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个因疫情“亡国”的“国家”出现了!背后的真相让人心酸

2020-11-27 15:55:45 背包旅行

疫情爆发后,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国内的情况虽然得到了有效控制,可是国外的情况依旧不乐观。

这不,近日就有一个国家因为疫情封闭“国界”,导致“亡国”...

这个国家就是在澳大利亚的“赫特河公国”

这个国家的名字很多人都会感到很陌生,那也是自然的。

毕竟这个国家是一个只有着50年历史的微型国家。

它位于澳大利亚珀斯以北数百公里,曾隶属于澳大利亚西澳大利亚州的一部分。

知道澳大利亚著名的希利尔湖么?就那个著名的粉红色的湖泊...

“赫特河公国”就在它的旁边。

而造成“赫特河公国”产生的最主要原因竟是因为“小麦”

这件事就要追溯到几十年前。

当时在赫特河流域,有一个叫做“卡斯勒”的大家族。

他们拥有大量的土地,并且这些土地几乎都用来种植小麦。

小麦可以说是他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可当时西澳政府却制定了一个叫做“小麦配额”的政策,这让卡斯勒家族伤透了脑筋。

什么是“小麦配额”政策呢?

就是每户农户出售小麦有个上限,按照政府配给的额度进行销售。

换句话说就是“定额销售”。

这样一来种植了几千亩小麦卡斯勒的家族,就算是卖一辈子小麦也可能卖不完。

按照“小麦配额”政策每年出售小麦的钱根本无法养活一大家子。

这换做是谁都不能答应啊。

所以卡斯勒的家族的大家长莱纳德.卡斯勒就找上了政府去协商,但不管去多少次都没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莱纳德看着求助政府无望,但又不能眼见着一大家子失去收入来源,于是,他一气之下决定带领家族从澳大利亚独立出去。

就在1970年的4月21日,莱纳德宣布成立“赫特河公国”,自立为王,独立于澳大利亚。

他还给每个家庭成员都“赐予”了头衔,让大家都成了“王室成员”。

就这样“赫特河公国”在澳大利亚西部的一座农庄内成立了!

虽然赫特河公国的国土面积也有约75平方公里,但是总人口还不到30人

真正做到了“地广人稀”。

其实最初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莱纳德他们是“闹着玩”的,可谁想过,他们比谁都认真。

这个“公国”虽然没有得到澳大利亚政府甚至世界上其他国家政府的正式承认,但却像一个独立的国家。

它有自己的签证和驾照,还发行了护照和货币,并且连国旗都有。

赫特河公国“国旗”

货币

而且为了防止汇率的变动,他们还把赫特河元和澳元之间的汇率定在了1:1。

邮票


护照

不要以为护照、签证什么的只有“赫特河公国”的人使用,据统计:

“公国实际国民虽然只有20多人,但每年接待游客超过4万人,在全球一共有14000人持有公国护照...”

为了处理“对外”事务,“赫特河公国”还成立了“外国办事处”。

不要以为这个“外国办事处”是个虚设,它在包括美国等10个不同国家设有13个“外国办事处”。

真的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别看“赫特河公国”不大,可他们依旧设立了“首都”。

首都的名字叫做Nain,位于公国的中部,这里也是游客的主要停留地点。

公国的邮局、政府办公室都在此处。

对了在这里你还可以去小教堂逛逛,去商店挑选小礼品,当然这里有提供住宿的地方。

总之,这里什么事情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你在别的国家能享受的服务,这里都有。

运气好了,说不准服务你的还是“国王”。

比如,很多人去来这里就是为了搜集一个赫特河公国护照章。

而这个护照章基本都是“王室成员”为游客们亲自盖的。

毕竟公国实在是人太少了。

对了,这里最著名的一个景点就是由加拿大艺术家马克·勒布斯用斧头手工雕刻的一尊“老国王”的巨大石像

说不定还能偶遇国王给你亲自讲述一下“公国”的历史。

虽然公国的历史只有50年左右,但它也经历了不少的大风大浪。

比如,“政变”。

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有一个叫做“凯文”的家伙来到公国。

最开始的时候他为公国“出谋划策”,比如发行邮票这些都是他想的主意。

可是到后来,他就开始动了“歪脑筋”。

为了敛财,他在欧洲和北美等地出售赫特河贵族的头衔和头衔。

虽然这一做法,让“赫特河公国”的收入增加了,但是也闹得人心惶惶。

而且这些收入几乎都在凯文一个人手里攥着。

就这样日子一长,凯文就起了“歹心”,他想要推翻莱纳德,自己再建立一个国家...

其实当时凯文的呼声挺高的,但不幸的是,“政变”还没发起,他就因为年事已高,去世了。

后来就是莱纳德继续掌管着“赫特河公国”。

解决了内忧,但是还有外患啊。

虽然澳大利亚政府,对于“赫特河公国”的存在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它也没真正承认过“赫特河公国”的存在。

在澳大利亚政府心里,“赫特河公国”就是一个私人农场。

既然是私人农场,那么“赫特河公国”就要交税啊。

这个要求被莱纳德拒绝后,澳大利亚政府就把“赫特河公国”给告了。

2017年,法院宣布赫特河公国败诉,该案要求支付300万美元的欠税。

当然,当时莱纳德没有理会这个“欠款”。

可是他没想到,3年后,一场疫情彻底改变了现在的生活。

2018年,莱纳德去世,他的儿子即位,成了“赫特河公国”的第二位国王。

本以为生活能继续这么按部就班的过着,但谁能想到自己即位没两年,就遇上了疫情。

前面我们说了,“赫特河公国”的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旅游业”

疫情对于旅游业的打击那可以称得上是“致命”的。

之前每年都有大约4万多的游客来这里参观,可如今寥寥数人。

这也几乎让“赫特河公国”失去了收入来源。

再加上澳大利亚催逼债务的强大压力,这让“赫特河公国”的第二位国王没能扛得住。

最后,他决定出售这块土地来偿还澳大利亚的债务。

虽然不舍,但也是无奈之举。

但就像是已经去世的莱纳德说的那样:“赫特河公国的故事不会随着公国画下句号而被人遗忘。”

都说2020年是见证历史的一年,但没想到在年末大家又见证了一次历史。

这其实也是在告诉我们,疫情没有彻底结束前,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虽然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意外”等着我们,但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防护,不能让无数人的努力白费。

旅行菌相信,总有一天,世界会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