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第3家保险公司破产,规模高达2万亿,客户买的保单怎么办

2020-11-27 20:20:42 财料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如今人们的生活充满了未知,明天会发生什么没人会知道,但买上一份保险,也许可以应付大多数意外。一旦生病或出了其他的意外事故,保险可以为你补偿很大一部分的经济损失,甚至是全额补偿。

所以现在很多人都愿意为自己买上一份保险,为自己的生活提供足够的保障。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从2014年到2019年间,我国保险行业资产总额不断积累,5年间增长了近400亿元。2019年,我国保险行业资产总额为641亿元。而我国保险行业保费收入也是飞速增长,2019年,我国保险行业保费收入突破了4万亿元,达到了4.26万亿元

可见,这些年国民对保险的重视程度正在急速攀升,而随着2020年疫情的蔓延,相信更加能让人们意识到保险的重要性,显然今年买保险的人数会“突飞猛进”,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不过买保险固然是一个好事情,但这其实也是一种投资,如果发生意外的话你也可以获得保险的经济补偿的,能抵消一部分风险。当然大多数人是不希望自己出现意外的,买保险更多的还是让自己“心安”。然而,保险虽然可靠,但有的保险公司却不可靠,因为他们有可能也会破产。

国产保险巨头“安邦”破产

提到保险公司破产其实也不是一件新鲜事,曾经国内就有两家保险公司宣布破产,他们分别是东方人寿和国信人寿,其中国信人寿仅仅只存活了4个月。而在今年又有一家保险公司宣布破产了,他就是我国第三家破产的保险公司“安邦保险”。

2020年9月14日,安邦保险安发布了《解散并清算》公告,其中提到,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决议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这意味着,安邦保险正式宣布破产。对于安邦的破产,很多人是没有想到的。

因为安邦在2017年时,还入选了《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位列第139位。而且其在最辉煌之时,资产达到了19710亿人民币,近2万亿。除此之外安邦在全球还拥有3万多名员工和超过3500万客户,可以说安邦在国内保险行业中实力斐然,是当之无愧的保险“巨头”。

可是,这样一个保险巨头怎么就突然倒了呢?其实,安邦的倒下主要与其创始人吴小晖有关。早在2011年之时,吴小晖曾指令他人利用虚假材料骗取原保监会批准和延续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

而在此后,吴小晖又指令他人采用虚假的财务报表和披露虚假信息等方式,欺骗广大群众,并非法吸取了巨额的资金,可以说,安邦保险的辉煌成就都是吴小晖“骗”来的。

到了2018年,他的违法行为终于败露,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和职务侵占罪将吴小晖绳之於法,并判其18年有期徒刑,没收财产105亿元人民币。而吴小晖被捕后,安邦被银保监会接管,其破产也就成了“理所当然”之事。

不过吴小晖违法之事虽然可气,但广大的投保人是无辜的,安邦保险破产后,他们的保单该怎么办呢?

投保人的保单该怎么办?

其实大家也不必担心自己的保单问题,因为相关部门早就想到保险公司破产这一因素,所以在保险公司成立之时就会对其进行严格审查,并且保险公司在“出事”后,国家也会有相应的解决方案。

目前在安邦保险官网,就已经公布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其中提到,经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了“大家保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203.6亿元。

而新成立的“大家保险”可以算是安邦保险的延续,大家保险不仅会受让安邦的股权,也会受让其部分保险业务、资产和负债。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自己在安邦保险投的钱“打水漂”了,“大家保险”承担安邦的保险合同义务,保障大家的保单继续执行。

除此之外,其实国家还有专门的保险保障基金,有足够能力对非人寿保险的保单持有人提供救济。如果保险公司破产为你带来了损失,是可以获得国家赔偿的。保单持有人损失5万元以内,保险保障金会给予全额救济。

而保单持有人为个人的,其损失超过5万元的部分,保险保障金的救济金额为超过部分金额的90%;保单持有人为机构的,其损失超过5万元的部分,保险保障金的救济金额为超过部分金额的80%。所以,大家也不必担心,会有国家的保险保障基金为大家兜底。

总的来说,在“世事无常”的今天,买一份保险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必要需求。就算是保险公司可能会破产,虽然保险公司破产会有相关部门和保险保障基金为大家兜底,但我们在购买保险公司推荐的产品时,也要慎之又慎,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产生。

对于保险产品,大家觉得有必要买吗?

