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总理刘鹤紧急开会,一连串债务违约事件为何引起高层关注?

2020-11-25 21:54:29 思想潮

作者 | 云

思想潮专栏作家

来源 | 思想潮

11月21日,刘鹤副总理主持召开金融委第四十三次会议,研究规范债券市场发展、维护债券市场稳定工作。

这次会议,与最近中国债市的异常波动有直接联系,对于规模超百万亿的中国债券市场来讲,这则新闻显得“字少事大”。

极不寻常的连锁违约

当前一段时间,以永煤债、紫光债和华晨债为代表的国企债务违约,让债务市场大为紧张,部分人士甚至认为,这三家大型国有企业的债务,仅仅是数万亿不良债务的冰山一角,债务市场大规模违约的序曲可能就此拉开。

“国企债务刚兑”信仰的逐渐打破,预示着债市未来将面临更大波动。

事实上,从2014年以来,中国债市一直处境微妙,当年发生的“旭日债风波”也让市场产生短暂的波动,随后每年都有几波债务违约情况,但最后都“有惊无险”,并未掀起太大的波澜。

但是,2020年的债市,在这个冬天显得极不寻常。

今年出现违约的企业中,国企、央企违约数量合计达56只,占所有违约债券种类的41.18%。而在过去两年债务集中到期下,民企风险则是债市最大隐患。

对于上述三家企业来说,他们不仅是国企、信用评级清一色的AAA级,而且都是所在领域的大型骨干企业,比如清华紫光是世界第三大手机芯片厂商,2019年营收超500亿,永煤集团是中国500强企业,10月底永煤控股资产总额1711亿元,净资产总额383亿元,而华晨集团更是在2019年实现1800多亿营收和67亿净利润,曾经是辽宁最大的省属国企,旗下拥有多家上市公司。

然而,华丽的数字外表,并不能掩盖这些企业流动性紧张的尴尬现实。上述三家国企违约债券规模看似不大,但其实接下来还面临一连串的债券到期兑付。比如,永煤拥有存续债券24只,存续债务规模高达244亿,有这样规模的债务压顶,违约或只是时间问题。

永煤集团债券如果进一步违约,将触发交叉违约条款,豫能化集团的115亿元的债券也将受到波及。

有人想趁机“浑水摸鱼”

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个朴素的道理,对于这些大型国企,依然适用,从债券市场上筹得资金,应按约定归还,这代表了企业的信誉和信用。

一旦企业无法按照约定偿还债务,将引发连锁反应。进一步来讲,如果借钱还不上或干脆不还,那再借可就难了。

对于华晨集团所在的东北辽宁,由于华晨债的违约,辽宁相关领域企业债券发行将难上加难,国有企业往往还有地方政府“隐形担保”,一旦违约,对于地方信用的冲击也不小,更何况华晨汽车一直是辽宁省属重点国企,违约发生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乘数效应”。

而对于弱势的投资人来讲,他们关心的是,部分发债企业是否会趁机“浑水摸鱼”。一些大型企业不是没钱,而是不想还钱,这些企业试图通过一系列复杂操作,规避偿债义务。

部分投资人认为,上述“浓眉大眼”的国企的确有一定的流动性危机,但是他们的一系列反常操作,却让人不得不提高警惕。

永煤集团和华晨集团,在自家债券出现违约前后,都进行了眼花缭乱的“资产转移操作”,疑似将高价值资产无偿划拨至其他关联企业,剩下“空壳”和劣质资产应对庞大的存量债务和未来纠纷。

在这波违约潮当中,有些企业确实还不上钱、资不抵债,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企业想“蒙混过关”,以最小的代价“赖掉”大量债务,甚至玩起“金蝉脱壳”的把戏,以最小的代价逃避市场义务,比如辽宁的华晨集团甚至以“闪电破产”的方式应对,由于过往案例显示破产情况下现金清偿率极低,这也意味着相对弱势的投资人将损失惨重。

所以,在11月21日的金融委会议上,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成为各方主要共识之一。大幅提高“逃废债”的操作难度,让一些企业放弃“投机取巧”的侥幸心理,这也是国家出手整治的主要目的之一。

地方政府不能袖手旁观

很明显,这些大型国企的背后,往往还有地方政府的身影,所以这次金融委会议也提出,金融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要从大局出发……坚决维护法治权威,落实监管责任和属地责任,督促各类市场主体严格履行主体责任,建立良好的地方金融生态和信用环境。

地方国企也属于市场主体,需要按照市场规则办事,由于地方国企也属于当地国资委管辖,这也相当于对地方政府提出了要求,加强监督和监管,既是从大局出发,也是从地方的长远发展考虑。

这一点上,同样是煤炭大省的山西明确表态,将确保省属企业到期债券不会出现违约。山西将持续加大省属企业债务防控力度,做到提前15天预警,并调动省属国企形成合力,形成强大资金池。

山西方面表示,本省国企有足够的实力,确保到期债券不会出现一笔违约。

永煤债违约一度波及“中国煤海”山西,但该省表态十分坚决

这让我们看到了地方国资部门的“担当”,也看到了问题解决的希望。另外,其他省份也在动用域内资源,保障所在区域的“信用”不受大的影响。

这里不得不表扬一下贵州茅台,对于相对贫困且债务问题丛生的贵州省,亏损严重的国有企业并没有走向破产,而是由明星巨无霸企业茅台划转股权给国资委旗下的平台公司,或者直接购买贵州高速等亏损企业的股份,解燃眉之急,这让我们看到了资本市场为数不多“知难而进”的逆行案例。

但是,从宏观层面上来说,根据国际金融协会最新估计,2020年中国第三季度国内债务总额与GDP的比例为335%,处于历史高位。

根据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估计,中国总债务占GDP的比例为270.1%,高于2019年底的245.4%,增长幅度较快。

这意味着,部分地区、部分企业依靠债务驱动经济发展的现象还很明显,在国家货币宽松政策酝酿有序退出的前后,今后一段时间,依靠宽松政策存活的一些“大而弱”国企的债务违约仍可能接连出现,其中蕴藏巨大的连锁风险,不可掉以轻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