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集体声讨微博:限流、演出信息被屏蔽,交钱也没用,微博回应了

2020-11-28 13:57:45 南都周刊

音乐人们不断修改宣传文案、把文字变成图片、尝试将售票链接从正文挪放到评论区……努力适应“规则”以求得生存,却仍然难逃被限流的命运。

南都周刊特约撰稿 郭婉盈 曹敏诗

编辑 | 王卓娇

11月20日凌晨,因前一天转发的“新书分享会”活动宣传被限流,著名音乐人老狼发布了一条微博动态,声讨微博,引起了音乐圈的共鸣。

包括周云蓬、野孩子乐队、左小祖咒、苏阳等在内的众多音乐工作者,纷纷在此条微博下表达了自己对微博限流的不满与无奈。一时间此话题引发热议,后得到了微博方面的关注与回应。

乐队与独立音乐人大多通过微博平台来做演出信息的主要推广,但附上外部链接、二维码等的演出信息很容易被判定为营销广告,从而被限流:微博的转评赞键变灰,有的微博甚至无法发出。

音乐人们不断修改宣传文案、把文字变成图片、尝试将售票链接从正文挪放到评论区……努力适应“规则”以求得生存,却仍然难逃被限流的命运。

独立音乐人:“被限流最大影响就是票房”

还有天津和北京两站,独立音乐人苏紫旭就将结束他的第五次巡演,对于今年的巡演,苏紫旭表示“数据(票房)跟两年前比要差一些”。苏紫旭认为这样的数据不符合规律,他发了新的唱片,“应该是一个往上走的趋势”。

“被限流最大的影响就是票房不好”,在巡演过程中苏紫旭发现很多人都不知道巡演的消息。苏紫旭发出的每一条带有演出链接的微博,都不能被转发,大面积的线上宣传无法进行。

另外,在疫情影响下,演出报批迟迟不过导致秀动只能隐藏场次,很多学生也封校无法外出,种种因素叠加,影响到演出票的售卖情况。 在这之中,苏紫旭认为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微博限流,“直接导致我今年大概巡演赔了有将近10万块”。

微博限流音乐人的演出宣传也并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

苏紫旭的上一次全国巡演在2018年,那时候还没有出现限流的情况。但从去年开始,他在微博发演出信息就很容易被限流。而到今年限流情况更加严重,这次巡演的售票微博,“百分之百都被限流了”。

缺省乐队的主唱Eric也感觉,“可能突然改了限流政策,一下子变得特别严了”。

为了让演出信息能顺利地发出去,音乐人们用各种对策来规避微博的判断规则。简单点的是修改文案,避免在正文放外部链接。

《说唱新世代》的粉丝艾酒观察到,rapper万赛文每次新演出的宣传总是删删改改重发好几次。缺省乐队也试过文字实在发不出去,只好直接改成图片,在评论里面放链接。

更直接的办法则是“交钱”,却也不一定奏效。音乐人里面著名的“专夹”(即微博经常被限流,网友们称被限流为被“夹”),刺猬乐队的子健和旅行团乐队的孔一蝉,都曾经购买过“粉丝头条”,希望“用钱砸碎枷锁”,但似乎并不能解决问题,其他时候“该夹还是夹”。

苏紫旭也用宣传预算买过几次粉丝头条,每次几百块钱,但有次买了以后,自己的微博还是不能被转发。

“如果不是逼急了,不会有这么多人揭竿而起”,苏紫旭表示,因为疫情原因,今年的音乐人本来就非常难。到了下半年,独立音乐行业才陆续复工,演出场地也有人流限制,“本来就是弱势的群体,还限流宣传”。

Live house场地方:“目前就用这个方法熬一下先”

雀跃之地是济南的一家live house,老板陈先生一个人经营场地的微博和微信,他认为限流对他造成的最大困扰是运营成本的增加。

以前乐迷可以在评论区讨论,一些问题在乐迷的互相解答里就可以解决。可是限流之后,有些第一次去live house的年轻人,只好直接私信场地方,“你们场地离火车站近不近?周围有没有什么吃的,几点排队?能不能带水进来?”

