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宫的最后两个月,特朗普会如何使用总统豁免权?

2020-11-27 13:33:29 局势君

在大选过去的24天里,特朗普几乎就没正经上过班,不管面对媒体还是出席活动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上班的日子里他也没闲着,出去打过四五次高尔夫球,然后就是死磕大选舞弊,他抱着手机负责线上,他的团队负责线下。

可是努力换来的却是事与愿违,没有一个重新计票的州发生反转,不管是电脑统计还是人工统计。那些让特朗普信以为真的证据最终都没有奏效,无力回天的现实一点点击溃了他骄傲的坚持,最后只能默许交接工作的启动。

交接是下属的事儿,特朗普不会跟一个他不承认的对手交接,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儿要操心。在感恩节到来的前两天,郁郁寡欢的特朗普被请到白宫花园里,当众赦免了一只幸运的火鸡;在感恩节到来的前一天,特朗普赦免了他的前安全顾问弗林,并祝他阖家欢乐。

(特朗普在感恩节赦免火鸡)

关于弗林牵扯了什么案子我们暂且不表,先表一表特朗普手里的总统赦免权。美国宪法在起草的时候,就从英国人那里抄来了“赦免权”,这是一项总统专属的权力,可以给罪犯自由、减刑、取消罚款,甚至叫停对某个人的一切调查。一旦特朗普签字决定了赦免,那个人就从原来的罪行里彻底解脱了,国会和最高法院都无权干涉。

但是总统的赦免权有范围限制,只有触犯了联邦法律才能被赦免,下面各州按照州法律宣判的犯人总统赦免不了,那项权力在州长的手上。对特朗普来说这就出现了一个安全隐患,假如他的某个挚友被州法院给判了,特朗普是捞不了他的;来个更进一步的假设,万一特朗普本人收到了州法院的传票,谁能救他呢?

现在拜登的总统位置已经毫无悬念,主流国家都向他道了喜,最顽固的特朗普也已经默认。在收到了巨额办公经费和大量空置的办公室以后,拜登任命了一大帮行政官员,点燃了他上任前的3把火。此时郁郁寡欢的特朗普心里很清楚,他手上的一切权力将在两个月后彻底过期。

(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

不过在这两个月里,他依然是名正言顺的美国总统,他依然可以下令空袭伊朗,依然可以下令给欧盟的农产品加税,依然能下令废掉某个国家的护照,只是这些游戏他现在没兴趣了,他考虑的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把宝贵的权力都用在刀刃上,赦免弗林便是他精准操作的开始。

弗林用前半生在军队混到中将退休,2016年特朗普找他做自己的安全政策顾问,大选结果刚出来他就荣升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后来特朗普惹上了“通俄门”调查,弗林作为头号嫌疑人被检察官叫过去喝茶,面对检察官坚定的眼神,弗林撒了谎,他说自己跟俄罗斯人没有任何接触。事实上,在奥巴马因为干涉大选而宣布制裁俄罗斯的那一天,弗林给俄罗斯大使打过5次电话,告诉他老板特朗普一上任就解除这些制裁,请朋友稍安勿躁。

如果弗林不是特朗普的下属,如果他那5个电话对特朗普没有任何影响,他就没必要作伪证从而走上犯罪的道路。换句话说,他撒谎是为了保老板特朗普,而自己却落得一个上班24天就离开白宫的下场,离开后的3年里随时被传唤。在权力即将过期的时候,特朗普赦免这个为自己撒过谎的男人,可见特朗普依然有情有义。

(负责调查“通俄门”的检察官穆勒)

在弗林之前,特朗普还赦免过另一个人,那个人是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顾问罗杰·斯通。此人在面对检察官盘问的时候也撒了谎,他的谎言给调查制造了很大的困难,浪费了宝贵的司法资源,法官一怒之下判他有期徒刑3年零4个月。要不是特朗普7月份把他的刑期清零,罗杰斯通此刻还在监狱里吃牢饭。

两个替自己撒过谎的人,先后都收到了特朗普的赦免,但是因为“通俄门”而进去的其他人就没有享受到这个待遇,至少没有出现在特朗普的首批赦免名单里,比如跟了他很多年的前私人律师科恩,距离出狱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他选择了认罪而不是撒谎。

赦免那些为了自己违法犯罪的人,从法律上说不利于犯人的改造,不过抛开法律却符合道义和人情。可是现在不是特朗普考虑人情的时候,他考虑的是安全,如果不赦免这两个人,下次他俩再跟检察官一起喝茶,恐怕就不会替自己撒谎了,因为那时候特朗普不再是总统。

