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恐令女性地位倒退25年,联合国提出了这些对策

2020-11-27 17:20:26 界面新闻

记者 | 肖恩

在疫情中蒸发的除了全球经济增长、大量就业岗位,还可能有一代人在性别平等上作出的努力。

联合国妇女署11月25日发布了一份题为《谁花时间照顾?》(WHOSE TIME TO CARE?)的报告,其中指出,尽管疫情期间男女双方承担的家务、家庭护理等无偿工作都有所增加,但女性身上的负担要重得多。妇女署通过电话和线上的方式收集了38个国家有关无偿工作的数据。

报告显示,60%的女性和54%的男性表示自己花在家务上的时间比疫情前长。而6个百分点差距的背后是性别差异的进一步拉大。疫情之前,全世界每天160亿小时的无偿工作中,女性负担了约75%。

而疫情期间女性进行无偿工作的时间至少翻一倍。在部分国家,女性承担的无偿工作量甚至达到男性的11倍之多。

加剧不平等现象的核心是照顾孩子的需求增加。报告显示,女性预计自己每周花在孩子上的时间比疫情前平均增加了5.2小时,而男性仅有3.5小时。在大部分国家,女性每周需要花超过30小时照顾孩子,近乎赶上一份全职工作。

在疫情最高峰时,全球有17亿儿童受学校停课影响,其中2240万至今仍未复课。这意味着有超过2000万个家庭需要有人留在家照顾小孩,可能以牺牲自己的工作为代价,而这个人通常是母亲。

大量研究表明,母亲的身份会使女性在职场中的竞争力显著降低。《纽约时报》2017年发布的研究指出,未生育的女性在薪资待遇和晋升机会等方面与男性的差距比已生育的女性小很多。女性一旦成为母亲,照顾孩子的重担将占用大量原本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和精力,但父亲为孩子做出改变的步调会慢得多。而从雇主的角度上,他们通常会减少职场母亲们的工作责任,因为她们为了孩子请假的几率更大。

达特茅斯大学的经济学家奥利维蒂(Claudia Olivetti)指出,儿童早教机构能有效帮助女性对抗职场上性别不平等。但这个希望在疫情中被夺去,大量学校和教育机构停课,孩子们回归家庭,使母亲们再度陷入家庭和工作的两难抉择中。

医院、养老院等照护机构也受到疫情严重冲击,因此许多女性还需要花更多时间照顾家中的老人或生病的家庭成员,同时还要做好家庭疫情防控工作。

与此同时,在疫情带来的就业危机中职场母亲也是最脆弱的群体之一,尤其是在带薪产假和育儿假制度不够完整的国家。根据联合国妇女署的研究,拉丁美洲有8300万名女性在疫情期间退出就业市场,比疫情前增加了1700万人。而男性失业人数则从2600万增加至4000万。

即便是在中高收入国家,女性受就业市场波动的影响也更大。在55个中高收入国家,有约1820万名男性在去年第四季度至今年第二季度间失业,而女性失业人数达到3210万人。在美国,仅9月就有86.5万名女性退出就业市场,是男性数量的4倍。需要注意的是,就业市场中女性基数本就低于男性。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在今年10月的报道中称,美国就业市场中的女性比例已经倒退至1988年的水平。

除了家庭压力外,女性从事服务业或其他稳定性较差的职业比例更高,也使她们在职场的安全性降低。

职场上的劣势会把一大批女性推入贫困深渊。联合国的报告指出,到今年底,全球共有4790万名女性将生活在极度贫困中,占女性总人数的13%。受贫困影响最大的是25到34岁之间的女性,这也刚好是许多女性组建家庭、养育孩子的年龄。

联合国妇女署副总干事巴蒂亚(Anita Bhatia)表示,过去25年为推动性别平等所做的努力可能在这一年之内就会失去,越来越多女性的教育和就业机会将流失。她还提到,疫情带来的家庭护理负担,还可能使1950年代女性作为“家庭主妇”的刻板印象卷土重来。

联合国9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社会保障、看护服务和就业支持等领域的措施大都忽视了女性的需求。仅有不足三分之一的国家为主要由女性承担的无偿照料工作给予了支持,并在疫情期间增加了针对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的看护服务。

妇女署执行主任姆兰博-恩格库卡(Phumzile Mlambo-Ngcuka)提出,当政府把重心转移至经济和社会复苏时,必须把女性置于中心位置。

为了缓和家庭与职场的矛盾,各国采取了相应措施。阿根廷提高了每月的儿童津贴;澳大利亚和哥斯达黎加允许儿童看护机构在疫情期间正常运转;奥地利、塞浦路斯和意大利为受到停课影响的父母提供额外的带薪休假;许多欧洲国家在为学校尽早复课而努力着。

联合国的报告建议,各国政府应更进一步,例如从政策层面支持托儿服务、延长带薪的探亲假和病假、引入弹性工作制、出台针对女性的经济援助计划等。

但性别平等和社会分工不均衡才是问题的本质。期刊《自然》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根据过往的经历,在疫情中受伤最深的总是女性,例如前几年的西非埃博拉和南美寨卡病毒疫情。后疫情时代如何实现职场和和家庭性别平等将是全球共同的课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