相关推荐:

宝马也带不动!千亿企业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

华晨集团正式宣布破产重整。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车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华晨集团作为辽宁省属国企,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四家上市公司,并通过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与宝马合资成立华晨宝马公司。有中华、金杯、华颂三个自主品牌和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

10月下旬,华晨集团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仅支付了利息,本金未能兑付,引发关注。11月13日,一位债权人依法向法院提起华晨集团破产重整申请。

据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暴发。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根据法律规定,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指定华晨集团管理人,全权负责企业破产重整期间各项工作,包括受理并认定债权人债权申报,编制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等。债权人将根据法院最终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偿付。

此前,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公布,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重整,案件编号(2020)辽01破申27号。公开资料显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汽车冲压模具研产商,从事汽车冲压模具的设计、研发、制造及销售,主要为全球范围内的汽车整车厂及零部件制造商提供汽车冲压模具的定制化服务。

20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受理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本裁定自即日起生效。

旗下上市公司股价飙升

尽管破产重整,但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作为宝马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团重整后有望实现重生,尽最大努力挽回债权人损失。同时华晨宝马仍然是其未来稳定的利润来源,而且还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扩大规模。

截至收盘,金杯汽车、申华控股双双涨停。

华晨集团全资子公司持有金杯汽车股份约2.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32%,其中1亿股用于融资融券,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37.53%,7360万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占其持股公司股份总数的27.63%。

华晨集团直接及间接持有申华控股股份约4.4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93%,处于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约1.08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24.13%,占公司总股本的5.53%。

而港股华晨中国大涨超8%。

债务违约高达65亿!

前几天,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公告称,目前, 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

华晨集团称,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 华晨集团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华晨并称,相关债权银行已就目前债务问题组成债委会,光大银行为主牵头行。

华晨集团是辽宁省重点国企,其前身为成立于1958年的沈阳汽车制造厂,1992年就赴美国上市,是首家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后来,成功引入顶级汽车制造商宝马成立合资企业。

2005年,华晨集团成为辽宁省国资委下属国有企业,辽宁省国资委和辽宁省社保基金分别持股80%和20%,实际控制人为辽宁省国资委,旗下有四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华晨中国(01114.HK)、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600609.SH)、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653.SH)和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01148.HK)。

债务超1300亿

宝马都带不动

华晨集团2003年与宝马集团联姻成立华晨宝马,由此华晨汽车开始了依托合资品牌利润过活的时光。而由于产品竞争力、研发能力弱、公司战略失误等多方面的原因,华晨汽车集团逐步走向了下坡路。自主研发能力孱弱,逐步陷入发展困境,华晨汽车集团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弱。

据华晨汽车集团2020年债券半年报显示,集团总负债1328.44亿元,扣除商誉和无形资产后,资产负债率为71.4%。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326.77亿元。

多年以来,华晨汽车集团利润主要来源于宝马,自主板块获利能力较弱。

华晨汽车集团的自主品牌整车业务中包括“华晨中华”、“华颂”、“华晨金杯”等产品。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累计销量3186辆,平均月销量仅500辆左右。“华颂”系列产品没有了声量,而金杯系产品2019年销量不足2万辆。

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国营收达14.5亿元,同比下降23.85%,净利润为40.45亿元。如果去掉从华晨宝马得到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总体亏损达3.4亿元。可以说,如果没有宝马,华晨盈利能力堪忧。

事实上,华晨自主板块的困局由来已久,其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五年间,华晨剔除华晨宝马利润分成后亏损分别达5.4亿、6亿、8.6亿、4.2亿、10.64亿元,总体亏损34.84亿元。

不过,这种依靠华晨宝马输血的维持亮眼营收及净利润的时日已不多。目前华晨宝马股权调整已进入倒计时。据华晨与宝马2018年签署的协议显示,2022年前,宝马将从华晨汽车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届时宝马和华晨汽车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的股份,并不再纳入华晨汽车合并范围。

当前来看,辽宁省政府正考虑对华晨汽车进行司法重整,以解决其债务问题。对于宝马来说,也不会坐视不管,毕竟离股权变动还有1年多时间。在今年7月给了其华晨宝马零部件配套订单500亿元后,8月又从德国抽调了20名宝马专家入驻,以帮助其提升的业务水平。

相关报道:债市监管风暴:负债1300亿华晨集团被立案调查,“看门人”招商证券受警示

11月20日晚间,证监会称,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同时对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因对华晨集团后期督导不力等原因,上交所向招商证券出具监管警示函。《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自2010年至2020年,在证监会公布的11期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招商证券均拿到AA级的好成绩,华晨集团债券爆雷影响之下,招商证券2021年的评级会否受到影响?

