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结束?美国总务署向拜登“权力移交”,特朗普后续将如何出牌

2020-11-28 11:18:35 军武次位面

11月24日,就在咱们的“嫦娥五号”月球探测器搭乘长征五号遥五型运载火箭飞向太空之际,远在太平洋另一端的特朗普政权似乎终于迎来了“大旗落地”的“至暗时刻”:根据美国总务署的消息,总务署(GSA)局长艾米丽·墨菲于当地时间23日致信当选总统拜登,表示根据《总统过渡法案》的要求,开始向拜登团队提供相应的资金与资源服务,以支持拜登接收总统权力的政治进程。而总务署内部负责权力过渡的协调官员在对美国联邦政府各部门下达的文件、备忘录中也进一步明确了这一点,指出“拜登和哈里斯是确认无疑的大选获胜者”,要求联邦各部门着手权力过渡交接。

CNN消息截图

在拜登团队得到总务署承认、正在紧锣密鼓地组织新一届政府之际,另一边的特朗普政府反应却显得自相矛盾:在总务署的公开表态被媒体披露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宣称是他自己“建议总务署这么做的”,并同样宣布将配合拜登团队“开展权力过渡工作”;但与此同时,特朗普却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语焉不详的“我们仍然将成为胜利者”,既同意开展权力过渡、又宣称自己即将赢得大选,让人觉得完全摸不着头脑。当然,在大多数媒体的解读中,特朗普此番言论已经被认为是在“公开认输”、认为自己已经输掉了第59届美国总统大选、准备和平地向拜登移交权力了。

三方表态,都意味着啥?

那么,在美国总务署、拜登团队、特朗普政权“三方角力”的当下,这三方目前各秉持的政治态度是什么,尤其是被咱们不少吃瓜群众“寄予厚望”、一天到晚坐等着搞出点大新闻、期盼着带着美国南方白人民兵“打起来、打起来”的特朗普“大统领”,这次是真的认输了吗?大伊万认为,在拜登团队关于大选的态度与意志不难猜测的情况下,咱们主要看的应该是美国总务署(GSA)和特朗普政权的态度,先说美国总务署好了:

美国总务署:效忠拜登

从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建制来看,美国总务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最早是由哈里杜鲁门总统在1949年6月1日建立的,该机构草创之初整合了国家档案局(NAE)、联邦工程署(FWA)、公共工程局、联邦供应局、合同结算办公室和战争资产管理局等单位。一开始负责档案管理、公共工程建设与结算、联邦机构办公设施建设与采购、管理与储备国家战略应急物资等等,大概相当于咱们国家的机关事务管理局、档案局、城乡建设局和应急管理局等各种部门的大杂烩。

美国总务署现任局长艾米丽.墨菲(Emily Murphy)

虽然看起来是个“一锅烩”的单位,但总务署(听起来像是清宫里掌管皇宫内部大小事务的“内务府”,大雾!)作为美国联邦机构背后的“伺服系统”,在大选结束后、总统过渡期间,承担着向候任总统划拨过渡资金、授权办公用房使用权、协调现任总统与候任总统开展工作协调与交流的任务。也就是说,从美国联邦机构建制来说,总务署这个部门实际承担着相当重要的统合美国联邦机构公务员系统与上层“政务官”系统互动、共同推进美国联邦政府这具政权机器运转的作用。

美国总务署于当地时间11月23日发给拜登的信件

而从之于总统大选的意义来讲,总务署是个貌似“不重要”、却对于大选结果是个“晴雨表”式的部门。尤其是在目前美国国内政局仍然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特朗普“大统领”本人的态度也一直捉摸不定的情况下,总务署的表态与行动等于正式昭告天下: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系统已经明确向拜登表示效忠了。

特朗普:是我让总务署这么做的

相应的,面对联邦政府公务员系统的态度明朗,大伊万反倒认为,特朗普总统的那一番自相矛盾的表态,还真的未必如媒体所分析的那样、是在公开表达所谓的“认输”、“准备移交权力”的态度。从特朗普总统在社交媒体上前半部分的表态来分析,他自我标榜的“是我自己建议他们开启过渡进程”,充其量是在展示自己对于联邦公务员系统仍然有足够的影响力与制约。