广州的live houseTU凸空间也有这种苦恼。Lili是TU凸空间的店长,平时负责微博、微信的运营,也包括回复乐迷的各种问题。

独立音乐的售票页面一般设在秀动APP,很多演出存在“隐藏链接”,即直接在app里搜,无法搜出来演出的售票,只能通过该场次演出的特定链接,才可以转入售票界面。于是,有时候音乐人、场地方给的售票链接就会变得尤为重要。

为了规避限流,Lili在微博正文里“绝口不提购票链接四个字”,有时候会把“预售”专门打成“御兽”。之后她会把演出的售票链接单独放到评论区,另外配一句话“购票戳”。除此之外,乐队的海报上大部分也配有秀动的二维码。

但是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乐迷不知道在哪里买票。

Lili又解释,目前全国大部分采用的是音乐人和场地门票分成的模式。乐迷找不到购票链接,演出票房下降,也会部分影响到live house的收益。

后来,lili借鉴另一家场地的经验,在草料网上自己做了一个链接,把TU凸空间近期所有演出的售票入口都整理起来。她把这个链接挂到TU凸空间的置顶微博的评论区,挂到场地的微信公众号。当记者问到,一句话都还没说完,lili就已经把链接转发了过来。

“目前就用这个方法熬一下先。”

济南雀跃之地用的是在微信建立垂直乐迷群的办法,每做一次演出,陈先生就会建一个乐队的歌迷群。现在雀跃之地的微信好友差不多有1万人,“山东的歌迷基本上已经覆盖得差不多了”。

老板认为,微信是更加直接的传播渠道。微博发挥的作用更多是回答问题,态度输出,以及网上告知。

乐迷阿杰2018年加入了他的第一个乐迷微信群,后面还陆续加进了五条人、刺猬、福绿寿等的快十个群,“我现在加那么多群,也是因为不想错过被微信系统和微博系统过滤掉的宝藏”。

限流之后,何去何从

下半年音乐人陆续复工之后,光是11月阿杰就蹲了5次开票,他认为,火爆乐队的票还是会秒没,真正受限流影响的是还没被熟知的音乐人。他也认为微博限流会让乐迷错过一些优质音乐人,“可能只会到下一季的乐夏,才会认识到一些宝藏乐队”。

对于微博此类的限流行为,音乐工作者们既理解微博的盈利模式,也希望微博能够给出足够的尊重。

雀跃之地陈先生曾经在互联网行业工作,他表示能理解微博禁止外链的操作,但这样的产品逻辑太一刀切,秀动、大麦等固定的外链应该开放。音乐人洪启乐说:“(互联网平台)盈利是必须的,但是不能肆无忌惮地把用户当傻子,当韭菜”。Eric希望微博能“稍微做得公益一点”,本来大部分独立音乐人做音乐是副业,靠音乐收入难以养活自己。

11月22日上午,微博客服和微博音乐发布回应,“立即开启规则复盘和优化工作”。半小时后,微博音乐评论,“目前@老狼老师的相关微博状态已恢复,其他音乐人的微博也正在排查并陆续恢复当中。”

在公告的最后,微博音乐还提出了“全新音乐人扶持计划”,将以亿量级资源助力音乐人演出及作品,力推线下音乐活动,帮扶音乐新人。

对此,陈先生认为,微博应该先听听音乐人,还有场地的需求,而不是一味地按照平台的逻辑进行扶持。

苏紫旭目前一人身兼数职,相比起和微博“斗智斗勇”,他更希望把精力放在做音乐上。他希望微博保证平台最原始的功能,“能转发就完了”。

现在苏紫旭还是期待着微博会做出怎样的改变,但如果微博平台还是让他失望,他“可能以后不会再把它(微博)当成我的宣传的主平台”,而是转投其他平台进行宣传,“从头建立微信公众号也好,网站也好”。

在当下,音乐人如何与微博的媒介环境共生,还在不断探索之中。但正如陈先生所说的,如果微博持续限流,大家可能会改变传播策略,“微博就变成了一个所谓的摆设”。

(艾酒、阿杰、lili为化名)

来源|南都周刊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