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特朗普主义会胜利?

2020-11-26 11:12:09 寰宇大观察

作者:寰宇大观察

来源:寰宇大观察公众号

美国历史上,共出了45个总统,但是这45个总统里,留下了“主义”的,却不多。最为大家所熟悉的主义就是“门罗主义”和“杜鲁门主义”了。

尼克松和里根的执政也有其鲜明的特点,因此也有“尼克松主义”和“里根主义”的说法。

这四种“主义”均在我们国家的大学历史教科书里有所定义,今天就不再多讲了。

要成为一种“主义”,首先是要有划时代的意义,并且要有一个具体的纲领和目标,而且纲领和目标也被切实地贯彻和执行了,并且实现了。

今天要讲的,就是“特朗普主义”,即Trumpism.

毫无疑问:特朗普主义符合上面的定义。

1、特朗普主义形成的背景

特朗普主义的形成,是以美国国内的分裂和国际地位的式微为背景的。

经过奥巴马总统长达八年的统治后,美国非但没有弥合社会裂痕,反而加剧了社会的分裂。

奥巴马的政策,囿于左派的“政治正确”中而无法自拔。“政治正确”中涉及到什么,他就去碰瓷什么。这不仅是因为他拿不出什么实际性的政策,而且也是因为在站在道德高地上,可以更容易地指责别人,为自己加分。

同时,奥巴马虽然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裔总统,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却激化了美国的种族矛盾。美国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早就已经消除了结构性、系统性的种族歧视,但是奥巴马仍然数次声称美国存在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可是,如果有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奥巴马还会两次当选总统吗?

以奥巴马为代表的左派们占据了美国的舆论阵地,在道德制高点上大杀四方。米歇尔说: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当他们【共和党人】变得低级时,我们【民主党人】变得高尚), 希拉里也说支持川普的人都是一群deplorable(可悲可怜)的人。

这种言论无助于社会的团结,只会分裂社会。正如特朗普所说:“如果不是奥巴马,我不会成为总统”。

整个左派,似乎都忘记了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一个右派国家。用约翰·米克尔思韦特的话来说:还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右派国家

这种左派的傲慢也体现到了其具体的政策中,比如奥巴马的厕所令、比如个人强制医疗保险等。

到今天,人们提起奥巴马,只会想起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除此之外,不会有别的定义。

2、特朗普主义的正式形成

特朗普主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正式形成并且发挥其效力呢?

我们不能把特朗普在2016年11月当选前所发表的言论定义为“特朗普主义”的开端,因为那时的特朗普并没有政治权力。既然成为了“主义”,则说明其不仅有巨大的影响,而且还切实地改变了美国或者世界。

同时,标志“特朗普主义”正式形成的政治类讲话应该是在一个正式的场合,而不是街边访谈,这个讲话还应该包含了这个“主义”所含的方方面面,而不是片面的、部分的。

所以,“特朗普主义”的正式形成应该是以他在2017年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为标志。

从这一刻起,他拥有了政治权力,并且开始贯彻、执行他的纲领和目标。

特朗普的就职演说,与前任总统们空洞化的就职演说不一样。在他的就职演说里,他将自己定义为“人民的代表”,而不是被选出来去做“政府的代表”。

3、特朗普主义下的外交

特朗普主义是以“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为宗旨的,特朗普政府的施政,都是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下进行。

从外交政策上来说:

美国的外交呈现出单边主义的特点:要求盟友承担应尽的义务,要求其履行在军费开支上的承诺,以减轻美国的负担。并退出越来越多的国际协议和组织。

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超级大国像美国这样,受困于各种各样的国际协议和组织中,更要命的是,这些协议,美国还得认真遵守。

因为这是宪法所规定的,美国宪法第六条规定:根据合众国的权力已经缔结或将缔结的一切条约,都是全国的最高法律;各个州的官员都应受其约束,即使州的宪法和法律中有与之抵触的内容

所以,美国参议院和总统每批准和签署一个条约,就相当于是制定了一部法律。只是总统在外交上的权力很大,可以随时废除这些“法律”。

如果说在以前,美国在欧洲、日韩的驻军开支是一种甜蜜的负担的话。那么现在,在综合国力下降的情况下,美国所遭受的,则是一种苦涩的负担。

国际条约里规定了什么,美国就必须得遵守。但是别的国家却不这样,北约成员国们只享受而不付出,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十年。但当美国需要北约帮助的时候,老牌的北约成员国们却作壁上观,只有英国、东欧的成员国和波罗的海三国积极响应。