业内人士认为,被出具警示函之下,说明招商证券在业务环节是有瑕疵的。某中型券商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招商证券内部风控或存在疏于风险管理等问题,是否过于“迷信”国企、央企的信用背书?“迷信”AAA评级?

华晨集团破产重组

10月23日,因未能按期兑付10亿元私募债券“17华汽05”,华晨集团发生实质性违约,引发市场关注。11月13日,相关债权人依法向法院提起华晨集团破产重整申请。

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集团重整申请。法院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其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随后,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作为宝马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团重整后有望实现重生,尽最大努力挽回债权人损失。同时华晨宝马仍然是其未来稳定的利润来源,而且还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扩大规模。

当日晚间,证监会表示,根据检查情况,决定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华晨集团释放破产重组消息之际,旗下上市公司股价出现大涨。截至11月20日收盘,金杯汽车(600609.SH)、申华控股(600653.SH)均涨停,华晨中国(01114.HK)和新晨动力(01148.HK)分别上涨8.25%和7.46%。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华晨集团负债已超过1300亿元,存续债券规模达到162亿元。

证监会表态称,依法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债券市场良好秩序,将继续维护和发挥好债券市场正常功能。

11年AA级会否不保?

因对华晨集团后期督导不力等原因,11月20日,上交所向“看门人”招商证券出具监管警示函。

警示函称,上交所查明,招商证券在华晨集团2017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二期)((即“17华汽05债”)的受托管理过程中,存在未及时履行受托管理人信息披露职责以及未有效履行受托管理人信用风险管理职责两项违规行为。

上交所指出,华晨集团于2020年陆续发生受到上交所通报批评的自律监管措施、未能按时清偿到期债务、发生重大诉讼及有关资产被司法冻结、对重要子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进行股权转让等重大事项。招商证券作为17华汽05债的受托管理人,未按规定及时出具并披露临时受托管理事务报告。

上交所认为,招商证券作为17华汽05债的受托管理人,在债券存续期间未按照上交所相关规定及时、有效地对发行人的流动性风险和偿债能力重大不利变化进行持续跟踪监测、排查和预警,在17华汽05债出现重大偿债风险时,未及时调整债券风险分类。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自2010年至2020年,在证监会公布的11期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招商证券均拿到AA级的好成绩。

作为国有企业,华晨集团由盛转衰并非短期问题,为何受托管理人招商证券的后期督导工作会出现问题?从而导致华晨集团债券爆雷,损害投资者利益。

某中型券商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招商证券是否过于“迷信”国企、央企的信用背书?迷信AAA评级?公司内部或存在疏于风险管理等问题。作为98家券商中的“优等生”,招商证券明年评级存在降级的可能性。

而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却有不同的看法,他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明年招商证券评级的影响可能不大,毕竟目前仅是警示函,而今年监管层频发警示函,大家都扣分,同时警示函的扣分并不算多。

相关报道:华晨集团宣布重整遭证监会立案 业界提醒此华晨已非彼华晨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晓林11月20日,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晨集团”)被判重整的消息传来,华晨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华晨中国(01114.HK)收盘大涨8.25%,报收7.48港元。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当日公布的民事裁定书称:申请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格致汽车)对被申请人华晨集团享有到期债权,且未获清偿。华晨集团对该债权明示不能清偿,存在资不抵债的情形,因此,华晨集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同时,华晨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不过,与资本市场的喜悦不同,剧情很快反转。由于这一猝不及防的重整裁定,让华晨一个月前的债券违约案陡生变数。面对债权人的质疑和声讨,证监会也迅速作出回应称“今日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2002年成立的华晨集团在过去18年中始终争议缠身。今年8月初,随着华晨多支债券遭到抛售、华晨中国股价暴跌、大量股权被冻结,华晨汽车1200多亿的债务危机被曝光,危机在此后三个月快速发展,华晨不断传出通过卖股还债、私有化等方式缓解危机的操作和传闻。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华晨集团资产总计459.66亿元,负债合计523.77亿元。

但此后由辽宁省银行监管协会牵头成立了债委会,华晨集团表示只是短期的流动性问题,同时对外高调宣布华晨集团已进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主营业务剥离,集团属性改变。但最终,在汽车行业债务暴雷、破产不断的背景下,华晨快速走到“破产重整”阶段。但值得注意的是,经过过去几个月的资产腾挪,此华晨已非彼华晨。

压垮华晨的最后一根稻草?