毕竟公开承认联邦总务署是在完全独立决策、也没有报知总统知晓的情况下就和拜登团队以及联邦各机构接洽,这对于一个现任总统实在太丢份、也无疑间接承认了特朗普总统为首的“政务官”系统已经不再被“事务官”系统支持。考虑到美国总务署局长艾米丽·墨菲一向被视为所谓的“特朗普的铁粉”、甚至前段时间还有些小道消息说这位总务署局长是特朗普亲手挑选的“自己人”,特朗普总统就更不可能做出任何可能令人联想到他已对“自己人”完全失去了控制、甚至“自己人”已经背着他和竞争对手团队蝇营狗苟的表态了。

自己人都不听招呼了,你让特总怎么想……

尽管如此,即使特朗普选择了“最恰当的表态”,他的转圜余地其实也越来越小:一方面,政治这种东西很大程度上不是在于你怎么说,而是在于你自己怎么做的,你再标榜自己“Control the situation(尽在掌控)”,但却无力阻止联邦公务员系统开始全面向拜登“看齐”、准备在拜登的领导下大干一场。即使特朗普大统领接着把这种表态重复一千遍,也没有任何办法,最多只能祭出点偷鸡摸狗的把戏、比如在移交权力的过程中“使点绊子”、甚至在拜登到访白宫的时候故意怠慢,好比当年艾森豪威尔夫人故意怠慢肯尼迪夫人杰奎琳一样。
而另一方面,特朗普总统在各州就所谓的“大选舞弊”问题发出的法律诉讼也不顺利,已经有好几个州驳回了特朗普团队的上诉请求,想通过重新计票翻盘,从目前的情况看,可能性也已经非常低。总体来看,特朗普能够使出来的“法律手段”或者说“合法手段”已经越来越少、于其不利的方面也已经越来越多,其在明年一月二十日正式移交权力已经基本成为定局。在这种情况下说的那句“我们将要赢得大选的胜利”,怎么看其实都是在习惯性地“固粉”。
美国国内的政治大戏将走向何方?

当然,在特朗普总统的“合法手段”越走越窄之后,估计有些“川粉”的思维又要回到所谓的“非法手段”的老路上了(笑)。至于什么是“非法手段”,从掀桌子不承认大选结果,到直接发动“政变”把拜登送“三清教育队”,再到川总一声号令“带着白人民兵上落基山”不等。

拜登已经赢下了本届总统大选,这一点不用质疑

但要大伊万来说,以上想法全都不靠谱,从特朗普总统目前面临的形势与他个人的阶级特质来看,虽然目前特朗普还没有正式承认败选、估计永远也不会承认败选,但是,他并不会真的做出什么掀桌子的行为,这一轮总统的权力移交,可能会出现特朗普“口嫌体直”、不情不愿但最后也能够移交完成的奇怪格局。
特朗普面临的形势

咱们先说特朗普总统目前面临的形势好了,其实目前特朗普总统面临的局势比较奇怪:

一方面,正如我们之前分析过的那样,特朗普总统失去了民主党建制派的谅解,失去了民主党与中间派选民的支持,在佛洛依德事件中被证明他对于美军没有足够的影响力,现在又在总务署事件中被证明失去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系统的支持。在得罪了这么多群体、失去了这么多人支持、最关键的是失去了美军和公务员体系的支持后,特朗普想搞出什么“非法操作”,都是几乎没有可能的事情。

遥想当年拿小将搞雾月政变之前,自己先拿下了巴黎警备司令的位置,重金贿赂了督政府的“两巨头”西哀士和巴拉斯,自己的弟弟吕西安控制了五百人院,就这样还差点“在革命广场结束他的事业”;哪怕是全小将搞的“双十二”事变,也是首先拿下了韩军总参谋长郑升和大将、有军内“一心会”势力主导、多个空输旅团参战才搞得成。说句不客气的话,特朗普目前的政令能不能出得了白宫的大门都不一定,真要搞起政变这种很有难度的事情,怕是要他自己扛着机枪开着坦克上阵了。