美国越是遵守这些没人遵守的国际条约,美国的羊毛就被薅得更严重,美国的综合国力就越是要下降。

因此,对于退不了的国际条约,特朗普只有强烈敦促盟友们履行自己的义务,对于那些无关紧要的,干脆一退了之。

美国不再负有以前只有帝国才有的沉重的国际义务,越来越倾向于单边行动。比如在中东问题上,欧洲国家就被完全抛弃了。

美国并不是帝国,帝国不会受制于国际条约的龃龉之中。

在单边主义下,美国的外交政策越来越灵活多变,执行起来也是立竿见影。

而多边主义,用现任国务卿的话来说,就是“在有格调的鸡尾酒会上和小伙伴们玩耍”。

4、特朗普主义下的内政

特朗普的内政完全以经济为中心,完全抛弃了“政治正确”政策上的斤斤计较。

特朗普对左派所追求的经济上的“结果平等”没有任何兴趣。对于奥巴马时代大放异彩的LGBTQ议题和种族议题也漠不关心。

特朗普所关心的,是经济上的程序平等和社会自由。

一切都得给经济让路,一切都得向钱看。

只有经济发展起来了,别的矛盾才能消弭。如果没有经济上的成功,美国所面临的问题将会越来越多。

繁荣的经济就是一个蓄水池,不仅仅会将问题埋在水平面下,还会把一些问题给淹死,从而解决这些问题。

因为经济的繁荣还会带来社会的结构性变化,这种变化将会彻底解决问题。

这就像一个家庭,只要有了足够收入,许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上任后,特朗普大刀阔斧地改革:减少监管、减税降费、缩减联邦政府权力,将权力下放到州政府、地方政府和社会。

这类政策,就类似于我国古代的“休养生息、鼓励农桑、兴修水利、轻徭薄赋”一样,只要有哪一个皇帝实行了此类政策,那么随之而来的,就都是“盛世”和“中兴”。

其实特朗普的这些政策,都是传统的共和党人的经济政策,但是特朗普为什么不一样呢?

因为其还有经济民族主义的成分。在前特朗普时代,美国的总统们都信奉全球化,美国的制造业加速向海外转移,而国内,却呈现出了空心化的趋势。

举个例子:以前美国海军可以下饺子,但是现在不行了,因为美国的造船业空心化了。造船业的空心化反过来又推动了造船成本的提升,但是军舰总不能在别的国家制造吧?

制造业的空心化创造出了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印第安纳、密歇根、伊利诺伊这些锈带州。

特朗普不仅要美国的制造业回流,而且还取消了许多的环境保护政策,此类环境保护政策的依据是全球变暖皆因人类活动而导致这一学说。

在特朗普任期内,赖于其大力支持的水力压裂技术,美国实现了能源独立,而且制造业的回流也在加速。

制造业的回流对振兴美国中产阶级、降低贫富差距、扩大就业和税基,有着显著的作用。

这种繁荣并不是一种空心化的繁荣,并不是建立在互联网和金融业上的泡沫化的繁荣。

5、特朗普主义的评价

无论是门罗主义也好、杜鲁门主义也罢,都是一种在区域和全球进行扩张的主义。

而特朗普主义不一样,其宗旨是如此简单,简单到任何一个人都能明白,即“美国优先”。

如何让美国优先?那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而美国再次伟大的前提,必须是经济的提升,和不受约束的、没有负担的国际环境,可以在国际上行动自由、进退有据。

即使此次大选,最终由拜登获胜,特朗普主义的影响力也将持续下去,并将焕发其政治生机

即使特朗普最终没有连任,那么也将不会妨碍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卸任总统,

华盛顿没有,因为那时的美国,人们首先是州的公民,其次才是美国公民。那时的美国,联邦的权力有限。

林肯、罗斯福也没有,他们遇刺了、中途病逝了。里根也没有,他做满了两届,卸任后的国际国内环境也与现在大不相同。并且,接替他的,也是共和党人。

但特朗普不一样,而且,此次大选还有着巨大的争议性。

许多年后,我们将会在大学的历史专业教科书上看到“特朗普主义”,就正如现在的教科书上,有“门罗主义”和“杜鲁门主义”一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吴金明_NB17976)

特朗普为什么不发动军事政变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