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朗普“搅局”四年,“第四权力中心”——美国政治游说业又“杀”回来了!

2020-11-27 22:29:25 红星新闻

当地时间11月4日,美国大选开票日的第二天早上,当全美各州仍在紧张的计票之时,多达22个国家的外交人员就参加了一场视频会议,听美国民主党人乔·洛克哈特传授“秘诀”:“内部人士教你如何在选举后实现你的目标计划”。 接下来数天内,随着拜登在多个州接连获胜,全球多国政府及多家企业代理人都开始寻找像乔·洛克哈特那样“有着强大的新政府人脉”的民主党人士。

上述情节出现在《纽约时报》17日的特别报道中。据其所述,美国总统及内阁换届搅动了政治游说这一“利润丰厚的行业”。从业内公司到其客户,都随着政治风云的变幻而迅速调整了各自动向。

那么,伴随着这场备受瞩目的美国总统选举,政治游说行业在其间充当了什么角色?企业及一些外国政府又在寻求什么?拜登曾明确表示要同政治说客保持距离,但他的获胜又缘何得到了该行业的欢迎?

游说集团之“变”

据《人民日报》报道,强大的游说集团长期盘踞在美国政治、特别是国会政治的核心,它们为利益集团提供了用金钱撬动政治的重要杠杆,被称为华盛顿的“第四权力中心”。

《纽约时报》此前报道称,当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意外获胜”的时候,能与特朗普及其内部圈子“搭上关系”的华盛顿政治说客很少。不过,特朗普政府打破了政策制定及治国理政的常规,“常常围绕着特朗普个人的‘突发奇想’而运转”。而这,又催生了一批有着特朗普及其圈子人脉的全新的、强大的说客团,“帮助企业、利益集团及某些外国政府在华盛顿政治风云中‘导航’”,也由此收割了数千万美元的说客费。

但现在,依托特朗普而崛起的那些说客公司“要么生意受损,要么正在积极地同民主党说客公司、无党派说客公司进行合作或合并”,同时,很多公司开始招募有着拜登方面人脉的职业说客。

大选日前一天,在美国西部和华盛顿特区拥有11个办公室以及250名律师和政策顾问的游说业巨头“Brownstein Hyatt Farber Schreck”就宣布,将前民主党参议院议员马克·普莱尔“收入麾下”;当地时间11月18日,游说公司“Capitol Counsel”披露,将同罗伯特·戴蒙德的公共事务公司合并——罗伯特·戴蒙德今年在纽约州为拜登竞选团队工作,此前也在奥巴马政府工作过,因此“对华盛顿当前的政治气候有着深入了解”。

《纽约时报》指出,对美国游说行业来说,本次大选带来的这种转变其实是“回归常态”:业内最成功的公司全都有着精深的政策专长,且在民主、共和两党都有着深厚的人脉。一旦拜登政府接下来面临一个“被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这些公司与两党都有人脉就显得更为重要。

《纽约时报》评论称,跟特朗普四年前当选时的局面不同,华盛顿说客中能跟拜登“搭上关系”的人太多了。拜登在参议院的36年及担任副总统的8年里,其助手和同事已经在政府和游说行业“来来去去,循环了好多轮”。在华盛顿特区著名的K街上,政治说客和咨询顾问们在争取客户的时候,都强调着自己同下一任总统及其团队有着“深厚关联”。

一些外国政府为何青睐游说?

《纽约时报》报道称,业内转变最为突然的还是涉外游说。随着美国总统“换届”,全球政府都需要同新一届政府建立联系,而拜登政府的外交及政策显然将会与特朗普政府迥异。

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些外国政府认为,他们可以“讨好”特朗普,靠说客为其安排机会接触特朗普或其团队,通过“非常规外交渠道”来解决潜在的制裁、关税等各种问题。而现在,这些政府“需要重新调试目标及对策了”。

有着国会人脉的民主党人、职业说客曼妮·奥尔蒂斯表示,已收到了包括中东多国在内的外国政府代表的询问。谈及外国政府自美国大选以来的需求及兴趣暴增,奥尔蒂斯表示,自己眼下在“为十几个国家准备提案”,“简直(忙)疯了”。

另一名同民主党合作的职业说客表示,近日其同中东三国的代表进行了对话,这些代表现在都处于“焦虑”状态,急切地寻求能同拜登政府接触的途径。

《纽约时报》报道称,整个华盛顿现在都处于这样的转换模式。该报道称,拜登获胜后数天内,中东某国政府就同游说公司“Brownstein Hyatt Farber Schreck”签订了每个月6.5万美元的合同,负责其事务的团队负责人纳迪姆·艾尔莎密是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前幕僚长。

2019年10月,拜登曾提出禁止外国政府雇用职业说客,“如果某个外国政府想同美国政府分享其观点,或影响美国政府的决定,应该通过常规的外交渠道来做。”

《纽约时报》评论称,现在的问题是,拜登到底会执行到什么程度——他可以禁止自己任命的官员同外国政府说客联系,但这还需要国会采取实际行动、实施禁令,但这“非常不现实”。

大企业为何斥巨资寻求游说?

美媒称,在华盛顿,积极寻求代理人的不只是某些外国政府。民主党人、著名说客海瑟·波德斯塔称,她的公司最近签了几十个新的企业客户,行业涉及能源、消费品、科技和国防业,其中包括苹果和美国最大点评网站Yelp。

波德斯塔认为,对于世界500强企业来说,做决定需要花时间,因此,“真正的转变会在12月到来”。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16日也曾报道,在大选开票日及随后数天里,至少十几家公司、集团爆发了“说客雇用潮”,以积极寻找“能影响新一届政府的政治说客”。目前披露出来的一些说客,同拜登本人或其团队有着密切关系。

网约车公司Lyft雇用了拜登任美国副总统时期的立法事务主任苏达菲·亨瑞为其游说。当地时间11月6日,跟亨瑞一起注册为职业说客的还有达瑞尔·汤普森。

CNBC梳理发现,汤普森曾在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雷德的任下担任多个职位,而雷德是拜登的长期、坚定同盟。此外,亨瑞和汤普森同属一家游说集团“TheGroup DC”。而Lyft公司希望该游说集团及其说客为“交通政策、劳动者分类等问题”效力。报道称,包括Lyft在内的网约车公司面临着联邦政府打算将网约车司机定性为正式雇员而非合同工的问题。

无论如何,游说这个“影响力行业”正在华盛顿蓬勃发展。据彭博社今年1月报道,2019年,美国游说行业的规模高达34亿美元,创2010年来之最,而选举年的政治游说花费可能更高。

据统计,2019年游说花费最高的公司中,科技行业占了统治地位,而且呈上升趋势。排名第一的脸书公司2019年的游说花费比上一年增长了32%,达1670万美元;亚马逊的游说花费也增长了14%,达到1610万美元;排名第18的微软公司花费也达到1020万美元。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编辑 李彬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