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同宝玉偷试多年,蒋玉菡为何还愿娶她?薛蟠:袭人是个宝贝!

2020-11-26 15:07:17 晨璐说娱

荣国府中,宝玉身边有四个大丫头,其中以袭人的身份最为特殊。作为贾母特意安排在贾宝玉身边的贴身侍女,袭人忠心不二,知冷知热,将这位少爷伺候得无微不至。随着宝玉渐通人事,在梦游太虚境后强拉着袭人偷试云雨,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虽然贾宝玉和袭人的秘密隐藏的巧妙,但终究还是逃不过旁人的眼睛。《红楼梦》中,晴雯、李奶娘和薛蟠等人,早已洞悉了其中奥秘,或是阴阳怪气地冷嘲热讽,或是当众叫嚣着指桑骂槐,总令读者有吃不尽的瓜、看不够的戏。

从贾宝玉的本心来看,他最爱的莫过于林黛玉;按袭人的心思来说,她原是铁了心地跟着贾宝玉。可是,作为一个签了死契的丫头,即便在怡红院过着风风光光的日子,可命运终究还是被牢牢握在别人手中。

曹雪芹笔下的那些女子,虽然个个尽态极妍,却几乎全都下场凄凉。贾宝玉神游太虚境时,在警幻仙子处见到了《金陵十二钗正册》、《金陵十二钗副册》及《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其中在《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中有这样一首判词: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叹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这首判词写的不是别人,正是贾宝玉的第一位枕边人——袭人。脂砚斋在此处曾评曰:“骂死宝玉,却是自悔。”按脂砚斋的评语,袭人凄凉的下场,责任大半在贾宝玉身上。值得注意的是,判词中“优伶有福”与“公子无缘”两句,正说明袭人日后嫁给了一位“优伶”,而没能与自己心仪的“公子”长相厮守。

那么,又是哪位优伶有幸娶得了袭人这样的佳人呢?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周旋游走于纨绔子弟间的蒋玉菡。蒋玉菡首次出场于第二十八回。当时,冯紫英请薛蟠、贾宝玉等到府中饮酒作乐,其中便请了唱小旦的蒋玉菡和锦香院的风尘女子云儿。蒋玉菡另有一个小名,叫做琪官。

蒋玉菡与贾宝玉两人在廊檐下独处时,作者借着贾宝玉之口,提到了琪官的名气:

“还有一句话借问,也是你们贵班中,有一个叫琪官的,他在那里?如今名驰天下,我独无缘一见。”

“名驰天下”四字,算是将琪官的名气总结得十分到位。尽管过去优伶的地位不高,但作为王府戏班的名角,蒋玉菡也算是个人物了。否则贾宝玉这样的权贵人物,也不会对其如此恭敬客气。

说到这里,贾宝玉、薛蟠、蒋玉菡等在冯紫英处“高乐”时,还有一段插曲。曹雪芹借着色鬼加草包的薛蟠,当众道出了贾宝玉和花袭人之间的“秘密”。

几人入席后,贾宝玉建议行令,以助酒兴。结果,蒋玉菡说唱了一段后,又说念了一句“花香袭人知昼暖”。这“花香袭人”,正是贾宝玉为袭人改名的缘由。不过,一同作乐的薛蟠倒是不懂这些诗词,只是对“袭人”二字敏感,所以他当即喧嚷,说席省没有宝贝,蒋玉菡却念起了宝贝,认为蒋玉菡该罚,并解答了蒋玉菡的疑问:

“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你们不信,只问他。”

这草包薛老大一边说,又一边指着贾宝玉,恨不得将袭人“如何是个宝贝”悉数在席间讲清,弄得贾宝玉很不好意思。

结果,云儿将贾宝玉和袭人之间的故事讲给了蒋玉菡和冯紫英。如此一来,蒋玉菡虽尚未见得袭人,便知袭人已是宝玉的枕边人了。蒋玉菡也是个细心之人,随后便趁着贾宝玉离席解手的功夫,连忙跟出去道歉了。

如此对照,《红楼梦》第五回中判词所暗示的“优伶有福”,指的便是花袭人嫁给了蒋玉菡。只是,到第二十八回时,蒋玉菡已经从薛蟠、云儿口中,了解到了袭人与贾宝玉之间的关系,两人偷试的秘密自然也瞒不过众人了。

蒋玉菡明知袭人早不是“完璧”,却依然接纳袭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在冯紫英府中的这场“高乐”。当薛蟠当众瞪着眼睛喧嚷着“袭人是个宝”时,他心中便已对袭人萌生了几丝遐想。当然,虽是“名驰天下”的优伶,蒋玉菡的终究也是个苦命人,若有袭人相配,又岂能不算是他的福气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