人诟病,但仔细想想,毕苏斯基的命运和他的祖国何其相似。

毕苏斯基于1867年12月5日出生时,他的诞生地扎拉瓦斯尚在沙俄帝国的统治之下。他的家族是一个传统的波兰贵族世家,骨子里流淌着一股浓郁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因此,虽然处于沙俄的压迫之下,毕苏斯基的母亲依旧坚持为其灌输传统的波兰文化和民族观念。毕苏斯基是个相当勤奋的学生,除了母语和俄语外,他还精通德语、法语、立陶宛语,顺便还会点英语;除此之外,他对历史、文学等都有较为深入的研究。值得一提的是,他在中学时期遇到了一位了不起的校友——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捷尔任斯基。没错,此君便是毕苏斯基的主要政敌,苏俄早期“三巨头”之一,伟大的无产阶革命级领袖以及契卡的缔造者。

年轻的毕苏斯基对“波兰”的认识愈深,他对俄国的仇恨也越大,这令他日后做出了许多不理智的事情。1885年,毕苏斯基从哈尔科夫大学毕业。按照其专业,他在毕业后应该成为一名医生。或许是深谙“学医救不了波兰人”的真谛,他一早就投入了波兰人民主义革命运动的洪流中。1887年3月,其兄罗尼斯瓦夫曾与几名同志计划刺杀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事情败露后惨遭流放。此事本同毕苏斯基没啥牵扯,但他的“黑历史”实在太丰富,一年前还恰恰因为犯事被终身禁止参与任何游行活动,因此,毕苏斯基也“顺理成章”地被判了5年流刑。

在西伯利亚,一名犯人因受到侮辱而遭看守殴打,随即演化成一场冲突。毕苏斯基在这场群殴中被打掉两颗牙,他被关进了禁闭室,还因此被剥夺了许多特权。当地政府声称,别看你祖上是贵族,但在这儿你可没有从别人手里收钱的资格了。好在毕苏斯基有一身的本事,按照规定,他可以自由选择工作;他为当地儿童授课,数学、文学和各类小语种,毕苏斯基都能应付自如,他也因此吃穿不愁。在流放地,毕苏斯基碰上了另一位同他羁绊终生的“大人物”——罗曼·斯坦尼斯瓦夫·德莫夫斯基,此君的事迹我们过会儿会提到。

1892年,刑满释放的毕苏斯基加入了波兰社会党,这个政治团体在当时的革命群体中被视为“比较激进”,而毕苏斯基很快又成了社会党当中激进分子的代表。客观地说,社会党的政治观点还是相对温和的,但因为毕苏斯基的到来,该组织的政治主张发生了悄然的改变——他们从国际主义渐渐转变为了民族主义。毕苏斯基能力顶尖口才出众,又有“贵族家族”的加成,他很快变成了波兰社会党的主要领袖之一。在当时,波兰的诸多政治团体主观上愿意同沙俄帝国缓和关系,后者也表示同意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波兰的自治权,然而,大权在握的毕苏斯基却坚定不移地选了一条极端的道路——争取波兰的独立是远远不够的,不仅要让波兰重新成为举足轻重的世界大国,他还要彻底瓦解、消灭俄国。

毕苏斯基很快就展开了他“复兴计划”:1904年10月28日,哥萨克骑兵奉命镇压了一次示威游行,作为报复,在11月的一次游行中,毕苏斯基命令军队向企图镇压的俄军和警察开火,后来又用炸弹暗杀军官和政府官员。1905年6月,毕苏斯基向议会请命,希望能够发动一场真正的起义。随后,他在奥地利秘密建立学校,招兵买马,一年后开始策划各类刺杀行动;仅1906年,刺客们共杀死俄国官员336名。

虽然这些活动给沙俄帝国造成了巨大损失,但毕苏斯基心里明白,想要动摇一个帝国的统治根基,仅靠搞搞刺杀和打家劫舍的小事是远远不够的,一战的爆发让他看到了希望,他也在同列强的周旋中抓住了这次机会。1918年11月11日,毕苏斯基被任命为波兰军队总司令,奉命重建国家,这一天也成了波兰的独立日。波兰实现了独立,但毕苏斯基的手段却并不光明。原来,他最先同德国建立了“合作关系”,波军主要与俄军作战。一战接近尾声时,毕苏斯基意识到同盟国集团大势已去,不但单方面违约,还禁止士兵向同盟国宣誓。反水了的毕苏斯基被德国人逮捕,波军遭到解散,好在战胜的是协约国,加上1917年“十月革命”的爆发,毕苏斯基和波兰非但没有遭到清算,还成了西方抵抗红色势力扩散的桥头堡。