1016.72万元在华晨数百亿的负债体系中并不显眼,但却扮演了压垮华晨的最后一根稻草的角色。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的诉讼脉络显示:2020年10月16日,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判令华晨集团支付格致汽车模具款1016.72万元及相应利息。

宣判后,华晨集团随即向格致汽车发出《告知函》,称完全接受判决结果,但华晨“目前债务负担沉重、经营持续亏损,目前已经资不抵债,无力偿还贵司上述债务,敬请谅解。”

2020年11月13日,格致汽车以华晨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华晨集团进行重整,并提交了相关证据。11月16日,华晨集团向法院提交了《关于对债权人申请本公司重整无异议的函》,称对格致汽车的重整申请无异议。

三天后,法院组织召开了听证会,包括格致汽车、华晨集团、华晨集团的股东辽宁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及债权人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阳分行、国家开发银行辽宁省分行、国开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本溪本钢钢材销售有限公司等各方主体参加了听证会。

法院裁定认为,根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格致汽车作为债权人有权申请华晨汽车重整。同时认为,华晨集团还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9月的沟通会上,华晨集团高层曾表示,华晨集团短期确实有资金流动性问题,但政府各个部门都给予了支持,为保护银行的利益,由沈阳市金融监管局、辽宁省银行监管协会牵头成立了债委会,让银行、债委会帮助华晨共克时艰。并称华晨集团的债务不是金融负债,包括经营负债,集团资产负债率在70%左右,在行业是比较合适的。直至11月初,华晨方面仍对破产传闻进行否认。是常规话术还是故布迷雾,华晨的打法让外界疑问不断加深。

启信宝数据显示,作为辽宁省重点国企,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9月,两大股东分别为辽宁省国资委与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分别持股80%和20%。另一方面,作为备受关注的港股中概股,以及德国宝马汽车的合资对象,华晨在资本市场也颇受关注。据悉,虽然华晨宣布重整,但宝马方面回应称双方的合作,以及之前达成的宝马增资扩股协议不受影响。不过,这也使得宝马此前对华晨输入各项支持仍难以救活华晨成为舆论主导声音。

从11月13日以来,在破产传闻冲击下,除了11月18日微涨1.45%外,华晨中国股价连续几日下跌,11月20日,重整消息传出后,华晨中国呈现出利空出尽迎来股价回升的状态。

截至11月20日收盘,华晨中国总市值显示为377亿港元,仅三年时间,距离其市值最高点已经跌去了56%。2017年8月,受宝马新一代产品入市影响,华晨中国盘中一度涨至22.30港元,创历史新高,收盘创下最新市值1070亿港元。2018年初,在中国上市公司市值500强榜单上,华晨中国名列第122位。

转移资产质疑 华晨集团已“去精存粗”?

华晨的重整看起来似乎是个“意外”。9月22日,华晨集团副总裁、新闻发言人齐凯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辽宁省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单位,过去一年中,整个华晨集团进行了管理架构的调整,管理层已从9级压缩至3级。华晨集团总部从五六千人缩减至一百多人。

按照正在推进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华晨集团将把经营业务剥离出去,集团的职能向一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转型,即今后不管经营业务,只做股权投资管理。据介绍,2019年12月注册成立的全资子公司华晨制造,已经实现对华晨旗下自主乘用车板块的统一管理,目前是和华晨中国平行的另一家二级整车企业。就在采访当日,华晨集团成立了另一家全资子公司辽宁鑫瑞。

作为该改革的一步,9月30日,华晨集团通过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华晨中国15.35亿股无偿转让给辽宁鑫瑞,华晨集团不再直接持有华晨中国股份,目前,华晨集团间接持有香港上市公司华晨中国30.43%股份。而从今年6月开始,相同的股权转移手法被华晨多次使用。据悉,此次重整只包括自主品牌板块,包括华晨宝马、华晨雷诺等在内的优质合资业务并不会波及。

不得不提的是,齐凯在今年9月底接受采访时给出的信息仍是华晨集团债务1200亿,资产1700亿,资产负债率70%左右。而不足两个月,其资产和负债分别下降为459.66亿元和523.77亿元,这意味着华晨集团的业务剥离已经推进颇深。

从华晨混改的角度来看,此次债务危机导致的破产重整不排除是一次意料之内的“变数”。重整是否会给华晨集团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以及将对其旗下整车业务产生什么影响,都将成为此次重组的后续关注焦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林启辉_NB13068)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