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囚犯执行死刑前六小时实录(组图)

2020-11-28 00:00:02 佣兵敢死队

生命是如此珍贵,当面对死亡,每个人都会不由自主产生恐惧,而对死刑犯而言,这种知道自己死期的等待过程更加煎熬。一个犯下故意杀人罪的死刑犯,在生命最后的时候将做些什么呢?下面这组照片和文字记录了一个女囚犯临刑前六小时所做的一切。

舍不得来也要舍,分不得来也要分

死刑女囚犯名叫艾弘(化名),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自被提审以来,艾弘就知道行刑的日子不远了,她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每天都做好了“最后一天”的准备 天天洗两遍澡,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给家人写了长达8页的遗书,一边写一边流泪。心里有准备,艾弘的状态看起来还不错。“这几年我在看守所里经常看书,也想明白了很多。我愧对很多人,我愧对母亲,我家人都老实本分,就我这么一个 也对不起姊妹,我一走了之,所有担子都留给了她们。最对不起的还是被害者家属,现在看到我家人的痛苦,就能想到她的家人当初一定也是这样,希望通过媒体向他们表示歉意。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反而希望(处决)这一天早点儿来。”

刑前更换新衣服上路

行刑的前几天,同监舍的在押人员都对艾弘特别好,谁的家人送来好吃的都先让艾弘吃,就连洗澡都不用她自己动手,大家都来帮忙,偶尔还打点儿好菜请她吃。管教们私下给她准备了新衣服、新鞋,和她谈心,“要不要理个发?”“想吃点什么?”“想不想见见家人?”艾弘的心里放不下对家人的牵挂,在看守所里三年了,期间都不能与家人见面。孩子变没变样,年近八旬的母亲身体怎么样了,家人过得好不好 她不想带着遗憾离开。“我特别想见到孩子,也想见姐妹们,我妈 我怕她受不了,怕她上火,但如果她还愿意见我,我其实很想见她。”说到孩子和母亲,一直努力保持微笑的艾弘眼睛红了,停顿了一下,哭着说,“其实,要不是最后一次,要不是再没有机会了,我真不想见家人,我没脸见他们。包括开庭审理的时候,我站在被告席上,我知道他们都来了,而且目光一直在我身上,但我一直没勇气看他们。”

泪,对生的渴望、死的恐惧、对亲人的不舍

上午10时30分,艾弘的姐妹们都来了,家人还给她送来了新衣服、新鞋。遗憾的是,女儿没能来,因为家人一直没把真相告诉孩子和老人,苦心瞒了三年。终于与家人相见,中间隔着铁栏杆,家人一股脑儿围上来,嘤嘤哭泣着。艾弘尽量微笑着安慰大家,交代自己未了的心愿,说些开心的事。

临刑前与家人最后会面(诀别)

妹妹告诉她,女儿在这次考试中得了第一,这是艾弘这一天来听到的最好消息。她也叮嘱妹妹:“孩子多麻烦你们了,她能读书就让她一直读下去,但不要硬逼,保持快乐的心去学,健康最重要。”妹妹哭着说:“你放心吧,我对她比对我自己孩子还要好,以后我就是她妈。”

做个小手工,留给家人

直到艾弘见到女儿的照片,露出笑容,或许这一刻,她不再是一个犯人,而是一位纯粹的母亲。面对如此依依不舍的诀别,看守所的工作人员鼻子通红,年轻的女管教低头抹了下眼睛。正常情况下,死刑犯人临刑前会见家属时间在15分钟左右,但如此温情难舍的场景实在令人动容。时间到了,警员上前提醒了一下,但并没干涉,在不影响正常程序的情况下,适当延长了见面时间。

此情此景连在场的女警官也为之落泪

最后一餐

卸下戒具,换上绳索

移交执法行刑

简短地交代以后,隔着铁栏杆,艾弘和家人最后一次拉了拉手。姐妹们围上来握住她戴着铁铐的双手泣不成声。这样持续了1分钟,最终,艾弘被带走了,整个见面过程约24分钟。受她委托,一封长达8页的遗书交给了她的家人,里面写满了她想对母亲、女儿、爱人、姊妹、姐夫、外甥外女说的话。虽然匆忙,但好在也算是无憾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