邻居家改旗易帜,毕苏斯基的分裂计划却丝毫没有停止;实际上,他为了搞垮俄国也是不遗余力。

早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爆发时,毕苏斯基就打了鸡血般地跑到日本,表示自己愿意为日本提供俄国方面的情报,帮助日本战胜俄国。为了配合日本,毕苏斯基本来策划于当年发动全面起义,如此极端的行为导致了大批波兰革命者的不满。作为另一位伟大的波兰独立运动领导人,德莫夫斯基也同时远渡日本,试图阻止发了疯一样的毕苏斯基;而在波兰国内,在革命局势最危险关头,毕苏斯基的波兰社会党和德莫夫斯基领导的民族民主党甚至还爆发了小规模内战。结果,波兰社会党内部发生分裂,毕苏斯基成了不少人敬而远之的“旧派”和“极端分子”。

“现在只有剑才能够决定国家的命运。”毕苏斯基于1914年说出这句名言,他这样说,也正是这样做的。

苏波战争前夕,毕苏斯基当众表示,波兰必须不计一切代价夺回一切能获取的土地,不但要“挤压德国”,还要向苏俄讨要。1920年7月,随着图哈切夫斯基大手一挥,苏波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苏军接连拿下基辅和维尔纽斯,甚至一度兵临华沙城下,在这个过程中,毕苏斯基遭到了信任危机——他的同僚们认为是他的孤注一掷让波兰濒临毁灭,波兰政府甚至已经开始逮捕毕苏斯基的同僚和下属,解散他的军团。随后,奇迹般的反败为胜不但拯救了波兰,更是拯救了毕苏斯基自己。在那个时间点上,毕苏斯基踌躇满志,看着数以万计的苏俄战俘,他内心压抑已久的黑暗面彻底爆发。

根据历史学家I·苏霍夫统计,苏波战争结束后,被关押的苏俄、苏维埃乌克兰和苏维埃白俄罗斯公民的数目约为6.6万,同时有约7.3万苏军战俘。苏波战争结束后,莫斯科曾就战俘问题同华沙展开了积极交流,然而,波兰方面却给出了一个残酷的答案。

波兰当局宣称:“华沙将对在波兰的俄国公民采取‘一定措施’。”根据莫斯科于1921年派出的代表团报告:“他们(俘虏)被波兰政府当成奴隶一样虐待,被关在集中营里,时时刻刻受到奴役和酷刑。因为波兰政府的破坏,我们的谈判没有任何进展……”《真理报》则称:“对俄国战俘的酷刑和侮辱令施暴的波军士兵都感到不寒而栗,但是,军官们异口同声‘消灭俄国侵略者’。俄国统帅部试图让华沙人道对待战俘和当地居民,未果。我国尝试向国际联盟和波兰的邻国呼吁以改善境况,但波兰政府一个字都听不进去。”1922年2月,毕苏斯基接到了一份令他满意的报告:“已有约2.2万俘虏在图措拉集中营被处决。”据西方历史研究机构统计,苏波战争后,约有12~13万苏俄军民成为波兰俘虏,最终,有至少4.5万人在集中营里惨遭杀害。当时,苏俄并没有着急算这笔账,它被保留到了1940年。

毕苏斯基一生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为了争取波兰的复兴,他可谓是尽心尽力。虽然许多手段为人诟病甚至令人嫌恶,但从他祖国的立场来看,这都无可厚非。1935年,毕苏斯基因肝癌逝世,波兰为其举办了盛大的葬礼。毕苏斯基被许多人视为独裁者,但在葬礼上,昔日的“仇敌”还是给了相对温和的评价,包括德莫夫斯基;许多外国首脑也送来了悼唁,斯大林、墨索里尼、裕仁天皇和英王乔治五世等等,当然还有被毕苏斯基玩弄过的希特勒和法国总统阿尔贝·勒布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