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越南,副班长神秘消失3天,发现后所有士兵目不忍睹

2020-11-27 09:20:21 历史讲坛家

《司马法》曰:“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平,忘战必危。” 1979年2月的边疆反击战,我所在的连队是战前刚扩建的,我所在的炮班是连里的大班,有12名战士,许多战友大都不认识,大战在即,对战争的陌生,战前训练艰苦,相互之间需要的是鼓励和安慰,从我一到班,副班长就跑前忙后,帮我忙这干那,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

副班长姓龙,南方人,77年兵,比我早一年,一米七五的个头,宽宽的肩膀,圆圆的脸,有力的胳膊,粗壮的的腿。一看就知是来自山区,吃过苦、受过累,干过农活的乡村青年。副班长他聪明、成熟、能干,是训练尖子,所以当兵的第二年就当了副班长。

战场上行军打仗是既艰苦又残酷的,越北地区,山高林密,灌木丛生,山路崎岖,在10万分之一的地图上,就根本找不到路了,只能照着大体方向前进。当时二月分天气,阴雨绵绵不断,白天行军还容易,夜间行军就非常困难,再加上敌人的特工不断进行骚扰,我们部队穿插走了三天四夜,全是在大山中行进,部队走散丢失人员较多,待到部队穿插到位时,我们连一百多号人,只到了54人。

随后的几天里,进入了海拔四、五百米的越北的崇山峻岭中,连队打了几个漂亮的战斗,特别是捣毁了敌师后勤基地。连队的战友们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可大山阻断了我们与大部队的通讯联系,后勤也断了给养,连长和指导员决定派副班长去营部送信。可一去三天没有他的消息,完成了任务,部队回返时,在一个不大的小村前,我们发现了被敌人杀害了的副班长,他被敌特工绑在一棵树上,头低垂着,身体弯曲。从头上三条深深伤痕看,敌人是用战备小铁锹把他活活地劈死的,其惨状目不忍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