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会父亲的长津湖回忆:战斗正激烈时,数十辆美军坦克从身后冲来

2020-11-28 08:48:03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金会】

1950年11月底,我父亲陈光德在志愿军20军58师174团三营七连任连长。58师174团三营是当年十月先从上海嘉定出发,坐火车到山东曲阜,后来再坐火车到鸭绿江边的。

志愿军20军58师174团三营七连入朝时全部身穿南方的秋季服装,头戴大檐帽。每个班编制为12人,正副班长及战斗小组长装备美制汤母式冲锋枪,每个班捷克轻机枪一挺,班里的其他人为日式三八步枪。连里还装备一挺马克辛重机枪,连干部装备毛瑟手枪各一支,这种德制快慢机在50米以内近战、混战时火力极强,可以连发20颗子弹。

1950年11月,朝鲜东部夜里的气温几乎到零下四十度。7连指战员隐蔽在茫茫雪原中,他们将洗脸毛巾包在头上然后再戴上大檐帽以保护耳朵。先在雪地上刨一个大坑,在坑底垫上随身携带的几床薄被子,一个班12人背靠背坐在坑底互相取暖,上身再用被子盖上。半夜里睡一会儿大家就相互推一推醒来,防止睡过去被冻死。

在攻打长津湖美军之前,7连全体官兵身着秋季服装,在零下30多度的雪原中已经整整三天没吃饭,副团长刘镜园(音)指令团后勤部送一些烧熟了的冻土豆给7连全体指战员做晚餐,7连全体官兵都很高兴也很感激,因为团部和营部(营长是姚根连)也都在饿肚子。

冻土豆数量有限不够分,只能用刺刀把冻土豆切开。所以父亲和一部分连里干部只吃到半个冻土豆。

出发前,全体指战员都在检查着装及武器弹药,战士们都尽量多带点弹药,大家都知道今天夜里上去肯定是一场恶战。平时,父亲只带两个弹夹,这一次父亲背了十个弹夹,顺手还拿了一枚反坦克手雷(战士们称为王八雷)。

1950年11月27日也许是11月28日(确切的时间是美海军陆战1师全线突围的前一天),大概是正午夜前后,7连从无名高地(即杨根思生前驻守的高地,美军称为东山——East hill)下来,部队悄然运动,翻过一条小铁路,前面就是长津湖美军的飞机场。

飞机场四周停放着许多汽车、装甲车、弹药箱堆及其它物资。更多的是防寒帐篷,有大有小,全部为黑色,大帐篷里住有约二十余名美军,小帐篷里大约十来人,大部分美军都睡觉了,他们还不知道无名高地已被志愿军占领。只有少数帐篷从门帘缝里射出昏黄色的灯光和热气,里边传出嘀嘀哒哒的发报声音。

父亲卧在雪地上,将驳壳枪木套盒拿下来,装到快慢机的枪把手上,这样快慢机就如同一支微型冲锋枪。接着给各排下达战斗命令:凡是屋顶上带有天线的帐篷以及门口前停有小汽车的帐篷全部干掉!一个不许放过!

父亲挥了挥手中的德制快慢机:上刺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