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投降,我自己打,哪怕流干最后一滴血!”纳卡老兵拒绝撤离

2020-11-26 16:27:34 今日军事看点官方

根据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达成的和平协议,亚美尼亚必须最迟在11月25日前将纳卡地区的卡尔巴佳尔区交还给阿塞拜疆。而目前亚美尼亚军队已经开始撤离,大部分当地的亚美尼亚居民也烧毁房屋,陆续搬迁到亚美尼亚本土。不过根据欧洲《世界》新闻网记者的最新一线采访显示,仍然还有部分亚美尼亚人拒绝离开自己生长的家乡,他们强硬的表示:“自己要打到流干最后一滴血。”

撤离卡尔巴佳尔的亚美尼亚军队

《世界》新闻网记者采访了当地一个名叫阿索特·塞夫扬(AshotSevyan)的居民,他在卡尔巴佳尔的查勒克塔尔(Charektar)村居住了49年,他表示自己准备战斗到死。据介绍,这个村庄基本全都是亚美尼亚人居住,但是按照协议,26日之后就得交给阿塞拜疆,这是11月10日双方签署的和平协议的一部分。

塞夫扬说:“几天前,一个人来这里告诉我,'你得离开'。”“但是我拒绝了。为了我的家,为了我的荣誉,我要打下去。”

目前对于土地和村庄如何移交,以及阿塞拜疆部队何时抵达,其实外界并不知晓。但是对于塞夫扬先生来说,所有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表示已经将妻子和女儿送到埃里温(亚美尼亚首都)了。同时很坚定地说:“他们不知道我打算做什么。”

阿索特·塞夫扬

塞夫扬先生其实还有残疾,他的左腿是假肢,据他所说这是2016年“四日战争”期间受伤的结果。而他也参加过1988年到1994年的第一次纳卡战争,他说:“我在第一次战争中与父亲并肩作战。”“他是个坚强的人,去年80岁的时候去世了。”

其实阿索特·塞夫扬只是众多留下的老兵之一,查勒克塔尔村住着很多参加过第一次纳卡战争的退伍老兵,他们大部分拒绝撤离家乡,并计划保卫自己的房屋。《世界》新闻网记者还采访了其中一位叫弗拉基米尔(Vladimir)的老兵,他在开战前是一名卡车司机,虽然经常在外跑长途,但是这次他表示不打算在流亡中度过余生,并称从现在开始,他要打游击。

除了战败的屈辱之外,这些老兵们还对亚美尼亚领导层的背叛感到痛苦。塞夫扬先生说:“他们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是'离开'。”“我们该去哪儿?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这么多问题,却没有答案。”此外,塞夫扬先生还表示:“他们甚至没有给我作战的机会。”“比起从这里逃跑的胆小鬼,在前线战斗和死亡要好得多。”

在过去的两周中,整个卡尔巴佳尔已经变成了一片幽灵之地。到处都是当地村民搬家后放火烧毁的房屋,它们点缀着山中的美景。而村庄里的电缆、金属屋顶、储物窗等所有还有价值的物品都已经被拿走了。

撤离的亚美尼亚军队炸毁了营房

而阿塞拜疆士兵在此次冲突中的一些残酷行为,也使得留下来的人,坚定了反抗的决心。

上面被采访的塞夫扬就说:“我们如何与阿塞拜疆人一起生活?”“他们将一名70岁男子的手绑在背后,然后割下了他的耳朵。”他这是指上周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段视频,该视频显示阿塞拜疆士兵在折磨一名年长的亚美尼亚“间谍”。

阿塞拜疆士兵割下了一名亚美尼亚“间谍”的耳朵

阿塞拜疆士兵殴打亚美尼亚老人

对于可能遭遇的情况,塞夫扬表示他已经有所准备:“我们已经看到了他们对战俘的所作所为。所以,无论以后谁走进我家这扇门,我都会在这里为他准备十六发子弹,”他指着手枪说:“还有六十发子弹在我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中。我已经准备好直到流干最后一滴血。”

为了防止停火后的武装冲突,俄罗斯维和人员在主要道路和敏感地点就修建了检查点,但他们人数不足以监督整个地区。同时,纳卡很多地区还出现了身份不明的蒙面人,这些人的制服上没有标记,也没有携带步枪,同时也不回答任何提问,不过他们明显是有组织的。

不过对于塞夫扬这些老兵来说,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他说:“现在我们将结束这一切,以便我儿子的儿子再也不必与父亲并肩作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