“一定要出重拳”这种话,可不是说说就算的,手里没点趁手的家伙什,那是真的会被坦克送上天的

另一方面,根据目前共和党党内力量对比与特朗普总统的民间支持率来分析,特朗普却很奇怪地处于优势地位:民间力量自不必说,特朗普总统拿下了美国历届总统大选“第二高”的7000余万票,考虑到特朗普总统在内外关系上的外行程度、尤其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中一连串骚操作,这支持率堪称可怕。尤其考虑到民主党群体在此次大选中堪称“反特朗普大联盟”,特朗普在选民中的支持率堪称如日中天、而这些人可能相当一部分是真的把特朗普当作偶像来膜拜、说白了就是特朗普的“铁粉”。

极富个人魅力,加上七千万铁粉支持,这才是特朗普真正的底气

而从共和党建制派力量来看,尽管一直有媒体宣称“共和党建制派正在抛弃特朗普”,但饶是谁看到这位政治人物这么大的支持规模,谁首先想到的也必然是“利用他”而不是“抛弃他”,实际上从共和党目前在参众两院的实力对比看,支持特朗普、或者说捏着鼻子支持特朗普的议员数量正在急剧上升,甚至连共和党建制派绝对的“龙头老大”麦克康奈尔都支持特朗普“利用法律手段展开行动”。

共和党大佬麦克康奈尔,与拜登私交甚笃,目前的态度尚难预料,但相当一部分共和党建制派议员已经明确站到了特朗普一方

这一切似乎证明了,特朗普尽管输掉了第59届美国总统大选,却依然是共和党内部最炙手可热的政治人物,更是美国民间影响力最大的政治明星,相应的,特朗普本人超强的影响力与个人魅力,事实上也让自己下台后“被清算”的可能性下降了不少,毕竟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对特朗普的“清算”,实际上都是在帮他的忙、帮他继续打造自己的人设、帮他不断提高自己在美国老百姓心中的地位。
美国国内的政治大戏将走向何方?

最后,从特朗普本人的阶级性质与行为模式来看,这是一位什么人啊:咱们早都说了,从阶级特质上来说,特朗普是一位“伪装成民粹派的建制派”,他的一系列看起来比较奇怪的举措,本质上是符合美国国内部分资产阶级从全世界超量攫取剩余价值的客观要求、符合部分美国国内资产阶级的利益的。

口口声声“为了底层人民”就是为了底层民众了?你们对资产阶级的认知未免太低

而从个人行为模式来看,特朗普本人在行为方式上,有严重的机会主义与冒险主义色彩,但又时刻体现出所谓的“资产阶级的软弱性”:既然自己的阶级底色是个资产阶级的建制派,在美国国内建制派保持成熟稳健、激进的民粹派还没有全面出笼的当下,特朗普就不会搞出“掀桌子”的动作;既然自己的行为模式是兼有机会主义、冒险主义和逃跑主义,在不敢掀桌子的情况下,留给特朗普“大统领”的选择其实只剩下了一条:脚底板抹油、走为上策、等到2024年再卷土重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左边这位“元帅”(划掉)右边这位“大公主”卷土重来

实际上,目前共和党诸多大佬已经在盛传,特朗普准备2024年重选总统,客观来说在拜登政府有所作为的可能性相对较低、特朗普本人的个人影响力又极强的前提下,这种可能是绝对存在的,而特朗普在临走之前“移交权力,但绝不承认败选”,事实上是在为自己四年后“王者归来”而“铺路固粉”:四年前民主党偷走了我们的胜利,四年后我们要亲手拿回来!

让特总“卷土重来”,不如让大公主卷土重来?

故而,尽管第59届美国总统大选已经“棋入中局”、拜登团队的施政纲领还没有出炉,但从目前美国两党的力量对比看,从特朗普“大统领”在美国国内政治生活中所处的地位看,咱们之前戏言的“现任总统被前总统抢了风头”、“前总统人退心不退,在社交媒体上继续暴论频出”的情况可能成为现实,美国国内的这场政治大戏,未来四年怕是会更加好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