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救我一命的竟然是北京程序员的一篇文章

2020-11-27 23:39:02 果壳

我是一名教师。对着叽叽喳喳的孩子们,每天和他们“较劲”,是我的工作。看着那一张张可爱的笑脸,除了有时候嗓子不舒服,感觉每天都很快乐。

2019年的一次长假后,孩子们纷纷回到学校。或许是因为假期游玩的兴奋,又或许是因为暂别后的朋友重逢,孩子们吵嚷得比平时还要欢。

我“较完劲”,回到教研室,隐隐感觉嗓子不太舒服。“咚咚咚”地灌下一大杯水,想着今天是周五,周末在家休息休息就会好了,也就没放在心上。

睡梦中,有口“痰”堵住了我的喉咙

第二天早上,嗓子开始有些疼,尤其是咽口水的时候。自小体弱多病(成人以后好了),加上父母搞医,我认为自己也练成了“半个医生”,于是自我诊断了一番:嗯,没有感冒,也不发烧,扁桃体也不疼,大概是咽炎,先来点喷雾和润喉糖吧。

可是,到了晚上,不但没有见好,反而加重了。我已经疼得吃不下饭,连喝水都困难。这时,我才开始后悔白天没去医院。

先解释一下,坐标日本。日本的医疗体制采取的是层层分诊制度,意思就是,一般的小病都要先到基层医院或私人诊所,如果他们诊治不了再往综合医院转诊。而且,综合医院都是实行预约制,直接去的话要么不接待,要么会收取高额的挂号费还要等很长时间(急病除外)。

可是,基层医院或私人诊所在周六几乎都是只开一上午,周日还要休息,这就是我后悔的原因——此时已经是周六的晚上,也就是说,我要熬到周一才能看上病。

事已至此,只能熬着。嗓子却是越来越疼,疼得睡不着。后半夜,大概是困意终于战胜了疼痛,我迷迷糊糊睡着了。睡梦中,我感觉嗓子里仿佛有口痰堵着,有些喘不过气。

嗓子里仿佛堵了一口痰 | Pixabay

一个凶险的故事闪过脑海

五点左右,我被“那口痰”憋醒了。

“痰”在嗓子里咽又咽不下,咳又咳不出,我感觉奇怪,于是来到镜子前。这一照,吓得我立马精神了:在口腔深处,那个咱们叫做“小舌头”的部位(后来知道它在医学上叫做悬雍垂),平时也就一厘米左右大,那天,它肿成了鹌鹑蛋大小,直接垂到喉咙

再仔细观察,当我吸气时,它就会随气流堵到嗓子眼,怪不得我喘不过气呢。

这是要弄啥嘞!

我看着这个小东西,简直有种想拿剪刀把它剪下去的冲动。

当然,我也就是冲动一下。天还太早,我回到床上睡不着,心里面盘算着这个“小舌头”。从小到大,没听说过和“小舌头”有关的病啊?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病名:急性扁桃体炎?不对。流感?不对。咽喉炎?也不像。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知识储备远远不够。

突然,我想起曾经看过一篇北京程序员的文章,他当时病情凶险,气管切开才保住性命。我一激灵,连忙拿起手机查,虽然不记得病名,但好在我记得“北京”“程序员”这两个关键词,连同“嗓子疼”一起输入后,那篇文章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认真看完,越看和我的症状越像,同时知道了这病的名字:急性会厌炎。这病耽误不得,我半靠在床上(这个姿势感觉比躺着更透气),开始查周日也开诊的医院。

还算幸运,真被我查到一家,虽然不近,但地铁半个多小时就能到,8点开诊。尽管时间还早,但去医院等着总比在家要好。我收拾一下出门,坐上了去医院的地铁。

我在手机上打下“救命”

路上,我想起那篇文章说这病有时发作很快,几分钟就会要人命,而且嗓子会堵到无法发声。我心里一阵发慌,趁着自己现在还清醒,学着作者的样子,拿出手机,在备忘录里打出加粗的几个大字:

“救命!我是急性会厌炎,有窒息的可能,请立刻叫救护车!”