(特朗普在白宫接受记者采访)

过去的4年里,针对特朗普的调查和指控再多,法庭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因为他享有总统豁免权。但是两个月以后这顶保护伞就没了,尽管特勤局可以派人终生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却不能保护他不被人起诉,恰好还有很多案子正排着队等待特朗普离开白宫。

比如特朗普曾让外国政要住在自家酒店涉嫌违规牟利,比如特朗普竞选团队支出的1.7亿美元涉嫌“洗钱”,比如特朗普集团曾经有银行和保险欺诈,比如特朗普集团曾经为了避税夸大了资产总额,比如特朗普给两名女性封口费来保守自己少儿不宜的秘密,比如“通俄门”事件中他涉嫌妨碍公务和干涉司法,比如两名女性告他曾经对她们性骚扰。

以上这些案子里,所有跟“通俄门”相关的部分都比较麻烦,一旦败诉不但丢人还可能会进监狱。如何确保自己离开白宫后既不丢人也不进去,是特朗普接下来两个月的工作重点,其重要性远远超过了他跟拜登之间的交接,那特朗普到底会怎么做呢?

(著名的水门大厦俯瞰图)

关心他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总统赦免权”,宪法里没有规定总统不可以赦免自己,所以特朗普会不会来个自我赦免呢?2018年“通俄门”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特朗普曾说:我可以赦免我自己,只是我啥问题也没有,没必要这么做。

看看现在的情况,似乎有必要这么做了。可是在美国244年的短暂历史上,从来没上演过赦免自己这个事儿,做与不做让特朗普压力山大。如果一直犹豫不决的话,特朗普还有另一个方法,那就是借副总统彭斯之手来赦免他,而且这个做法在历史上有先例可以借鉴。

华盛顿波托马克河的岸边有一栋12层的大厦,由三栋住宅、两栋写字楼和一间酒店组成。大厦的入口处悬着一条人造瀑布,所以这栋楼被亲切地称作“水门大厦”。在1972年的总统大选中,民主党人在水门大厦租了场地作为竞选总部,他们的对手是谋求连任的尼克松。

(美国前总统福特和尼克松)

著名的“水门事件”发生在1972年6月17号的晚上,尼克松团队的首席安全顾问麦科德带着4个兄弟溜进去装窃听器,被安保人员一网打尽。但是事情的调查并不顺利,尼克松刚开始没费多大力气就撇清了关系,而且还连任成功。到1974年8月8号他因为这事儿宣布辞职的时候,“水门事件”已经调查了两年。

虽然尼克松一直给调查制造障碍,但是匿名信却一封接着一封,司法机构的调查伴随着舆论的风言风语让当事者如坐针毡。1973年12月副总统阿格纽迫于调查压力辞职,尼克松选了好朋友福特做副总统;第二年8月份尼克松自己受不了调查压力宣布辞职,成了美国历史上第1个也是至今唯一那个任内辞职的总统,他这一走福特就被迫变成了美国总统。

福特搬进白宫的第二个月,就宣布赦免因“水门事件”而遭受调查的尼克松,从此尼克松可以安安心心地在加利福尼亚的老家读书写字。福特的赦免理由充满了人文主义的情怀,他说老总统已经因为这事儿遭受了太多,这是一个大家都有责任的国家悲剧,如果没人叫停的话这个悲剧会一直持续下去,现在我有办法叫停它,所以我这么做了。

(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给国务卿蓬佩奥宣誓)

如果特朗普弄明白了这个案子,他的第二个做法就是在某一天突然宣布辞职,成为美国244年来第二个任内辞职的总统,这样他既躲开繁琐的工作交接,拜登的就职典礼也可以不出现。副总统彭斯会被迫升级做个把月的正总统,在那短暂的总统生涯里,彭斯可以学习老前辈福特,赦免老板特朗普免受任何指控。

如果特朗普真选择了走这条路,引起的轰动并不亚于自我赦免,所以特朗普到底是宣布自我赦免,还是先辞职然后等着彭斯赦免,或者像个猛士一样直面艰难的人生,这个他还在犹豫和酝酿中,他需要做出那个艰难的决定。

当年福特虽然跳过了所有中间环节直接做了总统,但是1976年当他想通过竞选正儿八经做一次总统的时候,却失败了,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赦免尼克松带来了大量的反对者。假如特朗普要借彭斯之手赦免自己,他就得给彭斯非常大的好处,大到彭斯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政治前途和个人名誉。

【不用询问,请随便转载转发分享此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