万一病情迅速加重,手机也许能增加我获救的希望。| Pexels

写完,我稍稍安心了一点,把手机设置成始终亮屏,开着备忘录,以做到随时被人看见。剩下的就是抬头看着站牌,一站一站数着,我第一次觉得地铁是这么地慢。

不到7点半,我到了医院。虽然没开门,可我不再心慌了,我知道,即使现在病情加重,我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开诊第一个就是我,亲切的老医生听我说完病史,马上拿出一根长长的管子,是喉镜。医生一边检查一边给我看,我的会厌处已经肿得堵了2/3。

喉镜视野下的“嗓子眼”,3就是会厌 | Welleschik, Wikipedia

果然不出所料,确实是急性会厌炎。医生立刻给我安排点滴,我问了护士打的什么药,不过现在只记得其中有一种是激素。点滴打完,又查了一遍喉镜,医生开出了一天的口服药,说我可以回家了。

呐呢?不是应该收治住院以防万一吗?不过这医院太小,确实也不像有病房的样子。

看我有疑问,医生说,刚才那一瓶点滴应该很有效果,回去先吃口服药,明天还要去家附近的医院继续治疗。“如果万一感觉不好,立即叫救护车。”

我点头答应着,吞咽了一下口水,嗯,确实好了一些,好吧,回家。

后来,我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直到痊愈。再后来,我像祥林嫂一样不厌其烦地讲述着这段经历,提醒着身边的人——哪怕是对一个人有帮助也是好的:

嗓子疼千万不能大意。还有,这个病一定要去耳鼻喉科,去内科可能误诊为感冒。

医生点评

刘琢扶 |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主治医师

“急性会厌炎”就是会厌的急性炎症。会厌位于喉部,是盖在气管入口上的一个小盖子,由软骨组成,表面附有黏膜,作用就是在吃饭的时候盖住气管,防止吞咽时食物误入气道。

急性会厌炎主要由病毒或细菌感染引起,免疫力低下以及糖尿病史都是易感因素。患者通常会有剧烈的咽痛,伴有吞咽疼痛,严重的时候有呼吸困难。

会厌的位置和功能决定了,急性会厌炎有时会非常凶险——会厌发炎肿胀后会阻塞气道入口,严重的情况下即会引起窒息

不过,作者在文中所提到的,自己在镜中看到的肿胀的悬雍垂(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小舌头),其实并不是会厌。会厌在我们自己照镜子时一般是看不到的,它在喉咙中的位置比较偏下。

蓝圈中的是会厌,“小舌头”则是红圈中的悬雍垂 | Arcadian, GnolizX, Wikipedia

有时候,急性会厌炎会伴有悬雍垂的肿胀,但是大部分时候,急性会厌炎在口咽部不一定能观察到异常,悬雍垂也不发生肿胀。所以,如果咽痛比较剧烈,即便照镜子观察口咽部没有异常,也没有扁桃体化脓,同样需要警惕急性会厌炎

作者非常幸运的一点是及时找到了医院就诊。急性会厌炎的发病有时候会很急,所以一旦有“咽部剧痛,伴吞咽疼痛”的症状就要及时到医院就诊,在及早治疗的情况下,急性会厌炎一般都会痊愈,但是如果耽误了病情,后果可能就会比较严重,而且就医过程中最好有人陪同。

到了医院之后,医生会检查患者的口腔,用间接喉镜查看会厌的位置,如果会厌有肿胀基本就可以诊断了。正如文章中提到的,医生一般会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患者,糖皮质激素有消肿的作用;还会使用广谱抗生素以及局部雾化治疗,如果患者有呼吸困难还可以适当吸氧。

总之,急性会厌炎是一种比较紧急的疾病,再次强调,一旦有短时间内咽痛加剧明显,伴有吞咽疼痛,或者伴有呼吸不畅,就需要马上就诊;在平时的生活中,还是要尽量合理安排休息,避免压力过大或过度紧张。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燕燕于飞

编辑:十足目透明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